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魂穿異世,帶領群妖開荒種地
魂穿異世,帶領群妖開荒種地 連載中

魂穿異世,帶領群妖開荒種地

來源:google 作者:微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夜焱 念九幽

【魂穿異世+盛世甜寵!】嬌軟小女主慘遭同門陷害,掉進了吃人的妖魔堆里,幸好她廚藝了得,一串燒烤就把妖魔們饞哭了,輕鬆收穫一群小弟!極品大魔王也拜倒石榴裙下,成了寵妻狂魔!「夜王,王妃把您花園裡的花都拔了,全部種上了綠菜葉子」「夜王,王妃把東海的蝦兵蟹將都吃沒了,龍王跑去天上哭了三天三夜!」「夜王,王妃帶海藻泥給天后祝壽,天后險些毀容了」夜王:「本王的愛妃,想幹什麼就幹什麼,誰不服,不服來干!」王妃一聲號令,萬妖開荒種地,打造前所未有的盛世魔域!展開

《魂穿異世,帶領群妖開荒種地》章節試讀:

冰涼的刑具套上念九幽纖細的指骨上。

「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夜焱指腹輕輕摩挲着她的下巴,涼涼一笑。

「放心,廢掉兩隻手而已,不會很痛的。只要你乖乖回答我的問題,興許還能保住它們。」

「你憑什麼認為我一定會說?」念九幽別過他撫弄的長指,杏眼圓睜,狠狠瞪着他。

正邪不兩立。

「不說嗎?」

夜焱緩緩擰緊刑具,「正好本王很喜歡聽骨頭碎掉的聲音。」

好變態。

念九幽瞬間感覺到壓迫感從每一個關節傳來。

「元幻山那老不死的是怎麼說本王的?嗯?」夜焱抿了一口茶,側着耳朵等待回答。

「……」

刑具擰緊一分。似乎是扎進了肉里,鮮血直流,念九幽不由得深吸一口氣。

「不說呀,那本王換個話題。青山宗如今的宗主是誰?」

「……」

刑具擰緊三分。骨頭受到擠壓,發出微小斷裂的聲音。念九幽額頭沁出了汗珠,她咬牙忍着,愣是沒有吭一聲。

很好。

即使變成廢人,也是快硬骨頭的。

「本王最後再問你一個問題,你若是不答,你這雙手可就廢了哦。」夜焱狹長的眸子里殺意湧現。

「萬妖谷結界的秘密是什麼?」

「……」

刑具擰到五分。咔咔,十根手指指骨盡數斷裂。所謂十指連心,念九幽疼的暈了過去。

夜焱眼底陰沉,全無一點波瀾。

「潑醒她。」

一盆冷水兜頭潑下,喚醒了痛意,念九幽猛吸了幾口涼氣。

手指拿出來已經血肉模糊。

她睜開被水珠打濕的眼,看見夜焱往她湊近了些,那雙眸子冷冽如鬼魅。

「想不到凡人之軀還挺能忍。啊,本王又想到一個絕妙的點子,你要不要玩?」

妖魔果然是最殘忍的存在。

念九幽眼底深紅,「奉陪到底。」

左右不過一個死。

下一秒,她的嘴巴被人強行捏開。

夜焱拿着她那把匕首在她眼前晃了晃,然後輕輕割開了自己的手掌,鮮紅的血液滴進她的嘴裏。

他要做什麼?

念九幽驚恐異常。

「把你變成和我一樣的妖魔,好不好?這是不是一個絕妙的創意?」

瘋子。

簡直是瘋子。

念九幽劇烈掙紮起來,殺了她可以,把她變成半人半妖的東西她還不如死了。

夜焱似乎看出她心中所想,「看好她,千萬別讓她咬舌自盡了。」

被布條塞了滿嘴,這下連自盡都做不到了。

強大的妖魔之血飛快在身體里橫行游竄,念九幽疼地滾倒在地,宛若蝦子。

在她額頭靠近髮際線的位置竟然一左一右長出了兩隻乳粉色的犄角。

……

念九幽被丟進了黑暗冰冷的地牢,血液融合折磨地她生不如死。

她想起自己初來到這個陌生世界的時候,自己又驚又怕,被人追着喊着是妖怪。

四五歲的孩子躲在山洞裏靠吃蛇蟲鼠蟻度過了一年,後來去村子裏偷東西,被村民打得奄奄一息時,被遊歷四方的師祖元幻山撿到,後來被陸南尋收作第七代關門弟子。

無數師兄弟姐妹都不嫌棄她有一雙異瞳,她反而因為擁有異瞳被師祖師父格外厚愛,修鍊也比同進宗門的人進步的快,轉眼就超過第一批進來的人,也就是大師兄慕容塵之和大師姐白素素這一批。

她怎麼也沒想到,就在幾個時辰前,自己竟然被大師姐白素素出賣。

大師姐可是和自己走的最近的人啊,她帶着自己修鍊,不讓任何人欺負自己的啊。

怎麼能……

怎麼能突然就變了呢?

……

身體好痛,頭也好痛。

身體縮成小小的可憐的一團。

不知過了多久,全身的疼痛逐漸消散。地牢突然打開門,一絲光亮照進來。

夜焱神色冷峻地走進來。

「小寵物,本王來看看你死沒死。」

念九幽從散亂髮絲里露出一雙布滿血絲的眸子,冷笑,「我沒死,讓你失望了。」

「不失望。」黑暗裡,她看不到夜焱彎起的唇角。

「小寵物,過來。」

夜焱嗓音暗啞,極具蠱惑。

他朝她伸出手,念九幽真如中了蠱惑一般,緩緩從地上爬起來,遞上自己素白纖細的玉指。

「手可真小啊。」他沉聲低喃。

纖纖玉指骨頭已經接好,只是皮膚下隱隱透着一絲妖魔氣息。

……

夜焱衣袍一掀坐在軟榻上,只是朝她勾勾手指頭,女孩便鬼使神差挪動步子緩緩走上去跪坐在他身邊。

「叫什麼名字?」

「念、九、幽。」

「念九幽……說說吧,關於本王的事,元幻山都跟你說了什麼?我要你一字不漏的說給本王聽聽。」

念九幽看向他,眼睛沒有焦距,空洞無物,說話語調僵硬,「師祖說,赤血騰蛇原本是上古天神,後來觸犯了神律被打下神壇,轉世成為嗜血妖皇,統領魔域,為禍人間。五百年前,師祖得了天神滄旻指引,將赤血騰蛇引至萬妖谷,設下結界,從此天下太平。」

「天下太平?」

聽到這裡,夜焱舔了舔尖牙,嘴角輕挑。

「很快便不太平了。」

原來是借了滄旻的手,難怪一個人間老兒能設下這結界,困了本王五百年。

不過滄旻啊滄旻,你想不到的是,這結界出自人手,經過這五百年早已是風雨飄搖千瘡百孔,本王很快便能突破你的神印。

屆時,這人間,你怕是保不住了。

夜焱漆黑的眸子縮了一縮,露出一抹殘忍血腥的光。

長指輕輕一勾,便將女孩輕薄的身軀拉進懷裡,指腹輕輕摩挲女孩光潔額頭上的兩個**犄角。

在她耳邊輕聲低喃,「以後乖乖留在本王身邊知道嗎?本王要你親眼看着,本王如何血洗三界,如何把滄旻也拉下神壇。」

念九幽神情獃滯,點點頭。

夜焱突然狠狠扣住她的下巴,直直盯着她空洞的眼睛,眼中滿是厭惡。

「你現在就是個提線木偶,可是木偶有什麼意思呢?」

他打了個響指,只見念九幽突然渾身一個激靈,接着長睫眨了兩眨,恢復了靈動。

自己怎麼會在一個惡魔懷裡,還被他褻玩着下巴,念九幽頓時噁心地無以復加。急忙推開他,卻被緊緊鉗制住手腕。

「你究竟想怎麼樣?我現在就是一個廢人,於你應該沒有半點用處。」

「元幻山把本王害成這樣,如今讓本王捉到他的徒孫,你說本王會輕易放過嗎?」夜焱說著故意用指尖觸摸她白嫩的臉頰。

「還有很多好玩的等着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