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嫁給殘疾老公後,我每天醉生夢死
嫁給殘疾老公後,我每天醉生夢死 連載中

嫁給殘疾老公後,我每天醉生夢死

來源:google 作者:北竹酒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女主楚千瓷 現代言情 男主墨北寒

「【重生,寵夫,仙法,馬甲,捉鬼算命】:「重生前,她是天界高高在上的八公主,重生後,她是替妹出嫁的小可憐楚千瓷,爹不疼娘不愛,還嫁給了一個命不久矣的醜八怪!而且這醜八怪還是眼瞎腿殘的廢人,可楚千瓷不怕,因為法術在手,殘疾老公也能秒變正常人……」小劇場:「我家夫人身嬌體弱,溫柔善良,她是我見過的所有女人里最完美的存在」正在被楚千瓷狂揍的眾人:「……」魔尊大人,你可能對「完美」兩個字有什麼誤解展開

《嫁給殘疾老公後,我每天醉生夢死》章節試讀:

因為她和墨北寒離婚後,完全給她騰位了,那兩個億她不說全部給她,也理應分一點給她才對,畢竟要不是因為她,她楚千瓷怎麼可能認識墨北寒?又怎麼可能和他有在一起的機會?

雖說墨北寒長得丑,腿殘還眼睛瞎,但他有錢啊!真是失策。

楚沫兒悶悶的坐在柳蘭身邊回答道:「媽,現在我已經在離婚協議書上面簽字了,再找墨北寒和楚千瓷給錢他們倆肯定不會給的,要不算了吧?」

「算了?這樣怎麼能算?沫兒,你是不是忘記了你爸之所以答應墨老爺子讓你嫁給墨北寒那個殘廢的真正原因了?」

楚沫兒當然沒忘,她爸之所以答應墨老爺子讓她嫁給墨北寒,完全是因為楚氏集團面臨破產危機,需要墨氏集團的幫助才能度過這次的難關。

楚沫兒皺眉回答:「我沒忘。」

「既然你沒忘,那你就應該知道,一旦你和墨北寒離婚,墨氏集團就會撤資,不會再幫助楚家度過這次的危機,而這時候我們要是拿回了楚千瓷手中的兩個億彩禮,那麼就算沒有墨氏集團的幫助,楚氏集團的危機也可以迎刃而解,

但若是沒有那兩個億,楚氏集團必定會破產,所以沫兒,那兩個億我們必須想辦法拿回來,只有拿回來了楚氏集團才能不破產。」

現在錢已經進了楚千瓷包里,她母親想要怎麼把那兩個億拿回來?

楚沫兒問出心中所想:「媽,我也想從楚千瓷手中拿回那兩個億,可是現在我實在是想不到辦法應該如何從楚千瓷手中拿回那兩個億的辦法啊!」

只要腦子夠靈光,辦法隨時都能有,柳蘭臉上露出一抹高深莫測的神情:「沫兒,你別著急,只要找准楚千瓷的軟肋,想讓她把兩個億乖乖吐出來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楚沫兒聽完柳蘭的話問道:「聽媽這話的意思是打算再次利用顧寒這個軟肋來讓楚千瓷吐出那兩個億?」

「不,現在顧寒對楚千瓷來說已經沒剛開始這麼重要了,所以利用顧寒來讓她把兩個億拿出來,根本就不可能!」

楚沫兒疑惑的出聲:「可楚千瓷的軟肋就只有顧寒一個,要是顧寒現在對她來說不重要了,媽還想利用誰來讓楚千瓷拿出那兩個億?」

柳蘭臉上露出一抹算計般的笑容:「誰說楚千瓷只有顧寒一個軟肋了?我調查過楚千瓷,她在沒被你爸找回來之前,一直被貧民窟的一個老太太收養,

那個老太太不久前為了救楚千瓷去世了,留下一個孫子和楚千瓷相依為命,不過老太太死後,她的孫子就把所有的錯都歸根到了楚千瓷的身上,然後老太太的孫子就從貧民窟離開了。

楚千瓷私底下找過他,但是都沒有找到,你說我們要是告訴楚千瓷,她的弟弟在我們手中,她會不會願意拿出兩個億來救老太太唯一的孫子?」

楚沫兒不得不承認她母親真的很聰明:「救命之恩應當湧泉相報,楚千瓷的命是那個老太太救的,那老太太唯一的孫子要是遇到了危險,楚千瓷肯定會捨命來救他。

不過我們不要她的命,只要那兩個億,我相信楚千瓷肯定會給的!媽,你真是聰明,不知道那個老太太的孫子叫什麼名字?」

「向陽。」

楚沫兒記下他的名字,讓人找到向陽抓起來,準備明天按照柳蘭的計劃用向陽來逼楚千瓷交出兩個億。

……

楚沫兒的算計楚千瓷並不知道,因為現在的她正在別墅照顧墨北寒,就在不久前楚千瓷被墨北寒的咳嗽聲吵醒,然後她一睜開眼就看見墨北寒難受的吐血了。

楚千瓷試圖叫醒墨北寒,但不管怎樣都叫不醒,因為他現在正在發高燒。

楚千瓷聞着濃郁的熏香味道,意識到不對勁,她趕緊抬起手捂住墨北寒的口鼻,然後把目光落在門口。

楚千瓷利用法術將墨北寒籠罩起來,接着來到門外查看,門外空無一人,但是卻殘留着檀灰,這種檀香和墨北寒體內的毒相斥,墨北寒大量吸入後會要催動他體內的毒,讓他死的更快。

到底是誰這麼惡毒?大晚上跑來墨北寒房間外點檀香?那個人最好不要讓她發現,否則她一定要讓那個人體驗一下中毒的滋味兒。

楚千瓷將門關上,她重新回到墨北寒身邊查看他的情況,幸好她發現的及時,墨北寒沒有吸入太多檀香。

要不然墨北寒今天晚上可就要交代在這裡了。

楚千瓷摸着墨北寒發燙的額頭,她去到洗手間打來一盆水開始替他冷敷降溫。

楚千瓷看着燒的迷糊的墨北寒,她又不自覺的開始心疼起他來了,好奇怪,她和墨北寒以前明明就不認識,但為什麼每次一看見他這張臉,她的心就會莫名其妙的抽疼起來呢?

楚千瓷搖晃兩下腦袋,不再多想,她安靜的坐在墨北寒身旁照顧他。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凌晨三點,墨北寒總算退燒,楚千瓷疲憊的躺在墨北寒身邊抱着他睡了過去。

睡着後的楚千瓷做了一個夢,在夢裡她夢見一個滿頭白髮的男人在一個很冷很冷的地方守着一具女人的屍體。

他握着她的手,一直在叫喊着:「淺淺,你應該回來了。」

楚千瓷感覺男人的聲音很耳熟,在她想要靠近男人的時候,自己眼前卻突然出現一道屏障,楚千瓷不管怎麼撞都撞不開。

「淺淺,你還想讓我等你多久?」

「淺淺……」

楚千瓷聽着男人的哭聲,心臟更加的疼了。

「唔。」

楚千瓷難受的從睡夢中坐起身,她滿頭大汗的在那裡大口呼吸着。

夢中的男人是誰?而她和他又是什麼關係?她為什麼會夢見他?

自從來了人界後,她這顆萬年都不動的心卻頻繁的疼起來,真是好生奇怪。

楚千瓷深呼吸一口氣,把情緒調整好後才把目光落在了墨北寒身邊,見他還在昏昏欲睡,楚千瓷抬起手碰了碰他的額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