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護國獄神,通天龍婿
護國獄神,通天龍婿 連載中

護國獄神,通天龍婿

來源:google 作者:一糖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祖昊 鄭雪婷 都市小說

華夏國南部山脈,存在着全世界最神秘的監獄,通天獄!曾經是華夏戰神的秦祖昊,現在是這裡的獄神!三年來,他一直在尋找曾經救過他的女人此刻,他翻看着她自殺前發來的絕筆短訊,熱淚盈眶,心如雷擊!他像瘋了一樣,開着直升機衝下山去找她!但此時,女孩已服下毒藥,命在旦夕!卻仍被逼着與惡棍舉行婚禮!他發誓,今後絕不讓她再受半點侮辱!絕不!!!展開

《護國獄神,通天龍婿》章節試讀:

「謝謝你還記得我!在我人生的最後時刻,是你讓我感受到,世間還有溫暖。

我不敢給你打電話,害怕對這個世界再有留念。

我後悔了!後悔當年沒跟你一起走!

你現在還好嗎?傷口還會疼嗎?一定要照顧好自己!

祖昊,永別了!若有來世,我願意做你的新娘!」

華夏國南部,山巔之上。

存在着全世界最神秘的監獄,通天獄!

秦祖昊是這裡的監獄長,尊號:獄神!

他翻看着陌生號碼發來的短訊,渾身顫抖,心如雷擊!

時間似乎靜止了,這條短訊反覆看了十幾遍!

是她!

不會錯!一定是她!!

他的心,疼的厲害!眼淚洶湧而下!

苦尋三年!終於有了她的消息!!

他顫抖的雙手甚至不能很好的撥打那個號碼,好不容易撥通了,卻提示對方已關機!

她如此絕望,到底經歷了什麼!

你到底經歷了什麼!!

轟!!!

秦祖昊渾身霸氣瞬間爆發!

王霸之氣混合著殺氣,直衝雲霄!!

他不顧一切瘋狂的朝山頂上的直升機場跑去!就像瘋了一樣!

是的,他真的要瘋了!苦尋三年沒有她的任何消息,如今終於等來,卻只能是永別嗎?

「老大!去哪?」一男子從監獄出來,恰好遇到飛奔而去的秦祖昊。

「聶風!我走之後,你們好好在此鎮守!敢有越獄者!殺無赦!」

秦祖昊直接消失了,只有他的聲音在山林間回蕩。

他的心顫抖的厲害!

千萬不要有事!等我!求你了!一定要等我!!!

二十歲時,家逢變故,他棄筆從戎,到西境參軍。

五年下來,他從默默無聞的小兵,成長為令敵人聞風喪膽的戰神!

當年三國聯軍犯境,他單槍匹馬沖入敵營!殺得敵方主帥跪地求饒!

戰神之威,天下震驚!

他因此身負重傷。

奇怪的是,戰部不但沒有嘉獎,還對外宣傳他犧牲在前線,並秘密委任他到這處監獄做獄長。

就在上任的路上,他遇到了來歷不明的勢力追殺。

重傷未愈,戰鬥力銳減,幾個隨行下屬拼了命,才讓他得以逃脫。

當時,一個人出來旅遊散心的鄭雪婷,恰好在小溪邊遇到昏死的秦祖昊。

當年,他二十五歲,她二十二歲。

在半個月的相處中,在鄭雪婷無微不至的照顧下,秦祖昊終於保住了命。

那段時間,他們生活在一個破舊的草屋裡。

花香鳥語,相談甚歡。互生情愫,心照不宣。

秦祖昊知道她過的不開心,想帶她遠走高飛。

可鄭雪婷心裏,始終放不下家人。

一天早上,鄭雪婷不辭而別。

走的突然,彼此沒來得及留下電話。

甚至,他連鄭雪婷的名字都沒問出來。

之後,秦祖昊剛到無名山監獄,便吩咐手下打探女孩的消息。

一找就是三年。

直到剛才,收到了陌生電話的短訊……

來到山頂,秦祖昊不敢有絲毫停頓,迅速開啟直升機飛下山。

他急促的大口呼吸,仍然擋不住心口的疼痛!

他撥打了一個人的電話,豫州省戰部,部長釋德邦,曾是他在西境時的部下。

「是我,秦祖昊!」

轟!!!

電話那頭,釋德邦的腦子轟然炸開!

顫抖的嘴唇讓他說話都不利索了:「上……上峰?您是……上峰?!真的是您嗎!」

當年秦祖昊離開西境,上面發來消息說他犧牲了。時隔多年,他竟然打來了電話!

釋德邦不敢相信這是真的!興奮的渾身顫抖!

「五分鐘之內,我要這個號碼的精準定位!136……」秦祖昊說完便掛了電話。

「上峰!上峰……」

這聲音,不是秦祖昊又是何人!

聽語氣,心急如焚!十萬火急!

來不及震撼的釋德邦愣了三秒,便瘋狂的拍着桌子咆哮道:「來人!來人!快來人!!!」

「偵查科!所有人!所有人!!給我查這個號碼的精準定位!三分鐘!多一秒!全都給老子滾蛋!!快去!!」

片刻後,還不到三分鐘。

秦祖昊便收到了號碼的精準定位。

北陽市!竟然是北陽市!!

當年在茅草屋,每當問起鄭雪婷姓名、住址時,她都笑着敷衍。

沒想到,她竟然跟自己是同鄉,都是北陽市人!

家破人亡後,秦祖昊每天過着刀口舔血日子。

在戰場,不是殺人,就是看着別人殺人!

直到遇見她,他那麻木的心,才再次跳動。

她清純美麗,慧心博愛,一個那麼好的女孩,大好的年華,殷實的家境……

若沒人逼迫,她怎會如此絕望!

「要是你有任何不測……我必將大開殺戒!!」

發過定位後,釋德邦待在原地,足足半個小時沒回過神來!

到現在他都不敢相信,被戰部宣布犧牲的西境戰神秦祖昊,竟然還活着!

西境軍戰神「復活」意味着什麼,釋德邦想都不敢想!

可為什麼,上面要對外宣稱,他犧牲了呢?釋德邦不解。

……

北陽市。

一輛救護車停在花好月圓大酒店門口。

車上躺着的一個女子,渾身輸着藥液,情況十分不妙。

她就是鄭雪婷。

對生活絕望的她,終究還是走上了絕路。

給秦祖昊發完短訊,她便服用了大量毒藥。

在使用數倍激素藥物的情況下,她迴光返照般的暫時蘇醒。

剛有點好轉,家人便迫不及待的把她從醫院帶到這裡。

因為今天,是她與北陽市田家大少田繼的大婚之日。

「趙醫生,再給她加點葯!五倍!不!十倍劑量!

只要讓她能清醒一個小時,就一個小時!這二十萬就是你的了!」

說話的男人,是鄭雪婷的堂哥,鄭傑。

趙醫生知道鄭家人的意思:就算鄭雪婷死,也要死在婚禮之後!

為了錢,也迫於鄭家的威脅,他只能加倍再加倍的用藥。

片刻後,鄭雪婷被人帶到更衣室,換上嶄新的婚紗。

田繼名聲之臭,如茅坑中的大糞!

他家中女人無數,北陽市路人皆知!

鄭雪婷就是選擇死,也不願嫁給他!

無奈渾身無力,只能流着眼淚,任人擺弄。

「雪婷!你傻不傻?沒事喝什麼毒藥?」

進入更衣室的人是范琴,鄭雪婷的母親。

她臉上看不出半點對女兒的心疼,甚至不知道鄭雪婷喝了多少毒藥。

她稍帶得意的說:「過了今天,你就是田家的少奶奶了!這有什麼不好?幹嘛尋死膩活的!

而且,我們鄭家也會因為得到田家的庇護,從此成為北陽市真正的大家族!

這一切可都是好女兒你的功勞!走!田少爺來了,我帶你出去!」

對於今天的婚事,鄭雪婷反抗了無數次,甚至被迫服毒自殺,可她連死都做不到!

見母親如此,她更是心灰意冷,走如行屍,對世間再無半點留戀。

與此同時。

秦祖昊駕着直升機,已經進入北陽市地界。

快!再快!再快點!!

他從未感到直升機的速度這麼慢過!

他暗下誓言,從今日後,絕不讓她再受半點委屈!絕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