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護花狂醫
護花狂醫 連載中

護花狂醫

來源:google 作者:三水又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火火 都市小說 陸凜

他是一代醫仙,別人治不了的病,他隨手可醫陸凜,一個擁有蓋世醫術,卻一心要當園丁的男人當他登臨世界絕頂,回首一望身邊紅顏無數展開

《護花狂醫》章節試讀:

一列通往濱州城的火車上,喧囂聲縈繞的車廂中。

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平頭青年,此刻眯着雙眼,稜角分明的俊臉滿是愜意之情,身體時不時左右晃一下,用手臂去碰坐在他兩旁的女孩,心裏暗爽不已。

他叫陸凜,名字還算入耳,但這穿着打扮卻土到掉渣。

白背心,黑色麻布褲,外加一雙人字拖…全身裝扮加起來,連一百塊錢都不到。

可就是這樣一個土裡土氣的傢伙,這會正在享受着左擁右抱的待遇。

這是陸凜從來沒有過的待遇。

『老頭子果然沒騙我,城裡的姑娘不僅皮膚白,穿得也相當清涼。』

就在陸凜心中感慨不已的時候,坐在對面的那個長相陰柔青年開口。

「寶寶,好無聊呀。要不咱們去找點樂趣?」

短髮女孩瞥了他一眼:「你既然當不了消防員,就別拱火。」

卧槽!

這女孩好會啊。

陸凜驚了,雖然這是他第一次走出大山,但在這個大數據時代,平時除了完成老頭子的醫術和武學考驗後,其餘時間全被他用在上網衝浪方面。

因此該懂的,他都懂。

不該懂的,他一樣會。

現在聽到女孩這句話,他立馬秒懂。

要不是女孩顏值不及格,陸凜真想來一句,我有滅火之力。

「我這次一定可以。」陰柔青年一臉自信,然後從兜里掏出一顆蠟丸,炫耀似的在女孩眼前晃了晃。

「要不要試試?」

短髮女孩一臉意動,然後輕咳了一聲,裝模作樣地拿起她那個挎包站了起來。

「我上個洗手間。」

陰柔青年秒懂,嘿嘿笑着站起來。

「那個兄弟…」陸凜猶豫着開口喊住陰柔青年:「這葯最好別吃,否則就你這身體狀況,極大概率會引發馬上風的。」

通過望氣術,陸凜一眼看出,這個陰柔青年有先天性心臟病,並且還有腎虛的毛病。

嗑藥,相當於是在玩命。

「滾一邊去,再敢咒我一句,老子削死你。」陰柔青年罵了句,然後擁着短髮女孩離開座位。

陸凜見狀,搖搖頭:「醫不救尋死人吶!」

要不是這次出門,老頭子交給他一個弘揚中醫的重任,陸凜絕不會多管閑事。

老頭子狠啊。

交給他這麼一個艱巨的任務不說,還不給他半點盤纏。

更可氣的是,老頭子竟然還要陸凜替他報仇。

打敗當今醫學界,擁有西醫之神的那位泰山北斗。

一想到這人的信息,饒是陸凜對自己一身本事信心十足,也是倍感壓力!

這時,坐在他左手邊靠窗戶,那個膚白貌美馬尾辮女人突然開口。

「你會醫術?」

「略懂。」被打斷思緒的陸凜眯起眼睛,目光落在女孩那張俏臉上。

察覺到他目光所看之處,再想他剛才那些舉動,劉火火壓着心頭怒意,陰陽怪氣地說了句。

「你不像醫生,更像是個下流痞子。」

這小王八蛋,從坐下來到現在,佔了她和另一個女孩不知多少便宜。

換做是在其它地方,遇見陸凜這種小痞子,劉火火絕對會斷了他第五肢。

但現在她孤身一人,況且陸凜人高馬大,劉大小姐只能壓着這股怒氣。

陸凜不怒反喜,一把抓住她的小手,一臉激動:「知己啊,你是怎麼看出,我是個流氓的?」

啊?

不僅劉火火瞪圓雙目,就連右手邊的女孩同樣一臉錯愕。

他,竟然承認自己是流氓。

天底下,還有這種不恥為榮的人嗎?

「鬆手…」劉火火反應過來後,連忙拍開陸凜的手,怒目圓睜:「再敢動手動腳,立馬報警抓你。」

「那我動嘴可以嗎?」陸凜滿目期待地看着她。

「滾。」

「滾不了啊,被你倆夾着呢…」陸凜嘿嘿一笑,直勾勾盯着劉火火的俏臉。

這女人長得不賴。

五官精緻,身材豐腴。

最讓陸凜蠢動的是,她眉目間那股風情。

三十歲的女人,加上她這微胖身段,是最能觸動男人心的。

唯一不足之處就是,脾氣差了點。

不過也能理解,畢竟有病在身嘛。

想到這,陸凜看向她小腹:「美女姐姐,你病得不輕吶!」

「你他媽才有病呢…」劉火火惡狠狠地剜了他一眼:「不會說話就閉嘴,再敢亂講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

要不是看這傢伙人高馬大,白色背心下全是肌肉。

劉火火絕對會付出行動。

同時心裏有些後悔,剛才為什麼要跟這賴皮貨說話,不然何至於被他纏上!

「是用嘴撕嘴嗎?」

劉火火怒了:「我從沒見過像你這樣厚顏無恥的人,真當老娘是個軟柿子啊?」

她拿出手機打算找幾個人,等列車到站狠狠教訓一下陸凜。

可就在這時,陸凜指了指她腹部再次開口。

「寒氣入宮…」

「是不是每次來月事,都痛到死去活來?」

原本怒容滿面的劉火火停下動作,滿目不可思議地看着他。

「你,你真是醫生啊?」

她這毛病雖然不致命,然而每次痛起來卻跟想要了她命一樣撕心裂肺。

幾年來,她沒少往各大醫院跑。

西醫中醫試了個遍,可就是沒能根治。

起先藥物還可以起到壓製作用,後來是徹底免疫了。

這次前往東北黑城就是為了求醫,可誰知那位冠絕天下的老神醫,竟然在昨天搬家了。

心煩氣躁的劉火火甩開幾個助理,獨自一人乘坐火車,打算散散心。

結果讓她遇見陸凜這個奇葩。

更讓她驚訝的是,這個臭流氓竟然一眼看出她的病灶根源。

這…

陸凜呲牙一笑:「準確來說,我是一個中醫。當然,我更嚮往成為一個偉大的流氓。」

劉火火一臉黑線。

倒是右手邊的美女忍不住噗嗤笑出聲來,當看到兩人的視線,她連忙捂住嘴。

「不好意思,沒忍住。要不,你倆當我是個透明?」韓菱紗眨了眨大眼睛。

「這麼大一個靚女坐在我身旁,我咋能當作看不見呀…」看着這個娃娃臉,扎着兩條長馬尾,大眼睛璨若星辰的女孩,陸凜感受到戀愛的氣息。

娃娃臉,真萌吶。

她應該很好玩吧?

「美女,你也有病。」

在她愕然中,陸凜指了指她喉嚨:「哮喘還坐火車,你是覺得自己的命有很多條嗎?」

「啊?」韓菱紗呆若木雞地看着他。

看她這表情,劉火火知道這個臭流氓又說對了。

所謂久病成醫。

這些年經常跟醫生接觸,劉火火或多或少懂得一些醫學知識。

因此她比誰都要清楚,像陸凜這種不需要藉助任何儀器,連把脈都不用,一眼就能看出病因的醫生,醫術比醫院那些人絕對只強不弱。

劉火火心思開始活絡,伸手勾住陸凜的肩膀,俏臉滿是笑意:「小帥哥,高姓大名啊?」

陸凜順勢倒進她懷裡,嬌柔如燕,羞答答地看着她。

「我姓秦,名艾德。」

「姐姐以後喊我親愛的就行。」

軟。

她的身體好軟。

還有從她身上撲鼻而來的淡淡芳香,簡直就像一壇美酒,勾得陸凜心頭血氣翻湧,手也不受控制地落在她腿上。

這矯揉做作的姿態,惹得劉火火一陣惡寒,尤其感覺到這傢伙的手,已經搭在她大腿上,劉火火氣得急忙將他推開。

「爪子不想要了?」瞪了這傢伙一眼,劉火火皺眉。

「別跟我玩諧音梗,趕緊說出你名字。」

小心思被人識破,陸凜並無半點尷尬,反倒一臉回味地看了看她。

「美女,要不你再抱我一次,然後我把你那點小病小痛給根除掉,行不行?」

劉火火挑眉:「你要是真有這個能耐,別說是再抱你一次,姐姐家裡那張床給你留個位置又何妨。」

自從五年前的冬天掉進湖裡後,這病折磨了她五年。

每月姨媽來了都讓她痛不欲生。

只有親身經歷過,那種感覺有多痛苦。

他真要有能力根治,劉火火還真不介意跟他交朋友。

我擦…

報酬這麼豐厚的嗎?

陸凜狂喜,連忙抓起她右手。

又來?

劉火火目露慍怒,剛想掙開他,卻聽陸凜說:「我給你把一下脈。」

一聽這話,劉火火立馬放棄掙扎的念頭。

三指搭在她手腕處,感應指尖傳來的脈搏跳動聲,陸凜緩緩閉上雙眼,一幅又一幅圖像在他腦海中浮現。

這是他望氣術俢到第二層後,獲得的內視能力。

真正可以做到追根溯源。

突然,陸凜睜開雙眼,盯着劉火火:「你五年前是不是落水過?」

劉火火瞪圓雙目,一臉驚愕:「這也能看出來?」

這件事除了她家裡人之外,再無知情人。

可他通過號脈,竟然看出來了,中醫真的有這麼神嗎?

「當然可以…」陸凜握着她手腕,大拇指輕輕摩挲着,體會這種觸感的同時,他一臉高深莫測地說。

「人體脈象好比一台記錄儀,會把人一生所有病灶全記錄在內。」

「真正厲害的中醫,只需要號一下脈,就能追根溯源,找到真正的病因。」

「厲害!」劉火火這次是由心讚歎,這下她是徹底相信,他真的有能力為她根治這頑疾了。

「既然這樣,你趕緊幫我治療吧。」

在一旁關注的韓菱紗,這時也忍不住開口:「小哥哥,哮喘會治嗎?」

「必須會,不過你這情況比較複雜,要脫衣服…」

陸凜話還沒說完呢,不遠處突然傳來一道驚慌的哭泣聲。

《護花狂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