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花子期傳奇
花子期傳奇 連載中

花子期傳奇

來源:google 作者:空頭文學家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小楓 武俠修真 花子期

他名滿天下,也蔑視名利;他反對封建禮教,也忠義兩全;他聰明絕頂,也時而糊塗;他風流倜儻,也清心寡欲;他愛管閑事,也喜歡孤獨;他的一生註定不平凡他就是風流神探花子期聽聞江湖又傳來一件奇怪的事,武林中的成名高手一個個意外死去,各大門派的武功秘籍相繼失竊唯一留下的線索僅有一朵鮮紅的花那不是普通的花,那是用人血畫成的花,血淋淋的,像是魔鬼的眼睛......各方勢力開始插手血花案,最後竟發現血花案的背後有一個驚天的大秘密,各方勢力為了得到這個秘密開始明爭暗鬥、爾虞我詐,最後幾乎波及了整個武林……一場波及整個武林的陰謀從此拉開序幕……展開

《花子期傳奇》章節試讀:

玄德方丈出去見眾位豪傑的時候,花子期已經走了。他要去見一個人,一個對這件血花案很有幫助的人。

但來一趟嵩山不容易,無論多忙的事,他還是要遊山玩水一下。他雖然身在江湖,但常常自詡是一個文人。

文人最大的狎好就是遊山玩水。

他施展輕功,來到少室山頂。但見草山碧綠,林海蕩漾,雲霧飄渺如臨仙境。靈霄峽、龍脊峽、懸天洞、書冊崖、褂冰崖、水簾洞、迴音樓等景物渾然天成,引人入勝。

上有嶙峋峻偉的山脈,下有水流湍急的山溪。

他駐足良久,欣賞着美景,忽然想起李太白的詩《蜀道難》中的那句。「地崩山摧壯士死,然後天梯石棧相鉤連。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下有衝波逆折之回川。」

他太愛李白了!

他一生之中最敬愛的人只有兩個。一個是他的義父百花谷主慕萬雄,另一個便是唐朝大詩人李太白。

這時他忽然聽到一股打鬥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他本不想理會,但打鬥的聲音越來越大了。

人在遊山玩水的時候,最需要的就是安靜。無論是誰,在這時候被人打擾,總會不開心的。

花子期也一樣,他討厭死了這幫打鬥的人。

他尋着聲音走過去,看見兩個如花似玉的姑娘正在和兩個大男人打鬥。

兩個姑娘一個穿着紫色的紗裙,一個穿着粉紅色的紗裙。她們劍法輕盈飄渺,雖然缺少一些火候,但已練的相當不弱。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那是來自名門正派的劍法。

和她們打鬥的是兩個兇巴巴的彪形大漢。還有兩個大漢在一旁站着圍觀。

兩個大漢一個用的是鬼頭刀,一個用的是雙叉戟。他們手上的武器舞的虎虎生風,漫天的刀影和戟影朝那兩位姑娘輪番的攻去。

兩個姑娘早已香汗淋漓,已然露出敗相,但仍然在咬牙堅持着。

這四個大漢,花子期很熟悉。他們不是別人,正是蘇東四鬼。

錢鷹一臉色眯眯的樣子,一邊猛烈的進攻着,一邊笑道:「兩個小美人!束手就擒吧?說不定大爺我一高興,還會饒了你們的性命。你們可不是我們四鬼的對手。」

紫紗姑娘是個暴脾氣,一邊努力的招架着,一邊惡狠狠的罵道:「放你媽的狗臭屁!我們峨眉派什麼時候主動投降過!」

她嘴裏雖然這麼說,但手裡的劍卻絲毫沒有怠慢,揮舞的越發迅速嚴密。

這兩個姑娘原來是峨眉派的人。

花子期本來想出手相救,但他又猶豫了。因為他討厭峨眉派的掌門聖嚴師太。

聖嚴師太平時不苟言笑,嫉惡如仇。因為為人嚴肅,所以才有了「聖嚴」這個法號。

天底下真正用劍的高手絕對超不過十個人,但聖嚴師太絕對算得上一個。

「清心劍法」是峨眉派的最高武學,一共六十四式,分別對應着易經里的六十四卦。每一式又包含無數的變化,招式輕盈玄妙。峨眉立派百年以來,只有三個人真正的學全了六十四式。而聖嚴師太就是這三人之一。

花子期討厭聖嚴師太有兩個原因。一是他不喜歡總是板着一張臉的女人。他常常認為,無論多麼漂亮的女人,只要一板起臉就顯得特別丑,愛笑的女人才最可愛。第二是因為他和聖嚴師太之間有過一段過節。

花子期常常認為自己的臉皮之厚,即使不是天下第一,也應該能排進天下前三。但只要他一想起和聖嚴師太的那段往事,他的臉就羞的通紅。

那還是五年前,他和好友天下第一神偷「妙手空空」姬無涯酒後打賭。賭的是比試輕功。誰輸了就要去峨眉派,當著聖嚴師太的面喊她一聲老婆。

姬無涯是天下第一神偷,江湖傳言他的輕功天下第一。但花子期卻偏偏不信這個邪,因為他同樣對自己輕功信心滿滿。

最後比試結果,花子期真的輸了。

他不得不硬着頭皮去了峨眉派。當著峨眉派眾弟子的面,喊了聖嚴師太一聲老婆。

花子期永遠忘不了聖嚴師太那張臉。為了那聲「老婆」,聖嚴師太足足追殺了他三個月,那件事鬧得江湖人人皆知。

花子期至今想起,仍然心有餘悸。他發誓,以後再也不調戲嚴肅的女人了。嚴肅的女人毫無樂趣,真心不好玩。

黃衣女子的功夫明顯比那暴躁的紫衣女子的功夫差些,她的兵器已經被打翻在地。

蕭時雨已把鬼頭刀架在她白皙的脖子上。她閉上眼睛,流出幾滴清淚,等待着蕭時雨給她一個痛快。

花子期最見不得女人哭,更何況是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

他身影一閃,已經奪去了蕭時雨的刀,然後身子又一閃,又奪下了錢鷹的雙叉戟。

花子期所有的動作都是在一剎那之間完成的,在場的所有人都已經驚呆了。

當蕭時雨和錢鷹看到花子期時,他們已經不再吃驚。不為什麼,就因為奪走他們兵器的是花子期。

錢鷹面色慘白,道:「又是你?」

花子期打開扇子,扇了兩下。笑道:「不能是我嗎?」

錢鷹已經領教過花子期的厲害,吞吞吐吐的道:「你、你想怎麼樣?」

花子期笑道:「我不想怎麼樣。」

獨眼鬼龐雲龍道:「花公子的武功天下無雙,我們蘇東四鬼自嘆弗如!但我們與峨眉派有血海深仇,不能不報!」

花子期道:「天下沒有解不開的深仇大恨!你且說來聽聽。」

龐雲龍道:「不知道花公子可知,我們蘇東四鬼原本是五個人!十年前,自從我們的五弟死於峨眉派的老賊尼聖嚴師太手下之後,蘇東五鬼就變成了蘇東四鬼。你說此等深仇大恨,我們報還是不報?」

花子期道:「此等血海深仇,當然要報!」

此言一出,那黃衣姑娘和紫衣姑娘臉上同時一凜。她們本以為碰到了救星,沒想到卻是一個為對方說話的人。兩人同時握緊手中的劍,以防情況有變。

龐雲龍道:「既然花公子也這麼說,那還請閣下讓開吧。」

花子期笑道:「你剛才也說了,殺死你五弟的是聖嚴師太。你要報仇,應該去找聖嚴師太去,而不是這兩位姑娘。」

龐雲龍道:「聖嚴老賊尼武功高強,我們兄弟四人哪裡是她的對手。我們只有拿她的徒子徒孫開刀。」

花子期道:「武功不如人家,就去好好練嘍!練好了再去報仇。為什麼要為難這兩位如花似玉的姑娘呢?」

那黃衣姑娘被花子期的話逗笑了,一雙美目充滿了笑意。

紫衣姑娘卻大罵起來:「你們蘇東四鬼作惡多端,死有餘辜!師傅早該把你們趕盡殺絕,以免後患!你們要是不服,可以再來啊!我們峨眉雙淑也不是好惹的!」

花子期笑道:「姑娘你是還想和他們打一架嘍?」

紫衣姑娘往後退了幾步。她知道自己的功夫不如四鬼里的任何一人,更何況是四個呢。但嘴裏卻道:「打、打就打,老娘怕誰?」

假使一個人真的不怕打架,那麼他絕對不會說那麼多廢話。一個人若是嘀嘀咕咕的說了好多廢話,這個人的內心肯定是怕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