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活人禁忌
活人禁忌 連載中

活人禁忌

來源:google 作者:林小青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林小青 陳晨

中學那年,我青梅竹馬的女友被賣給村裡的大戶人家配了冥婚如花似玉,青春年少的她,被活着埋進了別人家的祖墳為了救她,我不惜付出任何代價卻沒想到,救她的代價居然是……展開

《活人禁忌》章節試讀:

  看着老馮家的燈籠,我和小表舅都汗流浹背。

  我看了小表舅一眼,問道:「小表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表舅臉色鐵青,沉聲說道:「老馮家一定有古怪,他們分明就知道很多事情,卻不願意告訴我,我懷疑現在的老馮一家,已經不再是原本的老馮家了……」

  別看小表舅平時沒什麼正經,經常靠着一張還算英俊的帥臉和三寸不爛之舌忽悠人,但是現在的小表舅卻異常嚴肅,表情也凝重的很。

  我知道小表舅沒有騙我,老馮家也肯定大有蹊蹺,因此我連忙問道:「那老馮的宅子,咱們還進去么?」

  小表舅點頭說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宅子肯定要進。
但我懷疑老馮一家人現在已經不在這裡了。
或者換句話說,剛才老馮帶咱們去的,根本就不是現在咱們眼前的這個宅院。」

  小表舅這句話說的我就聽不懂了,村東頭只有一個老馮家,通往老馮家這條路我從小跑到大,就算閉着眼睛都能找到這裡,剛才老馮帶我們來的明明就是這裡,我還能記錯不成?

  可聽小表舅這意思,老馮家似乎並不只有一個,亮着紅燈籠的和亮着黃燈籠的,根本就是兩個老馮家。

  而這時候,我驚異的發現眼前這座宅院大門口的石獅子居然是歪頭的,而且石獅子是一公一母,腦袋都衝著門裡,跟剛才直頭的獅子並不一樣!

  這個發現更是讓我後背發涼,難不成剛才我們進入的老馮家,根本就不存在?

  這時小表舅忽然拍了拍我的肩膀,嚴肅的說:「陳晨,你在這裡等我,我進去看上一眼。
老馮家兇險異常,我不能讓你冒這個險。」

  看着小表舅眉宇間的擔憂,我心中不禁一陣感動。
關鍵時刻,果然還是血濃於水,小表舅願意挺身而出。

  可說實在的,我們倆其實是同齡人,我總不能讓小表舅一個人去冒險。
我連忙拽住小表舅的胳膊,搖頭說道:「小表舅,我雖然不像你似的,學過幾天本事,可人多力量大,咱們倆人進去,好歹多一份陽氣。
再說我女朋友林小青下落不明,我也想進去找找她的下落。」

  小表舅輕輕點頭,同意了我的建議。
不過他猶豫一下,皺眉說道:「陳晨,有句話我說出來你別不愛聽。
老馮家的墳地吃人不吐骨頭,林小青給埋了進去,怕是凶多吉少,你別抱太大希望。」

  這話我的確不愛聽,可小表舅說的是事實,我只能點頭。

  小表舅又說:「老馮家的宅院邪異的厲害,一會甭管你在院子看見什麼人,都不要輕易相信他。」

  我再度點頭,這一點其實我也想到了。

  說完了這兩句話,小表舅邁開步子,帶頭走進了老馮家的院子。
小表舅猜的的確沒錯,老馮家的院子里一個人影子都沒有,各個房間的燈也都沒開,好像這裡根本就沒有人居住一樣,剛才老馮鬧鬧哄哄的一家人,居然一下子就人間蒸發了!

  我越看越覺得奇怪,越看越覺得恐怖。
但是現在我的心裏惦記的其實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林小青到底在哪。

  我們一路從前院走到後院,卻根本就找不到一個人影。
等到最後,我和小表舅的目光都停留在一個地方:老馮家西側的小廂房,就是鐵門和門鎖都是新的,老馮不讓我們輕易靠近的那個。

  我抬眼看了一眼小廂房,低聲問道:「小表舅,你說這小廂房裡,會不會有什麼東西?」

  小表舅輕輕點頭,說:「不用想,肯定有東西。」

  小表舅藝高人膽大,也不管老馮剛才的勸誡依稀還在耳邊,當即從院子里摸起一塊石頭,朝着西廂房就走了過去。

  我跟在後面,低聲問道:「小表舅,不用準備點什麼道具么?」

  小表舅搖頭道:「準備什麼道具?
準備好逃命就行了,一會我砸開這門鎖,只要我喊一聲『跑』。
你就什麼也別管,趕緊往村子裏跑,知道不?」

  我連忙點頭,緊緊跟着小表舅走到西廂房的門口。

  小表舅舉起石頭剛準備砸下去,詭異的事情卻發生了,我忽然聽見西廂房裡傳來了一陣熟悉的哭聲!

  這哭聲雖然斷斷續續,但是聲音很清楚,而且我左聽右聽,總覺得這聲音很耳熟,有點像是小青的聲音!

  我一下子就激動起來,壓低聲音說道:「小表舅,是小青!
是小青!」

  小表舅回頭瞪了我一眼,有點生氣的說:「我之前怎麼跟你說的?
老馮家的宅子邪異的很,甭管在裏面看見誰,都得警惕着點,別輕易相信,知道么?」

  我這才冷靜下來,連忙重重的點頭。
可一聽見小青的聲音,我心裏頭就又有點激動了。

  小表舅也不含糊,看準了鐵鎖,用石頭猛地一砸,一下子就砸開了門。

  我連忙推門進去,一進門,就看到了裏面的情景!

  西廂房裏面有一張很老舊的單人床,床上鋪着一張髒兮兮的床單。
床單上綁着個人,就是我的女友林小青!

  小青身上穿着的還是校服,一看就是下午放學之後就被直接綁走了,現在躺在床上,嘴上貼着膠布,嗚嗚嗚的哭着……

  看到小青,我就想趕緊衝過去救她。
但小表舅沒有讓我這麼做,而是一把拽住我,讓我原地站着。

  隨後小表舅走到林小青的面前,低頭打量了一番小青,過了好大一會,小表舅這才撕開小青嘴上的膠布,解開小青胳膊上和腿上的繩索。

  小青的皮膚特別白,現在被麻繩捆了這麼久,上面都已經有了一圈紅色的痕迹了,看着非常可憐。
我趕緊過去抱住小青,問她有沒有受傷?

  林小青搖了搖頭,聲音很虛弱的告訴我,說她沒事,就是嚇壞了。

  而小表舅卻似乎並不信任眼前的這個小青,他表情嚴肅的說:「林小青,把你被賣給老馮家之後到現在,經歷的所有事情都說出來,不要放過任何一個細節,否則我和陳晨就沒有辦法幫助你。」

  小青臉色蒼白,說她放了學之後在學校門口見到了她爸,她爸說帶他見個親戚,就直接來了老馮家裡。
後來老馮家的這些人七手八腳的把她綁住了,她爸也不救她,反倒站在一旁和老馮討價還價,這時候她就意識到自己被賣了,心裏很痛苦……

  小表舅皺着眉頭問:「那後來呢?」

  小青說,後來她就一直被綁在這個房間里,哪兒也沒有去。

  我一聽這話,腦子裡「嗡」的一聲炸響了,我明明在墳地里的棺材中聽見了小青喊救命的聲音啊,難道是我聽錯了?

  小表舅聽見小青這麼說之後,倒也不置可否,只是點頭說道:「嗯,那事情就先這樣吧,今天已經很晚了,你們趕緊回家好好休息。」

  聽小表舅這麼說,我頗為意外——事情都已經鬧成了這個地步?
我們還怎麼回家好好休息?
墳地里冒出血水、地面上塌出大洞、馮遠得了失心瘋、老馮家莫名消失……這是要出大事的預兆,小表舅卻還讓我們回家休息?

  我問小表舅:「這些事情怎麼辦?
難道就當沒有發生過么?」

  而小表舅卻像是忽然看穿了這些奧秘一樣,臉上緊張的表情不見了,而是換上了一副無奈,他淡淡說道:「老馮家祖墳的地洞只是一個局的開端,往後必有呼應,在呼應出現之前,誰都無能為力,只能好好休息,好準備應付接下來的事情……」

  我皺眉問道:「局?
什麼局?」

  小表舅嘆了口氣,說道:「這種局在玄學上叫做『珍瓏』,但它也有個俗稱,叫做『死局』。」

  小表舅的話說的我後背直冒冷汗,我剛準備多問幾句,背後的小青卻露出一副虛弱的樣子,明顯需要休息。

  我趕緊轉過身去攙扶小青,小青卻堅持着說:「沒關係,陳晨,你把我送回家就好了,我就是有點頭暈……」

  我卻咬着牙說道:「你傻不傻,你爸媽都把你賣了,你還想着回家?
你那個家根本就不把你當自家人了,你還回去幹什麼?」

  小青抬頭看了我一眼,表情變得非常痛苦,她也知道我說的沒錯。

  這時候小表舅忽然說道:「陳晨,反正我姐和我姐夫都在省城打工,你家沒人,要不你帶着小青回你家住一晚上得了。」

  我一聽,這倒是個好主意。
現在小青的父母拋棄了她,她無依無靠,也就只有我能夠保護她了。

  我連忙點頭同意,小青也沒有拒絕我的邀請。

  這時小表舅往門外一指,說道:「好了,咱們先離開這裡吧。
這裡是是非之地,不可久留。」
說著,他讓我們先走,但趁着小青不注意的時候,小表舅忽然從懷裡掏出一張黃紙符籙,塞在了我的手上,悄悄說道:「陳晨,回家把這符籙化成灰吞了,還有就是,千萬提防着林小青,這姑娘只怕已經不是你認識的林小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