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回到古代當賢聖
回到古代當賢聖 連載中

回到古代當賢聖

來源:google 作者:回到古代當賢聖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劉暉 蕭文

一不小心穿越回古代,本只想安安心心做一個教書育人的小老師,沒想到最後卻成了一個受萬世景仰的大聖師上官婉兒:我是蕭文聖師的第一個學生諸葛亮:別叫我軍神,我的蕭文聖師才是真正的軍神武則天:我能當上千古女帝,全是因為蕭文聖師的悉心培養華佗:我的醫術都是我的蕭文聖師傳給我的秦始皇:蕭文聖師是一個神一般的人,總能創造各種不可能的奇蹟!劉邦:我很榮幸,蕭文聖師是我大漢國的國師李世民:蕭文聖師是我最崇敬的人,沒有之一展開

《回到古代當賢聖》章節試讀:

劉暉冷眼一凝,目光咄咄盯着他,皮笑肉不笑道:「喲,這不是上個月因為連教蒙童識字都不會,就被潁川書院給開除的那位蕭文蕭夫子么。聽說你最近天天都在小酒館裏喝的醉生夢死,不知晝夜,怎麼今天這麼早就喝完酒回來了?莫不是喝光了錢,被人給像狗一樣趕出來了吧?」

「哈哈!少爺說話真是有趣!」

「還別說,仔細一看,這傢伙還真挺像條狗的!而且還是一條哈巴狗!」

「哈哈哈哈……」

……

劉暉身後的一群僕役哄堂大笑,故意對着蕭文指指點點評頭論足,陰陽怪氣的對他極盡挖苦和嘲笑。

周嫻俏臉一沉,慍怒道:「劉公子,注意管好你那些不知尊卑口出無狀的下人,若再敢出言不遜,休怪小女子不客氣。」

劉暉立即玉扇一揮,喝止了幫他搖旗吶喊的一幫僕役,含笑道:「周姑娘別較真,我這些下人就只是徒逞一時口快而已,並不是有心要說蕭公子是狗的。」

這話里話外,分明還是在故意指罵蕭文,當即又惹來眾人一番肆無忌憚的大笑。

周嫻登時鳳眼圓睜,蛾眉倒蹙,曼妙嬌軀因極度氣憤而微微顫抖。

她面無表情的轉身進屋,從門邊抽出一根巴掌寬的長扁擔,緊緊握在手裡,然後轉身回來,眼眸凌厲的盯着劉暉等人,大有一言不合就要揮擔揍人的架勢。

蕭文汗了一把,沒想到這美麗嫂嫂看着溫婉端莊、氣質高雅,原來這麼兇猛。

不過他同時又有點感動,沒料到她一個弱女子竟會為了維護自己而挺身而出。

一剎那,他心裏就已經打定主意,這個嫂嫂他護定了,誰也休想褻瀆、傷害她分毫。

「這事就交給我來解決吧。」他抬手拉住周嫻的手腕,沉聲道。

「你……來解決?」周嫻聞言一愣,詫異的看着他,美眸里透出濃濃的驚訝和懷疑。

嫁入蕭家三年,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家小叔子是一個多麼膽小怯懦又怕事,且性格十分內向的讀書人,既不喜歡和別人交流,也害怕跟人發生任何衝突矛盾,哪怕經常被人欺負到頭上,他也是能忍就忍。

若非有她這個嫂嫂強勢的一次又一次為他出面,他早不知被人欺負成什麼樣了。

毫不客氣的說,他就是一個一無是處的懦夫!

奈何公公婆婆對她極好,臨終前又曾囑託她好好照顧小叔子,她考慮再三,最終選擇了留在蕭家,並死護着這個四肢不勤五穀不分的小叔子蕭文。

不過,看着眼前面容剛毅的蕭文,周嫻感覺他今天好像跟以前很不一樣,身上多了一股男子漢大丈夫該有的擔當和氣概。

「相信我。以前你護了我那麼久,以後就讓我來保護你吧。」蕭文目光無比堅定的望着她,沉聲說道。

聽到他這句堅定有力的話,周嫻忍不住抬頭看了他一眼,剛好與他堅毅的眼神對上。

她芳心忽然一跳,莫名感覺有些心慌,臉頰微微發燙,神使鬼差的輕輕頷首,退到了後面。

蕭文微微一笑,轉頭望向劉暉,然後拿着扁擔朝他走去。

劉暉指了指自己身後一群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的僕役,不屑冷笑:「就憑你一個也想跟我動手?」

「用扁擔貌似還真干不過你們這麼多人。那我換一樣。」蕭文把扁擔一丟,撿起院子角落裡的一把柴刀,約有一米長,刀口噌亮噌亮的,在陽光下反射着森冷的寒芒。

「咔嚓!」

他揮刀往一棵樹上劈了一刀,樹榦應聲而斷,乾脆利落。

「不錯,還挺鋒利的,用來砍人應該不錯。」他自言自語,再次轉身朝劉暉走去。

劉暉面色一緊,顧不得再繼續裝比得瑟了,連忙往後急退,嘴裏一邊大聲叫囂道:「姓蕭的,我警告你,殺人可是要償命的,你要是敢亂來,我饒不了你!」

他那些原本氣勢洶洶的僕役此刻也亂了陣腳,爭先恐後的拚命護着他往後躲。

開玩笑,那柴刀可是能一刀劈死人的殺人利器,萬一眼前這傢伙真發了瘋要跟他們拚命怎麼辦,他們可不想現在這麼年輕就早早英年早逝了。

「殺人償命而已,有什麼好怕的。反正我賤命一條,能換你這公子哥的一條命就算是大賺特賺了。」

頓了頓,蕭文目光從劉暉和他的一眾僕役身上一一掃過,咧着嘴,露出森森白牙,陰惻惻的怪笑道:「如果能再拉幾個人墊背就更好了,正好咱們黃泉路上也能多個伴,不會太寂寞……嘿嘿……」

在場眾人都感覺這小子簡直是瘋了,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要拿刀砍人。

劉暉更是氣的暴跳如雷。

媽蛋的,這小子平時不是挺軟蛋的么,怎麼今天卻變得這麼勇猛了?

還拿他的賤命跟自己的命比,他配嗎?

「這傢伙根本就是一個膽小鬼,就算給他吃十個熊心豹子膽,他也絕不敢真的殺人。想嚇唬我,他還差一百年。」劉暉心底暗暗冷笑。

「姓蕭的,我告訴你,不管你願不願意,你嫂嫂今天我都娶定了!你答應最好,若不答應,我就讓你在潁川城永無立足之地!」劉暉怒聲道,「來人,把這房子給我全拆了!」

話落,幾個膽子大的僕役立即行動,準備拿傢伙拆房子。

蕭文臉色一沉,眼神冷冽的盯着他,眸中殺機閃爍。

瑪德,真以為老虎不發威就把我當病貓了?

那老子今天就瘋狂一把給你看看!

「有膽的就儘管動手試試!」蕭文一聲暴喝,猶如天兵神將,揮舞着柴刀直接往人群里衝去。

頓時,驚叫聲四起,人群亂成一團,個個抱着腦袋四處亂竄。

「靠,這小子是真他麻瘋了!」劉暉又驚又怒,見蕭文拿着柴刀朝自己迎面撲過來,嚇得shi尿差點當場流出來,顧不得再裝大尾巴狼,扭頭沒命狂奔。

少爺一跑,那些僕役立刻如蒙大赦,呼啦一下也全跟了上去。

頃刻,原本人滿為患的院子就變得空空蕩蕩,只剩下凶神惡煞般的蕭文和目瞪口呆的周嫻和周薇姐妹倆,以及散落一地的彩禮。

「噝!這素來膽小怕事的蕭小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勇猛了?」

「不得了,不得了了,蕭家小子都敢拿刀砍人了,這是要逆天的節奏啊。難道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

在屋外圍觀的街坊鄰居們看着手握柴刀、大發神威的蕭文,一個個瞠目結舌,忍不住嘖嘖稱奇。

……

玩命般的跑了十幾米,見蕭文沒繼續追殺自己,狼狽逃竄的劉暉等人終於長鬆了口氣。

「這個該死的混蛋,本公子饒不了他!」一想到自己十幾個人卻被一個人拿刀追着跑,丟臉都丟到姥姥家去了,劉暉面色就黑如鍋底,氣急敗壞的恨聲怒罵道。

「少爺,咱們的彩禮還落在他們家裡呢……」一名僕役小心翼翼的提醒了一句。

「去大爺!」劉暉一腳將他踹翻,暴怒道,「全他麻一群廢物!這麼多人居然都搞不定那個小雜種,本公子要你們何用?」

「滾滾滾,立刻去把東西給我拿回來,少了一件,本公子就廢了你們一條腿!」

「啊?」

一眾僕役頓時感覺喉嚨一陣發苦,你瞧瞧我,我瞅瞅你,等了半天愣是沒人動。

正在氣頭上的劉暉一下就惱了,暴跳如雷道:「啊什麼啊!還不快去?誰敢慢一步,我立馬剁了他!」

於是一群人縮着脖子,慢吞吞的往蕭家房子返回去,看的劉暉心裏又是一陣冒火,對蕭文愈發恨之入骨。

「咚!咚!咚!」

突然,蕭家房門打開,一個個大小不一的箱子被人扔了出來。

那群奴僕不以為怒,反以為喜,忙不迭衝上前將箱子迅速抬走,臉上滿是喜色,似乎在為自己不用去面對那個瘋子的大柴刀感到慶幸。

劉暉差點沒被氣的當場吐血暈死過去,瑪德,難道本公子花錢養了這麼一大堆人全他麻是白痴廢物不成?

「蕭文,就你這個廢物也敢跟我斗!到時候我一定讓你親自跪着把你嫂嫂送到我床上去!哼!」扭頭看了眼蕭家破落的大門,劉暉眼裡閃過一抹陰狠怨毒之色。

荊州城刺史劉表可是他的遠房叔父,蕭文今天敢得罪他,他遲早讓那傢伙不得好死。

冷哼一聲,衣袖狠狠一甩,劉暉頭也不回的扭身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