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嫁給大叔後,我繼承了億萬資產
嫁給大叔後,我繼承了億萬資產 連載中

嫁給大叔後,我繼承了億萬資產

來源:google 作者:余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然 現代言情 陸長衍

【雙向重生】傳聞陸家老三陸長衍矜貴無雙,容貌一絕,卻男歡女愛一概不愛,活脫脫將自己活成了高嶺之花某天,突然傳出高嶺之花要結婚的消息而他新娶的小嬌妻竟然是個一窮二白的鄉下丫頭!眾多名門貴女氣不憤,婚禮當天,當著所有賓客,質問新娘憑什麼給陸長衍?彼時,坐在首排觀禮的某大佬開口,「就憑她繼承了我沈家億萬家產,如何就配不上一個小小的陸家?」新娘淺笑對之,身有靠山,遇事不慌展開

《嫁給大叔後,我繼承了億萬資產》章節試讀:

見女兒回來了,安一岷原本冷硬的臉色放緩和了不少。

安然見氛圍微妙,故意開口問,「哎,你們站院子里幹嘛呢。」

安衡似乎也沒想到小妹這麼快就回來了,「這麼快就回來了啊。」

「我剛走着走着,突然想起來,之前借了方爺爺一本書。想着順道去一趟,把書給還了,就回來取。」

安然說著回屋去取書。

安然拿了書,便衝著她哥揮了揮手,「哥,要是你沒事的話,陪我一塊去吧。」

「好。」

兄妹倆一路往外,剛離開家不遠,安然突然停下了腳步。

她聲音不復之前的輕快,隱隱有幾分沉穩,「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選擇,不要替別人做選擇,即使他是咱爸。」

安衡聽她這話音,心思百轉千回,「剛才你聽見了?」

安然專心看路,卻也沒有掩飾,「是。」

「從小到大我都沒見過咱爸這邊的親戚,雖然費解,但也沒多問。仔細想來,一個人不可能憑空出現,人總是有父母兄弟姐妹的。但咱爸擺明了就不想跟他們扯上關係,我們就不要摻和了。」

「我知道。」

「看起來,你並不意外他們的存在。」

安然笑了笑,上一世她哥和她爸相繼離世後,她就被她爺爺接回了家。

爺爺奶奶對她很好,大伯父以及姑姑對她也還不錯,唯一一個令她反感的就是她那個堂姐安欣。

超級綠茶本茶,一天天都要給她使絆子,見爺爺奶奶對她好,就各種小心眼兒,妒忌到不行。

每天換着找茬,好在她在安家住的時間並不長,後來搬出去後,兩人接觸的少了,糟心事兒也少了。

所以,這一世,她是不準備回安家的。

至於她爸和奶奶之間的誤會,等到回了江市,她會着手解決。

他爸這個人,就是實心眼兒,也很軸,這事兒誰說他都不會信。

但若是讓他自己無意間聽到事情真相,也許他就會有所動容。

這個事情,得等她先去江市穩定下來,再把她爸接過去了再說。

方爺爺的院子格局跟他們家無二致,都是農家小院,唯一不一樣的是方爺爺家十分别致。

不大的院子,異常整潔,即使院子角落裡還架着不少晾曬的藥材,卻仍舊不顯雜亂。

屋子裡也是燈火通明,幾個亮的晃眼的白熾燈正中上方熠熠生輝。

正對院門的堂屋是靠牆而立的一大葯櫃,柜子里全是各種各樣的藥材,下方是一個紅木長桌以及一個脈枕以及簡單的紙筆。

安然還沒進屋,就看見一個中年男人正局促的站在那長桌一旁,「方老,您……」

那人話未說完,就被方老先生抬手打斷了。

方老一抬眼就看見了站門口一高一矮兩個身影,他不自覺帶了笑意,「呀,你們怎麼來啦。」

安然緩步走了進去。

安然走過去剛坐下,那原本站在一旁的中年男人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方老一看她額角那帶着分紅的細長傷疤,擰了擰眉,「丫頭,你這腦門上這疤可有點顯眼啊,我給你弄點祛疤的藥膏。。」

「謝謝方爺爺。」

「跟我客氣什麼。」

「你傷口注意別沾水,我這藥膏記得要按時按次塗抹。」

「好。」

「你來是做什麼來了?」

「對了,這書還您。」安然將書還給方老。

方老一看那被摩挲的有些卷角的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怎麼,不專研了?」

安然笑了笑,「最近要認真準備考試。」

方老一副我懂你放心的表情。

安然小時候沒有什麼電子產品,鄉下讀書,連課外讀物都很少,她沒事就愛往方老家跑,一來是兩家離得近,二來是方老慈祥溫和。

方老書架上有不少書,她無意間拿了本醫書,醫書晦澀難懂,雖然她極小便開始識文斷字,但看起醫書來卻也眉頭直打結。

那時候她還小,絲毫不通醫理,但她偏生就是個不服輸的,越是難,她便越是要弄明白。

遇着不認識的生僻字便去查字典,一心搗鼓那本醫書。

方老知她犟得很,也不勸。

醫理雖然晦澀難懂,但只要她問,方老都會耐心解答,從不敷衍。

於是會時不時的指導一番,但僅限於教導,理論知識充足,卻從未上過手,屬於紙上談兵一類的。

她和方老向來親厚,安然沒有多說。

「方爺爺,您忙您的,我們先走啦。」安然禮貌告別。

「哎哎,好勒。」

回到家中時,院子門沒鎖,安一岷正坐在小板凳上往灶里添柴,隱隱熱氣從鍋中升騰。

安然走進院子,打開院中的燈,「爸,我們回來啦。」

「爸,你先回屋休息會兒,我跟哥來弄。」

「別了吧,你……」

「爸,我手腳都好好的,一點問題也沒有,填個柴火沒問題吧。」

安一岷聞言不再多說,直接起身讓位。

院子里的燈光逐漸明亮,院外的天色越發暗沉,院子里的白熾燈下飛舞着各種細小飛蟲。

安衡則熟練的洗洗刷刷,安然則添柴掌火,兩人配合默契。

兄妹倆配合無間,不多時晚飯就做好了。

正屋放着一個四方桌,安衡將飯菜都盛好,才去叫他爸。

安衡一推開門,就看見他爸正安安靜靜的靠在床頭,眼睛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麼。

「爸,吃飯了。」

安一岷回過身,看向門口,「嗯。」

安一岷扶着床頭站起來慢慢起身走了出來。

一頓飯吃的寂靜無聲,連咀嚼聲都很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