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家父朱元璋
家父朱元璋 連載中

家父朱元璋

來源:google 作者:墨攻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墨攻 朱杞

我叫朱杞,生於洪武二年大明王朝的開國皇帝,朱元璋就是我老爹原本我想去爭一爭那大位的,可,一想到我哥,也就是太子朱標還在世,我就放棄了因為,爭不過也不敢所以我做了一個決定,那就是盡自己的努力去幫朱標,讓他渡過厄運,讓朱標做個宅心仁厚,心繫百姓的帝王,而自己做個瀟洒的閑王,每天就吃喝玩樂,享受着生活如果天命難違,朱標還是撒手人寰,那大位,我坐定了至於侄兒朱允炆,還有發起靖難之役的四哥朱棣,對不住了啊我朱杞,要做大明王朝的第二個皇帝,我要開創一個萬國來朝,與眾不同的大明帝國展開

《家父朱元璋》章節試讀:

「來,我們繼續玩騎馬。」

猛地起身,朱杞對着那些太監說,仿若沒聽見小宮女的話一般。

一時間,眾太監面面相覷,心裏卻有道不盡的苦澀,眼前這位爺太難侍候了,最是讓他們頭疼的很。

如果,如果他能有那幾個爺一半,該有多好啊。

那幾個爺,可是謙謙君子,特別是太子爺,那叫一個讓人欽佩,深得滿朝文武贊意。

而眼前這位呢?

活脫脫地就是一個無法無天的混世魔王。

攤上這麼一位主子,可謂是把他們給害苦咯,儘管他自幼就很聰慧。

「九爺,今天是李師授課,您莫要遲到咯。」有小太監低着頭顱,小聲的在提醒他,聽他語氣,這位李師似乎很獨特。

「李希顏?」

聞言,朱杞小臉瞬間大怒,奶凶奶凶的叫嚷着,「臭酸儒,卑鄙無恥,仗着他年壯,竟敢多次暗算本王,他日等他朽,咱壯,咱定會把他鬍子拔光,不,頭髮也給他薅光,哼!!!」

面前,幾個太監宮女低着頭,保持着沉默。

卻為李希顏默哀。

那小宮女在心裏暗嘆了一聲之後,勸道:「九爺,咱還是去上課吧,不然先生會不高興的。」

「整天『之乎者也』的,俺才不去呢。」

搖着頭顯得很不耐煩,然後指着眼前的太監,說道:「你,趴下,我要騎馬打仗,打那陳友諒,不,打那李希顏屁滾尿流,看他還敢用戒尺打我不?」

說到後面,朱杞完全是在咬牙切齒。

可見他對李希顏有多痛恨。

李希顏,乃儒學大家,性格嚴厲,品行高潔,自收到朱元璋飛騎手諭後,進紫禁城上任給諸皇子授課以來,一直恪守師道。

但,諸皇子年幼,難免有不聽教導,頑皮貪玩的時候。

於是,對執教嚴厲的李希顏而言,不服教誨或不認真學習的,輕則嚴加痛斥,重則當眾懲罰,經常用戒尺打他們腦門。

而在諸皇子當中,經常受到李希顏戒尺招待的,就是他朱杞。

所以,對於李希顏,他才恨得咬牙切齒。

奈何他人小力量弱,根本不能與之對抗,否則,他一定會讓李希顏知道,花兒為什麼那麼紅。

面前,幾個太監宮女皆是擺着一張苦臉,滿眼都是哀求的看着他。

朱杞見狀,很是無奈。

摸着下巴沉吟了下,眼睛裏閃過一絲狡黠,而後輕咳一聲,把手搭在身後,說道:「知道你們也有苦衷,九爺我也不為難你們,我騎一下大馬,便去上課。」

「多謝九爺。」

頃刻間,眾位太監宮女感激涕零,紛紛跪地拜謝。

「趕緊走開你們,我要騎大馬了,別妨礙九爺我攻打李希顏那廝臭酸儒。」朱杞撥開宮女太監,走過去騎上趴在地上的太監背上。

「駕,駕,駕!」

在太監爬行間,朱杞感覺自己在金戈鐵馬間,衝破千軍萬馬的敵人陣營,向那李希顏殺去。

右手一舞,對着前方叫囂道:「李賊,臭酸儒,吾乃洪武皇帝第九子,朱杞是也,叫吾一聲爹,吾可給你一個痛快,不會痛的,放心。」

「啥!?你要拿戒尺打我?」

朱杞大怒,指着前方呵斥道:「李賊,我要誅你九族,把你凌遲處死。」

邊上,幾個太監宮女臉頰忍不住抽搐了下。

滿眼都是無奈。

這趙王殿下對李希顏是有多恨啊,竟然要誅人九族,幸好是他在自娛自樂,要是真的,他們絕對相信,他們的趙王一定會誅殺李希顏的九族。

「啊!!!」

忽然,朱杞捂住胸口,從太監背上摔了下去。

「趙王殿下……」

太監宮女頓時驚慌失措,紛紛伸手過去,可是,這發生的太過突然,哪怕是他們早有準備,也來不及反應。

嘭!!

朱杞幼小的身軀瞬間砸在冰涼的地上,幾個太監宮女心頭猛顫,臉色都變的蒼白無力,想要去扶他起來,卻被他一個眼神給瞪住了。

見他這樣,那些太監宮女也暗自鬆了一口氣。

「李…李賊,爾好陰險狡詐,竟放暗箭傷我,額……」

捂着胸口,朱杞指着前方有氣無力說著,末了,小腦袋一歪,舉在空中的小手也隨之落下,便再無聲音。

見他表演完畢,幾位宮女太監互相看了眼。

為首的那太監屈身,喚道:「九爺,仗已經打完了,您該去聽課了,不然陛下知道,不止奴婢們麻煩,您的小屁股……」

「扶九爺我起來,我要去會一會那臭酸儒。」伸手,朱杞奶聲奶氣的叫囂着。

幾個太監宮女頓時喜上眉梢,紛紛上去扶他,「好咧,九爺,您慢着點,莫……」

還不及說『傷着了』,朱杞就『哎喲』了一聲,躺回地上,摸着小腿和小胳膊,然後摸着後腰喊道:「哎喲,我的小胳膊小腿喲,哎喲,我的腰間盤喲……」

驀然間,太監宮女傻眼了。

緊接着,他們臉色狂變,渾身哆嗦,「九爺,您這是傷到哪了啊?」

「怎麼了?」

就在此時,一個身着華麗,雍容莊重的婦人從宮殿內走出,身後兩側跟着數個宮女,低頭隨行。

她就是大明帝國母儀天下的馬皇后。

噗通!!!

頃刻間,所有太監宮女驚恐的跪在地上,整齊而顫聲道:「皇后娘娘,是奴婢們沒保護好趙王殿下,奴婢罪該萬死…」

「好了,我知道了。」

馬皇后看向正在地上哀嚎的朱杞,哪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鐵定又是在整幺蛾子了,無奈的搖着頭,「九兒,你啊你,怎麼又在變着法子逃課,再這樣,母娘要生氣了。」

「哎喲,疼死我了,母娘,九兒的骨頭估計要散架了,九爺要叫御醫,再晚一步,九兒就要死了,哎喲……」朱杞一陣亂捂,滿臉都是痛苦。

「起來吧,沒你們的事。」

儘管馬皇后這樣說,但那群太監宮女並不敢起來,依舊跪在地上瑟瑟發抖,見狀,馬皇后也不再說什麼,緩步走到朱杞面前。

「母娘,九兒真的很痛,九兒……」朱杞梨花帶雨,小臉頰都快擰成了一團,向著馬皇后竭盡全力的在賣慘。

暗嘆一聲,馬皇后神情一斂,沉聲道:「再不起來,母娘可要生氣了啊。」

朱杞見狀便知道,被識破了,頓時氣餒的不行,明明自己演技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她是怎麼看出來的?

剛欲起身,就傳來一道粗獷的不悅聲,「九兒,你娘的,你不去文華殿上課,躺在地上,又是在整哪一出?」

驀然間,朱杞的小身板一個激靈,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露出兩個小酒窩看了過去,見到一個姿貌雄偉,奇骨貫頂的中年男人正龍行虎步走了過來。

他,就是大明帝國的開國皇帝,洪武皇帝朱元璋。

此刻,他正神情不悅的盯着眼前的朱杞,而朱杞看到那濃眉大眼,滿臉嚴肅的臉龐,心中莫名的有些敬畏,哪怕現在的他是自己名義上的便宜老爸。

儘管現在的朱元璋他儼然是一國之帝王,也難以改變以前一些烙在靈魂深處的習俗。

比如,說話方式。

朱杞眨了眨眼,狡辯道:「爹,我在和母娘鬧着玩呢,是不,母娘?」

說話間,他不忘轉過頭,滿眼哀求的看向馬皇后。

馬皇后頓時哭笑不得。

「你這逆子一撅屁股,咱就知道你想幹嘛,想撂課,小心你老子咱把你屁股打開花,趕緊滾去上課,看着心煩。」朱元璋又是不屑的說道:「還給你母娘使眼色呢,當你老子咱是瞎嗎?」

在私底下,面對家人,朱元璋本色盡展無疑。

可他這幅模樣,卻把周圍的太監宮女嚇得瑟瑟發抖,那頭顱都快埋進胸膛了。

「爹,嫩給我換個先生吧。」

朱杞耷拉着耳朵,滿是央求的看着朱元璋。

「你知道李希顏什麼人嗎?人家是一代儒學大家,博覽群書,學問高深着呢,這樣的大家,難道沒資格教你這逆子?」朱元璋勃然大怒的瞪着他。

「不是。」

朱杞搖頭,而後可憐巴巴的說道:「他,他喜歡打人,所以,我不想上他的課。」

「為了逃課,你竟然編出這等謊言,你……你……」朱元璋臉色漲紅,一股怒氣直衝天靈蓋,轉身想去找棍子,可卻什麼都沒有。

於是,他氣急敗壞說道:「孺子不可教也,孺子不可教也……」

「爹,不信,你看。」

朱杞滿臉委屈的用小手撥開頭髮,把小腦袋湊了過去,朱元璋低頭一看,頓時愣住了,緊接着,他怒吼道:「李希顏,嫩娘的,敢對朕的兒子下如此毒手,朕要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