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蝴蝶蹁躚,清風徐來!
蝴蝶蹁躚,清風徐來! 連載中

蝴蝶蹁躚,清風徐來!

來源:google 作者:板栗兒大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鄺且 陸灝

三十二歲、十幾年飯店工作經歷的大齡剩女鄺且,一朝慘遭滅門,還沒來得及搞清楚誰是兇手,就穿越到同時代的同名豪門胖千金身上她該怎樣應對豪門裡的勾心鬥角?怎麼才能報滅門之仇?她和從小指腹為婚的另一半陸灝又將上演怎樣的愛恨糾纏?所幸,老天看她可憐,附贈她一個金手指,可以預測吉凶,功能不斷升級的蝴蝶精靈讓我們一起去看看她的故事吧!展開

《蝴蝶蹁躚,清風徐來!》章節試讀:

說曹操,曹操就到。洛彬話剛落音,鄺娜已經端着蜂蜜水過來了。她很殷勤的把蜂蜜水遞給陸灝,「陸灝哥,裏面還加了梨汁,味道應該很不錯的,你嘗嘗吧!」

陸灝沒有伸手接,「謝謝!剛才你走得太快,本來我想告訴你,我不喜歡喝甜的,尤其是蜂蜜水。」

鄺娜頓時很尷尬,「對不起,是我太自以為是了,應該先問問你的意見。」

閆妍怕鄺娜下不來台,笑嘻嘻的說:「陸灝不喝正好便宜我了,說了半天話口好渴,蜂蜜梨汁我喜歡!」她說完從鄺娜手中接過蜂蜜水一飲而盡。

鄺娜還想和陸灝套近乎,又鼓起勇氣來,「陸灝哥,那你喝點白開水或者茶嗎?」

陸灝最煩女人死纏爛打,不客氣的說,「你自己去玩吧!不用管我,我要是想喝可以叫服務員,再說還有洛彬陪我呢!」

鄺娜一腔熱情被冷水澆滅,臉上訕訕的,任她再厚的臉皮也不好意思留下。閆欣打個哈哈,上前挽着她的胳膊,「走,我們去那邊玩,別管他倆了,有好幾個姐妹想認識你呢!」

等鄺娜走遠,洛彬打趣說:「嘖嘖,你也太不懂憐香惜玉了!」剛說完發現陸灝臉色有點黑,趕緊換話題。

「怎麼著,你真打算和那個大胖子訂婚呀?那丁柔呢?」

丁柔曾經是陸灝的心上人,現在人在法國。

丁柔在弄堂里長大,40平米的房子住了祖孫三代,整天窮爭惡鬥,誰多吃了一口肉都要計較半天的家庭。她對這種窮困的生活環境深惡痛絕,發誓要做個有錢人。

陸灝認識她的那一年她還在上高三,為了賺取更多的報酬,周末在酒吧賣酒。

無巧不成書,有一次她賣酒的時候剛好碰到陸灝和他的幾個哥們兒在酒吧玩。其中一個喝大了,非逼着賣酒小姐陪酒,說賣酒小姐喝一杯,他就買一瓶一千元以上的紅酒,賣酒小姐喝多少杯他買多少瓶,絕不食言。

丁柔她們平時賣啤酒都免不了要喝幾杯,現在來了這麼大方的客人,自然是捨命陪君子。喝到最後,只剩下丁柔一個人還在堅持喝,中間她吐了三次,那個嚷着陪酒的青年看着都嚇壞了,生怕丁柔喝吐血,直接告饒了!

丁柔跌跌撞撞的準備走出去,那個青年抽出一沓錢遞給她,「姑娘,你還是去醫院看看吧!我看你喝太多了怕酒精中毒。」丁柔把錢一把推回去,「收起你的臭錢,我自己會掙。」說完她扶着牆壁歪歪扭扭的出去了,留下一群青年面面相覷。

陸灝應酬完回家路上,坐在司機後面的他有點頭疼,就把窗戶往下降了一點,讓新鮮空氣吹到自己的臉上。

也是合該有緣,就這麼個空隙,他看見丁柔在路邊扶着一棵樹嘔吐,天性冷漠的他居然破天荒讓司機停下車,自己走到丁柔身邊遞給她一張紙巾。丁柔臉色慘白,他動了惻隱之心,和司機一起把她送到了醫院,她果然酒精中毒了。

在醫院守護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又特地給丁柔買了早餐,忍不住詢問她喝酒為什麼要那麼拼,丁柔當時自嘲一笑,「你們這樣的公子哥,知道我們弄堂里的人怎麼生活嗎?買幾顆菜都要和別人還價還半天的,我要是不拼,書都念不下去了!」

陸灝這才知道丁柔還是實驗高中高三的學生,而且是尖子生,因為家裡供不起,才自己想辦法到酒吧賣酒掙錢,他對這個堅強的小女生有了憐愛之心。

感情剛開始是憐愛,後來就變成愛慕。陸灝此時剛從哈佛大學畢業,開始接管公司的管理事項。

有哪個男人會願意讓自己的女朋友在酒吧賣酒呢?陸灝也一樣。他直接給了丁柔一張卡,讓她不要再去打工。想不到丁柔卻拒絕了,說自己無功不受祿。

陸灝就找借口說自己要僱傭丁柔周末做自己的陪游,要逛遍樊城的大街小巷,要品味各種美食。

倆人的戀愛非常甜蜜,丁柔大一的時候,倆人就同居了。

丁柔讀大二時意外懷孕了,陸灝希望丁柔能休學和自己結婚,然後把孩子生下來,可是丁柔卻背着他偷偷做了流產手術。陸灝知道後非常傷心,因為孩子是他和丁柔的愛情結晶,可丁柔卻沒有一點留戀的就打掉了。儘管如此,但看着丁柔剛做完流產手術後虛弱的樣子,他還是忍住了心裏的不快,貼心的照顧她。

時間一晃丁柔馬上要大四畢業了,陸灝以為丁柔終於可以成為自己的新娘,結果丁柔說自己要去法國留學再讀三年。

陸灝想自己不能因為一己之私就阻止丁柔對學業的追求,選擇了繼續等待。

其實自從他和丁柔確定戀愛關係以來,丁柔的一應花銷都是他來買單,包括留學期間的全部費用。

丁柔在法國留學期間第一年,陸灝經常飛過去看她。

第二年陸灝因為工作原因,有大半年都沒能去看她。終於抽出一個七天的假期,陸灝思念成疾再也忍不住,決定偷偷飛法國看丁柔,給她個驚喜。

結果在法國笛卡爾大學的校園裡,他看到自己放在心尖上,心心念念想着的女人正在和一個金髮碧眼的中年人激情舌吻。他當時就瘋了,衝過去把那個中年男人按在地上好一頓痛打,結果丁柔拉住他,狠狠甩了他一巴掌後還說,「陸灝,你沒毛病吧?你憑什麼打人?我是自由的,還沒嫁給你呢!你有什麼權利管我?」

以陸灝的自尊,這種情況他怎麼可能會留下,直接選擇了分手。「丁柔,如你所願,我們從現在起分手了,以後我再也不會管你!你好自為之!」

回國後的陸灝開始瘋狂發展事業,可能是心理問題,他對刻意接近他的女人都十分反感,尤其討厭那種看上去聰明心眼多的女人。所以說鄺娜也挺倒霉的,剛好就是他討厭的這一型。

陸灝小時候就知道自己和鄺且被指腹為婚的事,壓根沒有放在心上。他有能力掌控自己的婚姻,無需聽從他人安排,只等丁柔留學歸來,他就娶她,至於鄺且,誰想娶誰娶。救命之恩完全可以換別的方法報答,沒必要把兩個完全沒感情的人綁在一起。

只是萬萬沒想到,他和丁柔的感情會出現變故。所以,他現在不再反對父母給他安排婚事,反正娶誰都只是個擺設,無所謂,何況鄺家和陸家在生意上的聯繫盤根錯節,商業聯姻也是有必要的。

陸母和陸父曾經詢問過兒子,要不要把新娘人選換成鄺二小姐?畢竟鄺二小姐看上去聰明漂亮,落落大方,對自家兒子也一往情深的樣子。結果陸灝直接拒絕,與其娶一個聰明的,他寧願娶一個笨的。

洛彬看着一言不發、陷入回憶的陸灝,沒有出聲打斷。他親眼見證過一年以前陸灝失戀的樣子,白天瘋狂工作,晚上要靠酒精麻痹自己才能入睡。這種狀態一直持續了兩個月才結束,後來丁柔成了他的禁忌,誰也不能當面提起。

可嘆,曾經滄海難為水,感情的事別人幫不了,只能靠自己走出去!

《蝴蝶蹁躚,清風徐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