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幻之地
幻之地 連載中

幻之地

來源:google 作者:帝子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翎羽 湘琴兒

一個有趣的靈魂掙脫束縛,穿越眾妙之門,來到異界天地異象,時序混亂,他附着於一靈魂殘破的軀殼之中瘋癲三年,受人白眼,遭遇刺殺卻經嫦娥點化,魂靈歸一,重返巔峰一路坎坷,一路高歌,他為復仇而生?他為稱霸而生?還是他為守護而生呢?展開

《幻之地》章節試讀:

第1章 銀月城中銀月下

大暘王朝,銀月城。

楊府後園中,銀白月光下,一個身穿素錦白衫,身形瘦弱的青年立於小池旁,深藍的眼瞳之中透着如深海般不可探尋的深邃。手持韌竹竿,竿頭絲線留,絲線綁直鉤,勾上蚯蚓頭,蚯蚓入水中,竿頭輕輕點,魚兒快活游。

在這悠閑垂釣的正是銀月楊家的三少爺——楊翎羽。

銀月楊家是銀月城第一大世家,以商立足,把控銀月城經濟命脈。然而這銀月第一大世家卻是各大世家所瞧不起的,因為偌大的家族卻沒有一個能夠鍊氣之人。

「三少爺,您這是在幹嘛?」福伯走進後院,看見楊翎羽在池塘邊做着這古怪的事,趕緊上前制止。

被福伯一聲呼和打擾,楊翎羽原本深邃的眼神變得混亂起來,可嘴裏卻還是念叨着:「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

福伯只看見楊翎羽嘴皮瓮動,卻是不知道他在念叨什麼,於是搖了搖頭準備攙扶三少爺就要回房去。

只是幾個少年從前院而入,看見楊翎羽怪異的動作,頓時「哈哈」大笑起來,並指着楊翎羽大聲喝道:「三瘋子,擱這兒逗魚玩呢?」

楊翎羽眼神迷茫看着前方几少年,口中還在念叨着「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的話語。

見楊翎羽沒什麼反應,那幾個少年更是得寸進尺。一個衣着華貴臉上長着些許雀斑的少年走上前來,一邊走還一邊說道:「三瘋子,今個兒陪我練練手,看你是不是准鍊氣師。」

鍊氣師是這個世界區別於凡人的最強武力,他們能夠引天地精氣為己所用,增強戰鬥力。

說著雀斑少年還擼起袖子,舉起拳頭,衝著楊翎羽的胸膛就要猛砸。

這時,福伯上前攔住雀斑少年,口中求饒道:「小少爺,三少爺現在病了,您高抬貴手,高抬貴手!」

雀斑少年正是楊家楊翎羽這一輩兒最小的,名字叫做楊三兒。為什麼叫這個名字呢?說起來和楊翎羽大有關係,楊三兒出生那一天,十歲的楊翎羽修鍊鍊氣之法,正好祛除體內八成的斑駁之氣,有望成為鍊氣師。

此事驚動了楊家的老祖宗,對楊家眾人宣布,楊翎羽將來必成鍊氣師,全族要傾力培養。

好吃懶做的父親便取了楊翎羽的排行,給他取了個楊三兒的名。楊三兒取着隨便,叫起來也是隨便,明明是兄弟卻叫小了一輩。

因為名字他受到各種冷嘲熱諷,指指點點。漸漸的,他將自己受到的不公正待遇都轉化成了對楊翎羽的無邊恨意。

如今楊翎羽瘋了,被當成了棄子,楊三兒的恨意也爆發了。

「病了?他是瘋了!滾開!」楊三兒見一個僕人也敢攔住自己,頓時惱火。一把將福伯推倒,還狠狠地在其身上踩了幾腳。

楊三兒身後的幾個少年連連叫好,並繼續慫恿着楊三兒對楊翎羽動手。

跨過福伯,楊三兒直接來到楊翎羽面前,舉起拳猛砸他的胸口。令人吃驚的是,楊三兒的拳頭打在楊翎羽瘦弱的身上時,卻是沒有傷到楊翎羽分毫。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你用儘力氣打他,他的胸腔比你的拳頭硬,那自然是你痛的死去活來。楊三兒此時深有感受,哇哇直叫。

楊翎羽眼神還是迷離着,他目前的狀態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後方几個少年起鬨說道:「三兒,他的身體很結實的,你這小胳膊小腿傷不到他的。」

「傷不到他?我就不信傷不到他!」楊三兒發狠,從腰間抽出一把漆黑的小匕首,這是他最喜歡的玩具,若是僕人議論他被聽見,他上前就是一刀。

福伯見着小少爺抽出匕首,心中大駭,生怕他傷到楊翎羽,艱難爬起,擋在身前。匕首入體,一片殷紅,福伯又倒下了,只是這次倒下卻再也沒有爬起來的機會了。

福伯看向三少爺迷茫的臉龐,眼含淚水,艱難說道:「三少爺,老奴再也不能守着您了!」

見出了人命,後方少年驚慌失措起來。楊三兒用凜冽的目光掃了幾人一眼,抽出匕首,並不驚慌,這事兒他不是第一次做了。

殺了福伯,楊三兒恨勁兒還未散去,目光回到楊翎羽身上,顯然他還要捅楊翎羽一刀。

今日是楊家晚宴,有各大勢力青年才俊到場,楊三兒身後這幾位少年便是王家、向家、司徒家的小公子們。也正是有着晚宴,各房各家都極為忙碌,楊翎羽身邊才只會有這麼一個福伯在旁照顧。

楊三兒恨楊翎羽,今天是報復的最好機會。楊三兒不再猶豫,匕首出,寒光現,插入楊翎羽瘦弱的胸膛之上。一股鮮血流出,疼痛傳入楊翎羽腦海,楊翎羽大喊一聲,迷亂的腦子清醒片刻,一把推開楊三兒,自己卻站立不穩,倒在池塘邊。

被楊翎羽這麼一推,力量極大,楊三兒摔出七八米遠,摔了個七葷八素。艱難爬起,還想上前補刀,正這時院牆外護衛聽到喊聲,呼喊着沖了進來。

收起匕首,手捂胸口,楊三兒對着衝進來護衛們喊道:「快抓刺客。」於是隨便指了個方向,又說道:「刺客往那邊逃了!」

殺了僕人最多打幾板子,關幾個月禁閉,可若是殺了兄弟,那可不是簡單的事情了,楊三兒可不想迎接家主的怒火,於是便演了這一出。

這演技令那幾家的小少爺們都看呆了,若不是親眼所見,還真以為是刺客進來刺殺了呢!於是知道這個楊三兒可不簡單,日後可要小心應對。

護衛們紛紛上前查看,發現福伯已經斷氣了,三少爺還有一口氣。楊三兒有些遺憾,沒能將那個可惡的三少爺捅死,不過他卻也不擔心,因為那個可惡的三少爺三年前就已經瘋了。

從那時起就說話不清不楚的,什麼「要蹦極」,什麼「線性函數」,什麼「愛因斯坦相對論」,什麼「工程力學」等等一系列聽不懂的名詞;就連其行為也瘋瘋癲癲,讓人難以理解,時而「小池垂釣」,時而「繞湖奔跑」,時而「舉石彈跳扣籃」···

從此楊家沒了三少爺,有的只是一個三瘋子,母親以淚洗面,妹妹到處求告,老祖宗拋棄,叔伯兄弟看不起,就連僕人也不時在背後議論幾句。這一切有叔伯兄弟的打壓,也有楊三兒從中走動的身影。

護衛們將楊翎羽抬進房間里。楊翎羽的眼睛始終是睜着的,只是眼神依然迷離,口中言語模糊,隱約可以聽到:「快——打——1——2——0——」

護衛們不知所云,急忙去稟告家主。

楊三兒看着楊翎羽被抬進屋內,他慢慢走到那幾個少年面前,目光陰寒,輕聲說道:「今兒個事,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不然你們知道後果!」

那幾個少年雖然是各大家族的少爺,但畢竟還是十來歲的孩子,早就被楊三兒殺人不眨眼的氣勢所攝,不敢多言。

看着幾人戰戰兢兢的樣子,楊三兒甚為滿意,此時的他根本不像一個十來歲的孩子,卻更像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夜很靜謐。當眾人散去,後園寂靜,只留下一灘血跡和還在池塘里冒着泡兒小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