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火影:震驚才能獲得忍術
火影:震驚才能獲得忍術 連載中

火影:震驚才能獲得忍術

來源:google 作者:十月風涼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十月風涼 宇智波景 遊戲動漫

(火影+系統+顛覆+輕鬆+單女主)穿越成為宇智波景,獲得震驚系統,只有讓人震驚,才能獲得忍術宇智波:這是以前那個廢柴?不可能!宇智波一族因你而榮耀!日向:乖女婿,加油!奮進!鼬:謝謝宇智波景的幫助,不然我成為不了五代目火影!千手柱間:我就知道,老師是世間獨一無二的存在!宇智波斑:只有老師,才配與我一起起舞!宇智波景:低調低調,我可是未來要成為大筒木王的男人!展開

《火影:震驚才能獲得忍術》章節試讀:

「感受到了嗎?傳說中的萬花筒寫輪眼。」

宇智波景擦拭掉嘴角的血漬。

「宇智波傳統開眼的確很殘忍,但也是可以避免的,就像現在,沒有真實發生的極致痛苦,你也同樣開啟了萬花筒。」

鼬還是不可置信的撫摸着雙眼,今天所發生的事實在是超出了他的想像。

「詛咒這種說法根本就是無稽之談,我承認,宇智波一族很偏激,但只要加以引導,你所擔心的事根本就不可能發生!」

宇智波景的聲音輕柔。

「成為第一個宇智波一族的火影,就是引導的第一步!」

鼬猛地抬頭,萬花筒寫輪眼愣愣的看着他。

「怎麼樣?想要跟我一起起舞嗎?」宇智波景伸出手,「舞出一個不一樣的宇智波!」

鼬似有觸動,手顫巍巍的伸出,臨近宇智波景時卻又停頓了下來。

宇智波景哈哈一笑,用力攥住鼬的手。

「就這樣定了!」

說完,宇智波景將手抽出,微微躬身,「未來的五代目…火影大人。」

鼬一時間有些無措,臉色都變得紅潤起來。

不遠處一棵樹上。

一雙風車樣的萬花筒靜靜注視着兩人。

清秀的臉上此時也露出笑容。

「如果是鼬成為火影…」

「好像也不錯呢。」

第二天一早,宇智波景打着哈欠往學校走去。

因為茅草屋被破壞,鼬心情激蕩匆匆離開,也忘了這一茬,導致宇智波景只能以天為被以地為床。

這一夜,多少有點難熬。

揉揉酸疼的雙臂,宇智波景嘆了口氣。

「景!景!」

後面,傳來熟悉的叫喊聲。

「大早上的嚷嚷什麼,真的是沒有公德心。」

宇智波景碎碎念着,不回頭也知道來的是誰。

「你在嘀咕什麼呢?馬上要遲到了!」

鳴人大呼小叫,一把拉住他就往學校狂奔。

不得不說,鳴人的力氣屬實是超人級別的。

宇智波景雙腿離地,臉上滿是生無可戀。

片刻後,當兩人到了教室,伊魯卡已經開始上課。

原本安靜的教室,在兩人推開門,瞬間炸了鍋。

「是妖狐。」

「還有妖狐的朋友,肯定也是妖怪。」

「昨天那個宇智波景可是大出風頭呢。」

「害,妖怪嘛,偶爾不正常也可以理解。」

「…」

下面響起竊竊私語,幾乎所有同齡人看向兩人的目光中都帶着嫌棄,甚至還有小部分眼中帶着仇恨。

除了木葉小強們。

鳴人自然也聽到了,表情瞬間變得有些落寞,下意識的跟宇智波景保持了距離。

宇智波景眼中冷光一閃而逝,笑呵呵的拉起鳴人的手。

「你們叫他妖狐?叫我妖怪?」

宇智波景嗤笑一聲,「不是都喜歡以實力說話嗎?來來來,給你們個機會。」

將鳴人的手放開,下忍級別的查克拉在體內瘋狂運轉,一股肅殺之氣席捲。

靜!

下面嘰嘰喳喳的聲音瞬間消失。

宇智波景身上壓迫感十足,傲然的看着下面的小屁孩。

「這個忍界可是很危險的,我不介意提前讓你們嘗試一下。」

宇智波景臉上笑嘻嘻,說出的話卻讓人不寒而慄。

「哼!狐妖就是狐妖,我有說錯嗎?」

「就是!他本來就是狐妖!」

「我媽媽說,就是他害得我父親死亡的!」

就算如此,下面依舊有幾個小孩硬着脖子說道,臉上露着刻骨的仇恨。

伊魯卡本想阻止,聽到這幾句話,一時間也愣在原地。

看向鳴人的目光中,極為複雜。

他父母,也死於九尾。

在那個流血的夜晚,無數的木葉忍者和平民都死於九尾之手。

這份仇恨,如今都轉移到了作為容器的鳴人身上。

宇智波景失望的搖頭,正打算一步邁出,一隻瘦弱的手拽住了他。

「景,別去。」鳴人低着頭,臉上露出悲傷的表情,「他們說的沒錯,我是狐妖,我能感受到它的存在。」

從小生活在流言蜚語中,鳴人以前還不懂,甚至對木葉之人產生了怨恨。

隨着年齡的增加,他漸漸的感受到體內存在的某種東西。

猩紅的雙眼,邪惡的查克拉,毀滅的暴躁之氣…

也許這些人說的沒錯,他真的是狐妖,是他害死了他們的父母親人。

宇智波景一愣,明白了鳴人的意思。

看來,他已經可以感知到九尾的存在了。

火影大樓中。

「看到了嗎?邪惡的狐妖和卑劣的宇智波,這就是你一直放縱他們的下場!」

身上纏着繃帶,只露出一隻眼睛的團藏,指着「鏡像之術」上顯現的畫面。

端坐在辦公桌前的猿飛日斬抽了口煙,「他們也沒做什麼。」

「沒做什麼?」

團藏一把拍在桌子上,臉上露出憤怒的表情,「難道非要血流成河,你才會幡然悔悟?」

猿飛日斬眉頭一皺,「哪有你說的那麼嚴重,他們還都是孩子。」

「你這心軟的毛病什麼時候可以改一改?」

「孩子,漩渦鳴人體內可是封印着九尾!一旦情緒失控,就可能會再來一次九尾之夜!」

「另一個宇智波景,一直以來都是吊車尾,天賦差到極致。可昨天卻一掃往日,手裏劍滿分,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這小子一直在隱忍,在藏拙!他一個小孩子為什麼會這麼做?肯定是宇智波的人讓他這麼做的!」

「宇智波一族一直在醞釀著叛變!」

猿飛日斬的眉頭越皺越深,表情變得猶豫不決。

「行了,你不用費心了,交給我來解決就好。」

看到猿飛日斬的表情,團藏知道成了,擺擺手,不給他說話的機會,直接離開。

猿飛日斬抬起手,看着團藏離開的背影,終是沒有說話。

根據監控鳴人的暗部回信,漩渦鳴人最近查克拉一直不穩定的沸騰。

九尾…

也許就要破封而出了。

猿飛日斬站起身,看向窗外的火影岩。

一代、二代的火影岩已經有些殘破了,他的也同樣有了歲月的痕迹,唯獨四代的,異常嶄新。

「水門,九尾的封印鬆動了。」

「這些年鳴人一直生活在流言蜚語中,我儘力了…」

「我已經對不起你了,事到如今,也只能對不起鳴人了。」

「希望你們在天之靈,可以保佑木葉…」

「繁榮昌盛!」

《火影:震驚才能獲得忍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