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畫堂春:夫人,侯爺他又病了
畫堂春:夫人,侯爺他又病了 連載中

畫堂春:夫人,侯爺他又病了

來源:google 作者:澧芷兮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大齊熙 宋玫虞 穿越重生

生母死因成謎,昔日無憂無慮的嬌寵貴女身懷秘辛她冷淡、睿智、步步為營,直到某個死乞白賴的人非要娶她為妻……「堂堂的靖海小侯爺?竟這般柔弱?」看着半倚靠在自己肩上的俊逸男子,江畫意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娘子出手,再無敵手,只可惜為夫體虛氣弱,不然定與娘子並肩作戰,大殺四方」某人對着江畫意眨了眨眼睛,一臉無辜——「我看你身子骨好得很,還不快幫忙?」「遵命」天下人皆知他宋無塵一身孤傲紈絝,...展開

《畫堂春:夫人,侯爺他又病了》章節試讀:

宋嵩陽沒來由地問這樣一個問題,讓楊方雅有些詫異。
不過她還是想了想,回答道:「溫文儒雅,玉樹臨風,對人親和有禮,若拋開了身份,確實是一個值得相交的人。」
半響沒有下文,楊方雅還以為兒子不滿自己方才的話,誰知宋嵩陽突然笑了起來。
見楊方雅有些莫名其妙,宋嵩陽解釋道:「我是想問,母親覺得魏王世子是否是一個良人,可堪託付終身。」
楊方雅愣了愣,臉色有些不對。
她狐疑地看了一眼自家兒子,皺了皺眉:「好端端的,你問這個做什麼?」
實在不怪她多想,只是宋嵩陽家世顯赫,又生得丰神俊朗,如今已經十七歲了,偏偏還沒個心儀的女子。
其它人在宋嵩陽這個年齡,都有好幾個通房丫鬟了,而宋嵩陽卻從沒表現過對女子的興趣。
定北侯府里向來有些嘴碎的丫鬟,私下議論宋嵩陽有龍陽之癖,而那可能的對象,自然就是和宋嵩陽形影不離的蕭少晗了。
這話傳到楊方雅耳朵里,雖然責罰了那幾個嘴碎的,杜絕了謠言繼續傳播,但她自己心裏也存了疑。
如今宋嵩陽又口出異言,楊方雅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往後看了幾眼屏退了身邊的下人,轉過頭一臉緊張地看着宋嵩陽,生怕他下一句會是什麼大逆不道的話。
宋嵩陽自然不知道母親在想些什麼,只以為楊方雅還在說他不知分寸和蕭少晗走得太近的事情。
「母親,我說的意思是,你覺得魏王世子是否是一個可堪表妹託付終身的人。」
楊方雅愣了半晌,都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卻沒想到自家兒子脫口而出的原來是這個想法。
心裏鬆了一口氣,道:「原是如此,只是你表妹年紀尚小,而且……」
楊方雅白了宋嵩陽一眼,道:「畫意可是我準備給你做媳婦,給我做女兒的,怎麼能許了魏王世子。」
這一腔話說得無比自然,卻把宋嵩陽嚇了一跳。
他不由想到了之前楊方雅非讓他早點準備,好去接江畫意,臨走時還千叮嚀萬囑咐,千萬要好好上心……
「母親,你這是亂點什麼鴛鴦譜?
對錶妹我只有兄妹之情,沒半分其它心思啊。」
楊方雅看了他一眼,「什麼兄妹之情?
平日里還當你機敏,這事兒卻犯糊塗了。」
宋嵩陽有些難以置信,「母親,你不是真的想讓表妹當我妻子吧?
她……」
楊方雅似乎是覺得宋嵩陽見識淺薄:「本朝表兄妹結為連理親上加親的事還少么?
何況畫意她其實……」
她突然想起什麼,改口道,「其實若你姑母還在,也是同意她嫁於你為妻的。
何況畫意今後回了將軍府,總歸不踏實,還是接到侯府好,最好啊,是做了我的兒媳婦,我和你祖父祖母就徹底放心了。」
「定北侯府雖然人丁稀薄,但府里沒有內宅院里的腌臢事情,畫意便是未來的女主人,沒有人敢不敬着她……」
見宋嵩陽的表情已經由驚嚇轉變成了驚恐,楊方雅本來還想說些什麼,停下來瞪了一眼。
「你這是什麼表情?
難道你覺得畫意不夠當你的媳婦?」
別看楊方雅平時溫溫柔柔的,在下人面前向來都是和藹可親的模樣,但宋嵩陽卻是怕極了她。
因為楊方雅一開口,那便是停不下來了。
而且句句都叫人接都接不上。
斟酌了片刻,宋嵩陽才開口道:「表妹自然不是什麼豺狼虎豹,只是談婚論嫁,向來講究你情我願,母親怎知表妹也是這個意思?」
宋嵩陽本是想讓母親歇一歇,好停止這強拉紅線的想法,卻見楊方雅想了想,若有所思:「此事是該問問畫意,我們現在便去。」
「這……母親,表妹才回府沒多久,還是讓她多休息休息……」
「你說得對。」
楊方雅點了點頭,轉身看向了一旁的大丫鬟碧玉:「去把我房裡新得的那瓶安神香拿來,我拿去給畫意。」
宋嵩陽自己挖的坑,哭着也只能跳下去。
藉著方便的機會悄悄使喚了身邊的一個小廝去先通知江畫意,才回去繼續一臉忐忑地站在楊方雅身旁。
這廂,江畫意正在榻上看書。
江畫意沒什麼吩咐,這院子里的事情楊方雅事先又都打點好了,不需要再做點什麼,墨色和冬靈兩個便在一旁繡起了帕子。
冬靈的女紅不怎麼好,因此墨色便差不多都是在教冬靈怎麼綉,好在冬靈為人聰明伶俐,墨色綉一遍,冬靈便也能跟着綉出個大致的樣子。
只是這針腳和速度有些不敢恭維,賣相也差了些。
冬靈綉完了一枝。
江畫意看了一眼,冬靈還以為她最多就說幾句話就成了,沒想到江畫意親自教了起來。
她女紅極好,綉了一朵,栩栩如生仿若就開在眼前一樣。
「姑娘真厲害。」
冬靈忍不住贊道,江畫意笑了笑,又說了幾句技巧,卻有丫鬟來傳話,說是小侯爺身邊的小廝向煜有事求見。
墨色和冬靈對視了一眼,江畫意抿了抿唇,道:「請他進來吧。」
「大小姐安好。」
向煜一進屋便行了一禮,頗為規矩。
江畫意點了點頭,墨色方才問道:「不知小侯爺可是有什麼事情?」
向煜抬頭看了墨色和冬靈兩個一眼,江畫意會意,笑道:「無礙,她們倆都是我的人,你想說什麼便說吧。」
向煜點了點頭,然後道:「少爺吩咐,說是一會兒若是夫人來了問什麼說什麼,大小姐不必當真。」
墨色送向煜離開回來,江畫意正思考宋嵩陽讓小廝帶過來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又有丫鬟來報說是侯夫人和小侯爺一到來探望了。
江畫意露出笑容,起身相迎,墨色和冬靈也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