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魂道神尊
魂道神尊 連載中

魂道神尊

來源:google 作者:路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洪雷 洪霸

輾轉流年,忘不盡的往事,斬不斷的思緒只等尊神的那一刻,用我所承擔的一切改變歷史的軌跡展開

《魂道神尊》章節試讀:

第二日清晨,火女早早的就到了擂台上等候。一副妖嬈的姿態迷倒萬千男性,更惹得台下一陣陣的歡呼雀躍。

「呵呵!看來拓荒國的人真是熱情!這下子,我就不缺少美味了!」火女暗地裡伸出袖長的舌頭舔了一下,不過這一情況並沒有被人發現,否則早就嚇跑了!

「殿下!萬事還是要小心!畢竟今天對戰的是阿羅!他的聖魂已經達到了明空後期!請陛下小心才是!」魔玉見火女有些驕傲,連忙上去勸說。

不過,這些火女跟本就沒放在眼裡。雖說同屬於明空後期的修魂高手,但是阿羅卻是凡人的身軀,聖魂的質地與儲存都比不上被最純凈聖魂石打造的魔族強悍。這也就是火女勝券在握的根本所在。

就在眾人不停的歡呼之時,遠處一輛馬車緩緩而來。放眼望去,火紅如雲,氣勢恢宏。並且四周整齊排列着伺候的下人。

「看吶看吶!阿羅女王來了!」擂台下的眾人無不駐目凝望,但是沒有歡呼之聲,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沉寂的肅靜。

「女王駕到!眾人行禮!」

女王身邊的奴僕高喊一聲,在場眾人齊刷刷的跪下敬禮。唯有洪羽一人矇著頭,傻傻的站在那裡。

「快!快跪下!」跪在地上的洪霸用力的扯着洪羽的衣角,輕聲說道。

洪羽一看四周,立刻明白了洪雷的意思,立即跪倒在地,連頭都不敢抬起來。

「呵呵!女王就是女王!沒想到臨死之前還擺出一副臭架子!有點意思!」

阿羅剛一下車,火女就是一頓冷嘲熱諷。不過,身為女王的阿羅礙於身份,只好心裏生氣,行動上仍是舉止文雅。

「真沒想到!今年會殺出一匹黑馬!而且是一位如此美麗的黑馬!讓我阿羅榮幸之至!」阿羅恭敬的微笑道。

阿羅身為女王,心胸相比常人要寬廣多。就在昨夜,阿羅思來想去仍想着通過感化得到火女,為拓荒國效力。不過,阿羅的想法就在下一秒鐘的時間證明是多麼的單純愚蠢。

「看招!火魔惡手!」

沒等阿羅做好迎戰的準備,火女的手掌塗染深黑色魔火。而且直衝而上,形成一道巨大的魔火烈焰。

「嗖!」瞬間如風的速度,超越了所有人的目光。但是,那一剎那轟隆聲卻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哼!阿修羅火盾!」火女的火魔惡手緊緊的打在阿羅身體外的火盾上,激起了層層的火焰氣浪。火女咧着嘴,輕蔑的說道:「沒想到你是阿修羅一族!看來真的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剛才的這一幕,讓台下的洪羽和洪霸看的是目瞪口呆。

「這就是明空後期的對決嗎!真的是不敢想像!」洪霸合不攏嘴,含糊的說道:「洪羽!這種層次的戰鬥可不是輕易的能夠看見的!」

洪羽傻傻的站在一旁,連忙點頭表示贊同。

這一擊下來,由於阿修羅火盾的保護,火女沒有佔到半點便宜。然而,也正是因為這一擊,火女深刻的認識到眼前的這位可不是速戰速決的對手。畢竟這阿修羅火盾可是感應式的保護,也就是說修魂者不需要凝聚任何魂力,只要身體受到威脅,那火盾能夠自行保護。這也就是阿修羅一族特有的血跡能力。

「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了!」阿羅一句話之後,立刻抓住火女的手臂。體內的聖魂源源不斷包裹着火女。

與此同時,火女清楚的知道這是什麼,只要被這聖魂全部包裹住,那就是聖魂利刺刺穿身體。因此,火女窮盡全身的聖魂,不斷的抵抗着阿修羅。

「哼!比聖魂!就憑你!呵呵!」儘管火女輕傲,但也是咧着嘴痛苦的說道。

不過,瞧這架勢,阿羅根本就沒了解火女的特殊能力。若是比拼聖魂,根本就不可能敵得過火女。畢竟火女這麼多年,與成千上萬的男子媾和,吸收的聖魂異常強大。若不是擔心神啟境破境失敗後的神魂破散,恐怕現在已經到了神啟中期。

雙方僵持着半個時辰,然而半個時辰過後。阿羅體內的聖魂已經消耗殆盡,火女則是還有剩餘。此刻,火女見身體周圍的聖魂逐漸退散,奮起一道聖魂之力衝進了阿羅體內。

「砰!」阿羅被強大的聖魂打退了幾十米,重重的摔在地上。

「勝負已分!阿羅女王,你還有什麼可說的!」火女收回聖魂,一副強者的姿態站在擂台上。

阿羅見敗局已定,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面對着火女閉上眼睛,靜靜的等待最後的仲裁。

「哼!算你識相!」火女冷冷的了笑,伸出手一道巨大的火焰漩渦如柱狀沖向了阿羅,瞬間將其碾成了粉碎。

這次比試,火女成了最終的勝利者,也是當之無愧的女王。擺在所有拓荒長老和各大家族長面前的只有一條路,那就是做好明日火女登基的準備工作。畢竟國不可一日無主。

決戰結束後,眾人紛紛離開了擂台。畢竟明日就是新王登基,所有人都不想與阿羅有任何的瓜葛,以免最終牽連自己。而此刻洪霸則是帶着洪羽走街串巷,也是在拓荒都城玩了一番,直到傍晚時分才灰溜溜的回到家裡。

「怎麼樣!好玩吧!聽我的沒錯吧!」洪霸一路上得意洋洋,對今天的決戰仍是意猶未盡:「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到明空後期,那該多好啊!」

「嗯!肯定會的!我相信堂弟有這種實力!」洪羽微笑的答覆洪霸。

沒過多久,眾人就回到了洪府後院。依次匍匐着向洞內爬了進去,直到兩人都爬了進去,眼前卻看到五個身材魁梧粗大的家僕守在洞口處!」

「霸少爺!羽少爺!對不起了!我們也是遵命行事!」帶頭的大漢剛一說完,上去就將二人五花大綁,一路上向著洪府正廳帶去。

大廳之內,洪雷與洪肖一臉氣氛的坐在正廳**,周圍的下人無不低着頭,滿臉憔悴的站在一旁。

「畜生!你還有臉回來!」

洪羽剛被綁了進門,洪雷就忍不住的拍着桌子,兩雙眼睛瞪得比珠子都大,恨不得立刻活剝了洪羽。

「說!你們今天去哪了!」洪雷繼續審問道。

「我-我們-我們今天!」洪羽從來沒見過父親如此發怒,心中難免有些膽怯,唯唯諾諾的不敢說一句話。

「稟伯父!羽哥聽說今日是拓荒王戰的決戰,非要拉着我,讓我帶他去看看!」洪霸抬起頭,說的是正氣凜然,但是仍能看得出其姦邪的氣質。

「不!不是的!」洪羽聽此言,若是被父親相信了,那還不打斷他的腿。此刻也顧不上恐懼,連忙解釋道:「事情不是這樣的!」

「哼!堂哥!做人做事要敢作敢當!」洪霸沒給洪羽一絲一毫的解釋時間,轉過頭質問道:「請問,昨日下午是不是你非要讓我帶去過去看決戰的!」

洪羽被這一問,像是問傻了似的,只好微微的點了點頭。洪雷見狀,頓時火冒三丈,連忙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畜生!你居然敢出去!若是讓人看見,豈不是敗壞我洪府名望!」洪雷已經完全壓抑不住自己的怒火,向著門外喊道:「來人啊!還不將這個畜生拖出去,把他的腿給我打斷了。」

洪雷一聲命下,門外的大漢紛紛進入大廳,架起洪羽就像外拖。

「慢!」洪肖連忙站起來勸解道:「大哥!念洪羽還是個孩子!這次你就饒了他吧!」

「父親!不可啊!伯父說的沒錯!若是敗壞名聲,那我洪家怎樣在拓荒國立足!」跪在地上的洪霸聽到父親說情,連忙站起來阻止。

「哼!孽子!你給我跪下!」洪肖怒視洪霸,一口憤恨的說道:「你的事情,待會會跟你算!」

「大哥!現在不是處罰羽兒的時候!現如今新王初立,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洪肖見洪雷仍在氣頭上,立刻轉移話題道:「雖然您貴為大丞。但是阿羅王為了平息各望族的實力,將我們洪家打壓在各族之後。如今,火女王繼位,這是我們洪家振興的大好時機啊!」

聽洪肖的一番話,洪雷也打消了懲處洪羽的念頭。畢竟此刻還是洪家的興旺最為重要。

「哼!畜生!今日若不是你肖叔求情!我定打斷你的腿!」洪雷一聲怒斥道:「如果再有下次,定不饒恕!」

洪雷話音剛落,幾個大漢紛紛撤手。洪羽已經是嚇的一身冷汗,晃過神知道父親饒了他。二話沒說,向著房間就跑了過去。

「你也退下吧!少在這給我丟人現眼!」洪肖面對着洪霸,也是呲之以鼻。

待洪霸一臉不滿的離開之後,洪雷支開了所有的下人,並且把門關的嚴嚴實實。與洪肖在正廳內商議着下一步如何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