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婚婚欲罪:冷少心尖寵
婚婚欲罪:冷少心尖寵 連載中

婚婚欲罪:冷少心尖寵

來源:google 作者:冷雲霆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冷雲霆 武俠修真 秦慕雨

一場錯愛,幾度糾纏果斷轉身,追求真我本想上演帶球跑,誰想男人實在狗「媳婦兒,你信不信我封殺你兒子」「媳婦兒,我錯了」「媳婦兒,這孩子長的隨我也隨你」「媳婦兒,大不了我把我虐你的那些年,讓你都虐回來...」...展開

《婚婚欲罪:冷少心尖寵》章節試讀:

  冷家醫生收起設備時,眼裡的鄙夷顯而易見,「少夫人,您的確懷孕三個月了。」晴天霹靂般的消息,震的秦慕雨指尖微微顫抖。

  嫁入冷家已經一年了,她至今記得嫁給冷雲霆那天,自己的欣喜。

  縱然那是場不被所有人看好的婚禮。她甘之如飴。

  在無人知道的過去十年中,她默默暗戀着冷雲霆。

  她看着冷雲霆從青蔥少年,變成商界黑馬。

  她就努力充實自己,想要跟上他的腳步。

  知道他有喜歡的人後,她也不逼他。

  她等了他十一年。

  她甚至想好了,她不願意用兩家長輩的指腹為婚逼他和自己在一起。

  默默地等他,或許有一天,他就會回頭看看她。

  十一年的平靜被那天早上的一聲尖叫打破。

  她明明記得昨夜是來冷家參加冷母的生日宴,推杯換盞,醒來時,就看見房間門口的時溪,淚流滿面。

  還有她床邊也剛醒來,滿臉怒容的冷雲霆。

  他裹了浴巾,急匆匆的下床解釋,「時溪……」

  冷母卻很滿意,順水推舟定下了這門親事。

  冷母和她媽媽當年是最好的閨蜜,冷爺爺也和她爺爺是過命的戰友。

  這門親事直到現在才被拍板,那一夜就是導火索。

  秦慕雨說不出來自己當時的心情。

  是慶幸更多,還是難過更多。

  自己十一年的等待,就是為了不逼冷雲霆。

  就算做不成戀人,至少不要讓他恨自己。

  可木已成舟,她至少還成功嫁給了他。

  儘管他眼裡還是只有自己的表妹,時溪。

  時溪也是她讓自己十一年等待的原因之一。

  父母早亡,她被送到舅舅家寄養。

  舅舅對她很好,雖然舅媽不喜歡她,時溪也是。

  但她知道冷雲霆喜歡時溪後,就把自己的心思止於唇齒。

  如果不是那時的意外,或許她會就這樣看著錶妹和心上人白頭偕老。

  嫁進冷家後,她的處境也沒好多少。

  冷家除了冷母,連傭人都被時溪的好折服,包括這位醫生。

  確診了她的妊娠情況,也只是翻個白眼。

  「能幫我問一下雲霆什麼時候回來嗎?」冷雲霆已經拉黑她的電話很久了,她只能寄希望於,這位醫生或許能聯繫得到他。

  冷家醫生不想理這個狐狸精,收拾好東西走了。

  等到天黑,房門卻被從外踹開。

  男人身上熟悉的香水味猛然逼近,她剛想開口,卻被他猛然攥住下巴。

  他此刻站在床邊,居高臨下的俯視着她,一雙墨眸中怒意明顯,「用算計的手段成為我的冷太太,你高興嗎?」

  冷雲霆一直以為那一夜是她下的葯,時溪和冷母才會知道的那麼及時。

  他從來不知道她十一年的等待,她不屑於那樣的手段。

  可是他從來不聽她的辯解。

  冷雲霆看着她眸中慢慢蓄滿淚水,喉結滾動間愈發煩躁,「你裝無辜的樣子,我只覺得噁心。」

  話音落下,是暴力的撕咬……纏繞……

  陽光再次灑滿室內時,秦慕雨聽見門外急促的敲門聲。

  「少爺,時小姐來了。」

  「咚咚咚!」

  「時小姐就在餐廳等您!」

  「咚咚咚!」

  ……

  秦慕雨看着身側也剛被吵醒的男人,他陰沉的起床氣,在聽見時溪的瞬間,散去變成溫柔。

  「讓她在大廳等等,我穿戴好就來。」連他的聲音,都與昨夜不同。

  此刻的他,連話音都是溫柔的。

  傭人聽見滿意的答覆,這才退下。

  似乎沒有人在意她這個名義上的冷家少奶奶。

  冷雲霆起身,洗漱穿戴,不忘撂下一個白眼,「穿好衣服下去吃早餐,不要讓時溪誤會我們的關係。」

  誤會他們什麼?誤會他們昨晚一夜**了嗎?

  秦慕雨垂眸,只是輕「嗯」一聲,到底沒有反抗他說的話。

  跟着他的節奏,起床洗漱。

  還特地挑了件高領毛衣,在他下去十分鐘後,才整理好情緒,假裝平靜的下去吃早餐。

  他們倆早已在餐廳主位和副主位坐好。

  時溪巧笑倩兮,嬌嬌的靠在他肩上,撒着嬌要他喂自己。

  冷雲霆的冰山臉上也有一絲笑意,叉着切好的培根送進她嘴裏。

  秦慕雨坐的遠遠地,感覺自己才是外人。

  而坐在她對面的,正是時溪的母親,也是她的舅媽。

  看見她來了,舅媽不屑的從鼻孔里哼出一聲。

  「有些人就是沒有自知之明。嫁給冷少爺這麼久了,還沒看出來,冷少爺真正喜歡的只有我們家時溪嗎?」

  「父母雙亡的孤兒而已,哪也比不上我們時溪,不過是會點下作手段,靠着這個嫁入了冷家,還真把自己當東西了,還敢坐在我們時溪同一張桌子上吃飯。」

  舅媽的話,字字誅心。

  卻都是大實話。

  機械地給自己叉了塊培根,送到嘴裏咀嚼着。

  秦慕雨想起自己剛嫁入冷家的那個早上,也和今早一樣。

  她被舅媽追上門來臭罵一頓,甚至還動了手。

  冷母不在,冷家傭人都冷眼旁觀着。

  而時溪在她被舅媽撓的一臉血痕,反手想推開她時及時出現,哭着對冷雲霆說,她媽媽只是太氣她們倆不能有情人終成眷屬。

  冷雲霆只看到她推了舅媽,他說,沒關係,只要時溪開心就好。

  記憶中的痛還歷歷在目,秦慕雨低下頭,竭力掩飾着自己的情緒。

  舅媽卻不肯放過她,在桌子底下悄悄一腳踹上她的小腿,疼的她輕「嘶」一聲。

  不和諧的聲音成功引起那一對的注意,時溪和冷雲霆齊齊看過來,冷雲霆眼裡冷意更濃,「不喜歡可以不要看,不想吃就不要吃。」

  「下次我和時溪在一起,你再來掃興,就可以搬去別院住了。」

  言外之意很明顯,她這個正宮妻子礙着他和自己的情人親密了。

  時溪只是把肩膀靠在他肩上,柔柔地說,「雲霆哥哥不生氣,我們吃完早餐一起去集團。今天時溪有空,陪雲霆哥哥一整天,好不好?」

  兩人旁若無人的親密,刺的秦慕雨眼睛酸楚。

  而舅媽見自己的動作沒被發現,愈發得意,在桌下又補了一腳。

  秦慕雨疼的皺眉,卻懶得說,反正這個男人是不會信的。

  舅媽有了剛才的經驗,也壓低了聲音不想引起冷雲霆的注意,「聽到了嗎?就算嫁給冷少爺也沒用的。冷少爺心裏,只有我們家時溪。你算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