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婚迷不醒:狼性老公太生猛
婚迷不醒:狼性老公太生猛 連載中

婚迷不醒:狼性老公太生猛

來源:google 作者:雪夜笙歌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林逸 裘雅

一紙婚妻,不過擺設展開

《婚迷不醒:狼性老公太生猛》章節試讀:

  連忙掏出自己的幾張鈔票遞到他的手裡,他反倒一副你這是什麼意思的眼神看着我,我滿懷歉意地說:「這是我還給你的錢,那天實在是謝謝你。」

  他推手阻攔,手指一不小心觸碰到了我的手邊,我一下子條件反射地頓了下,他隨即抽了回去,笑着說:「不用了,那天是跟你開玩笑的,沒想到你還真這麼執着地要還給我!」

  我知道這是我自己提出來的,我必須還給他,於是我將那些錢強行塞到了他的手上,然後說了句:「我是認真的呢,我不想虧欠任何人。」

  「那你陪我去一個地方怎麼樣?就算是個賠償好了,這些錢我不要了。」我再次愣住了,這個叫游逸承的傢伙,我根本只見過一兩次面,他要帶我去什麼地方?難道是要我以身相許?這個可怕的想法,讓我自己都害怕了,可是看着這個愛笑的男人,根本不像是那種人啊?

  游逸承見我愣在那裡許久沒有接話,隨即笑得前仰後合起來,「你該不會是以為我會把你怎麼樣吧?」

  我一副被看穿的羞愧模樣,連忙辯解起來:「怎麼會?我不是那種人,我覺得你也不會是那種人。」

  「那還顧慮什麼,我們走吧,你放心,我肯定不會讓你後悔的!」游逸承拉起我的手就向外面走去,我感覺自己就這樣鬼使神差地被游逸承帶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當夜色漸漸深沉的時候,我才想起自己居然忘記了回家,就這樣跟着一個陌生男人去陌生的地方。

  要是被林逸知道,肯定死定了,不過接下來我恨恨地想,既然他可以做出那些事情還說是什麼應酬,那我同樣可以說是跟朋友出去吃飯唱歌去了。

  有了想法後,我反倒不在乎游逸承會把我帶到什麼地方了。我就任由他拉着我坐上了一輛超豪華的小轎車裡,坐上車之後,游逸承再次問了我一句:「你真的就這麼上了我的車?難道不擔心?」

  我心想或許我心底里是有几絲擔心,可是看這個男人的眉眼,總有種讓我很信任的感覺,「嗯,我相信你。」

  「既然你這麼說的話,白欣茹,那你以後就是我游逸承的朋友了,有什麼需要幫助的直接告訴我就好了。現在我們出發吧!」

  我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有種錯覺,那就是面前這個陌生的男人是我應該相信的那種人,我沒有做聲,任由車子駛向我不知道的終點。

  不過接着我果然接到了一個電話,我聽到電話鈴聲響起後,並沒有馬上去接,只是任由它自己就那樣響着,因為我知道這一定是林逸打來的,如果我現在接的話,必定免不了一聲挨罵,既然這樣不如就讓他兀自響着好了,也許這是我對他那個樣子的報復,也許真的是我自己一次次入戲太深,所以不想自己受委屈而做出的一個無聲的反抗。

  游逸承似乎已經注意到了我的不對勁兒似的,看我不接電話,於是問了下:「怎麼了?有什麼煩心事幹嘛不接電話?」

  這是我自己的私事,我想沒必要對這個剛認識沒幾天的人說,何況這件事也是沒必要告訴別人的,別人只會看我的笑話罷了,我和那個人沒有感情,卻要接受婚姻的現實。

  「沒什麼,是個一直要找我玩的朋友,我不想去,他就一直打來,沒辦法。」該死,我連說謊都不怎麼會,因為我的眼神一直在閃躲,所以我不由得低下了頭。

  游逸承沒有多問下去,或許是看出了我的難堪,接着車子緩緩停了下來,我還在好奇這個地方究竟是哪裡呢?沒想到游逸承把我拉了下來。

  下車後,我才知道,這裡居然是一片海灘,海上的風吹得人的眼睛都有些睜不開,海鷗就在我們頭頂不時盤旋着,我想這真是一個好地方,他怎麼會帶我來這裡呢?

  游逸承像是看出了我的疑惑似的,只是自顧自地說道:「我最喜歡的是這一片湛藍的海域,不管心情怎麼樣,都會時不時地來這裡看一看。你是我回國之後見到的第一個人,咱們也算是一場緣分。」

  我沒有想到,這個高大英俊的男人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甚至可以感受到那一刻他眼裡的寂寞,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他也不會記住我吧,就好像我自己,我也是一個寂寞的人,所以對於對我好的人,我都會一一記在心裏。

  然後我聽見游逸承對着那片大海開始肆無忌憚地叫了起來,呼呼的海風吹在人的臉上,感覺整個身子都好像要飄飛起來。我居然被他那股孩子般的天真所打動了,我也學着他在海灘上叫喊起來:「啊——」

  此時此刻我覺得我的聲音似乎都在顫抖,也許是因為我從來就沒有這麼發泄過自己的情緒,我一直偷偷隱忍在心裏,哪怕受了委屈,偶爾能忍受的也就忍了,可是這一刻,面對一個不怎麼熟悉的陌生人,我卻完全可以敞開自己的心扉,痛痛快快地大喊大叫起來。

  然後我從游逸承的口中得知他是剛從美國回來被迫繼承家族產業的富家公子哥,不過除此之外,他也沒有和我透露什麼,我看着面前這個花花公子一般的男人,心想一定有不少女人和他有過糾纏吧。

  那天晚上我很晚才回到家,不過回家的時候,房間的燈居然還亮着,這讓我心裏有些吃驚,萬一林逸就打算回家收拾我怎麼辦?我剛踏進家門,果然聽見背後響起一個清冷的聲音,那聲音不帶任何感**彩地說「回來了,我打你電話你為什麼不接?」

  我被這個問題嚇住了,想起事先想好的理由,沒有看林逸的眼睛,說道:「那是因為我手機沒電了。」

  「是這樣嗎?」接着我沒有想到林逸居然再次撥通了我的手機,接着從我的手包里傳來一陣熟悉的鈴聲,我的心一下子變得沉重起來。

  「你還有什麼解釋的?」我知道現在林逸那雙眼睛我根本無法直視,所以沒有抬頭,只是呆立在原地,「我,我,我是跟同事出去玩所以……」我顫顫巍巍地說出這句話,卻還沒有等到我說完,林逸就直接打斷了:「我想你應該知道那張契約上面是怎麼寫的,只要你不做出什麼違反契約的事,我就不會追究。」

  「我當然記得,不過我也並沒有做任何違反契約的事,所以請你放心吧。」我說完這句話後,趕忙衝進了卧室里,我不想再看林逸那張冰冷的臉,更不想接受他對我冷冷的訓斥。

  安然睡下後,我才慢慢平靜下來,仔細想想,我今天做的事情的確是有點離譜,平常我總是逆來順受的,直到那天我親眼看到林逸和裘雅那個衣衫凌亂的樣子,我才實在失了控,也許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感到自己身份有多麼卑微,甚至不惜去酒吧買醉試圖做出自暴自棄的事情來發泄心中的憤怒。

  第二天我早早起床上班,卻好巧不巧地在進公司的門口撞見了林逸,林逸看也沒有看我一眼,在他的身後跟着幾個穿着黑色勁裝的男人,林逸就好像是一個月亮一樣,被他們籠罩着,可我是那麼弱小的存在,我當即愣在原地,直到趙燕燕出現,拉了我一把,我才清醒過來。

  「欣茹,沒想到你也和我一樣犯花痴啊!」趙燕燕拉着我,然後我跟着她一起到了辦公室,坐下後,腦袋裡還在回想着剛才那個畫面,怎麼也停不下來。

  接着那個經理走到我們的面前,對着這整間屋子說道:「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月底就要到了,因為這個月的成績不錯,所以公司決定到時候全體員工來個聚餐。」

  「哎呀,太好了,那林總會參加嗎?」趙燕燕問道,那經理連忙點點頭:「公司高層都會參加,畢竟也是公司的重要人物,豈有缺席的道理。」

  「啊,真的嗎?到時候我一定要穿的漂亮一點。」幾個女同事開始交頭接耳起來,我苦笑一下,這個公司聚會跟我有什麼關係,我才剛到這個公司,只要不讓我碰見林逸就好了,可是我沒有想到的是,下一秒,那個經理就告訴我:「欣茹,你雖然是個新員工,可是畢竟也是公司的一份子,所以到時候記得準時參加哦!」

  我瞬間懵了,這樣說的話,我肯定不可避免的要和林逸碰面了,那豈不是特別尷尬嗎?我有種瞬間鑽到地縫裡躲起來的衝動,怎麼辦?可是,當我想找理由說不去的時候,那經理已經走遠了。

  我連忙問起身旁的趙燕燕,「我可以申請不去嗎?」

  趙燕燕卻用一種奇怪的眼光看我,「怎麼了?為什麼不去?又不用我們花錢,好吃好喝的,還有大帥哥看,你怕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