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回鄉種田:我有一個小木碗
回鄉種田:我有一個小木碗 連載中

回鄉種田:我有一個小木碗

來源:google 作者:一碗馬鈴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烈 趙芝芝

趙芝芝厭煩了城市裡陪着太陽上班,陪着月亮加班的生活一天,她無意間得到了一個金手指最終決定回到自己的家鄉展開

《回鄉種田:我有一個小木碗》章節試讀:

理由是感情破裂。

趙父看了她許久,同意了離婚。

其實他聽到了風聲。

妻子青梅竹馬的男朋友,在港城發了財,回來了。

離了婚,家裡還有女眷,李父一個大男人,再住在老屋就不合適。

李父索性在宅基地的旁邊搭了個帳篷,搬了出去。

房子也沒有心情再蓋。

只用了不到一半的宅基地,蓋了簡簡單單的三間房。

又過了兩年,李父二十五歲的時候。

曹桂英生了四個女兒,想要個兒子。

東躲西藏,結果生下來的還是個女兒。

她都快恨死了這個姑娘,生下來一口奶都沒給。

丈夫趁着晚上想把孩子偷偷的扔掉。

剛放下,便碰到了做工回來的趙父。

男人嚇了一跳。

這事沒人知道還好,要是被人撞見給告了。

是要坐牢的。

沒想到,趙父,沒有說話,沉默的走過來,抱起孩子便走了。

趙父給孩子取名趙芝芝。

孩子慢慢的長大。

上學以後,年年都是班級第一名。

十四歲的時候,趙父接了個鎮上的活。

出門的時候還跟小芝芝說:「回來給她帶最愛的石榴。」

結果連人帶車毫無徵兆的倒在了馬路上。

送到醫院後,一直昏睡,小芝芝花了趙父攢的大部分的錢。

還是沒有救過來。

醫生說是小時候心臟受損,就算腦袋的傷治好,也沒辦法救活。

辦完趙父的後事,錢剩的已經寥寥無幾。

那時候趙芝芝已經考上了縣一中。她想要上學,猶豫許久,去找了曹桂英。希望她能資助自己上學,就當自己借的,畢業以後,自己可以連本帶利的還給她。

沒想到曹桂英將她一頓羞辱,她都跪了下來,曹桂英都沒有理她,就讓她在大雨中跪了一夜。

後來為了早點養活自己,趙芝芝去了縣城的一家中專,學了機械維修。

趙芝芝站在地頭,看着深翻過的土地,一點點的被水淹沒。

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明天就可以開始播種了。

從地里回來,吃完飯以後。

趙芝芝打算去縣城買些種子,再買台旋耕機和播種機。

到村口的時候,趙芝芝去蘇母的小賣鋪買了瓶水,打算路上喝。

「芝芝,你是不是要去縣城?。」

蘇母轉過身,一邊給趙芝芝取東西,一邊問道。

「是的,嬸子。」

趙芝芝邊掃碼付款邊回道。

「那你幫我給你烈哥帶個東西,我讓他在車站等你。」

「好的,嬸子」

「再拿個吃的,路上餓了吃。」

蘇母又將一包麵包塞到袋子里。

「嬸子,不用,我出來吃過了。」

「拿着,拿着,餓了吃。」

趙芝芝把麵包拿出來,蘇母又塞了進去。

「你等一下,我進去取一下東西。」

不一會兒,蘇母就出來了。

「嬸子,我走了」

趙芝芝接過蘇母手裡的檔案袋說道。

「哎,路上小心。」

上了車,趙芝芝找了個後面靠窗的位置坐下。

在心裏默默的計劃回去以後乾的事。

房子肯定要趕快修。

地里也要儘快種好。

還得請三爺爺和三奶奶吃飯。

地也要租。

但是賣完農機以後錢肯定不多了。

陽城的房子不能賣,以後也是個落腳的地方。

看來蓋完房子以後要想辦法掙點錢了。

「芝芝。」

抬頭望去,蘇烈站在車前,陽光照在他的身上,英姿勃勃。

「烈哥。」

趙芝芝走過去,把東西遞給了他。

「你看一下,合適不。」

「不用。」

蘇烈一看檔案袋就知道,是自己上次回家,落在家裡的章子。

「吃了沒,我帶你去吃飯。」

他把東西接過,問道。

「吃過了。」

「烈哥,沒事的話我先走了,我還得去農機場呢。」

「你去那兒幹嘛?」

難道這姑娘真打算以後待在村裡種田!

「我想買個旋耕機和播種機。」

「那我陪你去吧。」

蘇烈想着這姑娘也沒買過這東西,別再給騙了,還是給看着買了。

啊……

啊什麼?

……沒什麼。

那就走吧。

兩人開車來到農機場。

在蘇烈的參謀下。

趙芝芝最終選擇了國產品牌的兩個機子。

性價比很高。

「烈哥,這東西還得麻煩你們公司幫我運回去。」

趙芝芝拍了拍兩個大傢伙,說道。

「行,我叫人過來。」

劉海濤和賀鵬過來的時候,便看到烈哥和他同村的那個姑娘站在一起聊天。

烈哥平時冷峻的眉眼都溫柔了許多。

「幹什麼呢,還不快過。」

兩人正在那兒擠眉弄眼,便聽到烈哥的喊聲。

「唉,來了。」

兩人一秒正經,跑了過去。

「車呢。」

「門口呢,我們把機器開到車上就好了。」

「你們會開不,要不找人來吧,太危險了。」

趙芝芝有些擔心。

「沒事,放心吧,車我倆最在行了。」

劉海濤和賀鵬坐上駕駛室。

笑嘻嘻的說道。

回去的路上,趙芝芝又買了好些菜和肉。

回到家。

劉海濤和賀鵬又給趙芝芝演示了兩個機器具體怎麼開。

結完了賬,隨便吃了個水果。

趙芝芝便去了深山。

她卡到生生不息的一層已經很久了。

回到村的這段時間,除了第一天睡了個懶覺,其他時間都在努力的修鍊。

最近她終於感覺到兩層之間的壁壘要被打破了。

坐在熟悉的地方。

趙芝芝運起功法。

平常人看不到的點點向她涌去。

終於,趙芝芝開心的睜開了眼睛。

她終於煉成了第二層。

「哈哈哈哈哈……」

趙芝芝起身,往更深的地方掠去。

《回鄉種田:我有一個小木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