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回到老婆死亡前一天,我翻盤了
回到老婆死亡前一天,我翻盤了 連載中

回到老婆死亡前一天,我翻盤了

來源:google 作者:錢富貴er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業 沈安茹 都市小說

都市重生+人渣悔過+奶爸+種田+神醫+寵妻身為醫療集團首領,亞洲首富的林業,居然選擇死在了破敗落後的農村他閉眼前回想一生,滿心悔恨煎熬致死不能解脫「大人小孩,都沒了,節哀吧」」你個畜生!「老爹林德被他活活氣死帶着無盡的悔意,林業閉上了雙眼下一秒,他睜開了雙眼,竟然重生回老婆生孩子的前一天林業緊緊的抱着妻子淚水流個不停這一世,他一定要靠着自己的醫術,保住妻女,做一個好兒子、好丈夫、好父親!展開

《回到老婆死亡前一天,我翻盤了》章節試讀:

辦公室里。

「你要陪產?小夥子,這可不是開玩笑的。」醫生看着林業:「孕婦生孩子的場面一般人可是接受不了的。」

「我也是學醫出身的。」林業說道。

「哦?稀奇了。」醫生笑着看着林業:「不像啊。」

「我能準確的知道我老婆現在宮頸已經開了兩指以上,因為她的疼痛頻率和強度明顯增加,往後會越來越密集,大概三到五分鐘的時間,子宮收縮一次,每次持續半分鐘左右,等到宮口全開的時候,子宮收縮會密集到一到兩分鐘,每次持續四十到六十秒,我這麼說,你相信了吧。」

林業說的,都是一些基本的婦產知識,但是即便是這樣,這個大多數人連字都不認識的年代,也很少有普通人會知道的這麼清楚。

「喲,小夥子,你真是學醫的啊,哪兒畢業的?」

「不用管我哪兒畢業的,我可以陪產了吧?」林業說道。

這個問題,不好回答,容易露餡。

總不能說他是協醫大的名譽教授吧?

「你有這方面的知識,有這個心理承受能力,沒問題。」醫生笑着說道。

凌晨兩點,沈安茹被送進了手術室,林業也換上了衣服,跟着進了手術室。

躺在床上的沈安茹,疼痛讓她的表情都扭曲的不成樣子了。

「安茹,不要緊張,深呼吸。」

「來,產婦聽我的指揮,開始用力。」

疼痛使得沈安茹慘叫連連。

知道產婦大叫或許能一定程度上減緩壓力,但是這樣的叫喊,無疑會加速她的體力消耗。

「安茹,咬緊牙關,把力氣用在下腹。」

沈安茹死死的抓住林業的手。

這一刻,她感覺林業是一個無比可靠的丈夫。

「看到胎頭了嗎?」林業問道。

醫生搖了搖頭。

要壞。

林業內心開始緊張,但是他不能表現出來。

幾分鐘過後,明顯感覺沈安茹已經快要沒有力氣了。

而這時候,嬰兒的頭還沒有在產道口。

果然,難產了!

醫生的面色也很嚴肅。

「醫生,準備剖腹產吧。」林業說道:「這樣下去,會死人的。」

「剖腹產?」醫生瞪大了眼睛。

林業一拍腦門!這年頭,生孩子就是真的在闖鬼門關,大多數都是靠着順產,難產的死亡率非常之高,就算是有剖腹產技術,也不會是在這個小縣城的衛生所里。

「小夥子,咱們醫院沒人能做這個手術。」醫生說道。

「所有東西準備好,我來做。」林業神色堅定 的看着醫生。

「小夥子,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我老婆躺在這裡,我孩子在我老婆肚子里,你看我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嗎?我話撂在這裡,手術我來做,他們娘倆的生死我一肩挑,不管成功失敗,跟你們所里沒有任何關係,可以立字據,我簽字畫押。」林業說道:「快幫我準備東西,拖不得了。」

縣裡衛生所,東西是有的,但是技術人才跟不上。

而林業,他自己就是技術人才。

護士和醫生面面相覷,最後,醫生點頭同意了。

「聯繫人,趕緊去準備東西。」醫生說道。

林業看向醫生:「過程中麻煩你幫忙跟蹤心跳數據。」

護士喊了值班的同事幫忙,將林業所需要的東西都準備齊全,送到了手術室。

林業重新做了一遍消毒,帶上了專用手套。

「安茹,你相信我,我一定會救你的!」林業堅定的看着躺在手術台上的沈安茹。

沈安茹現在已經叫不出聲音來,目光也沒有方才那樣明亮有神了。

但是,沈安茹還是微微點頭。

她和林業是一個學校的,知道林業是懂這些的,現在,只能賭一場了。

既然老天爺能讓林業浪子回頭,那麼,就不會在這個關頭,要了自己的命的。

無論如何,自己也要爭氣,堅持下去。

「接下來我會給你打麻醉,你的心跳會加速,但是不要緊張,這是正常,盡量放鬆自己,千萬不要睡着,一會兒醫生會跟你聊天的,知道了嗎?」

沈安茹輕輕點頭。

林業擎着自己的雙手,轉頭看向醫生。

「我們開始吧。」

熟練的將麻藥推進沈安茹的體內,打麻藥的疼相比於生孩子的疼,幾乎是微不足道了,沈安茹如今臉色慘白,疼的她已經不知道要怎麼形容了。

將手術布蓋在沈安茹的身上,掀開腹部的位置,林天拿起了手術刀。

「安茹,你還記得咱們倆第一次見面的情景嗎?」林業問道。

「記得…….」

因為打了麻藥,沈安茹的疼痛減緩了不少,加上手術布的阻隔,她的目光根本看不到自己的肚子,所以也不知道林業現在到底在進行着什麼動作。

「說說看。」林業語氣輕鬆的說道。

他越輕鬆,就越能緩解沈安茹的緊張。

沈安茹一邊回憶着,一邊低沉的說出口,她現在實在是沒力氣,但是她記得住,林天說要聊天,不能睡過去。

即便是她現在眼皮在打架,也不能睡過去。

仔細回想一下,他們兩人的相遇,從校園同學,成了夫妻。

再想起之前回到老家林業乾的那些混蛋事。

突然,沈安茹覺得好像自己有力氣了。

自己辛辛苦苦的懷着林業的孩子,林業還這麼不着調,真想邦邦給他兩拳。

力氣就是這麼來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沈安茹覺得自己一陣眩暈,眼眼前一片漆黑,連手術室里儀器的聲音都聽不見了。

林業將孩子拿了出來,遞給了旁邊滿臉震驚的護士。

「回神了。」林業提醒了一句。

護士這才回過神來,趕緊接過孩子,然後朝着孩子屁股上打了一巴掌。

「哇~!!!」

嘹亮的哭聲響徹了手術室。

這時候的林業依舊沒敢放鬆,開始迅速縫合傷口,一層又一層,總共七層,用的都是羊腸線。

這種線縫合傷口是可被人體吸收的。

一個小時後,縫合完畢。

原本林業是可以更快的,只不過,他已經很多年沒有做過這種手術了。

「簡直神了!」坐在儀器前的醫生也不由得感慨:「小夥子,來這裡上班吧!你的技術能造福更多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