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謊言家
謊言家 連載中

謊言家

來源:google 作者:洛泠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星路 洛瑾言 現代言情

「為什麼?」「因為我喜歡你啊,傻瓜」「對不起我利用你」「嗯」「雪,請你帶上你沒用的戀人離開」「好」「原來你也會擔心我?」「......」「我要放下你,去喜歡別人了......」——本故事根據真實事件改編展開

《謊言家》章節試讀:

「吹乾了」洛瑾言打了個哈欠,他都快睡著了。「昨晚幾點睡的?」「三點」早上三點。「要不然在我這兒睡會兒?」反正路達他們一時半會兒也回不來。

「好」沈星路沒想到他答應的這麼快,等他反應過來,洛瑾言已經抱着小五躺在他床上了。很快就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好小子,睡的這麼快」沈星路盯着他的睡顏欣賞了好一陣,「睫毛好長....」隨手拿手機拍了一張。「我怎麼感覺我像個變態?」

但是有一說一,睡著了的洛瑾言沒了醒着時候渾身的低氣壓,這才有點這個年紀的人該有的恬靜。

沈星路打了會兒遊戲,看着快五點了,得把這人叫起來上晚自習了。「洛瑾言,醒醒」「唔....」洛瑾言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和他對視了將近一分鐘,這才坐了起來。

「我睡了多久?」剛睡醒的聲音有些奶,軟綿綿的。「兩個小時」沈星路看了眼外面,還在下雨。翻出來自己的雨傘和打包好的濕衣服遞給洛瑾言。他沉默的接過衣服和傘,又摸了摸小五的頭,說了句謝謝。

一連下了好幾天的雨,好不容易放晴了,下午也沒有課,沈星路揣了兩根貓條拿個紙袋給小五裝裏面帶出去曬太陽。

沈星路的學校裏面有個很大的人工湖,目測也就比他體側一千米跑了兩圈半的操場小一點。從宿舍到湖邊最近的小路沿途種着山茶桃花芭蕉樹還有一些沈星路不認識的植物。

剛走了兩步路,一隻黑天鵝就站在路**,偏着頭盯着沈星路看。這天鵝來歷可不小,保護動物先不論,沈星路在進來之前就聽說學校有養黑天鵝,是他名副其實的學長,還是個路霸,追着人啄是常有的事。

但沈星路可不怕它,全程無視的提着紙袋走到了岸邊的草坪。草坪上被一大群鴿子佔領了,這些鴿子也是學校養的,一點都不怕人。沈星路把小五放出來,小傢伙第一次見到這些白白的還會飛的動物,好奇的跑過去,驚飛了一群鴿子。

沈星路懶洋洋的曬着太陽,看着小五跑來跑去,嘴邊揚起一抹笑容,像極了慈眉善目的老父親。

這時電話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來電顯示是巧巧。「喲大忙人,今天怎麼捨得給我打電話嗎?」陳巧巧是前段時間校園參觀活動的時候認識的,兩天聊的挺來就互相留了電話。

誰知對面傳來斷斷續續的啜泣聲:「學長....」沈星路下意識的坐直了身體,聲音也嚴肅了不少:「怎麼了這是?你先擦擦眼淚,跟學長說說發生了什麼。乖」

電話對面的女孩泣不成聲,說話也斷斷續續的,沈星路聽了半天理清了整個事情的前因後果。原來啊,陳巧巧在網上交了個男朋友和她一樣都是一中的,但畢竟隔着屏幕,陳巧巧也不知道這個男朋友長什麼樣,只覺得這人挺體貼挺溫柔的。結果這個男朋友突然跟她提出了分手,理由是玩膩了。

「不就是分個手嗎?下一個會更好。你喜歡什麼樣的,學長給你介紹」對面女孩哭的抽抽搭搭的,沈星路也擠不出來安慰的話,只隱約聽到幾個「姓洛的」「長發」「都是渣男」聽到這裡,沈星路下意識的以為陳巧巧說的渣男是洛瑾言,但是洛這個姓氏並不常見,更何況是留長發的。

沈星路正想着如果真是洛瑾言自己是不是能報復一下,剛想着,洛瑾言的電話就打進來了。

「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沈星路告訴陳巧巧自己會幫她的,讓她放心就掛了電話。

「在哪?有空?」洛瑾言一如既往的少言寡語。「你擱這兒跟我玩連詞成句呢?」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沈星路還是回答了:「在帶你寶貝女兒曬太陽,找我有事?」對面嗯了一聲。「十分鐘後,側門見,還你衣服」說完也不等沈星路回答,「啪」的一聲掛斷了。

沈星路盯着通話記錄里備註「小鬼」的號碼看了半天,然後給路達打了個電話讓他過來把小五帶回去,他有事要出去一趟。

兩所學校就隔了一條馬路,沈星路花了五分鐘繞到了側門又等了十五分鐘,但並沒有出現洛瑾言的身影,他有些奇怪,洛瑾言不會不守時,除非出事了。

沈星路去旁邊的小超市買了一堆零食,然後大搖大擺的走到大門旁邊的保安亭,表示自己是來給弟弟送東西的。保安例行詢問了他要找的人的姓名班級班主任叫什麼等等等等,沈星路都一一回答了,這多虧了他這幾天每天以續火的名義騷擾洛瑾言才知道。

保安看信息都對得上讓他登記了一下就放他進去了。這個點是午休時間,校園裡沒什麼人,沈星路給洛瑾言打了個電話,對方接通了,但他並沒有說話,反而傳來了一個女生的聲音:「阿言你有沒有認真聽我說話?」阿言?這女的誰啊這麼親近的喊他?

沈星路還沒開口電話就掛斷了,再打就沒人接。幾乎是下意識的想到,這人是不是出事了?當務之急是先找到人。

他在學校里轉了好半天轉到了一個類似小花園的地方,一旁的石碑上刻着「暢遊園」三個字。不遠處是一條木質長廊,爬藤植物佔領了所有的木柱,長廊的盡頭是一座涼亭,一黑一白兩個身影正在涼亭中,黑色的背影極為眼熟。

沈星路走得近些,剛好能聽清他們的談話。「阿言,都過了這麼久,你還是不願意原諒我嗎?」說著想上來拉洛瑾言的手,好在洛瑾言及時後退了一大步。女孩抓了個空,也不覺得尷尬,隨手理了理鬢邊的碎發。

「阿言,我知道錯了,你看我戴着你送我的生日禮物」女孩將一條項鏈從衣領里拽出來,項墜是做成的鹿角造型,意為一路(鹿)有你。洛瑾言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一句話,滿臉冷漠的看着旁邊的枇杷樹。

女孩說著自己都忍不住哭了起來,眼淚汪汪的看着他。「阿言,你真的沒什麼想對我說的嗎?」很明顯,沒有。洛瑾言看着她就覺得噁心,不自覺的又往後退了幾步,結果後腦勺撞到一個略微堅硬的物體。

「我這是胸,不是棉花枕頭,撞得很疼的」說著那人伸手摟住洛瑾言的腰,大有不道歉不放人的架勢。洛瑾言很不喜歡和人有身體接觸,掙扎了兩下沒掙脫開,索性放棄了。

女孩愣愣的看着這個把洛瑾言摟在懷裡的男人,尖叫道:「你是誰?為什麼你可以摟着阿言?」要知道洛瑾言以前可是連手都不讓牽的,現在居然任人摟在懷裡,一句話也不說。這怎麼可能?

「寶貝啊,你有沒有聽到狗叫啊?」洛瑾言沒忍住噗了一下,但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你剛剛問我是誰,我是他對象。看到他耳朵上戴着的耳釘了嗎?是我送他的定情信物。這人鎖骨下面紋的英文是我的名字。再說有我這樣一個要顏值有顏值要身材有身材的對象,眼睛沒瞎的都知道選誰,你又何必在這裡自取其辱呢?」

女孩被氣的說不出話,只不過是半年沒見,他居然喜歡男的了?可再怎麼不信,洛瑾言沒有反抗是事實,連洛瑾言身上有紋身這事都知道.....。她又氣又惱,氣當初不該跟洛瑾言分手,惱的自己確實比不過眼前這人。

「怎麼,還不打算走?我叫保安了」女孩憤恨的瞪了沈星路一眼,心不甘情不願的離開的。

等女孩走遠之後,洛瑾言將沈星路的手強行掰開,鑽了出來。「怎麼,前女友?」他臉上彷彿寫了四個大字:「明知故問」

「怎麼不說話?」洛瑾言張了張嘴,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沈星路有些奇怪,他這是怎麼了?只見洛瑾言掏出手機,大拇指點了點,然後自己的手機響起了信息提示音:【老毛病,說不出話,還有別隨意冒充別人對象】隨即一個紙袋遞到他眼前。

「其實也可以不用這麼著急還....」反正這套衣服他也不怎麼穿,沈星路還是將衣服接了過來,然後將零食塞到洛瑾言懷裡。「拿着,別客氣」洛瑾言扔了個白眼過去,倒也沒拒絕。

收了零食,洛瑾言想着先放回寢室再去上課,結果沈星路一直跟着,再這麼走下去,怕是要跟着他進宿舍樓。

【你跟着我幹嘛?】

「怎麼,收了吃的謝謝都沒一句?」

洛瑾言頓了一下,敲了個「謝謝」沈星路只覺得這小孩越來越好玩了。

將洛瑾言送到宿舍門口之後,他剛準備進去,沈星路就叫住了他。「小鬼」洛瑾言聞聲回頭。「講真,不考慮一下我?我長得也不差,自認為還是挺優秀的」洛瑾言沒有回答,只留給他一個孤獨的背影。

《謊言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