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回到1994當富豪
回到1994當富豪 連載中

回到1994當富豪

來源:google 作者:養老鼠的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峰 郭秀蘭 都市小說

林峰重生1994,弄潮兒向濤頭而立,手把紅旗旗不濕!展開

《回到1994當富豪》章節試讀:

第1章

1994年,夏天,京城。

「嘰嘰嘰……」

林峰耳邊是此起彼伏的知了聲,一聲一聲不絕於耳。

他坐在大院門口的門檻上,神情恍惚的打量着周圍的一切,高矮錯落的院牆緩緩的朝着遠處延伸,衚衕兩邊豎立着一棵棵槐樹和柳樹。

樹木之間拉着鐵絲,鐵絲上洗的發黃的襯衣正隨着一股股熱浪上下翻動。

一旁的槐樹下,幾個孩子正在唱着童謠跳皮筋,目光卻不時的看向衚衕口推着攤子,叫賣酸梅湯的大媽。

眼前種種都在向他陳述一個事實,自己重生了。

重生在1994年的7月,這個令他記憶深刻的時間,這個他前半生轉折點的時間。

林峰低頭打量着自己,上身是一件白色的半袖襯衣,胳膊上帶着一隻時下最流行的電子錶。黑色的運動褲捲起了褲腿,腳上穿着一雙紅星球鞋。

這身打扮在這個時候絕對夠時髦了。同時也能夠看得出來,這個時候家庭條件還是不錯的。

但是就在這個月,母親做生意失敗,債主上門逼債。最後母親走投無路走上了天台一躍而下,那天天氣很好,陽光有些刺眼,蔚藍的天空像是被清洗過一樣沒有一絲雲彩。

直到鮮血在面前盛開,那林峰一生中最黑暗的瞬間,也是最無法忘記的惡夢。

「小峰,在這幹嘛呢,大中午的不回家幫忙做飯,跑到這裡來曬太陽?」

「二大媽。」林峰抬頭,是院里的二大媽張英。

「小峰啊,別和你那群狐朋狗友混了,你媽店裡出事了,你就是幫不忙也不要再給她添亂了……」張英看着林峰習慣性的念叨兩句。

這林峰父親去世的早,郭秀蘭一個女人在外邊做生意,沒有什麼時間管他,後來就管不住了。

倒也不偷雞摸狗,就是整天遊手好閒,一副盲流子的樣子,總是在家裡拿錢出去吃喝玩樂。

也就是現在,要是放在十多年前,這種人是要被批鬥,關牛棚的。

「好嘞,我知道嘍二大媽,您吶是一點都沒變。」

林峰隨口應着,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就準備進門,不過一轉身就和一個人撞在了一起。

「哎呦,誰啊?不長眼睛啊?」林峰還沒有開口,對方就罵了起來。

王海一手夾着黑色的皮包,一手捂着額頭,等看清和自己撞在一起的是林峰以後,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譏諷的笑容。

「這不是我們大院里的二流子林峰嘛?聽說你們家服裝店貨物積壓嚴重。

你還不趕緊幫忙拿着衣服去沿街叫賣去,掙一點是一點錢啊,不然的話估計你們下個月就要從這個院子里滾蛋了……」

林峰看清了對方以後,臉色也冷了下來:「滾蛋?就你也配。王海,我給你個忠告,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母親的服裝店關門倒閉並不是毫無原因的,其中王海一家在其中起了重要的作用。

王海一家也是開服裝店的,算是競爭對手,看上了母親的服裝店,同時又想要消滅母親這個競爭對手。

就忽悠母親從南方進一大批所謂暢銷的西服,結果最後可想而知,西服又貴,在北方又沒有流行起來,導致了積壓。

母親之所以能夠相信他們,一個是因為大家都是一個大院住的,再加上王海拿出了一張假的進貨單,證明他們已經進貨了。

「做人留一線?對不起,我沒有聽說過,我只聽說過趕盡殺絕。」

「哈哈哈,好,說的好。」林峰失笑。母親雖然已經做生意多年了,但是一直沒有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商場如戰場啊。

「但願你以後還能夠笑的出來。」王海見沒有打擊到林峰,冷哼一聲邁步離開了。

一旁的張英看着王海走遠了才開口小聲叮囑:「小峰,你惹王海乾什麼啊?這小子可不是你那群狐朋狗友,做事陰狠着呢,你可離他遠點。」

「得,以後離得遠點。」林峰認同的點點頭,不過心裏卻加了一句,陰陽相隔就算離得遠了吧!

林峰迴了家,一進門就看到了正在做飯的母親,背影是那麼熟悉又那麼陌生。

「媽,我回來了。」林峰聲音哽咽的喊道。

「小峰迴來了。」郭秀蘭轉頭,看著兒子時髦的打扮,想到店裏面臨的難關,忍不住皺眉發愁:「最近就不要出去亂跑了。」

「嗯,不走了,以後都不走了,就陪着您。」

林峰看着母親布滿皺紋的臉和兩鬢有些斑白的頭髮,鼻子一瞬間酸澀難忍,眼淚奪眶而出,喉間的哽咽也發出嗚嗚聲。

他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夠重生回來,竟然還有機會能夠看見這個日思夜想的身影,看着母親骨瘦如柴的身材,千言萬語都不知道該從何說起,最後全都化成了淚水。

「這是怎麼了小峰,在外邊受委屈了?」郭秀蘭被嚇了一跳,忙放下了手裡的活過來關心兒子。

「沒事媽,就是……想你了。」

「哼!」一旁的妹妹林婉冷哼一聲,生氣的說道:「就會說好聽的哄媽,媽你還相信他的鬼話。」然後又看向林峰道:「我告訴你,家裡最近真的沒錢,你別想再從媽這裡騙錢。」

林峰有些無奈,因為自己遊手好閒,正事不幹,結交了一堆狐朋友狗,還時不時的拿家裡的錢出去做生意,結果每次都賠錢,讓妹妹林婉很是看不上自己這個大哥。

郭秀蘭無奈的說道:「好了,婉兒,這是你大哥……」

「我沒有這樣的大哥。」郭秀蘭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讓林婉打斷了。

郭秀蘭希望兄妹倆能夠好好相處,正想周旋幾句,就聽林峰問道:「媽,店裡是不是出事了?」

「沒事啊,沒什麼事。」郭秀蘭下意識的否認。

林峰也不逼問,說道:「媽,吃過飯以後我和你們到店裡幫幫忙吧。」

「啊?」郭秀蘭滿是詫異的看着林峰:「你要去店裡幫忙?」

平時自己這兒子可是對於店裡的事情漠不關心的,除了要錢的時候去一趟店裡,其他時候可不會想着去店裡啊。

「你不會想着去店裡要錢吧?」一旁的林婉警惕的道。

林峰苦笑着,看來妹妹對於自己的誤會頗深啊,不是一時半會能夠改變的。

聽着閨女的話,郭秀蘭臉上剛剛興起的笑容也沒有了。

吃過飯以後,林峰和母親妹妹來到了服裝店。

『秀蘭服裝。』這種又土又充滿了時代感的店名是這個年代的特色。

郭秀蘭開了門,林峰跟着走了進去。

鋪子不算小,上下兩層加起來有四百平米左右,而且店鋪的位置不錯。也不怪王海他們惦記自己家的鋪子,這種店鋪,是個生意人都惦記。

「郭秀蘭還錢!」

「郭秀蘭還錢!」

林峰正想着,店鋪外邊突然傳來了叫喊聲。他抬頭看去,見五六個人堵在店鋪門口。

郭秀蘭的臉色瞬間就變了,她趕緊跑出去,小心翼翼的喊道:「吳哥?」

「郭秀蘭,欠我們的錢,你還要拖到什麼時候?」吳忠寶一臉的凶神惡煞。

「對不起吳哥,您再容我一段時間,只要這批貨一出手,我馬上還錢。」郭秀蘭陪着笑。

之前進貨的時候錢不夠,她只能借錢,吳忠寶和他身後的人都是債主,她不知道這些人怎麼一塊上門了,但是卻知道今天不好過了。

吳忠寶冷哼:「郭秀蘭你別給臉不要臉,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今天你要是不還錢,我們就把你的店砸了。」

「對,砸了她的店。」

「砸店,不還錢就砸店。」

一聽他們要砸店,郭秀蘭都快哭了,哀求道:「求你們別砸我的店,我就靠這個店養活兒女,你們砸了它是要逼死我們啊。」

「你是死是活我們不管,今天不還錢我們就要砸店。」吳忠寶一揮手:「砸!」

「別砸,別砸,求求你們別砸,啊!」

郭秀蘭消瘦的身軀哪裡擋得住這些五大三粗的男人,眼看就要被推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