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護國天龍
護國天龍 連載中

護國天龍

來源:google 作者:時間大師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紀秋水 陳天龍

妻子被逼改嫁,孩子被罵野種,一樁血案埋在心底二十年……一代天驕強勢歸來,勢要將天捅個窟窿!展開

《護國天龍》章節試讀:

當陳天龍和紀秋水邁入酒店大門的時候,酒店外的紀家眾人全都瞪大了眼睛!

「這……這是什麼情況?」

紀岩眼睛一瞪,衝著那持槍特警喝問道:「你們怎麼回事兒?他們連受邀徽章都沒有出示,這就讓他們進去了?」

「你嚷嚷什麼!」

持槍特警呵斥一聲,然後掏出一張照片,冷哼道:「上面已經吩咐過了,陳天龍先生及其夫人一家,可以隨意進出!」

陳天龍……先生?

隨意進出?

看着特警手中的陳天龍照片,紀岩一家徹底傻眼兒了!

「居然真的不要龍形徽章?」

紀峰和劉桂蘭對視了一眼,也滿臉震驚。

他們試探性地走上前來,然後小心翼翼地向酒店內部走去。

他們的動作很慢,唯恐激怒特警。

可直到他們來到陳天龍身邊,那特警也沒有任何動作!

「我們居然真的進來了!」

紀峰振奮萬分!

他看着台下面色難看的紀岩一家人,彷彿昨晚受的委屈,全都補了回來!

「居然真的沒事兒?」

見狀,紀岩皺了皺眉,然後上前一步道:「**同志,我們都是紀家人,都是陳天龍的家人,他們能進,我們是不是也能進?」

雖然宋勝的龍形徽章失效,讓他們一家丟了臉。

但跟會長大人的招標會相比,丟臉算得了什麼?

這可是紀家一飛衝天的好機會!

「上面吩咐,陳天龍先生的夫人一家可以隨意進出,不是整個紀氏一家,你們聽不懂人話嗎?」

紀岩正一臉期待,結果再次被怒斥,碰了一鼻子灰。

紀海柔和紀海洋的面色也陰沉至極。

望着紀岩一家人的模樣,劉桂蘭不禁一陣得意舒暢,掐着腰道:「嘖嘖嘖,同樣是女婿,某些人的女婿,只會用假貨來糊弄人,不像我女婿,連徽章都不用就能帶我們來參加會長大人的招標會!」

聽到這話,紀海柔等人面色頓時一變。

這不正是剛才他們用來羞辱紀峰一家的語調嗎?

「你們有什麼好得意的?!參加招標會又如何?你們那家小破廣告公司,能得到會長大人的青睞?」

紀岩冷喝道:「不過是進去多蹭幾杯酒水喝罷了!咱們走着瞧!」

說完,紀岩不願再留下來自取其辱,冷哼一聲,灰溜溜地甩袖而去。

紀海柔等人也只能狼狽跟上。

宋勝更是臉面滾燙,窘迫而又尷尬的臉色一直沒有緩解,始終想不明白為何會發生如此變故。

等到紀岩一家離開後,紀峰一家三口,這才將驚詫的目光投向陳天龍。

紀秋水滿面動容。

她甚至已經做出了決絕的決定,只要陳天龍再讓她失望一次,她就徹底放手。

可她萬萬沒想到,陳天龍竟然真的帶他們進了招標會!

紀峰的態度也不再像之前那麼生硬,清了清嗓子,道:「天龍啊,想不到,你不是江南人,但在江南還有這樣的人脈。」

陳天龍本想說「會長也要喊我一聲大哥」,但頓了頓,又將這句話咽了回去。

因為他知道,劉桂蘭他們根本不信,甚至還要說他吹噓說大話。

於是,陳天龍笑了笑,道:「我這幾年一直在西南邊境當兵,狼牙會長也是西南邊境退下來的,我找以前的戰友在中間運作一下,就有了參加招標會的名額。」

「原來如此。」

紀峰點了點頭。

紀秋水這也才算知道,陳天龍失蹤這幾年究竟去了哪兒。

原來他去當兵了。

當兵好,畢竟是保家衛國的男子漢,總好過他去其他城市混了五年,窮困潦倒,最後迫不得已回來吃軟飯。

「切……原來只是戰友關係啊……」

只是聽到陳天龍解釋後,劉桂蘭卻忍不住冷哼出聲。

原本劉桂蘭還以為陳天龍有多大的能耐,居然不用徽章也能來參加招標會。

沒想到,陳天龍並不是地位崇高人脈廣,而是利用了當兵時的一些戰友情。

如此一來,陳天龍依舊只是一個窮困潦倒的退伍大頭兵,依舊是一個沒什麼實力的軟飯女婿。

「媽……」

紀秋水無奈地喊了一聲。

紀秋水既然願意等陳天龍五年,那就從沒奢望過嫁給一個金龜婿。

只要陳天龍上進,努力,能給妞妞一個完整的家就夠了。

陳天龍既然是當兵五年,不是鬼混五年,那隻要他接下來能找一份工作,紀秋水就已經很滿足了。

「呦,老紀,你們居然也有資格參加招標會?」

這時,一道冷笑聲忽然從不遠處響起。

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捏着一隻高腳杯,冷笑着走了過來。

他身邊還跟着一個年輕漂亮的晚禮服女人,女人眼中也滿是寒意。

看到他們,紀峰頓時皺起眉頭。

因為這二人不是別人,正是李文浩的父親李建安,以及李文浩的姐姐李文雪。

他和李建安本該成為親家的,結果陳天龍出現,攪和了訂婚儀式。

李建安本就瞧不起他們一家,這下恐怕更不將他們一家放在眼裡了。

「李兄!」

紀峰硬着頭皮上前交涉。

「別,別喊我李兄,我可不配當你兄長!」

李建安冷笑道:「你女兒本就配不上我兒子,訂婚儀式當眾中止,讓我兒子丟盡臉面也就罷了,今天下午還害得我兒子進了局子!咱們之間,可沒有半點交情可言!」

「被抓了?」

紀峰微微一怔,然後看向紀秋水。

紀秋水當即將下午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聞言,紀峰立馬有些慍怒。

你兒子要挖紀家祖墳,這是人乾的事兒嗎?

抓你兒子都是輕的!

紀峰冷哼一聲,道:「沒有交情就沒有交情吧,李老闆請自便。」

說著,紀峰便要領着紀秋水等人向更深處走去。

「自便?紀峰,我兒子被你們害得進了派出所,你們以為這事兒就算完了?」

李建安直接攔住了紀峰的去路,冷聲道:「今天是狼牙會長的招標會,總共有九份合同,涉獵九個領域。其中剛好有廣告領域!你猜,李氏集團要是和會長大人合作廣告公司,能不能成為江南廣告業的魁首?」

李文雪更是冷笑一聲,看向紀秋水。

「紀秋水,你猜,屆時我家是廣告界魁首,在業內打壓你那家破公司,你們會不會破產?」

此言一出,紀秋水、紀峰和劉桂蘭,全都面色一變!

廣告領域在江南市本就屬於利益不高的行業,參與競標的公司實力應該都不怎麼樣。

一旦李氏集團插手,廣告領域的合作,必然非李家莫屬!

到時候,秋水廣告公司,就真得在夾縫中求生了,甚至……直接被業內封殺,全面破產!

那可是他們一家全部的經濟來源啊!

「你們一家是不是有遺傳病?怎麼都這麼自大?」

這時,一旁的陳天龍忽然冷笑出聲。

《護國天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