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火影:開局我在根里當隊長
火影:開局我在根里當隊長 連載中

火影:開局我在根里當隊長

來源:google 作者:流年花似夢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林立 流年花似夢 遊戲動漫

開局即地獄,主角剛剛穿越就被團藏帶回根,在根裏面混成了隊長不一樣的根,不一樣的團藏搞笑/腦洞/智斗展開

《火影:開局我在根里當隊長》章節試讀:

「哈哈哈,看來我們軒轅眾還是很有名的嘛!連一個乳臭未乾的小鬼都知道我們的大名。」那火男笑道。

「當今忍界之中需要我們五人一同出手的人很少,一隻手都能數的過來。」那水男故作高深的看了看林立繼續說道,「很顯然,你們並不在名單之中。」

林立鬆開了緊攥得拳頭,暗暗鬆了一口氣,真是萬幸,如果碰到了他們的老大,那可真是涼涼了。

「可惡,你當我們嚇大的啊!」

日向小川的柔拳查克拉包裹在雙手之上,飛身沖向敵人。

這一聲嬌喝驚醒了林立,他大喊道:「小川,攻擊那個土屬性的人!他會跟我同樣的硬化術。」

上次比試之中,日向小川的柔拳就曾經打破了土遁硬化術的防禦,並對林立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看招!八卦·一百二十八掌!」

日向小川的雙拳化作殘影襲向土男。

那土男雙手結印全身變身黑色閃爍着精光緊接着竟然逐漸隱去了身形。

「沒用的,在我的白眼之下,一切偽裝都是徒勞的!」日向小川美目一凝,儘管在常人眼中土男已經消失了,但是在白眼之下他無處遁藏,她目光緊緊鎖住土男,欺身而上。

另外兩人想去阻止,卻被奈良越野如附骨之蛇般的影子逼退。

狂風驟雨般的掌影落在土男身上,隨着土男身上所受攻擊越來越多,肉眼可見的柔拳查克拉穿透土男的身體。

一套柔拳下來,土男已經顯現出了身形,他的嘴角流出鮮血,如一灘爛泥般靠在樹上,已經不成威脅了。

「老土!」火男與水男二人目眥欲裂,催動起體內查克拉,瞬間化作滔天的火焰和洶湧的洪水,襲殺向林立三人,顯然要與他們拼個魚死網破。

他們太過輕敵,以至於土男被柔拳打成重傷,現在他們一收原本遊戲玩樂的態度,攻擊還未到,一股無形的威壓就先向林立襲來。

這水火相融的攻擊若是實打實的吃到,那麼林立的下場估計沒比土男好到哪裡去,林立雙手迅速結印,深吸一口氣,用力噴出一股暗紫色的毒霧。

——忍法·毒霧!

林立趁機帶着奈良越野向後退去,躲過了二人的夾擊。

「咣」

二人撞到了身後的馬車,織田信還在馬車之中,這下避無可避了。

「無處可逃了吧,這毒霧對我們現在的狀態來說可是一點傷害也沒有啊,哈哈哈,受死吧。」

二人再次積聚力量,火勢更勝,水勢更急,第二波攻擊即將來臨。

「快,帶信大人走。」一聲囑託喊得大義凜然。

林立拽着奈良越野的衣領,向馬車上扔去。

奈良越野在空中一個翻身落在馬車上,神色凝重地看了看林立那充滿英雄氣概的背影,兩眼不禁濕潤了,他用袖子一抹大喊道:「放心的去吧,以後過年過節我會來看你的。」

林立聞言不緊眉頭扭成了麻花,頭也不回的從牙齒里蹦出了個字。

「滾!」

那火男見狀,調轉攻擊目標,滔天火焰沖向林立背後的馬車。而那水男則是化作一條水龍攻向林立。

「我是不會讓你過去的!」林立雙手迅速結印

——土遁·土隆槍!

此起彼伏的尖刺石林從地下刺出,阻擋住了滔天的火焰。

不過林立卻忘了,火可以阻擋但是水卻無形。只見那水龍遇到尖刺石林,忽地化成了涓涓細流繼續向前,待到水流完全通過之時,又化為一條巨龍殺向林立。

林立此時避無可避,如果他躲開了,那麼身後的奈良越野和織田信一定會被追上甚至一擊必殺。

就在洶湧的水龍即將衝擊在林立身上的瞬間,一道倩影出現在林立的眼前,只見那道倩影腰肢輕轉,如同舞蹈般的旋轉,周身查克拉瘋狂的波動形成了一個保護罩。

——八卦掌·回天!

不過跟即將襲來的水龍相比,這防護罩顯得那麼不堪一擊。那水龍摧枯拉朽般的撕開了回天的防禦,緊接着水龍蒼藍色的身體衝擊過日向小川的全身。衝擊產生的餘波把林立彈飛出好幾米遠,直至撞到了一個粗壯的樹木上才堪堪停下。

「小川!」

林立掙扎着爬起,強壓下了口中鮮血,瞪大了雙眼,尋找日向小川的身影。

可他看到的卻是日向小川被藍色水龍銜在口中,口鼻處皆流出鮮血,雙手無力的耷拉了下來,平時長長的頭髮現在卻被水打濕,像海草一樣無力的垂了下來。

「嗡——」

林立只覺得氣血上湧入腦,一陣耳鳴聲在耳畔響起,眼睛也因為充血而變得通紅,胸中像有一顆大石頭壓着一般難受。

他用血紅的雙眼冷冷地盯着那二人,如同地獄惡鬼般地說道:「今天,她若是死了,你們一個也別想活!」

水男看着眼前的少年有種如墜冰窟錯覺,也許他們今天真的會如同這少年說的一樣一個也活不了。

「別被他嚇到了,只要保持這幅形態,他根本傷不到我們。」火男一副不信邪的樣子。

「嗯……」水男咽了咽口水,肯定的回答道,似乎這樣更能夠堅定信心一樣。

「忍法·超·毒霧」

這是林立第一次使用經過系統強化後的忍術,他並不知道強化後的忍術效果如何,他只知道他要他們死!

黑褐色的毒霧漸漸隱去了林立的身形,只留下雙眼的血光在黑霧中閃爍,如同準備狩獵的野獸一般,隨着毒霧越來越濃郁,那雙駭人紅光才漸漸完全失去了蹤影。

水男看向快速飄向這邊的黑褐色毒霧,其中看不到一絲光線,便囑咐火男道:「先去把老土帶走,這種濃度的毒氣,吸上一口足以讓他沒命了,快!」

火男看向水龍口中的女人問道:「那這個女人呢?」

水男沉吟片刻說道:「留着,會有用的。」

鋪天蓋地的毒霧四散開來。整片區域都變成了暗無天日的毒區。

林立如同鬼魅一般在其中遊盪,似乎一旦發現目標就要將其拖入深淵一般。

水火二人迅速返回四處搜尋,終於找到了土男,不過他們卻來晚了一步。

土男的屍體趴在地上,一隻手成爪狀伸向前方,另一隻手則是掐着自己的喉嚨,張着大嘴,像是要貪婪的呼吸空氣,身體呈現出一種詭異的扭曲,全身發黑,臉部褶皺起皮,死狀很是駭人。

是了,是剛才林立為了躲避攻擊,而釋放的毒霧,水火二人進入化形狀態無懼毒霧,但是他們卻忘記了土男被日向一族引以為傲的秘術——八卦·一百二十八掌封穴之後,無法使用查克拉,自然也就無法化形,最終慘死在毒霧之下。

「老土!」火男痛哭出聲,沒想到前一刻還活生生的一條生命,如今卻以如此駭人的死狀離去。

水男也悲痛萬分,不過他現在卻沒有心思哭別人了,因為他驚恐地發現自己所化的蒼藍色水龍,竟然也被毒霧侵蝕,由外之內漸漸的變成了黑紫色。

「別哭了,快別哭了,我也中毒了。」水男一臉絕望的說道。

「什麼!我們的化形狀態無懼一般物理攻擊和毒素攻擊,怎麼會這樣?」火男被狠狠的嚇到了。

「現在只有你沒有中毒,快逃,讓大哥給我們報仇!」水男雙眼無神地說道。

火男如同見了鬼一般的看着水男所化的水龍,那原本蒼藍色的身體竟然漸漸的變成黑紫色。

「兄弟,你……」

「這毒氣不是一般的歹毒,既然一定要死,那麼我一定要拉個墊背的!」水男突然兇惡地看向了巨龍口中的日向小川,惡狠狠地說道,「我把這個小娘們也扔到毒霧之中,讓他感受一下身邊之人慘死於自己的忍術下的痛苦吧!」

「噗」

那黑色水龍吐出了口中的日向小川,毒霧迅速地侵蝕着她那即將支離破碎的身體。二人看到日向小川也即將如同土男一樣可怖地死去,心裏一陣報復的快感升起,不由得放聲大笑。

「哈哈哈——」

「你們在笑什麼啊?」一道冰冷刺骨的聲音從耳邊傳來。

如同聽到了惡鬼的聲音一般,二人的笑聲戛然而止。迅速轉身面對林立,時刻準備着出手進攻。

二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心中大驚,他們有着多年的戰鬥經驗,竟然會被一個少年無聲無息的近身,卻絲毫沒有感覺,太恐怖了。

一定是被身處毒霧之中,迷失了五感有關,火男心中安慰自己。

水男所化的龍頭盯着林立發出聲音道:「你真是好手段,我化身的水龍竟然會被毒霧所侵蝕,不過你也別高興,那個為你挺身而出的小娘們,可是被我扔到毒霧之中了哦,親眼看着她被你的忍術殺死,感覺怎麼樣啊,哈哈哈。」

水男由於化身成水龍,即使毒素全部入體,只要還沒有解除化形忍術,他就不會死,所以饒有興趣地想要看看林立親眼看到為他挺身而出的女人被他自己的忍術所殺會是一番怎樣的場面。

林立冷冷地掃了二人一眼,徑直穿過二人,落到日向小川身邊,輕扶起她,從忍具袋中拿出了顆藥丸,可日向小川早已經沒了知覺,沒法吞下藥丸,林立愣了愣,腦海中浮現出擋在他身前的倩影,隨即莞爾一笑將藥丸送入自己口中,慢慢咀嚼。

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對上日向小川的唇,把融化後的藥渣送入她的口中。

火男大怒道:「當我們不存在嗎?敢在這裡秀恩愛。」

說罷便要操縱火焰攻向林立。

不料卻被水男制止。

「你沒看到嗎?他有解藥!」水男興奮道。

水男看到這毒霧竟然有解藥,瞬間又重新燃起對生命的渴望,如同色狼看向美女一般緊緊地盯着林立的忍具袋,絲毫不掩飾對解藥的渴望。

「喂,小子,我看你也是強弩之末了,咱們做個交易怎麼樣?」水男從水龍化作人形水團繼續說道,「你想救你的小女朋友出去,我呢,也需要解毒藥,你給我解毒藥,我們就此休戰。怎麼樣啊?」

水男心裏想的是:嘿嘿,等我解了毒,回去找大哥,定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林立溫柔地凝視着懷中的日向小川,思索片刻,隨即取出解毒藥丸,冷冷地看向水男。

「你傷了我的人,我本該將你碎屍萬段,不過小川現在這副摸樣也的確經不起折騰。」

「成交!」

水男心中的大石頭落地了,能活誰會選擇死呢,刺殺任務失敗就失敗了,等大哥解決完另一邊的事情,再回頭殺他們也不遲。

水男分化出一條水流鞭,從林立掌心取走了解毒藥丸。水男留了個心眼兒,怕眼前這小子給他下套,便拿起藥丸仔細跟記憶中剛才那藥丸的顏色形狀比對了起來。

林立看着水男猶猶豫豫的樣子,便讓他寬心:「怕有毒嗎,我可以用我的性命保證,這藥丸跟我餵給她的一模一樣。」

水男無視了林立的話,只有自己確認過的才是最放心的,再三經過確認後,水男確定這就是那顆解毒藥丸。

他迫不及待地恢復人形,將那解毒藥丸塞入口中,一股清涼之意緩緩流淌全身,甚至戰鬥的疲勞都一掃而空,這效果簡直比兵糧丸還好。

火男看着自己的好友能夠得救也是鬆了一口氣。

水男大笑道:「哈哈哈,真是個笨蛋,我只說了我們休戰,可沒說我大哥也不能出手啊,待到我大哥一會來了,你們全都要給老土陪葬!」

火男附和道:「忍者學校沒有教過你嗎,不要相信別人說的話。」

林立輕輕放下懷中之人,一副憋笑的摸樣。

「時間快到了。」林立的聲音如同催命魔咒一般響起。

「什麼?什麼時間到了?」水男心中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

像是在回到水男的提問一樣,水男的皮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癟枯萎,顏色迅速變化,由淺至深,由白到黑。

火男看向身旁摯友的變化,心中涼意升起。他們被騙了,那根本不是解藥!

水男看着抬起地雙手正在以一種恐怖的速度變紫發黑,想要說話卻只能無力地發出嗚嗚聲。

「嗚嗚……」水男無力地發出聲音,但是身體卻再次變化為一條黑色巨型水龍,帶着無窮怨氣和如同鬼魅一般地嗚咽聲沖向林立和日向小川。

水男的臨死反撲,林立並未放在心上。看着黑色巨龍迅速逼近,林立眼神絲毫沒有躲閃,直勾勾地看向火男。

火男被冰冷的眼神所禁錮,化為火焰的軀體竟然有種要熄滅的錯覺。

這小子,太可怕了,不能輕舉妄動。

「嘭」

那黑色巨龍在距林立身前不過一米時,終究是凝聚不住,砰的一聲四散成一地的黑水。

「真是笨蛋啊,看來這句話要還給你了。」林立緩緩地掃了一眼四濺一地的黑水冷笑道。

看向昔日好友如今竟死無全屍,火男的戰意全無,即便化身為火,也絲毫不能讓他已經掉入冰窟的心有一絲絲暖意。

現在化身為火,這毒霧不能影響他,但是總要搞清楚水男是怎麼死的,再逃出升天。

火男問出了心中的疑問:「他們兩人都吃了那藥丸,為什麼她沒事?」

林立已經算好了火男會被嚇破膽而不敢輕舉妄動,便告訴他緣由。

「我們早就制定了計劃,既然毒霧是不分敵我的,那麼我們就提前吃掉解藥不就好了。」

「什麼?那你剛剛餵給她的是什麼?」

「那個嘛,不過是兵糧丸罷了,只是想給她補充一**力罷了,誰知道你們會錯意了,那個水男想要我就給了他一顆啊。」

火男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兄弟竟然被眼前的臭小子狠狠的陰死了。

「你真是欺人太甚了,今天就是與你同歸於盡也罷,就當是圓了我們兄弟間結拜時的誓言!」

「靠,失算了。」

電光火石之間,火男控制火勢迅速增長,原本深紅色的火焰漸漸變得發白,灼人的熱浪撲面而來,周遭的樹木被燒的噼啪作響瞬間化為焦炭,白熾色的火焰最終變化成一條火龍盤踞在半空之上。

林立失算了,他還是小看了軒轅眾之間的羈絆,原本以為水男死了,火男會被嚇得落荒而逃,卻沒想到他竟然要與林立同歸於盡。

「受死吧,我們兄弟之間的羈絆之火,會燃盡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

半空之上的火龍沖向林立,那張開的巨口噴出灼熱的龍息。灼人熱**得林立睜不開眼,只得迅速結印反擊。

——土遁·土隆槍!

從地下冒出的尖刺岩石阻擋住了火龍的去路,只見那火龍一個神龍擺尾,摧枯拉朽般地掃斷了石林,繼續攻向林立。

林立招式已老,無處躲藏。面對着炙熱的火龍,林立無計可施。

「到此為止了嗎?」

林立絕望的閉上了雙眼,靜靜地等待火龍襲來。

「抱歉,還是沒能救下你,小川。」

不過想像之中的那份灼熱並沒有靠近,林立緩緩睜眼,卻看到那火龍定格在半空之中一動不動,定睛一看,那火龍的影子正被一條極細的影子所連接。

「影子模仿術,成功。」如同天使般的聲音從火龍身後的樹冠中傳來。

林立頭一次覺得奈良越野如此的可愛,如此的偉岸。

「看來你們兄弟之間的羈絆,跟我們相比還是差一些。」林立笑道。

「你再堅持一下啊,越野,我很快的。」

林立抽盡全身查克拉,緩緩結印。

「敢動我的女人,下輩子別再這麼莽了。」

——土遁·超·土隆槍!

瘋狂突刺的巨大尖石一次又一次的刺穿火龍,火龍的肢體逐漸支離破碎,林立繼續發力,更多的土槍肆無忌憚地破壞起火龍那殘破不堪的身軀。

「死吧!」

隨着林立如同野獸般的嘶吼,最後一絲火焰消失在了空氣中。他癱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着,雙手不住地顫抖,顯然是查克拉透支了。

「幹得不錯嘛,隊長。」

一隻修長的手伸到了林立的面前,林立微微一笑抓住那隻手,借力站起。

奈良越野一邊背起昏迷不醒的日向小川一邊輕扶着查克拉耗盡的林立,三人一同走出毒霧。

陽光灑在三人的身上,眾人都不免鬆了一口氣。

這一戰,他們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