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藿姜
藿姜 連載中

藿姜

來源:google 作者:小恐龍龍龍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一月 古代言情 藿姜

沒哪個真是好人的,總完美不了,都不是缺這就少那的非1v1非穿書非重生萬籽原,不太聰明的相府獨子,自我攻略的傻蛋一月,殺手閣里的特殊存在,再遇姜後大愛無疆齊儒海,人前鐵腕富家公子,人後執權偏執瘋子展開

《藿姜》章節試讀:

「小姐?」

她的話讓自己心臟不覺收緊,說的那樣平淡,可怎麼聽着很是傷心?是發生了什麼事才讓她這樣?還有,怎麼帶自己來這裡?

「沒想到...在這能見到你,是緣分吧。」

她背對着一月依舊自說自話,似乎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一般。

「一月...多謝小姐救命之恩。」

那話,是什麼意思?與他有什麼緣分?

藿姜終於回頭來,月光從她的側臉照過去,他看到她的臉上有兩道淚痕,清晰灼心,讓一月瞬間慌了神。

「小姐...」

怎麼哭了!?自己是一點沒發覺。

藿姜沒管他的驚訝,隨着心裏的那想法欺身就撲到了一月的懷裡,她的手抱緊了一月的腰,整個人都縮進去,身體居然在微微發抖。

一月不敢冒犯,只能把手垂在兩旁,可感到她的顫抖後終是不忍的用一隻手拍了拍藿姜的背。

他沒說話,他不知道要說什麼,她怎麼就哭了,為什麼呢?

來不及深想,那力道竟讓他無暇顧及,太用力了,她居然圈自己圈的那樣緊,是害怕,躍然就出現了這個想法,她在害怕什麼?

他的手繼續拍了幾下,慢慢把她順下去,抖的沒那樣厲害了。

冷風就那樣吹了過來,吹的葉子簌簌,長草沙沙,一月微微推開些藿姜,把自己的衣服解開給她披上。

「小心身體。」

這次他沒喊小姐,覺得她會不開心,莫名的。

藿姜只低着頭攏住了他披過來的衣服,上面有他的溫度,味道。

她止住了眼淚,只是在他睡着的時候,忽然不知道怎麼就這樣了,她已經許久沒哭過也沒過這樣大的情緒了,來時一發不可收拾,清醒過來很是尷尬。

自己怎麼就這樣了...

「...回去吧。」

她就要跨步可腿軟的往前摔去,一月方才只是推開了些她,這會兒手自動反應的就接住了藿姜的身子,順勢就橫抱了起來,動作流暢,不帶一絲猶豫。

他沒回話,沒來得及想就抱了她,這樣不對,可,不想放開。

兩人的溫度從接觸的身體處傳達到一起,藿姜直勾勾的盯着一月,他抱了自己,身上的松木香鑽到了鼻子里,那樣熟悉,安心。

一月的耳朵被她的目光盯的發紅起來,她怎麼又用**,直接的眼神看自己...

藿姜輕輕靠住他的胸膛閉上了眼睛,這種時候還不知道何時能再有了。

距離不遠,可一月走的很慢,她快要睡著了才到,睜眼就在自己的房門前。

他穩穩把藿姜放下「夜深了,小姐早些休息吧。」

他不敢看藿姜的臉,生怕自己再不受控制對這樣柔弱的她做些什麼。

說完就人就快步走了,藿姜還沒來得及把衣服還給他,見他的身影消失了了才轉身回房,可一月只是離了她的院子,他總不能放心,就是無人也不能這樣毫無警惕。

他挨着牆看了看自己的手,剛才那樣抱着她了,很輕,很香,很小,跟夢裡的那人一樣。

他等的那房裡不再有聲響才又上了房頂,燈也熄了,該是睡了。

心跳的很快,就像是才知道方才做了什麼樣的事情,他跳上房頂,風吹的很大,可也不覺冷了。

他深呼幾口氣讓自己冷靜下去,只是粗掃了一遍四周就發現不對,那隻能譬見一角的屋落還亮着燈,他看看高掛略斜的月亮,深夜了,此時還不熄燈,甚是奇怪。

手習慣的就放上了劍鞘,看了眼那黑暗的房間,決定要去探一探,不能被動,若是不對,儘早處理了。

他跳出院子,確認大門緊鎖好了才離開往那澄亮的方向去。

那距離說遠也不遠,近也不近,倒若是這邊出事,這裡有人留意着就一定會知道,不知怎麼就這樣想了。

他到了,連排着竟不止一間屋子,對比她的來,這幾間的大小跟精緻程度不及她那間的一半,其中兩間依然亮着燈。

他謹慎的靠前,忽然身子所有動作停止,有人, 有人就在自己前面。

「這個時候該睡下了,過去吧。」

只聽一個男聲說著話,不遠處又有人說著「小心些,都別大意了。」

「哥真是的,我們哪裡敢,少爺這樣重視,不想活了才敢大意吧。「

只聽着另一道年輕些的聲音嘟囔着。

這些人說的是誰?要做什麼?

他將身子隱着不敢動,這些人定都是會武功的,不然自己也不會這麼近了才發現。

聽着聲音不止三人,都是男的,他警覺起來,這是要過去哪裡?

「好了,走吧,這次不要離得太近,上次差點就被發現了。」

開頭說話的那人又出聲了,似乎是對着那年輕些的那人說著。

「是是是,都謹慎,就我最粗心大意。」

走路聲,兩人說著話就路過了藏着的一月,他屏着呼吸,直到那兩人走過了才敢探頭。

是去往自己來的方向。

他不敢再停留,只能在後面小心跟着回去了。

「可是藿小姐能有什麼危險,用得着這樣日日守着嗎...」

那個年輕些的又說了話,旁邊那個沒回答他便繼續說了起來「而且真有什麼,我們那邊是過來的首選道路,也用不着特意過來看着吧...」

旁邊那個年長些的停下步伐,一月也隨之停下不動。

"這話你再說,別說叔叔,就是我也不會容你胡言,後果是不知道嗎?小孩子氣。「

「我...我不說就是了,只是跟你說幾句嘛」

年長的說完就走了,那個年輕的再後面跟上去,一月在後面聽了這些話有個奇怪的想法,是在保護她?但不能被發現了?

那倆人真就沒多靠近屋子,只是在她院子方向守着,年輕些的那個又說了「我去看看四周。」

說著人就離開了,只留那個嚴肅些的在。

一月在遠處看着有些苦惱,這會兒要如何不驚動了人回去?

不是來找自己的人,也不是要對她不利的樣子,一月收起些警惕,應該不是敵人。

那年輕的在繞着房子四周走了一圈,走着走着就進了林子不見了,一月見了有機會便動作快的繞了一圈避着年長些的那人方向走。

他剛是準備翻進牆去就聽到了聲響,暗道糟糕躲了一旁也不敢繼續翻了。

「奇怪,看錯了?」

他遠遠看着似乎有個人影,嚇得就沖了回來,生怕自己就烏鴉嘴說中了今天真有事起來。

「怎麼了」

那個年長的聽見聲音也過來了,開了刀。

「哥,好像看見了人。」

「哪裡?「

一月開始慶幸,這裡的草繁茂的有半人高,也沒特意打理,不然一眼就該發現他了,可那年長的似乎是個厲害的,自己要如何脫身回去?

「待着,看好。」

年長的說完就留了年輕的待着原地,一月只道不好,這樣等會就該查過來了。

只見那人真原是走的其他方向,可忽然轉身越走越近,一月手往地上摸了幾把才終於是找到了幾顆石子,他用力擲到另一個方向,那人果然被引走,他慢慢挪動身子躲開那年輕的,趁兩人都沒發現便趕忙的翻了回去。

「之前怎麼沒發現有這些人?」

一月仔細想想,昨夜也是沒發現有人的,可聽意思像是待了許久...

他回了房脫下衣服,髒的很,他們在,自己就不必守着整夜了,他想不通,昨夜如何沒發現這些人,白日時候呢?

隨即他就想明白了,這些人不想被她發現,白日時候只會離得更遠,換班制,不同組人習慣不一樣,許是昨夜那些的離得遠便沒察覺到了。

他貼着門聽了一會兒就是他也不能察覺有人在外面,那兩人安靜的很,進了門就聽不出半點聲響來,這樣看來,少爺,是誰?她是不知道有人保護她的嗎?

問題太多了,她的,自己的,那些人定沒有放棄尋找自己,不過她這裡確實是個好躲藏的地方,近山水,無人煙,除了那些保護她的人外,真是再沒了。

現在待在她身邊是最好的辦法了,在自己沒能解決那事情之前,而且,她......

他舉着自己那雙手放在空中看,方才那身軀的柔軟觸感似乎還殘留在手掌,指尖...他做起身拍拍自己的臉:剛才怎麼能就抱她了!她不會覺得自己孟浪吧...

而且,她是為什麼哭了,還那樣緊抱着自己...

天漸就亮了,一月仍一夜沒睡,雖然知道有人在保護她,可無奈腦子裡亂七八糟的想法太多,竟也睡不着,正好的去看看是幾時換人。

他也沒換衣服就去小心去探了昨夜那兩人在的位置,可人早不見了,竟換的這樣早。

他原想上房頂再看看,可不知那些人在何處,若是被發現自然不好,思量之下便也就放棄了,只能去打了水回房沐浴洗漱。

一月躺在桶中正用冷水擦着身體,看了看還將暗未大亮的天色想着不久她就該醒了,也不敢再慢悠悠,心裏想着要去給她備着早飯。

他洗漱完畢穿戴整齊了出了房門,沒曾想的,她就那樣立在不遠處,手裡還拿着昨夜給她披上的衣服。

他瞬間不知要如何面對她了,昨夜發生了那樣的事情...

藿姜看着倒是不扭捏,看到他出門就走過去了「昨夜謝謝你。」

......

一月不敢說話甚至是不敢看她,昨夜他自作主張的抱了她...想着不覺耳朵又紅了起來,很是束手無措。

藿姜嘆了口氣,自己怎麼就那樣了。

「又是一夜未睡?」

藿姜上前看着他的臉,眼下還是微微一圈烏青,是因為自己嗎?

他還是沒說話,不知要怎麼回答,要對她說謊,自己倒不如不說算了 。

想着,那柔軟的手指就按上了自己的臉在眼下左右滑動着,語調輕柔,帶着憐惜「總不睡怎麼行?」

他緊張的滾動了下喉嚨,她...

「小姐...」

她身上的冷香從面前就飄了過來,勾動了心,他不覺抬起頭看了一眼,正與藿姜剛好對視上了,她眼裡帶着些自己看不懂的情緒,心下意動,他後退一步,自己不能再那樣失措冒犯她了。

藿姜看看他後退的步伐心又沉了些放下手,自己又着急了。

」你休息吧。「

說著就轉身走下去把衣服放在了院中的石桌上,沒再等他接過也沒等他回話就出了院子。

這一日兩人沒再見面,藿姜從早上回去後一直待着房中不出來,一月很是心慌,卻也不知道要如何處理,就是去喊了也不搭理,他也不能就硬闖閨房。

等了許久她才說了句:「回去吧,別在外面了。」

聲音裡帶着冷意,不容他拒絕。

知道有人在外面守着她就也放了心,便回了房,他現在實在也想不通,是為什麼,明明自己只是她撿回來的隨便一個誰,可她的樣子,一點也不像把自己當生人,甚至有些舉動實在是過於親密了...

這夜他即使帶着亂麻一堆的想法也總算是困的睡了過去。

......

他看着眼前神色自若的藿姜又忍不住回想起昨日的事情,是真發生了吧?可怎麼出來後就這樣了,看着太過正常。

「可會研墨?」

藿姜已經穿戴整齊,只是頭髮還沒幹透被她就那樣垂在一旁。

他沒做回答,直接去了書桌前就動手起來,她今日太奇怪了,出房間後就搬了椅子在院中看了書,方才又沐浴了一遍,倒不是說這些奇怪,是她昨日明明就那樣了,今日就當做無事發生的樣子讓他很是心悸。

可真要問又無從說起,只能勉強的隨着她一般也裝作無事。

一月把研好的墨推近她一些後就出了房門。

藿姜也沒多看他,似乎真就是把事情忘卻腦後,可實際上,她只是深思了一番,就算是再遇到又能如何,自己還要把所想強加與他不成?

不止如此,她做了決定,手上拿着的筆沾着方才一月研好的墨書寫起來,紙上只躍然出現短短几句話,可已然斷了她的所想。

她用硯台壓住了紙張,挨坐到椅上,深深嘆了口氣「罷了,痴想而已。」

一月手裡拿着干帕子就在門外,聽到她說的這話心裏不覺一頓難受,不知她說的何事可就一抽一抽的疼,他平靜了幾個呼吸才進去。

「小姐。 "

藿姜此時閉着眼「出去吧。」

他該像之前一般聽話的,只是不知為何這次就是不想走,他到藿姜身後輕輕給她擦起了頭髮,兩人都沒說話,藿姜只是受着,沒阻攔,房間就剩了頭髮與帕子摩擦聲跟呼吸聲。

一道聲音打破了沉默「小姐!」

兩人都聽出來了,是花余回來了。

一月忙拿着帕子就離遠了些藿姜,生怕花余看到誤會一般。

藿姜沒再管他那些動作」讓她過來。「

他答了是出門,院子大人有沒有,一時找人自然找不到,花余正轉着就看到一月「...小姐呢? "

花餘一臉的疲倦,可見到他還是帶着警惕,若不是她執意說沒事自己怎麼會放下她一個人跟外男就待在一起,她可是趕緊趕慢的回來的,半點不敢耽誤,就怕出事。

一月往後面那院子看了看,示意她在裏面,他就不進去了,該有話要說,而且,現在這樣子總是不對。

花余眼色快的很,擦身就進去了,一月頓了下喊住花余把手上的帕子遞過去,她的頭髮還沒幹,省的生病了。

花余帶着審視接過那帕子快步走了進去。

「小姐!」

藿姜被這聲喊的耳朵疼「在呢在呢~」

花余衝過藿姜身邊,可卻也不敢碰到她,身上臟,恐也染上。

」小姐,那人可有冒犯你?「

花余看着她那還半乾的頭髮想到什麼。

「 也不累,一回來就問這問那,可打聽好了?」

「小姐等等。「

花余說完一溜煙的跑了出去,只過了一刻不到就換了身衣服乾乾淨淨的回來,她進門就走到藿姜身後給她擦起了頭髮。

「小姐,那人是萬丞相的獨子,萬籽原, 打聽不到什麼有用的消息,就知道前些年一直病着養在丞相府沒出來過,似乎是最近終於養好了才出來的,也不知要找了您是什麼用意。「

花余動作輕柔,臉上倦色也悄然消失了些。

「恩,子旬可說什麼了?」

讓她去不只是打聽是誰,更是有旁的事情,總不能如此被動。

「姑爺說萬籽原身份特殊,但小姐真要做那也隨您。「

「...叫齊少爺。」

她不喜歡這個稱呼。

花余也不說了 ,她一進門就知道她不對,不知何事,但這個時候問了總是觸霉頭。

隔天藿姜便帶着花余 一月進城去了,藿姜喜清凈,莊子離漫雲城有幾日的距離,路上一月權當馬夫,藿姜跟花余在馬車裡坐着,馬車地搖晃使得藿姜昏昏欲睡,花余見狀用毯子將藿姜蓋好,見她就要倒下扶住後便小聲對外面說:「小姐睡著了,你慢些。」

外面沒有答覆但速度慢了下來,可馬車還是顛簸,花余把藿姜扶好出去說:「你進去扶着小姐吧,架個馬車都架不好,小姐都要被你顛醒了。」

一月點頭,看到藿姜的頭微微靠着馬車,一緞青絲簡單挽起,一把青絲散落在胸前,髮髻上僅堪堪一隻珠釵,寬大柔軟地絲質淡海青色裙子將藿姜顯得彷彿是畫中人一般嫻靜,藿姜的雙手掩在袖下,眉頭輕皺,不知在夢些什麼,毯子被抖落,一月靠近把毯子蓋好將藿姜的頭往自己肩上放,一月只覺得耳朵里心跳的聲音被放大並越來越快。

花余駕車停下對一月說:「我們在此處歇會吧,小姐怕是也該餓了。」

花余掀起帘子看到藿姜靠在一月肩上撇了撇嘴:「我去找個包廂,你把小姐叫醒吧。」

一月伸手想拍醒藿姜就要碰到時停住頓了頓輕聲道:「小姐醒醒。」

藿姜皺眉慢慢張開眼睛聞到熟悉怡人的香味頓時覺得十分愉悅起身抱住一月:「一月你真好聞。」

一月沒有躲開,看着懷裡的藿姜手就要放上頭頂外面傳來些說笑聲,一月把手放回身旁:「小姐,下車吧。」

藿姜抬起頭看着一月這正經嚴肅的樣子就覺得好笑,越發想逗他,藿姜轉換陣地攬着他的脖子用親昵的語氣喊着他「一月」

一月看着藿姜閃閃發亮的眼睛不覺想:她知不知道這樣對一個男人是什麼意思呀,要是別人怕是早忍不住吃干抹凈了,也不長點戒心!一月在心裏想着,面上不顯,推了推她離得遠些,移到帘子處,真是妖精靠這麼近,自己又不是什麼聖人,掀起帘子:「小姐,在外面別鬧,下去吧。」

藿姜覺得一月真有趣,假正經,理了理自己的頭髮,不看他直接下去,一月有些納悶,怎麼了?生氣了?跳下車緊緊跟着藿姜。

花余在門口等着,拉着藿姜的手就往樓上去,一月見狀就跟的慢些,花余,好像對他有意見。

一月站在門外沒進去,不用進去也能聽到她們在說些什麼「小姐你真不怕他是別有圖謀嗎?」「沒有沒有,他不會的,你別想了,就放過你小姐吧,一直叭叭耳朵都要長繭了,餓了吃的呢?」藿姜對門外說:「一月可別聽了,進來吧。」

花余見一月進來白了他一眼便走下去,一月有些無奈,自己也沒幹什麼吧。

藿姜示意他坐下,一月坐下藿姜便往他身邊湊去:「花余沒惡意,你別放心上。」說著就把手放在他心口處輕輕拂着絲毫不覺得此舉有何不妥,一月忙忙把手握着:「小姐,這是外面!」

藿姜眨眼狡詐地說:「你餓暈了呀,這裡是裏面。」

手反握着一月,直勾勾地看着他慢慢升紅的臉,放過你吧哼,手放開坐的遠遠的支手撐着頭看着窗外,一月握緊手平復但眼睛卻不曾離開過藿姜身上,一月不懂為什麼藿姜對自己這麼親近,是喜歡或者還小不懂事?

花余帶着端菜的小二上來,小二放下便走了,花余站在藿姜身邊給藿姜布菜:「小姐快吃」,花余站着看着一月沒有給他碗筷,一月有些尷尬剛想起身藿姜坐直有些冷淡地對花余說:「花余,跪下」花余愣了愣隨即跪下低着頭。

藿姜把碗筷給一月「吃吧」一月看着跪着的花余沒法視而不見:「小姐,花余...」藿姜看了一眼一月:「你也想陪着跪就去吧」一月沒猶豫地也跪了下去,期間小二把剩餘的菜端來看跪着的兩人放下菜匆匆走出去就怕藿姜找麻煩一般。

藿姜吃的慢,包廂里只有藿姜吃東西的聲音,兩人就在地上跪着沒人說話,空氣冷得就像是要凝固起來,藿姜吃完了伸手想倒水,花余眼尖地起身去給藿姜倒水,扯了扯藿姜的袖子小聲說:「小姐..花余知錯了,絕對沒下次...小姐別生氣了。」

藿姜抬眼看着花余不說話,花余回看藿姜從眼中看到了什麼似的,往跪着的一月走去扶起他:「對不起,我..我應該相信你的,總之你現在是小姐的人,絕對不能背叛小姐!否則我第一個不放過你!」一月看了眼藿姜,起身對花余點了點頭。

「鬧夠了就該去做正事了」藿姜說完就往外走,花余 一月隨即跟上。

藿姜的馬車在一處偏僻的院子停下,花余敲門,張子現身在門後對藿姜做了禮「藿小姐」藿姜走進一間房張子推開柜子,柜子後出現個通道,藿姜走進去看到一襲紅衣的少年攤在椅子上看到她進來熟涅地說:「怎麼這麼慢,再等會我就要睡著了。」

藿姜在他對面坐下「你就是萬籽原?」紅衣坐直往藿姜身邊靠近,藿姜聞到一股極淡的藥味,花余與一月緊張兮兮地盯着他刀劍欲出鞘,少年靠得極近他的呼吸吹在藿姜臉上藿姜急忙離地遠些手對着花余 一月揮揮。

「你不是着急見我嗎,都等不及的請我來這了還問我是誰」萬籽原看藿姜往後退便支着手在桌上對藿姜說,紅衣似火少年如玉在有些昏暗地房間顯得格外耀眼似乎有着閃閃光芒刺着藿姜的眼睛,藿姜回神看見他調侃地看着她,藿姜的一番話在嘴裏怎麼也說不出摸起茶杯放到嘴邊才發現茶杯里空空有些尷尬,花余看到剛想上前被一月擋着,一月上前給藿姜倒水,與藿姜對了對眼神,藿姜鎮定對萬籽原說「你想要幹什麼?」藿姜喝了口水等他回答卻聽到萬籽原說「想見你真是麻煩,又不能直接去你莊上,左等右等終於把你的貨截下了。」

藿姜聞言一驚,他怎麼知道自己的莊子在哪「所以小公爺僅僅是為了見我便如此大費周章?你有什麼目的?」萬籽原見她這麼防備就覺得自己似乎有些着急了,但想想若非如此怕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借口見到她。

「你不記得了..」萬籽原懊惱又靠近藿姜就要握上手一月把刀橫在中間,萬籽原抬頭看着一月又看了看藿姜問她「他是誰?」

藿姜按了按一月的手示意他放心,一月把刀收起站在身後,萬籽原緊緊盯着藿姜的手有些冷淡地重複一遍「他是誰?」

「小公爺打算怎麼才能還給我?」藿姜不想多說,萬籽原似乎有些生氣,起身衝上去把藿姜抱在懷裡一月與花余沒來得及阻止一月拔刀正欲對萬籽原動手,萬籽原手攬地更緊些冷聲對藿姜說「你的人真麻煩,不如我們換個地方」說罷就帶着藿姜往門外走,藿姜掙脫不了,只能怒視他。

「放開我!」萬籽原倒退,一月與花余不敢動手怕傷到藿姜,張子聽到動靜拔刀對着萬籽原刺去,萬籽原抬腿將椅子踢倒阻擋住張子飛身往門外去,院中瞬間多出十幾人與一月三人對抗着頓時刀光劍影,雙拳難敵四手,難以顧及到藿姜,萬籽原在一片混亂中把藿姜撈上馬車帶走。

萬籽原把藿姜抱着並未放開「看吧,現在這樣多好,帶什麼人,我又不會傷害你。」

藿姜氣急推不開只好把手撐在中間不讓他離自己更近「你到底想幹什麼?」萬籽原饒有趣味的看着她「你是被騙大的呀,不是說了我費這功夫就是為了見你呀。」

藿姜氣得臉彤紅就要冒煙了似的,萬籽原卻不想就這麼輕易放開她,手拂着她的背「乖,不氣不氣下次我提前跟你說就是了」手上動作不停,藿姜慢安靜下來突然靠近萬籽原,死死咬住他的肩,萬籽原吃痛但還是沒放開「嘶,你可真狠」萬籽原一隻手握着她腰一隻手扶着她的頭貼近她威脅地說「再胡鬧就親你了哦」

藿姜聞言鬆口手腳掙扎亂動「萬籽原!」萬籽原忽然貼近與藿姜對視,藿姜不敢動了,他的眼神里有着自己看不懂的瘋狂,手扯着他的衣領緊了緊,萬籽原一笑「膽子真小,我又不會傷害你」藿姜不答,兩人靜靜對視呼吸相交空氣里多出些曖昧,萬籽原盯着藿姜手攬得更緊些,萬籽原覺得藿姜的眼裡似乎有着深不可見地潭水將自己沉沉包裹住,忽然外面傳來一月的聲音接着便是打鬥聲,馬車上只有萬籽原藿姜跟一部下,萬籽原回神放開藿姜不悅的說「真是死纏爛打」把一紙條往藿姜手裡塞了塞

馬車停下,一月掀開帘子劍指萬籽原,一月身上並不完好傷口好幾處,藿姜看得心疼上前握着一月的手皺眉看着他「我們走吧」一月仔仔細細地把藿姜全身看遍發現似乎沒受傷便冷冷地看了一眼萬籽原後抱着藿姜走了,萬籽原不悅地低聲說「我倒是要看看你又是何方神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