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嫁糙漢子被撩後,八零嬌嬌臉好紅
嫁糙漢子被撩後,八零嬌嬌臉好紅 連載中

嫁糙漢子被撩後,八零嬌嬌臉好紅

來源:google 作者:茶葉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葉 楊遠峰 現代言情

簡介:【雙潔一對一】+【養萌娃甜寵】+【年代發家致富撩漢子】一不小心穿進自己正在審核的年代文中,還是一個爬床小三!喬葉表示:這太坑人了!男還給女主,她當她的大佬八十年代初,溫飽才解決第一個小目標:成為萬元戶!展開

《嫁糙漢子被撩後,八零嬌嬌臉好紅》章節試讀:

說句實話楊遠峰真的不是佔人便宜的人,但他最討厭的就是被人冤枉和威脅。

頓時他的眼光更冷了:「我占她便宜?我占她便宜?你問問她,到底是誰占誰的便宜了!」

「她不設計我,這樣的女人送給我,我也不要!」

什麼?

這狗男人,他在說什麼?

喬葉身同感受,一聽這話頓時怒了!

原主是不自重,但楊遠峰這樣說她也過分了吧?

明明他知道女主會變成這樣,與他老媽洗腦不無關係!

竟然敢這樣說女主,過糞!過糞!!過大糞!!

就在此時,聽到這侮辱性的話,喬建軍真的氣瘋了!

也不管打不打得過比個頭高不少的人家,他揮着拳頭就沖了過去:「楊遠峰,我與你拼了!」!

「夠了!都別鬧了!是不是非得讓鄰居們嘲笑不可?」

楊老頭一聲喝,楊遠峰只能跳開幾步:「爸,不是我要鬧,是他們糾纏不清!」

這話把喬建軍氣得胸膛起伏。

他指着楊遠峰的鼻子叫到:「我可以不鬧,只要他立即、馬上發誓和我姐結婚,我立馬不說第二句!」

唉!

老婆子辦的這什麼事啊!

忍了忍,楊老頭深吐一口氣:「峰兒,爸知道你個是善良的好孩子。」

「如今這樣了,你要是不和喬葉結婚,她這輩子都毀了。」

他不要她,她這輩子就毀了?

可他要是又屈服了、娶了這種被塞上床的女人,那就是他這輩子毀了!

他不可能有這麼好的命,娶一個死一個!!!

想到第一個那名譽上的妻子,楊遠峰心裏格外難過。

一次次的被女人算計、一次次的被親媽出賣,他不知道他的人生為何會這樣。

屈辱讓他的雙眼沉得滴水,但好的修養讓楊遠峰不能罵人。

他看着喬葉淡淡的問:「喬葉,你除了嫁我之外,你真的是別的都不肯選擇了對嗎?」

已經心虛的馬桂花怕喬葉反悔,瞬間先接了話:「峰兒,喬葉都是你的人了,不嫁你還嫁誰?」

「當然得嫁給你呀!要不然讓人知道了,她得治流氓罪的!」

治流氓罪,與他有關嗎?

楊遠峰一把拉開馬桂花,冰冷的雙眼盯着喬葉問:「回答我!我只要你的話!」

好冷!

這眼神讓喬葉情不自禁的抖了抖。

——不愧是男主,個子高大、膚呈麥色、雙眼如鷹、五官凌厲。

一米八五的個頭配上突出的五官加上這膚色,精瘦的身材:典型的穿衣顯瘦、脫衣有肉!

就算一身泛白的舊軍衣,也無法人讓覺得他土掉渣。

——他這一身,特別是與一邊那穿着喇叭褲、舊西裝的混混弟子喬建軍相比,一眼就看得出差距!

就算是看慣了美男,喬葉也不得不承認:帥!

標準的型男!

正是她『苟』的男人!

只是,不苟言笑的他讓人一看就覺得威嚴。

喬建軍見自己姐姐嚇着了,頓時又跳了起來:「楊遠峰,你不要嚇我姐!」

「我警告你:我姐要是被嚇出了事,你就準備坐牢!」

坐牢?

心裏又痛又恨的楊遠峰聽到這句話,雙眼凝成了冰@!

——本來發生了這樣的事他自己已經非常非常痛苦了,可如今還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脅?

面對一個小毛頭的威脅,楊遠峰的臉色一瞬間又變得陰冷無情:「喬小五,別威脅我!」

「老子在面對黑壓壓一片敵人的時候都沒皺過眉、子彈從耳邊飛過的時候沒失過聲,別以為我怕了你這個小屁孩!」

「你想怎樣,就沖老子來!老子會眨下眼睛,就不姓楊!」

想怎麼樣?

喬建軍衝口而出:「我姐什麼都不想,你和她結婚就是!結了婚,你給她轉好戶口、安排好工作,就啥事都沒有!」

「否則!」

轉好戶口、安排好工作?

終於,楊遠峰被氣笑了!

他一聲冷笑:「如此不自重的女人,她配得上工作嗎?」

「你說誰不自重?你再說一次!」

心裏恨得不行的楊遠峰冷眼盯着喬建軍不怕死的問:「你還要我說什麼?自重不自重,難道你沒眼睛嗎?」

「不是她爬我的床,難道是我把她搶上床的?她要是自重,會這樣爬男人的床嗎?」

喬建軍最看不得別人瞧不起自己姐姐,頓時就要撲過去打人:「楊遠峰,你有本事就殺了我再來說我姐的不好!」

眼見兩人又要鬥起來,喬葉真心的無語。

——煩死了,不就是和男人睡了一覺嗎?

——又不是天塌了,搞得世界大戰似的,有必要嗎?

喬葉很想站起來衝著這半屋子的人說:你們別吵了,都給我散開些!

——昨晚的事本姑娘就當被狗咬一口,以前的一筆勾銷,以後咱們就各回各家、各養各媽!

見他們吵個不停,惱得不行的喬葉「砰」的一聲一腳把身邊的一張椅子給踢翻了:「你們踏馬的能不能都給我閉嘴啊!吵死人了!」

這動作嚇得劉秀娟一抖:「葉兒……葉兒,你別激動、別激動!」

喬葉真煩了!

她咬着牙站了起來,然後一臉清冷的看着楊遠峰:「你要我的答案是嗎?只要我的答案?」

這樣的喬葉楊家人誰都沒見過!

馬桂花心口一震:「喬葉……」

「給我閉嘴!我沒問你呢!」

說到這,喬葉咬牙扶着身邊黑漆漆牆再一次看向了楊遠峰:「你說,是不是只要我的答案,你都服從?」

「如果是,那我告訴你……」

可話還沒說完,喬葉眼前一黑「砰」的一聲倒在了劉秀娟的懷裡……

「葉兒……葉兒……我的可憐的女兒啊……醫生、醫生……」

「砰」的一聲,喬建軍的拳頭打在了楊遠峰的臉上:「我與你拼了!」

「住手!老五,你給住手!」

叫住手的正是喬葉的大哥、楊遠峰的同學喬健華。

可喬建軍哪肯住手,他一拳又一拳的揮向了楊遠峰。

只是他根本不是楊遠峰的對手,除了第一拳打到了外,後面的每一拳都被他躲開。

「你躲什麼?是男人,就不要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