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花無罪
花無罪 連載中

花無罪

來源:google 作者:小麥丫丫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花無罪 高燼淮

花無罪穿越了,穿成公主,長皇妃高燼淮討厭花無罪,甚至討厭到不惜拿花無罪的命去換別人的命後來高燼淮天天粘着她在花無罪前兩世,被他挖了兩次心展開

《花無罪》章節試讀:

無罪恰好以血為祭喚醒了蓮池裡的獸靈,眼下也不再去管着霧是哪裡來的,抽身便往水面上游。

金黃的毒物便與着水裡的獸靈鬥了起來,顧不得已經逃逸的無罪。

姑蘇蓮池的獸靈,是姑蘇的某位姑蘇君外出狩獵時所獵殺,他修為十分了得,殺了凶獸帶回姑蘇,卻無法安置怨靈,便設法將凶獸的怨靈封在了蓮池下。

無罪倏地鑽出水面,便見了匆匆趕來的長夫人,地上的妖丹已然沒了影蹤。無罪施法止住傷口,又抬起袖子遮了遮傷口。

「長夫人,就是她和九公主方才在此處滋事,老奴親眼看見五姑娘掏了九公主的妖丹。」

無罪心口正有一團怒火冉冉升起,該死的系統,給她惹了這麼大一攤子事。她斂眸,纖長的睫毛掩蓋眸中的情緒,再抬眸時已然恢復了往常的平靜。

「花無罪,你在幹什麼?」長夫人責難道。

無罪水藍的眸子似是盛了星辰大海,令人忍不住動容,她就這麼直直望向長夫人。

「五姑娘,老奴方才看見你親手掏了九公主妖丹的。」

眼下只能拖延時間了,等下面的獸靈上來了先讓她們兩個來對付。

「是九公主她拿走了我的水鏡,我便推了她一把,你又怎能信口雌黃說是我掏了她的妖丹?」

無罪撐了岸邊的青石板一把,躍出水面,魚尾卻沒有化成腿的跡象。

完了,她怎的忘了,她靈力太弱,沾水便需半個時辰才能恢復雙腿。

那老奴婢方欲講話,水面便兀的起了軒然**,自有一獨眼妖獸鑽出水面,發出一聲震破九霄的嘶吼。三人俱是一驚,無罪卻早已一撐地面,跌在了二人身後。

慌亂之中,無罪瞥了妖獸一眼。

妖獸僅有一隻眼,另一隻似乎受傷了,傷口結了痂,它頭頂有一隻黝黑的角,渾身頂着水藻散發著黑騰騰的煙氣。那一雙眼骨碌碌地轉着,便轉到了長夫人那裡。

長夫人明顯也吃了一驚,還來不及做出什麼反應,那老奴婢便要跑,誰知恰巧獸靈瞥見了她,怒吼一聲,便朝那老奴婢咬來。可憐那老奴婢還來不及叫一聲,便沒了氣息。

斯情斯景,長夫人兀自打出一掌,正堪堪打在獸靈的受傷的右眼上,它似乎沒什麼感覺,緩緩扭頭,看向長夫人。

長夫人明顯心裏也沒底,手微微顫抖起來。身後的無罪明顯有些吃驚,若是長夫人的實力真是如此的話,該如何拖延時間?她又該如何全身而退?

估計她撐不了太久了,無罪心如擂鼓,那便是等不到援軍了。

「殿下。」忽然有人壓着聲音喚了她一聲,無罪精神一震,是碧綠。

「殿下,快跟碧綠走。」碧綠伸手,準備扶起無罪。

長夫人此時已經飛到了半空中,餘光瞥見無罪被碧綠攙扶起來,當下便怒了。

「花無罪!」她平地一聲怒吼。

恰巧此時獸靈出其不意向她咬來,長夫人猛的跌倒在地,吐了一攤血。

獸靈嘶吼一聲,銜起地上的長夫人,往水裡猛的一甩。

無罪心尖便驟然一緊,心道這些完了。

下一刻,無罪便瞧見那兇殘的獸靈左眼珠子,骨碌碌地轉到了她這裡。眼下她的雙腿還未恢復,右手撐着地面。

獸靈嘶吼一聲,便向無罪咬來,碧綠便出身擋在無罪身前。眼見獸靈的獠牙,便要觸及到碧綠的手腕了,空氣中便兀的出現了一團黑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碧綠與獸靈之間,黑霧驟然膨脹,獸靈嘶吼一聲便堪堪往後躲去。

無罪望着那團黑霧瞪大了眼,陰山貓妖!究竟是陰山的誰來了姑蘇?

黑霧消散,獸靈便要捲土重來,突然又遭一重創,只有一玄衣公子出現在半空中。他只一個揮袖,便將獸靈擊退。

無罪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的身影,雙手僵硬,彷彿所有的血液一瞬間凝固,她呆在了原地。那人青絲用一隻玉簪十分講究地豎著,上面還系著一條紅帶,與腰間那暗紅的帶子似乎是同一種布料。

獸靈似乎被他惹惱了,長牙便又要咬過來,玄衣公子似乎是輕笑了一聲,不太將它放在眼裡,伸出右手,廣袖一揮,一團黑霧便自袖中飛出,轟然打在獸靈獠牙上。他收了勢,猛然往獸靈頭頂飛去,一掌忽的拍在了獸靈頭頂的尖角上。

獸靈長嘯一聲,身體便裂成千萬碎片,如煙氣般散去。

公子緩緩自空中下落,玄衣獵獵。無罪手驟然握緊,早已冷如寒冰,她雙眸直勾勾的盯着男子,卻在男子轉身的剎那,堪堪低頭。

公子走來,步子不急不緩,無罪心下一緊。他手裡似乎捏着一截樹枝,掂在手裡晃了晃。片刻,蹲在無罪面前。

他用樹枝挑起無罪下巴,逼她直視自己,卻在望到無罪那雙燦若星辰的眸子陡然心驚,當真是好漂亮的眸子。

片刻,他神色恢復如常,嘴角噙笑,多少有些戲謔,低沉的聲音便飄悠悠地晃到無罪耳中:「哦?北冥鮫人?你是五公主?」

無罪憐眸,頷首淡淡道:「正是。見過長皇子殿下。」

「你怎知道本尊是長皇子的?」

無罪靜靜看着他,腦海中前世種種走馬觀花般,令人心驚。要是連他都不認識,那前兩世便白活了。

無罪睫毛撲閃,淡聲道:「殿下修為高深,乃是妖界萬千女妖的夢中人,無罪自然是認識的。」

高燼淮右手成拳,放在唇邊輕笑幾聲:「五公主,沒事吧?」

「勞殿下記掛了,無罪並無大礙。」

突然,周遭有些細碎的響動,無罪抬頭,便發現姑蘇君已然帶着一群人來了。

高燼淮斂了笑意,淡然轉身。

「長皇子殿下。」姑蘇君躬身對高燼淮行一禮。

高燼淮頷首,淡淡道:「不過本尊似乎來晚了,長夫人興許被妖獸甩到湖裡去了。」

「這個小王會派人去搜,不勞殿下費心了。」

高燼淮勾唇點頭:「那,本尊便走了。」

「恭送殿下。」

無罪眼睛一直鎖在高燼淮身上,夕陽將他的身影拉得老長,他忽然間腳步頓了一下,似乎偏頭笑了一下,又繼續前行了。

這到底還是獸靈,饒是被高燼淮滅了,卻已然沒有了血腥味。

《花無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