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歡情薄(書號:2224)
歡情薄(書號:2224) 連載中

歡情薄(書號:2224)

來源:google 作者:阮清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明黃亮 現代言情 阮清寂

簡介:她曾以為,一生一世一雙人是簡簡單單平淡的日子,夢醒,不過匆匆數十載的歲月,卻因陰謀重重的宮廷勢力而夢碎身死她深愛一生至死不渝的男子,卻是親手將她推上滅亡道路的兇手!而這一場陰謀,從始至終,她以為,都是他的涼薄她哪知,他的千般算計,只為還她一片寧靜往事哪堪再回首,朱樓猶在,錦繡白頭,原不過一場黃粱夢夢醒時分,已是塵滿面,鬢如霜展開

《歡情薄(書號:2224)》章節試讀:

柳含曦嫵媚妖嬈地依偎在蕭衍懷裡,一襲紅粉色的衣服襯的她膚白如玉,淡粉色的流蘇絹花配在腰間,額前的劉海隨意的飄散着,宛若天仙,烏黑的長髮散發著一股仙子般的氣息,慵懶之意毫不掩飾,嬌媚無骨入艷三分。

「蕭衍哥哥,」她如凝脂般的素手撥了一顆葡萄送入他嘴裏,「你答應過臣妾的,不是說好臣妾生了兒子便立為太子的嗎。」

柳含曦嬌滴滴地眨着眼,「怎麼還沒動靜呢。」

「急什麼,等這元宵佳節一過,朕擇日祭天下旨,立咱們的孩子為太子。」

蕭衍攏着懷裡嬌媚的女子,笑盈盈地勾了勾唇,深不見底的墨眸靜靜地凝視着眼前這一切,眼底帶着些許亮光,長長的睫毛散發著凜冽光華,那樣的眸光讓人捉摸不透。

接下來便是舞姬們登場,清寂站在幾人中間,身着桃色絲絛舞裙,裙裾飄飄,恍若流霞,她身邊幾個舞姬皆是蕭千景安排好的訓練有序的殺手死奴,確保她能順利離開。

鐘鼓琴瑟聲絲絲縷縷響起,隨着絲竹管弦之聲,舞姬們扭動着纖細腰肢,隨着樂拍蹁躚起舞。

清寂的心砰砰直跳,恨不得要從嗓子眼跳進去,她的腳尖熟練地踮起轉動着,可目光始終懸在蕭衍身上,忽然,蕭衍朝着她這邊看來,遠遠的她根本看不清蕭衍的面孔,清寂還是能感受到他的目光。

趁現在嗎?

忽然,她還未出招,一陣乒乒乓乓的亂想襲來,莊子後院陡然間燃氣熊熊大火,火勢如排山倒海般蔓延開來,火蛇迅速的竄到了房樑上,火光向著高台這邊傾瀉而來!

「啊!」眾人一陣驚呼,分不清主子奴才,一個個連滾帶爬地往外竄,柳含曦驚叫連連,大驚失色地往蕭衍懷裡鑽,眾奴才手忙腳亂地擁着蕭衍和柳含曦二人往外走。

就在此刻,清寂她向前幾步蹬上了坐席,迅雷不及地揚起袖中暗器,暗器嗖嗖地朝着蕭衍和柳含曦刺過去,可惜她身子站不穩,居然射偏了!

「有刺客!抓刺客!」手忙腳亂之中,幾個奴才扯着嗓子喊道,可是,那火勢太猛,混亂之中多少人顧着逃命,也沒人聽到這邊的動靜。

清寂迅速地跳上前去,三招之內收拾了御前的侍衛和太監們,彈指之間竄到了蕭衍身前。

柳含曦嚇得花容失色,捂臉驚叫,「救命啊!有刺客!」

「你究竟是什麼人!」見她矇著面,蕭衍抽出腰間防身的匕首,幾刀反手刺來,被清寂靈巧地躲開了。

她沒做聲,一腳將柳含曦踢飛,可還沒來記得對她下手,蕭衍已一手擒住她的細肩!

清寂跌落在他懷中,觸到他冷冰冰的手臂,她不甘示弱,滑若無骨的身子盈盈一轉,從他懷裡巧妙地掙脫。

在被大火吞噬的灰燼里,蕭衍死拽着她細膩的手臂,溫熱如玉的玉膚,彷彿觸手生溫的上等美玉,可在不經意地瞥到她手腕上的傷痕的那一瞬間,蕭衍的眼神突然凝滯。

清寂幾招下去,還沒近身,被他握住雙臂,強行拉扯入懷,電光火石中,他一手扯開了她臉上薄如蟬翼的蒙面絲綢,露出她的本尊面容。

直到他看清了那張絕色清麗的容貌,他呆住了。

四周的嘈雜喧嘩聲,熊熊燃起的祝融之火,在此刻,都已不重要。

「清寂。」他呢喃着,喚道他的名字。

清寂大驚,她容貌已變,根本不是當年的模樣,為何他認出她?

清寂沒有作聲,反倒是下了狠手,她抽出腰間的匕首,朝着他的心臟刺過去!

他沒有躲避。

他眼睜睜地看着她拿着匕首刺過來,他紋絲不動,不躲不閃。

他為什麼不躲?

為什麼站在那任由她刺殺他?

往事的一幕一幕,在她眼前不斷重演,望林山莊里,她和他曾有過歡樂的時光,曾幾何時,她和他夜間滿布在這山間石道上,看漫天璀璨星辰,時而泛舟溪水間,看兩岸杏花飄零,夏季在林間納涼,他執着她在樹下散步,偶爾下棋,偶爾作詩,彈琴高歌,戲水玩樂,她還記得,她說他唱歌難聽,她還記得,她彈琴給他聽,這一幕幕的景,她都記得。

烈火毫不留情地將這一切吞噬殆盡,她和他的回憶,往昔的歡愉迷情,她怎會忘記呢。

清寂徹底蒙了,就在她的刀尖要刺到他的心臟的那一刻,她手腕一轉,偏離的方向,刺騙了!

「你還是捨不得我。」

蕭衍深邃的眸子里漾起一縷幽深的淺笑,他抬手握着她的腕骨,將她往懷中一拽,順勢把她的頭壓在自己的臂彎中。

清寂立即清醒過來,欲掙脫他,二人掙扎之間,大火已然朝着他們這邊駛向,就在二人糾纏撕扯的瞬間,橫樑被火燒斷,朝着他們砸來!

「清寂!」

千鈞一髮之際,蕭衍來不及思索,用身體庇護着她,用自己的背對着那倒塌下來的橫樑!

清寂緊拽着他的龍袍,黃光遮住了她的眼,二人不知怎的齊齊滾下了高台……

《歡情薄(書號:2224)》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