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火影之我出生在三戰時期
火影之我出生在三戰時期 連載中

火影之我出生在三戰時期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鹵鵝的雞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宇智波凌 遊戲動漫 愛吃鹵鵝的雞

一束光芒襲來,我緩緩睜開了眼睛,一個男人微笑的看着我,我緩慢的呼吸了一口這個世界的空氣「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宇智波凌出生了這是個普通忍者的故事展開

《火影之我出生在三戰時期》章節試讀:

木葉35年

宇智波公共組是為了管理那些父母在戰場遺留的七歲以下兒童而設置的

這裡大大小小共十二人,兩名教師十名孩童

每天上午進行體能訓練或忍者基礎訓練,下午進行文化訓練,就這樣經過了一年,我竟然開始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我自己都沒想到,這壓根不是一個不到三歲的孩子給承受的

這一年,宮也和紗每隔五天都會回來一次,而我每次都會提前擺好拖鞋,每次他們都是一臉微笑的看着我,雖然一開始會感覺有些肉麻但後來也就習慣了

我對於前世的事情都偏向於一種模糊的感覺,我開始沒辦法確定那是不是一場夢

說完家裡的,來說一下公共組的訓練,這一年裡隨着不斷的訓練,我開始感覺腹部有一股暖流在緩緩移動,我想這大概就是查克拉了

另外我還莫名其妙的認了個老大

那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午餐,我因為體能訓練而沒搶到位置,只能坐在垃圾桶旁,除了我以外還有一個倒霉蛋

我們兩個對視一眼後默默的吃飯

如果就只是這樣就好了,我們的飯還沒怎麼吃,一個大碗就甩在了我們眼前,一個氣沖沖的年輕孩童就坐在我們面前

一邊吃飯一邊哭

我們兩個抬頭看了他一眼也低下頭繼續吃飯

過來一會也許是那孩子哭夠了,抬起頭來對我們說

「喂,你們兩個,來當我小弟吧」

「我為什麼要當一個愛哭鬼的」我旁邊的小孩反抗道

可話還沒說完,一條纖細的手臂劃破空氣從他耳邊划過,手臂上還纏繞着黃色的閃電

「你還有什麼意見嗎」

「沒」

兩個孩子打完後又看向我

我看後雙手舉過頭頂瘋狂搖頭,開玩笑,別說忍術了,我現在連凝聚查克拉都做不到

比較厲害的孩子微笑着收回手臂

「很好,我叫宇智波秋,以後咱們就是秋小隊了,咱們的目標就以打倒老太婆為目標」

老太婆就是教師吧,倒是個一般孩子的夢想呢

「報出你們的名號吧」

「宇智波風雲」他好像有些激動

「宇智波凌」我倒是沒什麼感情的報出了自己的名字

「那宇智波秋小隊,就此成立。」「哇「」呵呵」

木葉36年 宇智波訓練場

一群三歲的孩童雙手持印,以一字型整齊站在訓練場上,不斷的聚集查克拉

「這要什麼時候是個頭啊,老子要堅持不住了」秋站在我旁邊小聲嘀咕着

「老大,忍耐,老太婆正盯着你呢」風雲站在秋的另一邊嘀咕着

「這個,噢」秋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教員打了一棍子

旁邊的風雲朝着秋投來了關心的眼光,而我這邊看到這個大魔王受罰一時間沒憋住笑出了聲

果不其然,一棍子瞬間就落在了我的腦袋上

教員抬頭算了算時間

「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除了凌和秋其餘人都解散吧。」

「這個,教員」風雲好像鼓足了勇氣,臉都紅了

「怎麼了?」

「我覺得沒練好,我想再訓練一下」

我和秋對視了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驚喜

心想:風雲這小子能處,有事真上

「這……行吧,一炷香後,你們就解散好了」

三十分鐘後

「這香燒的時候真長,不行了,我得歇會」「感覺身體都被掏空了」

一邊說著秋和凌紛紛躺在了訓練場的草地上

「風雲,你不累嗎」秋看着站在面前的風雲說

「不,我跟你們不太一樣,我幾乎感覺不到查克拉」他一邊說著一邊坐了下來「對我來說,就像是站了三十分鐘一樣,沒有多累」

凌:「你可以去試着練習體術啊」

風云:「體術啊,不行啊我壓根沒有內分毅力啊。」

秋:「明明還沒開始,自己就先認輸了,這算什麼啊」

風云:「老大……」

秋:「行了你惡不噁心啊」

秋:「算了不說他了,待會去廣場嗎」

凌:「我就算了,我得回家了」

風云:「叔叔他們該回來了是嗎」

秋:「真羨慕你」

秋說完這句話後三人短暫的陷入了沉默,現在是戰爭時代,像凌這種父母實力強大無疑是幸運的,但大多數都是都是像秋的父母一樣早早戰死沙場

而風雨的父母並不是忍者,而是商人,雖然在平時會被忍者看不起,但在這時無疑不是最安全的

「好了,你快走吧」秋朝我擺了擺手,但我聽的出來他的聲音有些顫抖

「那我先走了」我朝着兩人擺了擺手

「好好勸勸他」我對風雲小聲嘀咕到,風雲在內邊擺出來一個「ok」的手勢

風雲接下了委託,挺了挺胸膛道:「我說老大,哭哭啼啼可不是男子漢的行為」

「廢話,你爹娘又沒死活的好好的,每天都有父母接,我呢!」

「秋,時間會填平一切,安撫思念,一切都會過去的」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

這個聲音嚇了風雲一激靈,因為這個聲音是植入他DNA里的,那個秋一心要打倒的老太婆,公共組的管理員宇智波智孝

「可是奶奶你,不會想爸爸媽媽嗎,不會在夢裡見到他們嗎」

秋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撲進了她奶奶的懷裡

「傻丫頭。」智孝緊緊抱住了懷裡的秋,讓她的淚浸**衣裳

而現在被晾在一邊的風雲宛如被雷擊一般愣在原地

「奶奶?丫頭?這???!我好像聽到了什麼不該聽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