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霍爺虐反了,夫人才是你的白月光
霍爺虐反了,夫人才是你的白月光 連載中

霍爺虐反了,夫人才是你的白月光

來源:外網 作者:白一寧霍明拓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白一寧霍明拓

他錯把恩人當仇人,一直以為在他快要病死的時候,心愛的女人拋棄了自己。他發誓這輩子再見到她,一定要讓她也嘗嘗被拋棄的滋味。等再見到她,第一眼他就認出了她,他記得她說過愛他愛的死去活來非嫁他不可。而她卻不記得他,更不記得當年自己割腎救過他的命,她只知道這個男人瘋了,非要娶她不可。「聽說了嗎,新郎都死過三個老婆了!」聽到這樣的話,她沒片刻猶豫,馬不停蹄地逃婚。他差點就擰斷了她的脖子,質問:「為什麼逃婚?說好的真愛呢?」好可怕的表情,好可笑的問題。「你八字克妻,你心裏沒點數嗎?就算你是個總裁,哪怕你是我真愛,你也不能克我啊!」愛情誠可貴,生命價更高。展開

《霍爺虐反了,夫人才是你的白月光》章節試讀:

白淳雅見父親聽進去了,跟自己母親面面相覷,很是幸災樂禍。

史秀甄又繼續說:「一寧一直對我有偏見,從小她的東西,我們都碰不得!雅雅跟她男朋友說話,等於是碰了她的東西!這一次,我想還是雅雅不對!不應該想着去看看一寧!還碰到了他男朋友!」

「別替那逆子說話!這丫頭就是欠管教!真以為我還收拾不了她了!反了天了她!」白洪崐大大罵。

———–

酒店裡的白一寧已經在陽台吹着冷風喝起了酒。

雨停了,風有點大,寒風徐徐吹,有些冷。

她穿着酒店裡的浴袍靠在欄杆上,望着遠處的風景。

這裡景色是挺好的,可以看到環繞這座城市的墨江,不過僅僅能看到一點而已,對面是五星級酒店,幾乎把整個江景都遮住了。

她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和自己親生父親的關係會鬧那麼僵硬。

她只知道十年前,一場車禍,她的親生母親在車禍去世,而她的親生父親卻和另一個女人結了婚。

母親的忌日和父親的婚禮是同一天。

多麼諷刺,多麼殘酷。

那時候她8歲,不是特別能記事的年齡。更何況,那場車禍,她生了病發了高燒,8歲以前的事她大多都不記得了。

父親在母親忌日那天娶了別的女人,這事,她在心裏疙瘩了那麼多年也早就慢慢消化了,不得不面對現實,只是恨永遠都不會消失。

她為母親遺憾,居然挑了這樣一個男人。

也總覺得自己眼光好,挑到的男人是萬里挑一的。就像越少彬,看着話不太多,人忠厚又木訥,很老實的樣子。

中學的時候,他是她同桌,話很少,不會討女孩子歡心,他追她的時候就是每天給她帶早餐。

他的零花錢不多,每天的早餐費用只夠他一個人吃的,他就每天提前一個小時起床在家裡給她做好早餐帶來學校給她。

所以中學的時候,她臉色異常紅潤。人家都說是愛情的滋潤,她倒覺得是早餐吃的好,身體營養充足。

這麼一個男人,居然背叛了她。

出軌了她的妹妹白淳雅!這眼光,忒差!

一想到那天床上的情景,白一寧心口就跟堵着一樣。

她手裡拿着一根煙,吸了一口吐出了煙圈。

她很早就學會抽煙了,中學時期就是妥妥的不良少女。抽煙喝酒打架樣樣精通!

「簡清若的粉絲原來都你這樣!真是什麼樣的明星帶出什麼樣的粉!」隔壁突然傳來輕蔑的聲音。

白一寧就納悶了,今晚是造了什麼孽,老碰到這白星楚!

隔壁陽台上,白星楚穿着絲質睡袍,細腰帶松垮地細在腰間,捲髮挽成了一個髻,臉頰邊是兩縷髮絲落下。

相比白一寧,酒店加厚睡袍,頭髮隨意扎個馬尾,一手拿着酒,另一隻手手指夾着一根女士香煙。

白星楚是滿滿的女人味,白一寧是妥妥的不良少女。

白一寧還沒懟回去呢!

白星楚又回頭笑着說:「明拓哥,不知道你突然過來,我先把椅子擦乾淨了再讓你坐!」

「嗯。」霍明拓嗯了一聲,走到欄杆邊看着外面的景色。

似乎無意地看到了白一寧這邊。

《霍爺虐反了,夫人才是你的白月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