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婚欲醉
婚婚欲醉 連載中

婚婚欲醉

來源:google 作者:貓眼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清嬋 現代言情 顧顏辰

一次李代桃僵,她成了他的新娘卻遭人嘲諷,他不能人道,無法令她過「幸福」生活但事實究竟如何,只有她深有體會「老公,咱們今晚能安安穩穩的睡個覺么?」她看着身旁的男人,弱弱的問「老婆,你說呢?」……展開

《婚婚欲醉》章節試讀:

葉清嬋用吃大蔥大蒜讓顧顏辰遠離自己,但是這不是長久之計。
後來想想顧顏辰可以不吻她,直入主題呀!
翻來覆去,葉清嬋覺得有必要還是得給顧顏辰戴一頂綠帽子。
葉清嬋自然不會愚蠢到把自己的第一次賠進去。
她故意去夜總會點了一個姿色不錯的鴨子,堂而皇之地帶到家裡來。
家裡的眼線這麼多,葉清嬋不相信沒有人會通風報信的。
葉清嬋和鴨子剛進房間,鴨子就開始脫衣服了。
看着鴨子**的上身,葉清嬋尖叫:「你做什麼呢。」
鴨子很無辜地說:「我收了你的錢,自然要為你服務!」
「快穿上,我不用你的服務!」
本就是帶着鴨子在顧顏辰面前演戲,氣顧顏辰的。
鴨子無辜地說道:「你都收了你的錢,不做點什麼,我良心不安。」
看着對方貪婪地掃過她的身軀,葉清嬋手心出汗。
天啊,出來賣看着她姿色不錯有了色心,真是臭流氓!
「不要你了,你快滾!」
葉清嬋要攆走對方,誰知道鴨子一把就撲了上來,嚇得葉清嬋臉色蒼白。
就在鴨子要扯開葉清嬋衣服的時候,鴨子突然被人給拎到一邊。
一陣玻璃摔碎的聲音炸開——
葉清嬋錯愕地看着鴨子抱着頭痛苦地倒在血泊和玻璃碎片中。
顧顏辰暗沉的目光愈漸凌厲,引得葉清嬋後背一陣冷意。
「你就這麼**?」
「對,我就是這麼**,你滿足不了我,自然得叫別人滿足我!」
葉清嬋強裝鎮定和顧顏辰叫板。
猛地見着顧顏辰的目光變得幽寒起來。
他不會要打女人吧?
「管家,這個人你收拾掉。」
她發現顧顏辰的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管家。
管家畢恭畢敬地說:「保證沒有一絲麻煩。」
這對話讓葉清嬋毛骨悚然,還沒有反應過來,葉清嬋就被顧顏辰拉到了他的大腿上。
「你放開我!」
葉清嬋驚恐地捶打着顧顏辰的胸口。
顧顏辰惡劣地抓着葉清嬋的手腕:「安靜!」
那冰冷的眼神讓葉清嬋一震,完全就動彈不了。
顧顏辰就推着輪椅帶着葉清嬋去了客房,一把就把葉清嬋扔在了席夢思的大床上。
在見着顧顏辰脫下衣服,露出蜜色的胸膛後,葉清嬋怕了:「你要做什麼。」
「滿足你。」
顧顏辰嘴角浮起一絲冷笑。
「不……不能!」
她的第一反應就是要跑!
葉清嬋立刻就從大床的另外一邊要跑門外跑。
可是在打開門的那一瞬間就見到管家面無表情地站在外面:「少奶奶,請你回去服侍少爺。」
「偏不!」
葉清嬋要硬闖出去,可是被一股強大的力氣推了進去。
剎那間,門就被重重地關上。
不行,她一想到一會要發生的,就特別害怕。
必須快點出去!
天,門都打不開。
「過來。」
身後已經是陰森的聲音。
她腦子裡轟然一響,感受到那股凌厲的殺意,打了一個冷戰。
現在硬來肯定對自己沒有好處。
那隻能智對了!
「你雙腿殘廢,你怎麼滿足我!」
只有讓顧顏辰自卑了,才能讓她全身而退。
只是事情好像脫出了她的意料範圍。
顧顏辰把她攔腰一抱放在大腿上:「你可以坐上來自己動!」
出於本能,葉清嬋反抗。
但是在力氣大她一倍的男人面前,這點力氣就是跟抓癢一樣。
顧顏辰逼迫着葉清嬋親吻他,狠狠的吮吸讓葉清嬋幾乎透不過氣來。
濃烈的男人氣息完全覆蓋了她嬌嫩柔軟身軀,腦子裡一陣發懵,等反應過來已經發現自己衣衫半解以非常曖昧的姿勢在他的懷裡。
再次的吻裹着風暴襲來,已經讓葉清嬋無法逃避。
溫暖,略帶濕意,甚至粗暴。
快要掐斷葉清嬋所有的呼吸,但是他的惡劣行徑還在加劇。
一番折騰後,葉清嬋已經精疲力盡,而顧顏辰的精力滿滿。
而且有持續往下的意思!
葉清嬋卻只能羞辱地任由他胡作非為。
而罪魁禍首則是一眼淡然地望着她。
慘了,真的被顧顏辰給吃了。
不是雙腿殘疾嗎,怎麼還有那麼強大的功能,還是說他忍耐的太久?
所以爆發力這麼驚人嗎!
葉清嬋羞憤地要抬起手要打顧顏辰,立刻就被顧顏辰給抓住了。
「我體諒你是第一次,要的不多,難不成你暗示我要得再多點?」
那都不算多,那她是不是也要一輩子躺在床上起不來了!
葉清嬋甩開了手,瞪着男人。
男人饜足地摸挲了一下她的頭髮:「現在你是我的人,不準和其他的男人來往。」
「休想。」
「莫非你想要和我一樣出不了門?」
葉清嬋倒抽了一口氣。
看着顧顏辰那危險的眸色,難不成她給他戴綠帽子,他就要把她打殘廢嗎!
想到這,葉清嬋就害怕起來。
她這人還是非常惜命的。
看着葉清嬋從剛剛囂張跋扈的模樣變得乖巧,顧顏辰的目光溫柔些。
雙腿火辣辣的,葉清嬋足足睡了一個上午才緩衝過來。
顧顏辰在她的脖頸上種了不少的草莓,葉清嬋怕外人看出來,大熱天還帶了一條絲巾去遮掩。
顧顏辰看見後不滿地扯開了絲巾:「難不成你想要我把草莓種到你臉上?」
葉清嬋立刻搖頭,那還怎麼見人啊。
顧顏辰就是樂意見着葉清嬋頂着他種的草莓出去,這讓他心裏有一股征服欲。
楚雨菡不知從哪聽來的風聲,竟然登門拜訪。
「你和顧二少發生關係了?」
「你怎麼知道?」
葉清嬋錯愕,逼問楚雨菡就支支吾吾地不肯說。
倒是甩出一盒藥片放在了桌子上。
葉清嬋一看竟然是事後二十四小時避孕藥。
她目瞪口呆,楚雨菡要她吃避孕藥做什麼!
「亡羊補牢,為時不晚。」
楚雨菡語重心長地勸着:「顧二少有殘疾,他很難肩負起做父親的責任,況且我看的出來你也是被逼嫁給顧二少的,我同是女人懂得你的苦衷,趁着還沒有孩子趕緊避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