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火影:從零開始的小國國主生活
火影:從零開始的小國國主生活 連載中

火影:從零開始的小國國主生活

來源:google 作者:天生廢柴必有用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天生廢柴必有用 妃月白 遊戲動漫

為了防止忍界被破壞,為了維護忍界的和平,我們——可愛又迷人的匠之國巫女集團,對此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讚美吧,擁有至高光芒與財寶的國主大人!匍匐吧,在神的力量下,五影也不過是區區沙礫!展開

《火影:從零開始的小國國主生活》章節試讀:

「挺,挺有…兩下子…的嘛!」

在空中翻滾了幾圈後,鬼燈族叛忍迅速調整好姿態,找准機會踩住堅實的地面,雙腳當作剎車片一樣,在泥地上向後滑行片刻後,終於穩住了身形。

即使在初次交手中處於下風,但這仍舊不影響對方「出身於霧隱豪門——鬼燈一族」的傲慢心態。

妃月白扯了扯嘴角,居高臨下地說道:「如果你有的只是嘴上的功夫,那我勸你還是儘早閉嘴的好。」

「不然我可是會撕爛你的嘴巴,免的你嘴裏噴吐出的臭氣,污染了我神社周圍的清新空氣。」

他可不是平庸的小國忍者,而是全能型的戰士,德、智、體、美、勞全方位,立體性的發展。

在自帶系統的強力加持下,體術、忍術、幻術、劍術、醫術、藝術等,他全都會上那麼億點點。

攻高、防高、敏高、血厚、藍足、增益、免疫等狀態全滿、還能加血,這還怎麼輸?

「水遁·水鐵炮之術!」

狂暴紊亂的水流聚集在鬼燈族叛忍的手指上,隨着術式的完成,他的手變作手槍狀,從食指尖射出有如子彈的液體向著妃月白激射而來。

鬼燈一族代代相傳的秘傳忍術嗎?!

戰鬥開始變得有趣起來了。

目光盯着射來的水遁秘術,妃月白右手擺出反手握劍的姿勢,雖然他的手中空空如也,可這並不影響他的招式發揮,頂多在威力上會打些折扣,問題不大。

「時雨蒼燕流·守式第七型·繁吹雨!」

體內的查克拉歡呼涌動起來,急速旋轉的水流環繞着他的周身,形成高強防禦的水璧,將他的身體護衛的密不透風。

呲!

對方的水鐵炮之術碰到水璧,沒有激起任何的波瀾就被迅速吸收湮滅,化作水流與他身前的水璧融於一體。

「鬼燈一族的秘傳忍術,就這?」妃月白雙手抱胸的浮在空中,嘲諷地道:」你的實力也就比雜兵強上那麼一丁點,用什麼來形容好呢?「

沉思片刻,他右手握拳輕錘在左手掌心上,眉目驚喜地舒展開,」對了,蟹將!哈哈哈,蝦兵配蟹將,可不就是一群廢物嘛!「

「豈可休!我要宰了你啊!」

鬼燈族叛忍氣吼吼地雙足踏在地面上,雙膝向下彎曲,積聚足夠的力量後,中門大開,完全捨棄了防禦,衝著妃月白如炮彈般彈射過去。

「不自量力!」

嘭!

讓人忍不住一哆嗦的重擊聲後,一道身影破開塵土,直直地拋飛了出去。

「沒有後招了嗎?光靠這種平庸的攻擊,怎麼可能會傷的到我。」

妃月白緊跟着呈拋物線墜落的鬼燈族叛忍,隨時準備給予準確的補刀。

他背對着逐漸高升的艷陽,短暫的升至高空後,身體呈自由落體運動,藉助着下落的重力,向著癱倒在地面上的鬼燈族叛忍砸去。

轟隆!

劇烈的撞擊後,地面被鑿出一個不規則的巨大圓坑,皸裂如蛛網的地面證明了這一擊的威力具體如何。

鬼燈族叛忍也在千鈞一髮之際,成功翻滾到了一邊。

他是躲避了妃月白的這一重擊,但周圍的流浪忍者們可就慘多了。

紛飛的石子碎屑中,絕大多數都是下忍,少部分是中忍的螻蟻們七零八落地摔倒在地。

有的還在痛苦**,有的早已斷氣,還有的正準備逃離,卻被突然衝出來的戰鬥巫女們用繩索逐一擒住。

這一個個的都是青壯勞力,都殺了實在太可惜了,不如送去挖礦掙錢,廢物利用一下。

豈不美哉!

鬼燈族叛忍現在出離的憤怒,從兩人開始交手以來,自己一直都處於被壓着打的那一方,可謂是丟盡了鬼燈一族的臉面。

「我真的要認真起來了!」

「是你逼我的,匍匐在鬼燈一族的最強秘術下吧!」

「秘術·水化之術!」

鬼燈族叛忍的身體像處於融化中的詭異液體一樣,四周巫女們投射來的千本飛針和利劍從他的身體中穿過,卻沒有造成哪怕一絲的損傷。

「這就是你的殺手鐧了嗎?或許換成你們族中已成長起來的天才來施展,我還會有所忌憚,可你?」

「一介雜兵而已,這就送你上路!」

妃月白眸光一凝,眼神中出現一抹亢奮的情緒。

從八歲開始,他在這個偏僻的忍界小角落裡當了近十二年的神社神使,雖然通過系統可以知道自己的實力如何,但實戰機會卻少的可憐。

大部分時間裏都是幫助村民們剿滅匪患,或者是襲擊漁船貨輪的海盜,對上大忍村的名門忍者還是第一次。

妃月白的右手掌心處先是出現一團水流,隨即好似春筍一般極速生長,最終化作了一柄由水流組成的長刀。

「時雨蒼燕流·攻式第五型·五月雨!」

靜若處子,動如脫兔。

配合著嫻熟的體術,手中的「水刀」在他的傾情舞動中,變換出神鬼莫測的攻擊路線。

一刀接一刀的斬擊下,即使是碰觸到的堅硬石塊,也被水刀如刀切豆腐般,輕易劃成了兩半。

一些急着上來替他們老大打掩護的流浪忍者們,在水刀的遊走揮舞中,碰着就傷,挨着就殘,撞上直接升天歸西。

「可惡,這把水做的刀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身體愈來愈沉重?」

鬼燈族叛忍向後一個急躍,雙手扶着膝蓋,起伏的胸膛喘的跟雷鳴一樣,水化之術維持的詭異身體狀態似乎也變得粘稠起來,不復一開始的流暢。

廢話,那是當然的了,因為他用水遁製造出來的水刀帶有特殊的DEBUFF效果——

快速吸收碰觸到的物體的查克拉和體力。

這個「物體」包括:人體、忍具、忍術等幾乎所有存在。

「好了,遊戲到此結束。」

妃月白散去「水刀」,右手於身前空握,伴隨着時空波動出的漣漪,一柄無鞘長刀逐漸顯化在他的手中——

名刀·贄殿遮那!(註:出自《灼眼的夏娜》)

號稱最堅固的砍人利器!

「這一擊,就當作對你黃泉路上的餞別吧!」

「時雨蒼燕流·攻式第八型·筱突雨!」

反手握住名刀·贄殿遮那,澎湃的查克拉灌滿全身,紅色御神袍鼓風而動,黃金面具上的紅色繩結飾品輕搖作響。

王從天降!

刀刃划過之處,是一抹醉人的血色芳華。

水化的身軀徹底濺落成一灘死水,陡然睜大的雙目在精光閃過後的一剎那間,重歸失神。

「忍界在呼喚着我的到來!」

甩走刀刃上沾惹的骯髒血跡,名刀·贄殿遮那逐漸消弭在空氣之中,只餘下散落的無數黃金色光點。

《火影:從零開始的小國國主生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