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回魂夜
回魂夜 連載中

回魂夜

來源:google 作者:小萱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小萱 高巢

2016年春節,我回家過年,遭遇濃霧圍村,所有進入裏面的人,沒有人能夠再走出來......-------------------------《回魂夜》將帶您進入一個光怪陸離的詭異世界,靈異事件、秘境探險、神秘組織、終極真相……展開

《回魂夜》章節試讀:

  小萱死後,有好幾天的時間,我都心神不寧,腦海里總是她弔死的場景,內心無比愧疚。

  初二晚上,我做了一個非常可怕的夢。

  夢見我躺在床上,突然發現被子裏面鼓鼓的,好像除了我以外還有人在,把我嚇得都快呼吸不上來,頭皮一陣陣發麻,我都還沒敢上前去掀被子,被子里突然伸出來一隻女人的手,無比慘白,後面居然有一個女人的頭伸了出來。

  是小萱!
她在我的被窩裡!

  依然像個女神,輕聲細語對我說:快點到床上來啊,好冷啊。

  我嚇壞了,大叫着就驚醒了過來。

  醒來後發現房間裏面非常冷,在被窩裡就像是在冰箱里一樣,可是我卻滿頭虛汗。

  父親聽到了我的慘叫聲,在門外敲門。

  知道我做了和小萱有關的噩夢,心神不寧,父親隔天初三就去請了個道士回來,說做場法事撫慰一下小萱的亡靈。

  其實我知道,這一場法事完全是為了給我心理安慰,可惜弄巧成拙,後面引起了全村人的恐慌。

  來的是一個留八字鬍子的道士,父親叫他洪師傅,父親當然沒有告訴她小萱真正的死因,只是說小萱失戀就自殺了。

  到了暗夜村,洪師傅說先去小萱墓地看看,我們就帶他到了枯井旁邊小萱的墓地上,大半個村子的人都跟着過去,圍在旁邊,洪師傅看着墓地搖搖頭,幽幽說:這裏面根本就沒屍體!

  他這一說,大家都驚呆了,因為那天把小萱埋在這裡,村子裏很多人都看到了。

  現場的人覺得洪師傅根本就是騙吃騙喝的江湖騙子,看來沒什麼真本事。

  洪師傅面不改色,說不信把墳給挖了看下,結果幾個不務正業的年輕人為了讓他出糗,居然真的挖了,儘管村長在旁邊阻止,可是來不及了,墳已經被挖,棺材一打開,所有人都驚呆了,棺材裏真的是空的,小萱的屍體不翼而飛了。

  這下子現場的人都害怕了起來,開始相信洪師傅的話了。

  洪師傅看了看後山,又拿出羅盤,微閉着眼睛掐指算着,突然大叫着不好,他連忙收拾着東西,立刻就要走。

  父親連忙叫住他,說法事還沒做,洪師傅大聲說:你們村子要遭殃了,快點跑,這兩天逃到外面還來得及,要不然到時想逃也逃不出去了。

  洪師傅不管我們,直接就在前面逃,我們緊跟着他,經過我家的時候,洪師傅突然停了下來,朝我家裡望進去,大概停了三秒鐘,接着他居然跪在我家門口,朝着裏面說:路過路過,無心冒犯,不要計較。

  我看到他實實在在磕了三個響頭,這個詭異的舉動,引發了所有人的議論,說小萱冤魂估計纏上我家要報復了,我家要倒霉了。

  我一個人跟着洪師傅到村口,想要問明白,洪師傅再次對我說:沒救了,你們村子要完了,告訴所有人,兩天之內要逃到外面去,要不然就永遠逃不出去了。

  說完,他突然看着我旁邊,一臉驚恐不安,結結巴巴說了一句無比詭異的話:不要傷害他!

  這句話說的我發毛,我下意思看着我的前後左右,可是除了我,根本沒有誰了,難道洪師傅看到了小萱在我身邊?

  我折回家,村民們正圍着我家議論紛紛,說我家裏面一定有問題,肯定要倒大霉了之類,父親鐵着臉,把閑雜人等都轟走了。

  初三這個晚上,經過白天這麼一鬧,在心理作用下,我都不敢睡覺,勉強躺在床上,開着燈,被子緊裹在身上。

  不知道撐到幾點,我還是睡著了,迷迷糊糊之中,我又夢到了小萱。

  在夢裡,小萱就站在我房間門口,指着外面院子的方向,好像想對我說什麼,可是始終沒說。

  後面和前一天一樣,我再次被凍醒了,睜開眼睛,看到燈還亮着,稍微鬆一口氣,還好只是一場夢,當我側身起來觀察四處的時候,這才發現怎麼這麼冷呢,房間窗戶不知道什麼時候打開了,冷風正往裏面灌,我連忙起來關窗戶。

  一邊關我一邊往院子里看,這一看,讓我倒吸了一口涼氣。

  農村一般院子比房子大,在院子大門後面有幾束手電筒光在搖曳,村長、表哥還有山麻(村子裏的混子,出入看守所四五次)三個人正在那邊,拿着鏟子在地上挖。

  我一看手機,凌晨兩點了,隱約感覺事情有點不對勁,剛才夢裡小萱手指着院子的方向,這是給我託夢還是巧合?

  村長雙手叉腰在指揮,表哥和山麻兩個人負責挖地,挖了大概十來分鐘,他們從我家院子里挖出來一團東西,那一團東西很大,黑乎乎的。

  三個手電筒不斷往上面照,那一團東西,非常像是人的形狀,像是一具屍體!

  我家院子里居然埋着一具屍體,太可怕了,我腦袋瓜里突然閃過一道閃電,想到了一個可怕的事情,那具屍體不會是小萱的屍體吧?

  小萱的屍體在古井旁邊的墳里不翼而飛,白天洪師傅經過我家,又對着我家裡跪下磕頭,他明顯看到了院子里埋着屍體,這麼一推理,我都嚇壞了。

  村長、表哥和山麻他們把那具屍體從土裡挖出來,接着把那個坑給填平,村長示意表哥和山麻把屍體搬起來,三個人就離開了我家。

  我連忙出門,緊緊跟在他們後面,很快就驗證了我的猜想,因為他們三個人朝着小萱原來埋的方向去。

  黑暗中,他們三個人帶着小萱的屍體,就像三個幽靈一樣,我一直跟着他們到了古井邊,看到了表哥和山麻把小萱屍體放在了旁邊,開始挖原來那個墳。

  村長照樣在旁邊雙手叉腰,指揮着,讓表哥和山麻快點。

  十分鐘後,墳被挖開,他們打開了棺材,突然大叫了一聲,像見鬼了一般,鬼哭狼嚎,癱倒在地上。

  表哥嚇地最慘,不斷說著:怎麼……怎麼會這樣?

  三個人都嚇壞了,好像看到了棺材裏有可怕的東西一樣,我終於忍不住好奇沖了出去,再次把表哥他們三個人嚇到了,他們看到是我,更加害怕,結結巴巴問我怎麼會在這裡的。

  村長突然叫着:跑,快跑,離開這裡!

  可是他們三個人都腿軟了,不要說跑,連站起來都不行,都攤在地上。

  我強忍恐慌,往棺材裏一看,這一看,立刻就驚呆了,棺材裏面居然是……

  我看到小萱的屍體正直挺挺躺在裏面……

  這個墳白天才剛挖過,那時候裏面是空的,現在小萱的屍體居然又出現在裏面了,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在我們旁邊還有一具從我家院子挖出來的屍體。

  本來以為那是小萱的屍體,現在小萱的屍體已經在棺材裏了,那那一具屍體又是誰?

  我突然腳像灌了鉛一樣也邁不動了,對錶哥問:怎麼回事,這都是怎麼回事啊?

  他們拚命搖頭,我強忍害怕,靠近了那一具被黑色編織袋包裹的屍體,解開頭部的地方,看到了那張臉,居然是洪師傅!

  洪師傅死了!

  比我更驚訝的是村長他們三個人,村長說:明明是把那個女娃埋在院子里的,怎麼屍體會自己跑到了棺材裏了,院子里的屍體變成了洪師傅的屍體,這是鬧鬼了啊。

  表哥嚇壞了,在旁邊說:洪師傅都被害死了,太可怕了。

  我問村長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沉默了一下,後面還是開口說話了,他說的話讓我無比的憤慨,覺得他們簡直就不是人,我沒有想到,他們居然對小萱的屍體做那種事情。

  村長說小萱死了,但是屍體還有利用價值,把小萱的屍體拿去賣給別人配陰婚,還可以賺一筆錢,說都談好了,村長賺一點費用,負責整個事情,表哥和山麻負責搬運屍體,也賺一點辛苦費。

  我們這裡有配陰婚的風俗,人如果沒結婚就死了,家裡的長輩出於自我安慰,會為他找一個同樣死了的異性,結成陰婚,久而久之形成了一個恐怖的產業鏈:有人做鬼媒婆,專門促成各種陰婚;有人負責搬運屍體;有人去盜墓偷屍體;甚至還有人殺人賣屍體的。

  我們隔壁村就有人結過陰婚,聽說鎮上有一些人靠偷屍體謀殺,不過都是耳聞,今天聽村長這麼一說,這些事情都是真的。

  他們這樣對小萱真的是喪盡天良,小萱死後還要被賣給鬼做老婆,拐賣活人就算了,還要拐賣死人。

  這簡直是天理不容,我氣的跳起來,指責他們三個人。

  我第一次氣的說不出話來,最後問他們:小萱的屍體要賣給誰?
什麼時候偷偷埋到我家裡院子的?

  村長突然指着我說:所有一切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小萱的屍體是你爸買的,他要買給你配陰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