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婚情告急:總裁前夫別亂來
婚情告急:總裁前夫別亂來 連載中

婚情告急:總裁前夫別亂來

來源:google 作者:林清然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林清然 霸道總裁 顧墨軒

她是豪門世家出生的千金小姐,他是高門大院的私生子她帶着家族的期許,滿身的寵愛來到他的身邊,以為感情不過堅持二字,可是節節敗下陣來,她才知道自己輸得有多慘人這一生會遇到不同的人,有的人成了過客,有的人相伴一聲林清然醒悟過後才知道,原來他並不是那個可以和她相隨一生的男人她扔下一紙離婚協議,卻被男人抵在牆角「想離婚?不可能,乖乖呆在我身邊,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展開

《婚情告急:總裁前夫別亂來》章節試讀:

北城今年的冬天似是比往年要來的早了一些。

林清然從公司回來,下車回到屋內的一小段路程內,黑色的西裝外套上都積了些許的雪花。

「三小姐,姑爺今天回來了,現在在書房。」

一直照顧她的王媽拿着一塊毛巾走過來,給她擦拭着身上的雪花。

林清然聽言,拍衣服的手頓了一下,以往人影都看不到一個的丈夫突然回來,讓她總覺得有那麼幾分不安。

「嗯,我知道了。晚餐準備好了嗎?」

王媽搖頭,觀察着她的表情,輕聲說道。

「老爺那邊打電話來說,說林小若回來了,讓回去那邊吃飯。」

林小若回來了,這五個字讓林清然的耳朵有那麼一瞬間的耳鳴,她的名字傳入她的耳中,異常的清晰又讓人頭疼。

在北城,誰不知道「豪庭」集團有個捧在心尖上的青梅竹馬。

但凡長相和她有幾分相似的人,在「豪庭」都能得到重用。

他甚至為了那青梅竹馬,不惜冷落自己的妻子三年。

而至今,少有人知道「豪庭」集團的總裁夫人,到底是什麼人。

林清然的神色凝了凝,窗外寒風襲來,她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寒顫。

她睨了一眼窗外飄着的白雪,神色清然。

寒冬來了,只是沒想到來的這麼快。

王媽有些擔憂的看着林清然,「小姐,你要是不想去,就不去了吧。」

林清然聞言,回過神來。

「沒關係,那邊畢竟是我的家,我哪裡有不回去的道理?況且我沒有必要躲着她不是嗎?許久都沒回去,父親估計也想我了。」

「小姐......」

「讓管家備車吧。」

王媽見林清然的態度堅定,臉上的表情也沒有太多的異常,暗自鬆了口氣。

「我現在就讓他們備車。」

林清然點頭,邁步上樓,回到房間內,心情才平復了許多。

她褪下身上的外套,手中的動作一凝。

只見顧墨軒冷着臉從浴室內走出來。

林清然張了張嘴巴,見他臉色冷然,尋思着他應該早就已經知道林小若回來的消息。

於是到了口中的話也就咽了下去。

她剛把外套放在床上,男人一個箭步走過來,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滔天的怒氣傳來。

「你就那麼不要臉嗎?」

他忽而開口,語氣冰冷刺骨,看着她的眼神也是陰沉的冷厲。

他的目光準確無誤捕捉到她脖子上的紅斑上,輕蹙眉頭,倒也明白他為什麼這麼生氣。

這是之前處理公關事件的時候,被某個小生的瘋狂粉絲給弄的,現在已經好了許多,只留下很小的一片紅。

「今天這樣的日子,我不要和你吵架。」

她知道在顧墨軒的眼中,不管她是什麼模樣,都不是他所喜歡的樣子,所以過多的解釋似乎也顯得很無力且蒼白,還是什麼都不要說的好。

她轉身就要走到浴室內,卻被男人猛的一把拽過來,直接摔到床上。

突如其來的力道讓林清然被嚇到,臉色蒼白的看着覆在他身上的男人。

「顧墨軒!」

她的聲音帶了幾分怒意。

顧晟軒那雙沒有任何感情的冷眸凝視着她,深邃又涼薄。

「林清然,你別忘了,你現在還是我顧墨軒的妻子,就算你不顧你那老父親的顏面,也少給我在外面胡作非為!」

他眼神裏面的厭惡深深的刺痛了林清然的心。

「在你的眼中,我就是這麼下賤的人嗎?顧墨軒,你憑什麼這麼冤枉我?」

她的聲音不滿,眼眶裏面也積了不少的淚水。

「就憑你手段卑鄙的擠走小若,你不就是想成為我的女人,成為我的妻子嗎?現在你想得到的都得到了,為什麼還要在外面拈花耳草?」

男人的聲音冷厲無情,把林清然心裏面所剩無幾的期待都給完全打散。

「難道說每月兩次,已經滿足不了你了?」

他說著修長的指尖攥着林清然精細的下巴,看着她眼角划過的淚水,心中莫名的一陣煩躁,墨瞳畏縮,逐漸鬆開了手上的力道。

林清然面色平靜的垂了垂眸,轉而微微勾起唇角,那緋色的紅唇妖冶且冷艷。

「三年了,不是無法滿足,是都玩膩了,就像是一直想嘗的食物,嘗到之後,月月吃,天天吃,沒了以往的新鮮感,就沒有什麼意思了,你說呢?」

她的眼睛漂亮迷人,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男人,如同一朵正在盛放的妖花。

看着她臉上魅惑的微笑,還有那漫不經心的語氣,顧墨軒心底一刺,臉色愈發冷沉。

禁錮着她的手捏緊了許多。

「你說什麼?」

林清然依舊美眸如水,笑顏明媚的重複了一遍。

「我說,我對你已經沒有興趣了,離婚也是可以的。正巧林小若......」

離婚兩個字一出,男人的墨瞳猛的縮了一下。

他忽而把身上所有的重力給壓到她的身上,手中力道加重,陰森冷厲的眸子凝視着她。

「你不配提她!」

林清然的心被他那陰狠的眸子給刺痛,手腕也快要被男人捏斷一般。

她冷冷一笑,美眸睨着身上的男人。

「我怎麼不配,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我更配提起她!就連她的名字,都是我賜予她的!」

「她受到的良好教育,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林清然,施捨給她的!」

她林清然就算是輸,也不願意輸的太過慘烈。

彼此重傷而已,就算自損一千,也要傷他八百。

「就算你愛她護她又如何?她始終不過是林家的一個養女而已!你不也為了繼承權,放棄了她,選擇了我嗎?」

「你說是你不配,還是我不配?」

林清然一口氣把自己要說的話全都給拋了出來,看着身上男人那陰狠的目光,臉上的表情一片冷然。

這三年,顧墨軒的錢包裏面還放着林小若青澀的照片,一直在打探林小若的情況。

現在林小若回來,他也算是如願以償了。

林清然覺得自己也沒必要在這場三角關係裏面自討沒趣。

「你應該慶幸,我現在改變主意了,打算成全你們。」

顧墨軒冷厲的俯瞰着林清然,眼神一如既往的涼薄,看向她的時候,沒有任何的感情,更別提溫柔。

「林清然,這個世界上哪裡有那麼簡單的事情?你有了更好的選擇,就想全身而退,那有那麼容易。」

「我確實有了更好的選擇,你不也有更好的選擇嗎?還是說,你覺得林小若,已經不是你最好的選擇了?」

她的紅唇一張一合,伶牙俐齒的反問着他。

顧墨軒忽而之間眼神一亂,仿若被刺到痛處!

他臉色一沉,直接俯身咬住她的紅唇,帶着暴怒的懲罰。

他現在依舊是她的丈夫!她就已經選好了備胎,這對於顧墨軒而言,就是一種無形的挑釁。

林清然皺眉!她知道,顧墨軒此刻的表現,只是源於一個男人的佔有慾,無關感情。

可他們上一秒還談着林小若,下一秒他就能如此若無其事的吻她。

實在是讓人膈應。

林清然猛的一把,推開顧墨軒,眼眶紅潤染着些許血絲。

見他神色憤然,沉了口氣,冷聲說道。

「你和林小若應該已經私下見過了吧?如果這一幕讓她看到了,你說她會不會傷心呢?」

顧墨軒聞言,臉色驟然一變,猛的起身。轉身離開。

身上的溫度忽而消失,林清然有些不適,嘲諷一笑,手掌撐在床面上,坐起身。

「我父親為林小若辦置了宴席,一起回去吧,她應該很想看到你。你也正好可以把我提出要離婚的好消息告訴她。」

「這應該是她出國是三年,我送給她的最好的見面禮了。」

自從領證之後,顧墨軒就很少和她一起回林家,她父親早就懷疑他們之間的關係是否有問題,只是林清然一直都在強撐。

她的話音落下,果然男人停下了腳步,他那陰晦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過了一會,悠悠說道。

「離婚這件事情,我不想再次聽到,若是我沒記錯,北城兩年一次的選舉要到了,你大哥在政界的工作……」

顧墨軒的話還沒說完,她的手機適時的響起,打斷了他的話。

林清然緩緩起身,從一旁拿起手機,還沒看清楚是誰打來的電話,就被顧墨軒一把奪過手機摁下接聽鍵。

「清然,吃過晚飯了嗎?你看看窗外,已經在下雪了,你不是對我的私人酒庄很感興趣嗎?我帶你去見識見識美麗的夜景。」

這輕浮的口吻還有語氣,就算是他沒有在眼前,林清然都能浮現出他說這話時的誇張表情。

沈淮還真是善於給她找麻煩,現在這麼一鬧,簡直要親手葬送她。

「沈先生,可真是個浪漫的人,你的一片痴心只怕要被浪費了。顧太太只喜歡比較物質實質的東西,冬夜的雪景,這麼有詩意的東西,她觀賞不了的。」

顧墨軒說話時,冷厲的掃了一眼林清然。

沈淮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就算知道接電話的人是顧墨軒也沒掐斷電話,而是繼續戲謔的開口。

「那顧總可真是不了解清然,她就喜歡這種少女情懷的東西。身為清然的丈夫,顧總一點都不了解清然,也算可悲吧。」

「沈淮!」

林清然見顧墨軒的臉色已經不能單獨用陰鷙來形容了,立馬出言打斷沈淮。

她說著伸手想把通話給掛斷,然而她的手伸過去,還沒點擊到屏幕,男人就一把抓住她的手,力道十足,林清然只覺得自己的手腕都快要被男人給扭斷了,不覺發出一聲悶哼。

沈淮說那些話的本意是打算激怒顧墨軒和林清然離婚,這樣他就可以對林清然展開追求。

卻不想事情的發展和他預想中的大不一樣。

「顧總,一個大男人對女人動手,可不是紳士的行為,你最好不要做什麼傷害清然的事情來,不然我沈淮……」

「沈淮,別說了。」

「清然......」

「別給我添麻煩。」

林清然的聲音幾乎帶着命令的口吻。

電話那頭的沈淮愣住,隨後選擇沉默下來,直接掛斷通話。

「林清然,我倒沒想到你本事這麼大,沈淮這樣的花花公子都傾心你,這兩年,你到底都背着我,結交了多少男人?」

他那深邃的墨瞳憤怒無處宣洩,手中的力道逐漸加重。

林清然蹙起眉頭,看着顧墨軒深吸一口氣,絲毫都不顧及他現在正在氣頭上。

「怎麼,難道你不喜歡我,就不可以別的人欣賞我嗎?顧墨軒,做人不可以這麼自私的,況且,我現在只是為了工作。」

她和沈淮之間並沒有其他的關係,但是在他的眼中,她就像是全天下最不知檢點的女人一樣。

她林清然再怎麼說,也是林家捧在手心裏面的掌上明珠,從小備受矚目的長大。

到了顧墨軒的身邊,卻卑微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欣賞你?真是可笑,你知道沈淮是什麼性子嗎?整個娛樂圈的女藝人,他估計都睡了一大半了。你這姿色,也算不上是國色天香,無非就是想用點手段把你哄到床上罷了。」

「你是喜歡上我了,還是愛上我了,所以在看到一個男人對我示好的時候才會這麼激動和憤怒?」

林清然打斷顧墨軒的話,臉上的神色平靜冷淡。

聽到她的話,顧墨軒攥着她的手猛的鬆開,臉上的表情也像是惱羞成怒般,立馬怒道。

「愛上你,林清然,你別做夢了。小若沒回來的時候我沒喜歡上你,現在她回來了,你覺得你還有機會嗎?」

是啊。

他心裏的那個她已經回來了,所以她還沒機會嗎?

沒有。

林清然忽而之間清醒了過來,目光灼灼的盯着眼前的男人,唇角不覺勾起一抹妖冶的笑容。

「所以,顧先生,離婚嗎?」

她像是故意挑釁他的脾氣,臉上的笑容妖媚的像是在雪地里盛開的火紅玫瑰。

顧墨軒只覺得有那麼一瞬間,心臟被強而有力的外力給衝擊,疼的他差點喘不過氣。

他還是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

這個女人!是故意咋挑釁他。

「林清然,你以為這樣激怒我,我就會和你離婚了嗎?」

「我要把你留在身邊,慢慢的折磨你。這樣的結局才是我所願意看到的。」

「你最好乖一點,不要在外面給我再傳出任何緋聞,不然我讓你嘗嘗什麼是身敗名裂。」

他眼神裏面的陰狠和絕情,絲毫不落的被她吸收眼底。

她忽而輕聲一笑,在這爭鋒相對的氣氛中,顯得格外的突兀。

「那顧先生的意思是,你打算公開我們的關係?這倒也無所謂。」

「離婚之前能讓林小若膈應一下,也深得我意。」

她臉上的笑容有多燦爛,眼底的水霧就有多濃重。

那不甘示弱的眼神,堅定至極,讓顧墨軒有些許的恍惚。

「只要我在,你休想傷她分毫。」

顧墨軒狠狠怒視林清然一眼,轉身走出卧室。

林清然暗沉一口氣,忍住內心深處那不可抑制的刺痛感。

「小姐......」

王媽的聲音擔憂的響起,林清然抬眼,就看到王媽站在她的卧室門口。

林清然立馬就提了一口氣,擠出一抹淡然的微笑,站起身來。

「我沒事。」

正在林清然說話間,聽到樓下傳來跑車離開的聲音。

林清然頓了一下。

看來某人是不打算和她一起回林家了。

結婚三年,這樣的情況也不在少數,所以林清然的情緒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影響。

見王媽擔心的看着她,林清然微勾唇角。

「我們吵架的事情,不要和我父親提起。他年紀大了,身體不好。」

王媽沉了口氣,看着林清然,眼神裏面滿是猶豫,最後訕訕的說道。

「小姐,為何不讓老爺把林小若趕出家門。老爺疼你愛你,若知道你因為她的關係和姑爺關係至此......」

「王媽,我先出門了。」

若她當真讓她父親把林小若趕出家門,顧墨軒估計會對她恨之入骨。

王媽見林清然不喜聽這樣的話題,嘆了口氣,跟在林清然身後下樓。

林清然回到林家大宅,控制好情緒之後走進客廳內,卻不見林小若的身影。

詢問一番之後才得知,林小若臨時有點事,已經離開。

林清然頓了一下,唇角勾起一抹無奈的笑容。

林小若剛回國,除了見顧墨軒之外,還能有什麼事。

顧墨軒匆匆離去,只怕也和林小若有關。

林父臉色因林小若不講規矩而有些許難看,但也因為林清然到來,重新喜笑顏開。

林清然的二哥林記見她一人回來,忙問道。

「墨軒呢?」

林清然怔了一下,隨後微笑着回答。

「忙呢。」

「他怎麼......」

林父一記刀眼掃過去,林記這才沒有繼續追問下去,訕訕閉嘴。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一道冷清的聲音自門口響起,林清然頓了一下,轉身之間某人碩長的身姿站在門口。

他一臉淡然,身上穿着黑色的風衣,頭上還落了些許的飄雪,有幾分風塵僕僕的味道。

他邁步緩緩走進來,帶着一種讓人無法移目的吸引力。

林清然看到他走進來,表情閃過一抹驚愕。

這個男人擺明了和她過不去。

幼稚!

見顧墨軒走進來,林老爺點了點頭,看着林清然身邊空出來的位置,淡聲說道。

「墨軒來啦,就坐在清然身邊吧,晚餐已經準備好了,就等你們開飯。」

「先前出門見了一個舊人,便來晚了一些,林老見諒。」

顧墨軒那深邃的眸眼盯着林清然,神色意味不明。

林清然側眸睨了他一眼,見他緩步走到她身邊的位置坐下,微微沉了口氣。

他那深邃的眸眼和她對視,忽而讓她有種不適的感覺。

隨後就聽到門外傳來一道清脆的聲音。

「不好意思,我回來晚了。」

林小若說的話,只和顧墨軒有一字之差,林清然深吸一口氣,心臟深處的位置似被某種尖銳的東西給刺穿一般。

心疼難耐。

林記和林浩兩兄弟同時把目光看向林清然,眼神擔憂。

林清然心頭微微一動,遂而擠出一抹微笑。

林父見狀對林小若的態度倒淡漠了許多。

「既然回來了,就坐下用餐吧。」

林小若唇角帶着笑,絲毫不介意林父的冷淡,邁步走到顧墨軒身邊空着的位置。

「姐姐,你不介意我坐在這裡吧?」

她笑容溫婉,目光看着林清然,沒有任何的攻擊性。

她那清亮的眸眼能夠把在場所有的人都給欺騙了過去。

「你都不介意,我怎麼會介意?」

林清然唇角一勾,漾起一抹微笑,目光睨着林小若,那驚艷無比的狐狸眼微微眯着,帶着一種攝人心魄的魅力。

林小若愣了一下,入座。

本以為林清然再次見到她,會厭惡之情會不言於表,可她卻如此冷靜的接受她出現在顧墨軒身邊的事實。

現在的林清然,讓她捉摸不透。

林小若暗自咬牙,抬眸看向顧墨軒。

他今天穿了一件墨黑色的西裝,五官菱角分明,就這麼坐在她的身邊,俊美無雙。

她不是三年前的事情被林清然發現,現在顧太太的位置,應該是她才對。

她咬了咬唇,那溫婉的眸光裏面逐漸帶了幾分怨念。

林清然眸眼含笑,從她身上收回目光。

幾人坐在餐桌旁,心思各異。

用過晚餐之後,林父和顧墨軒坐在沙發上,有一搭無一搭的聊着工作的事情。

忽而,林父那蒼勁有力的鷹眼看向顧墨軒,似漫不經心開口。

「林氏最近在新城新開了一個分公司,小若這次回來,我打算讓她到新城去接手管理。墨軒,你意下如何?」

林小若聞言,愣住。

新城那邊天氣環境非常惡劣。

林父這麼安排,分明就是想讓她遠離北城,遠離顧墨軒。

她才剛回國,他就如此安排。

難道......不是親生的,就可以隨隨便便踐踏嗎?

「新城那邊,氣候惡劣,小若過去的話,只怕無法適應環境,反而會給新公司造成麻煩。」

顧墨軒回答時,目光幽深的看向坐在林老身邊的林清然。

林清然唇角彎了彎,眼底閃過一抹嘲諷,並未開口插話。

林小若好不容易回國,顧墨軒又怎麼會忍心讓她到新城去?

這才第一天,護犢子的表現就如此明顯。

往後的日子,於她而言,豈不是更加難熬?

離婚,是正確的決定。

林小若聽到顧墨軒的回答,臉上逐漸帶起了溫婉的微笑,正要開口時,卻又聽到顧墨軒繼續悠悠開口道。

「不過,這是林氏的工作安排,若林老覺得妥當,便也可以如此安排。」

林小若怔住,臉上的笑容消失,隨着他的目光看去。

只見林清然面帶微笑的坐在林父身側,她咬了咬唇,放在身前的手,逐漸的握成了拳。

林清然的面色沒有太大的變化,見林小若目光幽怨的看向她時,忽而之間想起來。

前段時間,和顧墨軒鬧出緋聞的那個小明星,也曾這般目光幽怨的看着她。

那時她便覺得有幾分熟悉。

原來......

竟是因為那個小明星,長着一雙和林小若極為相似的眼睛。

顧墨軒可真是痴情啊。

隱婚三年,和他傳過緋聞的藝人不計其數,而她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都很像她。

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也難怪林小若會這麼自信。

林清然覺得身體忽而發冷,拿着茶杯的手顫抖了一下,杯子內的水撒了出來,燙到她的手背。

「嘶~」

她倒抽一口涼氣,坐在她對面的男人墨瞳明顯一縮。

林父隨即側身,把她手中的茶杯給斷開,關切詢問。

「沒事吧。」

隨着林父的話,某人慾要站起來的身體又重新坐了回去。

林清然微微搖頭,擠出一抹歉意的微笑。

「沒事,我去一下洗手間。」

手背強烈的灼燒感傳來,卻也稍微緩解了一下那發冷的內心。

「姐姐好像被燙傷了,我去看看,你們繼續聊。」

林小若把顧墨軒的表現完全收入眼底,搶先起身,朝着衛生間走去。

「姐姐,三年不見,你的手段愈發的拙劣了,苦肉計都演起來了。」

林清然抬頭,從鏡子中看到林小若站在她的身後,眼神裏面滿滿的怨恨和鄙夷。

林清然嗤笑一聲。

一臉淡然的擦拭着自己手上的污漬。

「三年不見,你也沒多大長進。這麼快就沉不住氣。」

林小若緊盯着她,眼神不甘。

「我看沉不住氣的人是你。你也看到了,墨軒對我的態度。我非常期待,你被墨軒掃地出門的那天。」

不管是三年前,還是三年年後。

她都恨透了林清然這種高高在山的模樣。

林清然把紙巾扔到垃圾桶內,睨了一眼林小若。

「那你可能要失望了,以目前的形勢來看,他還沒打算把我掃地出門。」

她說著停頓了一下,看向林小若。

「就算他把我掃地出門了,顧太太的位置也輪不到你,三年前,我有能力把你趕出北城,三年後,我也依舊有能力阻攔你和他結婚。」

隨着她的話音落下,林小若臉色刷的白了下來。

「你......」

她用手指着林清然的鼻子,卻拿林清然沒有任何辦法。

聽到有腳步傳來的聲音,林小若深吸一口氣,收回手,輕聲說道。

「清然,三年前,你答應過我的,得到你想要的東西之後你就會離開。你現在怎麼言而無信呢?」

林清然眉頭一跳,看着林小若,唇角噙着笑。

她想要的東西,從來都只有顧墨軒的心而已。

三年已過,她並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看着林小若現在判若兩人的態度,她緩和了一下情緒。

「你想讓我和顧墨軒離婚?」

林小若手掌猛的攥緊。

林清然的反問反而讓她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她微微側目,就看到顧墨軒站在不遠處,暗自咬牙。

眼神也變得不甘起來。

「我和墨軒的關係,讓你很在意嗎?」

林清然只是輕聲一笑,並未回答林小若的話。

林小若頓了一下,見林清然邁步走出來,往顧墨軒所站的方向睨了一眼,心情莫名煩躁。

顧墨軒那深邃的墨瞳就那麼直勾勾的看着林清然,眼神複雜。

林小若沉了口氣,壓制了整整一天的理智,在看到顧墨軒眼神中隱忍的愛意時,迅速的破裂開。

「清然,你和墨軒不合適。」

林清然挑眉。

看來他們並沒有談好。

「我和墨軒合適不合適,不是你說的算。」

她說著停頓了一下,目光輾轉到顧墨軒身上,悠悠開口。

「就算我們不合適,以現在的情況看來,墨軒也不會輕易和我離婚。」

林清然眼底的輕蔑一閃而過。

她黑色的長髮綰在腦後,身上穿着一身米白色的休閑西裝,臉上畫著淡妝,卻襯得她無關精緻無比。

冷艷端莊,給人一種不可靠近的距離感。

顧墨軒薄唇抿着,一雙黑眸斂着陰晦不明的光澤。

她就那麼踩着高跟鞋走了過去,精細好看的狐狸眼沒有任何的變化。

「你和我父親談好了?」

顧墨軒淡漠的掃了她一眼,漠然回答。

「談好了,走吧。」

他說話間睨了一眼她被燙紅的手背,轉身邁步離開。

林清然到前廳和林父告別之後,走出林家,看到顧墨軒等在車旁的路燈下,暗黃色的燈光把他本就修長的身影拉得更長。

她頓了一下,完全沒想到他會等她。

男人的側臉完美到極致,扭頭看到她,淡淡的說了一句。

「你出來吧。」

林清然恍惚了一下,只見他收起手機,不過一分鐘的時間,林小若從林家走了出來。

她手中拉着行李箱,朝着他們走來。

顧墨軒從她身側走過,伸手接過林小若手中的行李箱。

林小若一臉受寵若驚,連忙道謝。

「墨軒,又要麻煩你了。」

顧墨軒並沒有回答她的話,只是把車門打開,讓她率先坐進去。

林小若一臉乖巧,坐進后座之後,不忘探出頭來,看向林清然。

「姐姐,上車呀?」

看着她一臉無害的表情,林清然咬唇低聲冷笑了一下。

「林小若,你可真是......少了男人就會死呀。」

林小若聞言,臉色一白,那無害的眼神逐漸變深。

「姐姐,我知道你對我有意見,但是你不能說出這麼過分的話來吧。」

「什麼叫做,我沒有男人就會死?」

林小若說話間,淚水蓄滿了眼眶,看起來格外的楚楚可憐。

林清然看到林小若現在的表情真覺得可笑。

別人不知道情況,可她非常清楚。

林小若看着林清然似笑非笑的笑容,垂在身側的手逐漸握緊。

顧墨軒把林小若的行李箱放好之後,蹙着眉走到林清然的面前,他的臉色深沉晦澀,讓人琢磨不透。

就在林清然以為他要為林小若出頭,與她爭吵一番時,只聽他聲線內藏着怒意,開口道。

「讓開。」

林清然愣了一下,這才察覺站在了駕駛室的車門旁,她輕抿紅唇微微低頭掩飾眼底的難受。

再次抬起頭來,她臉上已然帶上了微笑。

想讓她讓開,哪裡有那麼容易。

「我來開車吧。」

林清然唇角一勾,打開駕駛室的車門,自顧自的坐了進去。

「上車。」

氣氛僵持了一會,林清然從顧墨軒身上收回視線,不緊不慢的啟動車子,顯然沒有任何退步的意思。

林小若暗自咬牙,目光怒視着林清然,但卻又拿林清然沒有任何辦法。

她知道她是存心的。

存心不給她和顧墨軒獨處的機會。

林清然一直以來都保持着高高在上的姿態,現在這般,只能說明她慌了。

思想至此,林小若的心情也好受了一些,柔柔開口。

「墨軒,上車呀。」

林清然唇角噙着笑,看到顧墨軒繞過車頭,打開副駕駛的門坐了進來,眼底閃過一抹嘲諷。

也就只有林小若開口,才能讓他這麼乖乖聽話了。

一路從林家離開,林小若一直都在努力的找話題。

然而林清然不願意搭理她,而顧墨軒半倚在座椅上,那深邃的墨瞳冷冷淡淡,看不出來任何的溫度。

林小若也自討沒趣,選擇閉嘴。

到達林小若要住的小區,林清然把車停靠在路邊。

她看着顧墨軒拉着行李送林小若走進小區內,眼底的眸光逐漸變得冷然起來。

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她就算是堅持,又有什麼意義呢?

她從包裏面拿出手機,撥通一個號碼。

「劉律師。」

「顧夫人.....?」

對方的人顯然沒預料到林清然的這通電話,聲音都帶着幾分不確定。

「嗯,是我。」

林清然的聲音格外冷靜,看着顧墨軒和林小若逐漸消失的背影,隨後輕聲道。

「給我起草一份離婚協議。」

劉律師愕然,「什麼?」

劉律師是顧墨軒的御用律師同時兼為好友。

他對林清然和顧墨軒之間的關係不說非常了解,但也知曉幾分。

當初可是林清然黏着非顧墨軒不嫁,現如今.......

提出離婚的人,竟也是她。

不免讓人覺得驚異。

在劉律師看來,林清然是斷然不會提離婚兩個字。

過了良久,劉律師才小心翼翼的詢問,「顧總,知道嗎?」

林清然眼底掠過一抹寒意,隨後勾起唇角,漫不經心的笑了笑。

「怎麼會不知道呢?」

劉律師又一次愣住。

「擬定好之後,送到我辦公室就好。麻煩你了,劉律師。」

林清然說完,不等劉律師那邊開口,從容的掛斷電話。

五樓燈光亮起,林清然抬頭看了一眼,隨後打開車門下車。

若她沒記錯的話,這套房,是她和顧墨軒剛結婚時買的。

五樓的第二套房。

520。

現在想起當時買房的幼稚心理,林清然都忍不住嘲諷一下自己。

他.....怎麼能把林小若帶到這一套房子裏面住呢?

這不是在擊碎她曾有的嚮往嗎?

.......

顧墨軒獨自一人坐在套房內,看着周圍暖色調的裝飾,很顯然是林清然喜歡的風格。

現在她所住的思湘苑,一切風格都是非常簡單的暗色調。

完全就是為了迎合他的喜好而裝修。

他臉上的神色逐漸的晦暗了起來。

茶几上手機響起,他瞥了一眼屏幕,接起。

「什麼事?」

劉律師一般不會這麼晚給他打電話。

劉律師有些猶豫,不過想到事情關係到林清然和他的婚姻狀態,於是壯着膽子說道。

「剛才林小姐給我打電話,說讓我起草一份離婚協議,你.......」

怎麼看?

劉律師的話還沒說完,手機內傳來一陣嘟嘟聲,對方已經把他的電話給掛斷。

顧墨軒開門離開的時候,隔壁房的門也正好打開。

林小若看到顧墨軒從隔壁套房走出來,驚了一下,訕訕詢問道。

「墨軒,這套房,也是你的?」

然而男人仿若沒聽到他的話一般,陰沉着臉離開。

林小若盯着電梯上急轉而下的數字,臉色逐漸僵硬下來。

她......這次絕對不能輸給林清然!

顧墨軒下來時,林清然正站在昏黃色的燈光下,或明或暗的燈光把她的側臉襯得更加柔美。

聽聞腳步聲,她徐徐扭頭。

「我還以為你要在上面多待一會。」

她的懂事大方,卻讓顧墨軒的眼底染上了一層寒冰。

「你應該知道,欲擒故縱的把戲,在我這裡不受用。」

他放緩了腳步,慢步朝着她走來。

她的影子隨着他走來而覆在他身上,莫名的產生一種被他給擁入懷中的錯覺。

「所以劉律師若是把離婚協議擬定出來,那顧總就簽字吧。」

她漆黑卻又明亮的眼神凝視着他那深沉的某燕,唇角漾起一抹笑意。

「簽字之後,她也才能名正言順啊。」

她說話間,目光往顧墨軒身後看去。

林小若站在不遠處,身上還穿着剛換不久的白色睡裙,腳上還踏着拖鞋。

很顯然,看到顧墨軒下來之後,就急急跟着下來了。

林清然看着她,眼底的笑意不帶一絲溫度。

顧墨軒眉頭忽而緊蹙,那雙好看的鳳眸也逐漸陰沉下來。

「你這次激怒我,下次你大哥那邊有事相求,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林清然愕然,手指忍不住的攥緊,身體一僵。

「顧墨軒!」

「你和我之間的事,何必牽扯到我大哥。」

顧墨軒看着她那氣憤的小臉,剛才冷厲的神情逐漸寡淡下來。

「你們林家於我而言,只是外人。」

他沒必要幫林家任何一個人。

林小若緩步走來,輕輕拉了拉顧墨軒的袖扣,眼神裏面滿是小心翼翼。

「墨軒......你怎麼能這麼說,林家於你而言當真只是外人嗎?」

顧墨軒聞言,側頭看了一眼林小若,忽而伸手揉了揉她的秀髮。

「不用緊張,你和他們是不一樣的。」

他說話時,目光落在林清然身上。

這話似乎不是對林小若說的,倒像是對林清然說的一般。

林小若受寵若驚,微微捂着嘴巴。

「墨軒,你怎麼能......」

林清然忽而一笑,就那麼冷靜的看着眼前舉止矯揉做作的林小若。

「既然她於你而言如此特別,那還望顧總早點在離婚協議上簽字。」

「在顧總這邊得不到特殊的對待,但或許在別人眼中,我也是特別的存在。」

林清然說完,目光輾轉到林小若身上,眼底閃過一抹譏笑。

萬般算計,終究還是林小若贏了顧墨軒的心。

她也沒有理由繼續堅持下去。

「希望明天一早,就能聽到顧總簽字的消息。」

林清然說完,轉身離開,她那單薄的背影,在燈光的照耀下,顯得無比的孤寂。

可她挺直着背脊,一舉一動,都散發著讓人無法模擬的優雅高貴。

在北城,只怕找不出第二個,比林清然還要高貴傲慢的女人了。

林小若站在顧墨軒的身邊,昂着腦袋看着身邊的男人。

可是他的目光卻一直注視着剛才林清然離開的方向。

她輕咬嘴唇,伸手挽住顧墨軒的手臂。

「墨軒,你是不是不想和姐姐離婚?」

「也是,像是姐姐這麼優秀的人,不管站在什麼地方就是一個閃光點。」

「你被她吸引,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林小若痴痴的看着顧墨軒,眼神逐漸的失落下來。

垂在身側的手忍不住攥緊,又暗暗說了一句。

「真羨慕啊,若可以,我也想有這樣高貴的出生。」

林小若咬了咬唇,隱忍的痕迹非常明顯。

顧墨軒收回目光,側目掃了她一眼。

「你只要是你就夠了,不必羨慕任何人。」

他的聲音沒有任何溫度,讓林小若都不禁寒了一下。

雖然差點激怒他,但林小若知道,自己成功了。

顧墨軒作為顧家私生子的身份,是他內心深處最隱晦的卑微啊。

高高在上的林家三小姐林清然,又怎麼能體會到,被人戳着脊梁骨長大的孩子,內心深處的彆扭和矛盾。

........

第二天一早,林清然被猛然響起的手機鈴聲驚醒。

她伸手拿起手機,看了一眼屏幕,隨後接了起來。

「小妹,你和顧墨軒之間是不是鬧矛盾了?」

林清然剛才還有些迷糊的眼眸忽而之間明亮起來。

「怎麼了?」

「大哥的競爭對手最近和顧墨軒來往很頻繁。」

林記猶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開口。

「清然,要不你去試探一下他的態度?」

林清然蹙眉,又聽到林記繼續說道。

「清然,若是這次大哥下台,影響的將是整個林家。要不,你.....去哄哄他?」

林清然的臉色倏然冷了下來。

她和顧墨軒婚姻已經走到盡頭,若是去求他,無疑是把自尊放在他腳下碾壓。

「二哥,大哥的事情,我會想其他辦法。」

「我絕對不會去求他。」

她還需要在顧墨軒面前,保持最後一點尊嚴。

現在北城並不是顧墨軒一人獨大。

她相信自己,總能找到突破口。

林清然像是往常一樣來到公司,剛從電梯走出來,助理成雅就一臉興奮的迎了上來。

「小林總,「星辰娛樂」要和我們合作了。」

「星辰娛樂」不就是顧墨軒三年前成立的傳媒公司嗎?

這三年來,這個傳媒公司幾乎都沒有任何的動靜。

外界也一直揣摩顧墨軒養着一個一直虧本的傳媒公司到底是何用意。

林清然苦澀一笑。

這個公司是為了誰成立的,林清然比任何人都清楚。

星辰娛樂?

對於顧墨軒來說,林小若就是他的萬般星辰嗎?

成雅看着林清然臉上的表情沒有半分喜悅,反而還一臉凝重,小心翼翼的問道。

「小林總,怎麼了?」

星辰娛樂的幕後老闆是顧墨軒幾乎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實。

而顧墨軒所擁有的「帝豪」集團更是在短短三年的時間內崛起,成為北城商業中心的翹楚。

星辰娛樂重啟,所有人公關公司都削尖了腦袋,想擠如星辰娛樂和「帝豪」集團攀上一點關係。

然而星辰娛樂卻在眾多公關公司中,一眼相中他們。

就算是藉著星辰娛樂的造勢,他們也能沾到不少好處。

林清然推開辦公室的門,悠悠開口道,「沒什麼,推了吧。」

成雅明顯的驚了一下。

「推了?」

「小林總,這可是星辰娛樂啊,顧墨軒的公司。」

林清然一臉風輕雲淡。

「嗯,推了吧。」

成雅倒抽一口涼氣,不免為公司的前景感到擔憂。

「小林總,不考慮一下?」

看着成雅如此積極的爭取,林清然抬頭,緩緩道。

「星辰娛樂重啟,顧墨軒簽下的第一個藝人必定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我們公司現在的運作,完全沒必要圍繞着一個藝人打轉。」

「沈公子名下的那些藝人最近安分了一些,你們就覺得沒事做了?」

成雅頓住。

他們公司目前發展非常穩定,背後還有沈公子這個大金主。

所以確實沒必要爭取星辰娛樂這個成立三年卻沒有任何動靜的公司。

成雅抱着文件,臉上的神色不由的好奇起來。

「真想看看顧總的新寵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讓停滯了三年的公司重新運作。」

林清然微不可見的蹙了一下秀眉。

「你又怎麼知道是新寵,萬一是舊愛呢?」

成雅聽言,眼前一亮,嗅到八卦的味道,卻見林清然一臉漠然的埋頭處理公務,於是只得訕訕離開。

可是她剛走到門口,又以極快的速度退了回來,惹得林清然也不得不抬起頭來望向她。

「怎麼了?」

「顧......顧總來了。」

林清然拿着文件的手微微一動。

抬眼望去,只見顧墨軒穿着一身精鍊的黑色絲絨西裝外套,下身是同色系的西褲。

他那精緻俊美的臉,冷若寒霜,而他身邊則是穿着一身白色小洋裙的林小若。

笑容嬌美的她,挽着顧墨軒的手臂出現在林清然面前,一副勝利者的姿態。

「姐姐,我知道我若是不親自來的話,你是斷然不會答應接下我的公關事務,所以我過來了。」

成雅一臉驚訝,微微長着嘴巴。

完全沒想到,林清然和顧墨軒的新寵,還有這麼一層關係。

林清然淡淡開口,「那你可能要白跑一趟了,星辰娛樂的單子,我沒打算接。」

「不管今天來的人是你,亦或者顧總,於我而言,都是一樣的。」

林清然說話間,放下手中的文件,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顧墨軒和林小若。

舉止投足間,都帶着一種讓人無法復刻的優雅和霸氣。

顧墨軒緊蹙眉頭,眸深如墨,隨後把林小若的手從他的手臂上拿開,語氣溫良的開口。

「我和她談談,你到外面等我。」

林小若時的手指緊緊一攥, 眼底閃過一抹不自信,但還是冷靜的點了點頭。

成雅是個識趣的助理,見林小若走出去,於是也跟着離開。

出去之後,她還不忘替林清然關上辦公室的門。

林小若轉身看了一眼已經被關上的辦公室門,微微深吸了一口氣。

隨後看到成雅一臉好奇的看着她,於是大方一笑。

「你好,我是林小若,清然的妹妹,你是她的助理?」

成雅這才恍然回過神來,林家確實有一個養女,沒想到就是眼前這個。

小林總和這個養妹的關係,一直都不好。

於是成雅傲嬌的看了林小若一眼,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轉身離開,把林小若扔在空曠的走廊。

站隊,成雅從來都只會選擇林清然。

林小若見自己被漠視,手掌緊握。

臉上的表情憤怒且屈辱。

《婚情告急:總裁前夫別亂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