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火影:藝術就是永恆不滅
火影:藝術就是永恆不滅 連載中

火影:藝術就是永恆不滅

來源:google 作者:賞金九五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葉倉 遊戲動漫 赤砂之蠍

【殺伐果斷+劇情流+謀略+單女主+無系統】穿越成為赤砂之蠍迪達拉,你那不叫藝術,我的才是!【赤秘技·百機操演】!面對宇智波斑,蠍面無表情地對他說:「那麼你猜猜我這三百個傀儡到底能不能使用須佐能乎呢?」宇智波斑:……蠍:答案是,全部都可以用!展開

《火影:藝術就是永恆不滅》章節試讀:

木葉村,火影辦公室。

猿飛日斬一臉嚴肅的看着兩名暗部成員。

「你們的意思是派往雨之國戰場的12名宇智波族人全部都失蹤了?」

其中一名暗部成員點了點頭。

「不過根據情報上說,現場發現了已經被人特殊處理過的岩隱村忍者屍體。」

「特殊處理?」猿飛日斬皺起眉頭。

帶着黑貓面具的暗部成員解釋道:「就是屍體已經被燒成灰燼了。」

老頭站起身看向窗外,猛吸了幾口煙。

「打掃戰場(處理忍者屍體)對於保守本村秘密確實很有必要,但雨之國戰場上蹊蹺的點未免太多了,顯然對方就是衝著宇智波來的,而殺掉其他忍者不過是為了滅口,處理屍體也是為了銷毀證據。」

街道上,由宇智波族人領導着的木葉警務部成員正在巡邏。

昨天傳來消息,水門班已經成功炸毀了神無毗橋切斷了岩隱村的補給線,這意味着木葉與岩隱村的戰爭已經進入了尾聲。

猿飛日斬轉過身問道:「自來也那個小子在哪?」

鳥面具暗部成員回答道:「自來也大人還在雪之國。」

老頭嘆了口氣,無奈說道:「下令撤回雨之國的所有部署吧,木葉已經羸弱不堪,是時候休養生息了。」

兩名暗部成員互相對視了一眼。

「怎麼啦!」

「團藏大人他……」

老頭兒瞪大眼睛:「那老小子又在搞什麼鬼?」

鳥面具回答道:「團藏大人他懷疑襲擊木葉忍者的是最近在雨之國的一批新生勢力,所以他親自帶領根部前往了雨忍村。」

「雖然是出於守護木葉的決心,但他好歹也得跟我這個三代目打聲招呼啊……」

……

鳥之國邊境,羅網基地。

蠍將小玉帶到了T1基因實驗室。

「這裡以後就是你工作的地方了。」

小玉好奇地望向四周,整個房間擺滿了各種實驗器皿和先進的儀器,還有一名絲毫不理會他們的老頭正在伏案搞着研究。

「裏面至少收集了數百種血繼限界忍者的基因,這段時間你可以在這裡自由發揮,不過各項實驗數據必須要有記錄,不要擔心,會有一名遺傳學老教授在一旁指點你,直到你的理論知識學的足夠紮實。」

小玉點點頭,看起來幹勁十足:「我會努力的!」

安頓好小玉之後,蠍來到了基地的會議廳。

一個穿着黑色長袍的男人早就在那裡恭候多時。

「蠍大人。」

男人說話嗓音低沉且壓抑,聽着讓人有些難受。

「那群宇智波族人怎麼樣了,伊姆。」蠍問道。

「剛剛給他們注射了鎮定劑,已經消停下來了。」長袍男人說完後又意識到這位坐在主位上的大人可能是想詢問他關於宇智波的實驗進展,便急忙又補充道:「利用我的神經毒素製作而成的G1精神藥物確實能使宇智波族人受到強烈的精神刺激,有些人因此還開啟了寫輪眼的三勾玉形態,只是老大您說的萬花筒寫輪眼……」

蠍朝他點了點頭:「不,這樣就夠了。」

萬花筒寫輪眼開眼的方式是要讓宇智波族人切身體會到至親或者彼此珍視的好友離世,在巨大的悲痛中才會開啟的眼睛。

但是宇智波族人的數量有限,他不可能真的將他們殺死。

所以蠍一直在摸索着另外一種萬花筒寫輪眼開眼的方式,這種方式能夠讓宇智波族人產生與珍視之人死去相同的情感刺激。

而眼前被稱作幽靈蜘蛛的黑袍男人,他篆養着一種特殊的蜘蛛,這種蜘蛛能夠分泌使人精神失控的毒液,羅網中的G1型毒素就是用這種毒液製作而成。

不過光是精神刺激看來還是不夠,如果能夠製造一種珍視之人慘死在他們面前的幻象就好了。

例如,宇智波鼬的月讀。

伊姆看着已經陷入沉思的老大,他其實想不明白蠍為何會執着於寫輪眼那種玩意兒,明明比寫輪眼強大的血繼限界要多的去了。

伊姆是最早跟隨蠍的,他也是羅網的創始人之一,三年來光是他一個人就在十幾個國家搜集了幾十種不同的血繼限界基因樣本。

「幽靈蜘蛛」這個稱號也是由此而來。

這時,蠍望向了他。

「關於宇智波一族的實驗項目暫且擱置,將工作重心放在其他血繼限界的培育中吧。」

伊姆點了點頭,欲言又止。

「你是在擔心實驗體無法駕馭那些力量對嘛,放心,很快就會有人送來解決這一難題的寶貝。」

蠍之前使用【潛腦操砂】成功策反了一名木葉忍者,那個人將會把初代火影千手柱間的細胞帶到鳥之國的一家餐館內,油女夜闌負責與他接頭。

柱間的細胞擁有強大的陽遁查克拉,幾乎可以抑制一切血繼界限能力給身體帶來的負擔。

「對了,羅網的經費問題怎麼樣了?」他向伊姆問道。

「這正是我要向您彙報的問題,像鳥之國這樣的小國家根本承擔不起咱們這次的實驗經費,眼下只有去尋找那些大國了。」

他知道伊姆想要說什麼,土之國的大名懸賞五百金要取雪之國那位公主護衛的人頭,這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但羅網在創立之初就明令禁止對除忍者之外的人動手,那名護衛自然不是忍者。

「我抓捕回來的那名女忍者,她那個包裹里有多少金。」

伊姆嘆了口氣:「只有五十金。」

「兩天後,叫大石和我一起出發。」蠍用一貫乾脆的語氣說道。

伊姆頗感意外。

「您真的打算……」

「當然不會殺人,不過我有更好的方法從那群權貴手中拿到錢。」他解釋道。

黑袍男人豎起大拇指:「不愧是老大!」

「你去通知大石那個小子吧,伊姆,叫他做好準備。」

「好的,蠍大人。」

黑袍男子離去。

「雪之國嗎,看來要在兩天時間內趕緊將那具緋流琥人傀儡完成,這可是個不小的工作量。」

蠍此時在腦海中生出了一個奇特的想法,他要製作一個加強型的緋流琥,如果讓小玉賦予這具緋流琥多種血繼限界的能力不知會是個什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