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久必昏:我親愛的封先生
婚久必昏:我親愛的封先生 連載中

婚久必昏:我親愛的封先生

來源:google 作者:桃灼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楚然 夏紗 現代言情

結婚周年,甜蜜第一夜,醒來老公不見蹤影她與閨蜜出門,卻撞見消失的老公與小三卿卿我我她想挽回婚姻,懷孕之後本以為是幸福,得到的卻是老公親手把她推進手術室,流掉孩子……雲楚然真是想不明白,自己只是想要個溫馨的家庭,為什麼就這麼難?展開

《婚久必昏:我親愛的封先生》章節試讀:

她的耳朵就像是蒙上了一層水波,所有的聲音好像都加上了特效,變得模糊不清,楊立齊的聲音短斷斷續續的出現在她的耳邊,可是她卻怎麼都聽不清。

「立齊……」她拚命壓抑住心中的悲傷,用她自己都想像到的自制力,平復呼吸說道:「我胸口好疼,你現在回來陪我好不好?」

話剛說出口,她的感官忽然變得無比的靈敏,耳朵緊緊的貼着話筒,生怕自己漏掉接下來的回答。

「楚然,我,我今天實在走不開……」楊立齊從她的聲音中聽到了卑微和乞求,聲音不自覺的多了幾分溫柔,「你不舒服的話我讓我媽陪你去醫院好嗎?」

「我誰都不要,我就要你!我要你現在馬上回到我的身邊來!」胸腔里的悲傷再也壓抑不住,雲楚然握着話筒低聲哭喊道。

楊立齊有些詫異,在他面前一向懂事乖巧,不會違背他意願的雲楚然今天怎麼這麼反常,竟然說出了這麼幼稚的話,僅有的一點溫柔都被這無理取鬧的行徑給消耗掉了,不耐煩的說道:「你生病了就去醫院,我很忙,就這樣。」

「立齊,我有話……」還沒等雲楚然說完,電話就被掛斷了,一股冷意從心臟處升起,迅速蔓延至四肢百骸,她蹲坐在原地動也動不了。

楊立齊沒有再打電話過來,雲楚然也知道會是這個結果,她在那個女人的面前,向來都是輸的一敗塗地。

商場保安以為雲楚然出了什麼事,想要把她扶到休息區,被她婉拒,等了一會,楊立齊和紀晴雪並肩從服裝店裡走了出來,楊立齊的手上提了好幾個袋子。

雲楚然知道楊立齊討厭逛街,更討厭陪女人試衣服,原來不是他討厭,是陪在他身邊的人不對。

也許是因為那個電話的緣故,兩個人的臉上興緻都不太高,叫來楊立齊的司機,開車走了。

雲楚然站在原地看着熟悉的車影匯入車海消失不見,她就像是被人丟棄在原地的孩子,沒有人接她回家,她站在馬路邊,有輛的士停在她跟前,車窗搖下來,露出了一張中年男人的臉。

「小姐,坐車嗎?」

雲楚然呆了一會,坐上了車,看着車窗外的風景不斷的後退,世界之大,她連一個她愛的人都守護不住。

雲楚然抽離了自己的世界,看見司機正目光炯炯的看向她,原來是要問她去哪。

她還能去哪裡呢,她唯一可以去的地方就是她的家,可是她卻不想回去,不想看見楊立齊,不想看見她辛苦布置的一切卻在那人的眼裡變得一文不值,家裡那些親密的照片就好像是在嘲笑她的愚蠢,她報了夏紗的地址。

原本她的朋友是非常多的,但後來在追楊立齊的時候漸漸的疏遠了起來,到現在也只有夏紗陪在她的身邊,兩個人之間的革命友誼真要說起來,可以追溯到小時候了。

夏紗在S市的小吃街開了一家火鍋店,生意非常的火爆,夏紗忙不過來請了一個人幫忙,自己倒是當起了甩手掌柜,聽她說這家火鍋店的啟動資金是她男朋友給的,雲楚然早就想見這個神秘男友了,卻總是陰差陽錯的錯過,每次拿神秘男友對夏紗開玩笑的時候,雲楚然注意到了她變得不自然的臉色,有些事她不想說雲楚然並不會逼她,只要等她想說了她隨時都可以借給她肩膀靠。

飯點已經過去了,服務員正在打掃客人們的殘羹剩飯,夏紗躺在櫃檯後的搖椅上正在玩消消樂,直到有人在她的屏幕上滑了一下,讓她失去了最後一步,這才怒氣沖沖的轉過臉來,想看看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了,結果就看見了雲楚然悲傷的臉。

夏紗收起平板,遊戲已經忘了個乾淨,她把雲楚然拉進一個包間里,一個正在打掃衛生的阿姨識趣的退了出去並關上了門。

夏紗拉住了雲楚然的手,問:「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楊立齊又欺負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