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火影:我以斬魄刀平定忍界
火影:我以斬魄刀平定忍界 連載中

火影:我以斬魄刀平定忍界

來源:google 作者:xybdq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宇智美琴 日向笑 遊戲動漫

18歲還不會忍術怎麼辦?身為孤兒的日向笑只能說開掛吧被崩玉帶到火影世界,且看日向笑如何以斬魄刀和歸刃平定忍界希望可以改變一些遺憾的事情展開

《火影:我以斬魄刀平定忍界》章節試讀:

「情況如何?」一道霸氣的聲音傳了出來。

一隻白絕開口回復道:「斑大人,目前宇智波最優秀的是一個叫作宇智波鬼人的少年。」

「我需要他的全部情報。」斑命令道。「是、是」白絕額頭流下了冷汗,斑的氣勢實在是太強了。

緩過神來之後,白絕緩緩述說了起來:「宇智波鬼人十六歲,擁有三勾玉寫輪眼;上忍實力,同隊的中忍宇智波泠是戀人,另一個隊友是平民中忍中島。」

「很好!」細細聽完了白絕的陳述,宇智波斑的老臉之上露出了猙獰的笑容。開口道:「讓漩渦絕替換了那個平民中忍,然後趁他們出去執行任務時,打暈宇智波鬼人,殺死宇智波泠;隨便嫁禍給一個忍村。記住盡量別暴露木遁!」

漩渦絕是所有白絕之中為數不多的強者。就算不使用木遁也可以使用五種遁術,至少也是精英上忍的實力。漩渦絕領命離去。

今天宇智波鬼人很開心,他和他的戀人宇智波泠在一年前訂婚。這次任務回來他們就可以成婚了。忍界的人十六歲已經是成人了。

看着一旁的宇智波泠,宇智波鬼人露出了傻笑。宇智波泠有些臉紅,白了宇智波鬼人一眼扭過了頭,目光有些躲閃;心中卻很甜蜜。

跟着一起趕路的「中島」,準確的說是偽裝成中島的漩渦絕非常難受。倒不是吃狗糧難受,而是他有一個從出生起就困擾着他的問題想問—「什麼是便意」。不過想了想他現在的身份,和宇智波斑的命令,它忍住了。

宇智波鬼人看出了隊友的心不在焉。便問道:「怎麼了中島?有什麼心事嗎?」

「沒…沒有什麼。」漩渦絕支支吾吾的回答道。隨後又捂住了自己的嘴使勁搖頭,差一點它就要問出口了。

頓了頓漩渦絕開口敷衍道:「只是想快點完成任務罷了。」這是實話,它想快點完成任務然後回去弄明白便意到底是什麼。宇智波鬼人點了點頭道:「是啊!我也想快點完成任務,早點和泠完婚。」

這兩個傢伙完全不在一個頻道…

突然前方的大路旁竄出了一大堆忍者,看護額應該是霧隱村的忍者。宇智波鬼人一揮手三人都停了下來。

霧隱村忍者之中一個忍者衝著漩渦絕隱晦的點了點頭,之後大喊了一聲:「動手!」之後甩出了幾枚手裏劍。局面一觸即發。

宇智波鬼人絲毫不懼。手中飛速結印「巳-未-申-亥-午-寅」—火遁,豪火球之術。巨大的火球從宇智波鬼人的口中噴出向著那些霧隱村的人襲去。

原本要結印施展忍術的宇智波泠瞪大了眼睛。只見刀光一閃,一條手臂飛了起來。竟然是「中島」趁着宇智波鬼人釋放忍術之時一刀斬下了其一條手臂。

因為刀上有着麻藥所以宇智波鬼人的意識逐漸消沉。他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中島」。他們兩人關係可是很好的。他忍着疼痛開口問道:「為什麼?中島」聲音沙啞而乾澀。

「沒有為什麼,我是間諜。」說著漩渦絕拿出了準備好的霧隱護額。宇智波鬼人在不甘之中昏迷了過去。

宇智波泠連忙跑了過去為宇智波鬼人包紮起來傷口。她憤怒的看着漩渦絕吼道:「為什麼?為什麼要傷害鬼人,你們不是朋友嗎?」宇智波泠緊緊握住了拳頭,指甲都刺入了肉中,流下了血液。

漩渦絕想了想問出了一直困擾着它的問題:「你知道什麼是便意嗎?」

宇智波泠冷冷的看着它,隨後拋出了幾枚手裏劍;手裏劍相互碰撞形成包夾之勢,從各個刁鑽的角度襲向漩渦絕。同時手中結印「寅-卯-戌-未-辰」—風遁,風切之術。一道風刃飛向了漩渦絕。

漩渦絕以常人難以做到的一百六十度扭轉腰身,同時揮動忍刀,格擋下了所有手裏劍。隨後翻身着地,手中結印「辰-巳-未」—土遁,土流壁。一道土牆升起擋下了襲來的風刃。

手中不停繼續結印「子-丑-寅-巳-午」—水遁,水龍彈之術。漩渦絕的周身浮現出流動的水流,水流匯聚成一條巨大的水龍撞向了宇智波泠。

「寅-巳-寅-巳-寅-巳」—水遁,水陣壁。流水湧出化為一道水壁擋在了宇智波泠面前。可惜水壁沒能夠擋下水龍,被撞碎化為流水。

水龍去勢不減直接將躲避不及的宇智波泠撞到了遠處。宇智波泠被撞到了一棵樹上,左臂已經血肉模糊。

顧不上疼痛她連忙看向四周。剛才衝動之下出了手。這個時候才想起來,周圍還有一大堆霧隱忍者,不過看他們好像並沒有要出手的意思。

鬆了口氣宇智波泠開始觀察起了漩渦絕的身影。突然,一柄長刀刺穿了宇智波泠的心口。

早在使用「水遁,水龍彈之術」吸引宇智波泠的注意力之後。漩渦絕就用蜉蝣之術遁到了宇智波泠的背後。

宇智波泠目光渙散,看向了宇智波鬼人的方向。

「對不起鬼人…沒能保護好你,沒能夠完成和你結婚的約定,如果有來世…」

手垂了下去,宇智波泠的目光失去了神采,眼中的單勾玉寫輪眼也變為了三勾玉。

「唉!居然是三勾玉嗎,真是意外之喜,斑大人要是知道了會不會誇我呢?」

不過漩渦絕很惆悵這個女人到死都不願意告訴它什麼是便意,看樣子那一定是什麼珍貴的東西。漩渦絕堅定了弄清楚什麼是便意的信念。

將宇智波凜的屍體用捲軸封印起來然後收好。漩渦絕走向了宇智波鬼人,本來是打算讓他昏迷個一天的。不過漩渦絕在給刀塗藥的時候手抖了放多了,所以這下宇智波鬼人起碼得昏迷上一個星期。

倒在地上,原本應該昏迷過去的宇智波鬼人發出了惡魔般的低語:「泠…我一定會保護好你的。哪怕是用我的命」

隨後宇智波鬼人機械般的站起了身。

《火影:我以斬魄刀平定忍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