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嫁給喻先生
嫁給喻先生 連載中

嫁給喻先生

來源:google 作者:達爾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喻文州 時笙 現代言情

【笨蛋美人畫手VS禁慾系腹黑教授】【年齡差+先婚後愛+甜寵+蓄謀已久】時笙和喻文州是相親認識的只是直到結婚那天她都沒想明白,喻文州到底是看上她什麼了因為沒什麼感情基礎,時笙覺得婚後能做到相敬如賓就算不錯了可是,喻先生好像不是這樣想的給她做飯、哄她睡覺、帶她去玩兒、還總喜歡親她她不懂,難道老男人都這樣?直到時笙某次喝的暈暈乎乎,終於問出了自己憋了很久的問題她問:「為什麼要跟我結婚啊?」喻文州看着軟到不行的女孩子心都化了他俯身在她唇角落下一吻,喃喃道:「我以為我表現得挺明顯」展開

《嫁給喻先生》章節試讀:

「對不起!」

時笙態度積極的認錯,直接對着他九十度鞠躬,還是連續三個。

喻文州覺得自己的頭更疼了。

「時笙。」他喊。

時笙緊張兮兮的抬頭,看着他的眼神充滿了愧疚。

喻文州繼續問:「你知道什麼時候才需要連續三個九十度鞠躬嗎?」

時笙茫然的看向他。

九十度鞠躬難道不是禮貌的象徵嗎?

而且她是真誠想道歉的,鞠三個躬好像沒什麼問題的吧。

喻文州深呼吸了一口氣,他總有一天要被這個小丫頭氣死。

就在時笙瘋狂思考剛剛她是又觸到喻文州什麼底線的時候,聽到了他近乎咬牙切齒的聲音。

「葬,禮。」

一字一句,殺人誅心。

時笙:…..

what?!

葬禮???

「你想喪夫?」喻文州又適時出聲。

「不不不,我不是,我不想!」時笙一邊搖頭一邊擺手,趕緊用否認三連來表明自己的態度。

喻文州微不可聞的嘆了口氣,「那還不來扶我一下?」

時笙如夢初醒般的撲了過去。

喻文州本就喝了酒,醉倒是不至於,只是被她這麼一撲,直直的往後退了兩步。

眼看着他又要撞在車上了,時笙選擇了先閉眼,然後立刻道歉。

「喻老師,對不起,我錯了!」

喻文州:……

如果不是知道時笙沒心思,他真的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娶了個想立馬弄死他分財產的老婆。

時笙委屈巴巴的看着他,一雙眼睛睜的老大,睫毛還撲閃撲閃的。

喻文州嘆了口氣,算了算了,自己娶得老婆,除了忍着,還能離了不成。

「走吧。」他一邊說一邊自己坐進了車裡。

時笙見到他的動作,非常狗腿的抬手替他擋在了門框上。

見他坐好了,又非常殷勤的俯身替他系了安全帶。

「喻老師,稍等一下哈。」

說完,時笙幫他把車門關上,然後繞到另一邊坐上了駕駛位。

她的科目三考了三次才過,拿到證以後也沒開過幾次車。

現在突然坐上一輛不太熟悉的車,時笙有點緊張。

喻文州看着她上車的第一個動作竟然是閉眼,然後是深呼吸。

他突然有點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現在喊代駕來得及嗎?

車發動了,他又看着時笙的嘴型開始碎碎念。

「先調座椅再看鏡。」

時笙突然想到自己的順序好像都錯了,心裏突然又有點緊張了。

她咬了咬嘴唇,然後又去看了後視鏡,還好不需要調整了。

喻文州看着她這一系列動作真的有種上了賊車的既視感。

「沒開過車?」他問。

時笙先點了點頭,隨即又搖了搖頭,面色難堪的看向他:「開過。」

喻文州還沒講出第二句話,聽她繼續道:「但是只開過……」

時笙將自己的一隻手舉了起來,片刻後還收起了一根手指。

喻文州挑眉,行吧。

「而且…..都不是你這個型號的車。」時笙的臉又耷拉了下來。

喻文州滿臉黑線,時笙還真的是無時無刻都在挑戰他的耐心。

為了兩個人的安全,喻文州沒辦法只能先把車的一些基本情況給時笙說了一下,然後一路指揮着她將車開了出去。

時笙又虛又怕,喻文州也沒好到哪裡去。

現在是一心求穩的時候,車以40邁的速度行駛在了路上。

沒一會兒,一輛小電驢從車旁呼嘯而過。

待到小電驢超到了前面,車主還鄙夷的往後看了一眼。

坐在駕駛室里的時笙一臉黑線。

謝謝,有被侮辱到。

車是好車,但以這麼詭異的速度開在路上,很快就引起了交警的注意。

剛剛過了一個十字路口,一個交警騎着騎着摩托攔在了前面。

普通人對這種穿制服的本來就有種天生的恐懼感,看到突然被攔,時笙嚇得不輕。

猛地一踩剎車,嚇了自己一跳不說,還把攔在前面的交警嚇了一跳。

交警趕緊下車,走過來敲了敲車窗。

《嫁給喻先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