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火影之實力至上的忍界
火影之實力至上的忍界 連載中

火影之實力至上的忍界

來源:google 作者:兔三月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兔三月 日向綾小路 遊戲動漫

他是日向寧次的弟弟日向綾小路,在這個以實力為尊的忍者世界,本想鹹魚一生的他記憶卻蘇醒了得知自己的白眼正在進化,得知自己的哥哥會被十尾插死綾小路決定,從此刻開始讓忍界知道轉生眼的力量!佩恩:神羅天征!綾小路:銀輪轉生爆!佩恩:地爆天星!綾小路:金輪轉生爆!佩恩:到底你的是神之眼,還是我的是!綾小路:只不過是我的畫風在你之上展開

《火影之實力至上的忍界》章節試讀:

木葉60年,木葉隱村。(有的說是60年有的說是63年,這裡就用60年。)

這個時間已經與第三次忍界大戰間隔了十幾年了。

木葉各處都呈現出一幅平安喜樂的畫面,多年的安逸生活也不知道有沒有將忍者的武器給鈍化。

這一天清晨,風兒有些喧囂。

日向一族的族地里,一位年齡十二歲的少年正坐在房頂上吹風。

這位少年一頭長長的黑髮,一條白色的髮帶系在尾部,防止頭髮被吹亂。

光滑潔凈的額頭上顯示出了一個大大的卍字,和一雙純白無暇的眼睛突顯着少年的身份。

「綾小路,今天可是你畢業考的日子,趕緊下來。」

聲音是來自一位和綾小路長得很像,但年齡大一點的少年,他的哥哥日向寧次。

「嗨嗨(好的好的),寧次尼桑。」

名叫綾小路的少年直接飛身跳下屋頂,落到了寧次的面前,一張大笑臉看着寧次。

寧次看到綾小路額頭上的卍字,心裏一陣心疼一陣惱怒,握緊的拳頭似乎在訴說著內心的憤怒。

日向綾小路於三歲的時候,被宗家長老們施加籠中鳥咒印,由於不知名的原因大腦系統被破壞,陷入昏迷成為了植物人。

使本來就殘破的家庭又添加了一道慘況,寧次的母親,在生產綾小路的時候難產死去,寧次的父親日向日差,代替了日向一族的族長日向日足死去,自己的弟弟又成了植物人。

留下年幼的寧次承受這些慘痛的信息,背負起照顧家庭的重擔。

好在日向日差的積蓄很多,再加上族裡的照顧,日子也算是能過下去。

萬幸的是,在木葉五四年的時候,也就是綾小路在六歲的時候蘇醒了過來,基本行動恢復正常,大腦機能基本完善。

於是就安排着進入忍者學校學習,畢竟寧次一部分時間是在忍者學校,這樣也方便他照顧弟弟。

兄弟兩人的生活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六年,寧次在去年的時候就畢業了,現在是一名正式的忍者,每天都要執行任務。

而今天,也是綾小路要畢業成為忍者的日子。

以後的日子,會越來越好的。

寧次寵溺的點了點綾小路的額頭,溫柔的說道:「怎麼又忘記戴頭帶了,趕緊去戴上。」

綾小路摸了摸自己額頭被哥哥點的地方,傲嬌道:「戴就戴嘛,幹嘛老是點我的頭,很痛的。」

說完,綾小路就翹起嘴巴走進房間去戴頭帶了。

等到綾小路再次出來,頭上已經戴上了頭帶,但是那翹起的嘴巴卻沒有放下去。

寧次也滿意的笑了,寧次在別人面前可從來沒笑過,只有綾小路能見到。

寧次牽起綾小路的手,送他去上學,這麼多年都是倆人一起上學的。

就算寧次畢業了,他也堅持送弟弟上學,今天估計是最後一天了。

以後,綾小路也是一名真正的忍者了。

到了校門口,寧次就離開了,他還要跟他第三班的隊友集合,估計還有任務。

進入學校的綾小路,顯然也變了一個人,不再像和哥哥在一起時表現的樣子。

現在的他一副生人勿進的表情掛在臉上,當然這隻能嚇嚇陌生的人。

「哦哈喲(早上好),綾小路。」

一道柔和細微的聲音傳進了綾小路的耳朵里,雖然他早就發現了來人是誰。

綾小路轉頭看去,果然是那位比他大一點的堂姐日向雛田,還是那麼溫柔的目光和燦爛的笑。

「哦哈喲,雛田姐。」

一改剛才那冰冷的樣子,瞬間滿臉的笑容回應着剛才的問候。

至於之前為什麼擺出一副生人勿進的表情,因為綾小路的交友能力為負值,嗯~他可能比較喜歡被動,喜歡被別人找上門來主動跟他交朋友。

「雛田姐,你知道嗎,今天早上寧次尼桑可過分了……巴拉巴拉。」

綾小路一路向雛田訴說自己哥哥寧次的『暴行』,逗得雛田一直笑。

雛田自然認為是綾小路惹寧次尼桑生氣,所以才會有所謂的『暴行』出現。

在雛田的印象中,自家這個寧次堂哥可不是愛亂髮脾氣的人,而自己這個綾小路堂弟經常做些不靠譜的事情。比如晚上在屋頂睡覺……

除了他的堂姐以及某位大小姐之外,綾小路和同班的其他同學都只是點頭之交,沒說過多少話。

畢竟他的冷臉威力挺大的,就連鳴人這樣渴求友誼的人都被他的冷臉勸退了,好在沒有討厭綾小路,因為綾小路表現出來的情緒並沒有討厭這一種。

由於綾小路在班上表現出來的成績是一名吊車尾,不然的話,他就和佐助一樣受歡迎了。

都是頂着一張和各位讀者大大一樣的大帥臉,高冷范,肯定有不少追求者。

綾小路會理性的去判斷自己怎樣做才會得到最大的利益,他討厭麻煩,這也是靠着自己獨特的天賦才能做到的事情,儘管自己足夠優秀,綾小路還是將自己營造出一副平凡的樣子,以便掩人耳目。

畢竟在木葉里,不是所有的天才都有好的結果。況且自己已經處於日向一族,並且被刻上籠中鳥,自由已經是不存在了,還是老老實實的當條鹹魚吧。

等到成年之後,隨便的當個忍者,隨便掙點錢,然後和不美又不醜的女人結婚生兩個小孩,第一個是女孩,第二個是男孩。等長女兒結婚,兒子也能夠獨當一面的時候,就從忍者的工作退休。之後,每天過着喝茶曬太陽的悠閑隱居生活,然後比自己的老婆還要早老死,這樣的生活才符合忍界的中庸之道。(奈良鹿丸:幹什麼要搶我台詞!!!)

什麼當火影,什麼成為一位大高手,都是浮雲。

忍界的忍者那麼多,又有多少達到頂點呢。少年洗洗睡吧,夢裡什麼都有。

當然了,鹹魚歸鹹魚,綾小路自身的實力還是蠻強的,畢竟綾小路家裡還有個超級努力的天才哥哥日向寧次,經常強迫他學習。

來自哥哥的愛,綾小路表示無力消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