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霍少的替身白月光覺醒後大殺四方
霍少的替身白月光覺醒後大殺四方 連載中

霍少的替身白月光覺醒後大殺四方

來源:google 作者:白衣劍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展意,霍少 現代言情 白衣劍客

【暴躁瘋批富二代繼承人男主x堅韌隱忍後期黑化病嬌復仇女主】【雙潔1V1+壕門恩怨+先虐女主後虐男主+女主後期會黑化變成病嬌+追妻火葬場+偏執暴躁瘋批+有反轉有爽點+替身】這是一個瘋批X病嬌互殺的故事父親突發車禍,還在上大學的展意不得不背負起照顧母親和為弟弟治病的重擔因有幾分像霍少卿初戀情人,在被他看中後,強行扔下一紙協議,從此成為替身,遭遇百般折辱展意意志不屈,隱藏傲骨,韜光養晦,逐步脫離霍少卿掌控,完成自己的理想霍少卿從沒想過,這場荒唐的遊戲到頭來竟讓他深陷其中接踵而來的真相,刺骨,刺心,更讓他失去所有,他卑微的將自己踩入塵埃,只求她能回頭再看自己一眼小劇場:展意踩着霍少卿的手,俯身吐出一口煙,「怎麼,霍少是過不下去了,打算出來賣身么?」霍少卿湊近,聲音嘶啞:「把我留下,任你為所欲為,不好么?」展開

《霍少的替身白月光覺醒後大殺四方》章節試讀:

第9章 學長,你別管我了

蕭白根本沒有離開的意思。

他擋着其他人窺探的視線,在所有惡意中築起一道溫暖乾淨的牆,任由她發泄。

「對不起……我……我不能說……」

展意壓抑着自己的聲音,蕭白不在意,把她的手放在自己腰上,「那就痛痛快快的哭一場。」

蘇小暖看到這邊情況,連忙跑來抽出紙巾,又是哄,又是逗,總算讓展意破涕為笑。

蕭白換了蘇小暖帶她去後面洗把臉,等兩人回來之後,發現店裡其他人全都走乾淨,就剩下他們一桌。

蘇小暖對蕭白偷偷豎起大拇指。

這頓帶着熱度的午飯,捂熱了展意冰冷的靈魂,等三人吃完,她抱着熱水杯,終於說出自己的打算。

「我……不打算參加比賽了。」

此言一出,導致蕭白和蘇小暖兩個人皆是一臉震驚。

「為什麼呀!你為了這次比賽準備了大半年的時間,怎麼說放棄就放棄!我不同意!」

蘇小暖第一個從椅子上「騰地」站起來,率先表示反對。

蕭白看了一眼暴脾氣的蘇小暖,若有所思:「這次設計比賽很重要,對你的畢業也會有很大影響,你真的考慮好了?」

展意咬牙。

她又何嘗不知道這場比賽對她的重要性,可是,又能怎麼辦呢。

現在最重要的不是比賽,而是錢,很多很多錢。

「學長,我已經決定了,退出比賽……」說著,展意便站起身準備離開。

「展意!你不能這樣,如果你放棄了,那我們浪費那麼多時間是為什麼?!」

蘇小暖想要拉回她,而展意卻狠狠地甩開她。

「展意,冷靜點!」

「學長,你別管我了……別管我!」

展意捂住胃,額上瞬間布滿冷汗。

蕭白不容分說,直接抱起她,「聽話,任何時候都不能和自己的健康過不去。」

啪!

啪!

啪!

霍少卿一邊鼓掌,一邊閑庭信步走到他們面前。

「真是一出好戲……展意,你又給了我一個不小的驚喜。」

看到霍少卿,展意瞬間裝備上自己冰冷的外殼,滿身戒備。

為了不連累蕭白,她的身體虛弱到搖晃,也要拚命站起來,不露出一絲脆弱給他。

蕭白不認識霍少卿,見他來者不善,便擋住展意,目光微冷,「說明來意。」

「我?」

霍少卿見竟然有人替展意出頭,揚起薄唇,逼近蕭白,眼神對着她身後的展意,看着她戰慄,看着她滿眼被拆穿的恐懼,話鋒一轉,說:「我是她債主!」

「債主?」蕭白聞言,有那麼一瞬間愣怔,他一臉疑惑的轉過頭看向展意。

展意明白,現在不能激怒霍少卿,只能儘可能低着頭,利用長發遮住了半張臉,不讓人看出她此刻偽裝的姿態。

霍少卿見她那副表情,心裏沒來由的不爽。

「不和你的朋友介紹一下我們的關係么?嗯?」

展意知道逃不過,沉默了片刻,再抬頭時,清冷的眸子裡帶着對霍少卿的厭惡與不屈的倔強。

「你剛才已經說過,你是我的債主,欠你的錢我會儘快想辦法,你不需要牽連其他人。」

這話說的,直接把霍少卿氣笑了。

他狂躁的掀開蕭白,逼近展意,湊近她耳畔壓低聲音道:「你覺得……如果你的學長知道了我們之間的關係……還會像現在這樣對待你嗎?」

轟——

這句話如一盆帶着冰碴兒的水,無情且殘忍的澆在展意的身上,從頭冷到腳。

她愕然了幾秒,呼吸幾近凝滯。

「無論你們是什麼關係,都是展意自己的選擇,我尊重,但也不會讓你仗着身份欺負她。」

蕭白推開霍少卿,依舊護着展意。

展意心尖兒微顫,她不敢開口,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打破唯一溫暖她的希望。

「怎麼?」

見展意那副表情,霍少卿一股子無名火竄上來,一腳踹翻旁邊的椅子,指着她咬牙切齒道:「惹怒的下場你很清楚,現在,和你的好學長說清楚,你和我是什麼關係!」

「喂,你這人什麼素質啊,幹嘛欺負我們家展意!」

暴脾氣蘇小暖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想要上前阻止。

霍少卿一句「你閉嘴」加上他要殺人的眼神,嚇得蘇小暖渾身一激靈,還下意識倒退了兩步。

「學長……我,我和他……」

展意剛要開口,蕭白轉身捂住她的嘴,「沒有誰一輩子順風順水,現在跌倒,渾身泥濘沒關係,我相信,你能站起來,能走出困境。」

蕭白示意蘇小暖扶着她,不卑不亢對上霍少卿。

兩個男人之間,瀰漫著濃烈火藥味。

這一回,展意打心底的鼓起勇氣,柔聲對蕭白說:「學長,我明白,不過這是我的事情,我能處理,你和暖暖先離開。」

蕭白明白她的用意,雖沒說話,卻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他不放心展意和這個言語囂張乖戾的人單獨相處。

展意看得出蕭白擔心,她笑了笑,故作輕鬆道:「要債的都這樣,小暖,你帶學長先走,我一會兒就來。」

「啊……好吧,你自己小心點。」

蘇小暖拉着蕭白學長走到門口,就聽身後「啪」一聲,很響亮的耳光。

展意身形站不穩,趴在地上,意識模糊間,嘴裏還說著:「你們快走……」

「展意!」

霍少卿晃動着脖子,眼神陰狠,居高臨下的用腳踢了踢她:「喂,別裝死!起來!在我這兒裝死沒有用!起來!」

蕭白從來沒這麼動怒過,他快步衝過去,一拳將霍少卿揍得踉蹌,他迅速抱起展意,滿眼的心疼。

「展意,能聽到我說話么?」

展意已經徹底失去意識,霍少卿見狀舔了舔嘴角血跡,森森怪笑,他一把揪起蕭白的衣領,眼神如同掀起狂風暴雨般,癲狂。

「你算個什麼東西,敢管我的閑事!識相的趕緊給我滾!」

「她欠你多少錢,我替她還!」

蕭白擰緊眉頭,看來展意之前的異狀,也和這個人有關。

「夠了!都什麼時候了你們還在這裡打架!難道不應該叫救護車把展意送醫院嗎!」

蘇小暖壯着膽子跑到兩個男人中間,試圖阻攔他們繼續起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