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不由你:老婆,乖乖受寵
婚不由你:老婆,乖乖受寵 連載中

婚不由你:老婆,乖乖受寵

來源:google 作者:夢莉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徐秋水 現代言情 聶鴻

四年前,徐秋水在成人禮上被姐姐設計丟失了清白,生下了兒子徐小宏,為了徐家公司的金融危機,為了三百萬的救急資金,隱瞞了兒子徐小宏的存在和一個陌生男人簽訂了協議結了婚四年後,徐秋水帶兒子逛商場,被丈夫聶鴻撞見,兒子徐小宏擅自跑到她丈夫面前,一大一小倆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面對面大眼瞪小眼,然後丈夫帶着親子鑒定來纏她,把即將到期的結婚協議書撕掉!單方面宣布協議作廢!徐秋水從此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展開

《婚不由你:老婆,乖乖受寵》章節試讀:

  「秋水,你給媽說,他是不是經常欺負你?」王芷瞥了聶鴻一眼,眼裡警告意味十足。

「阿鴻對我很好。」徐秋水笑着解釋。

聶鴻除了守約每月打給她生活費,什麼都沒對她做過……

  王芷見她這麼維護,也沒再說什麼。

聶鴻在王芷離開之後把徐秋水鬆開,扯了扯領結,眼神帶着玩味盯着徐秋水,「謝謝老婆。」

「嗯……」徐秋水覺得今晚的聶鴻熱情反常,趕緊隨着婆婆下樓。

晚上在聶家吃過飯後,賓利車開出了聶家老宅。

車內很安靜,徐秋水坐在副駕駛座上,無聊的看着窗外,聶鴻神色平靜,一路無話。

到了特定路口,聶鴻把車子停穩,徐秋水解開安全帶拉開車門下車。

聶鴻點了下手機屏幕。

「聶總,人家都等你很久了,你什麼時候過來?」

女人的聲音從他的手機里傳出來,曖昧至極,聶鴻眉梢微挑,眸色冷淡地瞥向徐秋水。

砰——

徐秋水關上車門,回頭對着他淡淡一笑,「聶總路上小心。」

  「嗯。」聶鴻深深看了她一眼,把手機扔到副駕駛位的坐墊上,啟動車子揚長而去。

徐秋水習以為常,拿出手機約了一輛的士過來,就接到成茵茵打來的電話。

「水水,小宏說想你了,你啥時候回來啊?」

  聽到小宏,徐秋水臉上的神色瞬間柔和了下來。

「現在就回去。」

徐秋水閑聊了幾句問下寶貝兒子徐小宏最近的生活狀況,掛電話後上了的士,直奔都市花園。

車窗外凄凄瀝瀝的小雨把她的思緒拉回到四年前那場成人宴會上,就是那一夜,那一次意外,讓她擁有了小宏。

徐家覺得私生女本就下賤,還出了那種醜事,簡直丟人現眼,最後把她趕出了家門……

徐秋水掏出鑰匙打開家門,就看到一個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做算術題的小肉糰子。

「小宏,媽咪回來了哦!」

  徐秋水上前把他小小的身子抱起來舉高高,在他的臉上「吧唧」重重親了一口。

  徐小宏清澈的大眼睛猶如黑葡萄般直勾勾盯着老媽,抬起肥嫩嫩的小手捏了捏她臉頰上的肉肉,奶聲奶氣地開口:「媽咪,你好慢哦,從乾媽給你打電話,我已經做了二十道算術題了。」

「這麼厲害啊?能讓媽咪看看你算了什麼了嗎?」徐秋水溺愛地揉了揉他的頭髮。

「喏,給你。」

徐小宏把作業本給她,成茵茵從廚房裡探出個頭,看見徐秋水在翻徐小宏的作業輕嗔,「你看你這幾天忙的,連你兒子會做兩位數的加減法都不知道了…我差點還以為你不要兒子不要我了呢!」

  「乾媽,你不要這樣說我媽咪,她是在給我掙奶粉錢。」小宏不滿地嘟了嘟嘴。

「好好好,不說你媽咪啦,趕緊都過來吃飯!」

成茵茵無奈地笑着把飯菜端出來擺好,若有所思地看着徐秋水,「你是不是又要帶小宏回徐家了?」

  「嗯。」徐秋水淡淡應了一聲,帶着小宏三個月回一次徐家,已經是約定俗成的規矩了。

  「要我說,你實在不行就別帶小宏回去了…」徐家那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小宏太小,她真怕兩個人受不住。

「我爸很喜歡他。」徐秋水放下了碗筷,眸子里滿是無奈。

第二天,母子倆坐上了車。

徐秋水察覺到徐小宏的情緒不對,替他拉好西裝外套問:「小宏怎麼了?」

  「媽咪,我們可不可以不要回去?」徐小宏眨巴着大眼睛可憐兮兮的問道。

  他不喜歡徐家那個地方,每次媽咪帶他回去,就會有好多人對媽咪很兇,還喜歡罵他是個沒有人要的野孩子。

「不可以的哦。等會兒到了地方,你就乖乖的,什麼都不要說,其他的交給媽媽,好不好?」

徐秋水把小肉糰子抱到自己懷裡安慰。

徐家,她必須要回去,儘管那裡待見她的人只有一個,可怎麼說她也在那裡生活過一段日子,回去只是因為某個人,某些記憶,而不是那些對她冷眼和嘲笑的人。

徐家大門緩緩打開,徐秋水牽着徐小宏走進去,徐家的主母宋剪衣在門口探頭探腦。

宋剪衣看清楚徐秋水只有母子兩人回來,唇角勾起嫌棄的弧度,「你那個野男人沒跟你回家啊?」

徐秋水瞥了她一眼,連招呼都不打就直接越過人,抱着徐小宏走進去。

「徐秋水,你怎麼不敢把你丈夫帶回來讓我們看看?好歹也結婚三年,孩子這麼大,連妻子的娘家都不回,他可真是不把你放在心上。」

徐梓萱的話里滿是諷刺,徐秋水看向她的眼睛裏浮現冰冷和仇恨。

徐梓萱當年在成人禮送給她的禮物,她到現在依稀記得!

  「你瞪什麼瞪?難道被我說中了?還是說你的那個丈夫老的邁不開腿,只能在床上躺着過日子?」徐梓萱變本加厲地諷刺。

  徐秋水懶得和這兩人理論,聶鴻三年來從來沒有來過徐家,徐家人都知道她嫁人,可不知道她嫁的誰,理所當然的認為是個老男人。

「好了!秋水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你們就給我把嘴閉嚴實了!別忘了,當初是家裡公司有難,秋水犧牲婚姻換禮金才讓公司得以解脫。」

徐朴忠出面冷聲警告,再看向徐秋水時,滿臉溫柔的神色。

如果當初不是她用婚姻換來三百萬的救急資金,恐怕現在的徐家已經落魄的被擠出了A市。

宋剪衣冷笑着回嘴,「她一個上不了檯面的私生女,徐家把她和她那短命的母親白白養在外面那麼多年,她為徐家出一分力也是她應該做的!說起來,這換取來的利益還是你徐朴忠的功勞!」

「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徐朴忠臉色漲紅暴怒地瞪過去,大有要甩她巴掌的意思。

宋剪衣的臉色當即陰沉,胸脯起伏劇烈。

徐秋水不想一回家就面臨這種戰場,淡淡一笑轉移話題,「爸,小宏也來了。」

話落,徐小宏自己跑到徐朴忠身邊甜膩膩地喊了聲「外公」。

徐秋水隨意地坐下陪徐朴忠喝茶,料定宋剪衣和徐梓萱母女倆人只敢在徐家羞辱她,只要踏出徐家的門,她們就不敢怎樣。

畢竟,能隨意給出三百萬禮金的男人家世肯定要比徐家好,徐家不敢去得罪,所以徐家拿了三百萬的救濟資金,順便替徐秋水一起瞞着外人有徐小宏這個孩子的存在,宋剪衣母女就算再見不得徐秋水好,為了徐家也得替她保密。

午餐吃的分外沉默,吃完了飯,徐秋水帶着徐小宏離開,直接奔向商場和成茵茵碰面。

聶鴻眼角的餘光瞥見不遠處一大一小正在打鬧的兩道身影,腳步一頓。

「怎麼了?」

梁木順着他的視線看去,瞥見徐秋水熟悉的身影,眼神變得玩味,「那不是我的小嫂子嘛?你不過去打聲招呼?」

梁木說完目光才落在徐秋水旁邊的矮個子小男孩身上,皺眉開口:「她怎麼帶着個男娃?」

聶鴻抿唇無語,眸光落在小男孩身上,鳳眼思疑地眯起。

徐小宏坐在購物車裡,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媽咪,我要吃小熊餅乾。」

「好,都給你。」

  徐秋水把小熊餅乾遞給他,逛完了食品區,又和成茵茵帶着徐小宏直接去了生活區。

徐秋水耐心的給他挑了兒童用的牙膏和牙刷,還有一套熊大熊二的卡通睡衣,「小宏,喜不喜歡這一套?」

「……」

「小宏?」徐秋水叫不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