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火影:分身改造忍界
火影:分身改造忍界 連載中

火影:分身改造忍界

來源:google 作者:觀其不語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觀其不語 鳴人

種花家的少年和漩渦鳴人相結合,得到了個奇怪的系統寧次解除籠中鳥開啟轉生眼,綱手成功戒賭,佐助開啟須佐變成奧特曼,再不斬和白化身革命戰士,雛田化身病嬌大小姐,這個忍界好像有點奇怪,所有原因竟然是我放出去的影分身們鳴人:壞了,我成替身了展開

《火影:分身改造忍界》章節試讀:

上午,鳴人揉了揉朦朧的雙眼。

今天該開始訓練了,掌握了影分身術訓練一定會更上一層。

鳴人換上了自己常穿的一身橘黃色衣服,正了正頭上的護目鏡,便朝村後的小樹林走去。

樹林平時沒有什麼人來,正是適合自己修鍊的地方。

鳴人在樹林里走了一會,想找一處空地修鍊。

不遠處傳來了幾個小孩囂張的聲音,隱約還能聽見小女孩的哭聲。

「你真是日向家的嗎?」

「那就把白眼用出來給我們看看。」

「那雙眼睛看着就想吐。」

「你這個白眼妖怪。」

「這是……雛田?」怎麼又碰見了?根據聲音判斷和白眼妖怪之類的再加上小女孩的哭泣聲和自己對劇場版的了解,鳴人很快就想到了哭泣聲的主人。

沒想到在這個地方也能碰見雛田,緣分真是很奇妙呢。

沒錯,我們的雛田大小姐又一次跑出家門,然後又喜聞樂見的跑丟了。

而且是在日向家族這種所謂能看穿一切的白眼下走丟的,鳴人真的很懷疑日向家的不是白眼而是白內障晚期。

「住嘴。」

鳴人朝着那三個孩子喊道。

作為正義的夥伴,自己當然要替雛田教育這三個壞孩子。

畢竟可愛就是真理。

而且雛田未來有可能是他的老婆。

為什麼說有可能呢。

當然是因為他不是原來的漩渦鳴人。

雛田還會不會喜歡他可說不定。

畢竟未來的事情誰能說清楚呢?

同樣,他也不是煉銅,也不是見一個愛一個。

他只是一個種花家的三好少年而已。

「你誰啊你?」

為首的孩子問道。

「我是漩渦鳴人,是未來的火影。」

「未來的火影?你白痴吧。」

三個孩子笑了起來。

鳴人雙手結印。

「你們覺悟吧,影分身之術。」

按照原著,這裡鳴人毫無意外的又失敗了,變出了兩個小小鳴人然後被三個孩子揍了一頓。

可現在的鳴人可不同,他可以熟練的使用影分身術。

砰的一聲,三個影分身出現,二話不說就對着三個孩子一頓胖揍。

過了一會,鳴人對着面前三個鼻青臉腫的孩子說道。

「道歉。」

三個孩子還想嘴硬,卻看着身邊正在摩拳擦掌的影分身不由得咽了咽唾沫。

「對……對不……起。」一個孩子顫抖的對鳴人說道。

「和她說。」

「對不起!」三個孩子大聲的喊到,生怕被身邊的影分身再揍一頓。

「道過歉的話……那就快走吧。」鳴人大聲的對三個孩子說道。

「跑啊。」為首的孩子揉了揉刺痛的臉頰,大吼一聲,轉身就跑。

「跑啊。」另外兩個孩子也反應過來,連滾帶爬的跑走了。

三個小鬼跑了,鳴人走向雛田,伸手撿起掉在地上的紅色圍巾。

他又沒想怎麼樣,給他們一點教訓罷了。

雛田看着眼前那個為他出氣的男孩子臉色微紅接過了鳴人給他的圍巾。

鳴人看了看眼前的少女,開口對她說道。

「以後要是有人欺負你,你就直接柔拳打他們的臉。」

作為日向家的大小姐,打誰都不用承擔責任。

要是人柱力,比如我愛羅,欺負我,殺了你算你倒霉。

只能說三個孩子太不懂事,而雛田的性格又太過軟弱。

鳴人的話語,讓雛田下意識的搖了搖頭:「不……不可以的。」

「在這個世界,人一旦弱小可能就會被人欺負,但你不一樣,你是日向一族的天才,同齡人沒幾個能打過你的。」

完全沒自信啊。

鳴人看着眼前臉色微紅的少女感慨到。

性格太好會被人當槍使啊。

尤其是在這個混亂的忍界。

「天……天才?我可不是天才,經常被父親罵,寧次哥哥才是真正的天才。」

雛田連忙向鳴人搖搖手說道。

鳴人略微沉默。

看過原著的都知道雛田的血脈最純,天賦潛力也最高。

連大筒木舍人都想娶她為妻,都看重她的白眼。

但雛田前期實在是存在感微弱。

以至於鳴人懷疑她沒吃飽。

人是鐵,飯是鋼。

馬行千里,一食還吃一石呢。

何況是修鍊查克拉的雛田呢,查克拉可是身體能量和精神能量的結合。

沒吃飽怎麼可能有身體能量呢。

可能是因為雛田的大小姐身份,就導致了她不敢放開了吃。

何況父親日向日差的嚴格。

和同族天才寧次的壓迫感,導致了雛田這柔弱的性格。

「你有沒有想到是你身體還沒有發育完全呢?」

鳴人思考片刻對雛田說道。

「誒?」

雛田的表情有點茫然。

她似乎不太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短時間內也很難改變雛田的性格,先送她回家吧。

「那我先送你回家吧。」

「誒?好吧。」

鳴人帶着雛田走了一會就來到了日向大宅,上次來過這裡路還是不算陌生。

目送着雛田走進大門,鳴人開始思索。

下次要不先帶他吃頓飽飯?

可是要是按照原著的飯量,沒等他吃飽,估計自己先要破產。

得想辦法賺錢啊。

可是忍者的賺錢方法只有做任務和做懸賞。

嗯……可能找個富婆也行?

但鳴人年紀太小,還不是個正式忍者,不太好靠這幾個掙錢。

鳴人邊思考邊走在大街上。

鳴人一抬眼看見了前方的書店。

嗯……像自來也那樣寫小說也可以?

說完,鳴人施展變身術變成了一個青年,走進了書店。

「老闆,最近有沒有什麼暢銷的書籍啊?」

「暢銷的?」

老闆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轉身從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拿出一本書。

「這可是全忍界最暢銷的書籍,男人都喜歡看的《親熱天堂》。」

鳴人看着封面上相互追趕的男女,和頂上的作者名字。

不愧是你啊,木葉黃賭毒,自來也大人。

雖然一瞬間,鳴人的腦海里閃過了無數的創意,比如成績不理想的高中生、變成燈草的和尚、用金子做的瓶子裏面插着個梅花啥的,對付魔的忍者啥的,但他是三好少年,怎麼能寫這種書呢。

這種書得買回去進行一番批判。

鳴人臉上充滿了堅毅。

我不如地獄,誰入地獄。

老闆看着大義凜然買走《親熱天堂》的鳴人,不由得撓了撓頭。

正常人買這書不應該是小心翼翼的嗎?

他怎麼跟要拯救世界一樣?

鳴人隨手翻了翻,書不算太厚,畢竟要是特別厚是會出人命的。

以他的眼光來看,寫的一般般。

可憐忍界里的忍者還把這東西當寶。

這本書等有機會拿去賄賂卡卡西吧。

雖然還沒見過面。

今天就先回去吧,一是救雛田廢了很長時間,二是要回去好好批判批判這本書。

鳴人朝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