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嫁郡王被寵上天了,說好的禁慾呢
嫁郡王被寵上天了,說好的禁慾呢 連載中

嫁郡王被寵上天了,說好的禁慾呢

來源:google 作者:無刺的玫瑰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蕭元莫 蓉靖

【團寵+爽文+1v1+逆襲女強】自蓉靖穿越成三公主後,諸事不順的皇宮喜事接二連三「皇后娘娘,皇上終於開懷大笑了!」「皇上,琴嬪有身孕了!」「先生,那些詩文我們都會背」「回娘娘,二公主的畫作長進神速啊!」下人們:「最近宮中真是一團和氣,其樂融融啊!」蓉靖做到了抵制宮斗,以理服人,接下來得為自己挑選一位如意郎君了蓉靖:「蕭郡王,咱們結婚吧!」蕭元莫:「……」展開

《嫁郡王被寵上天了,說好的禁慾呢》章節試讀:

「你放心,我沒事的。我不等明日見父皇了,我晚食後就去。」

「啊?晚食後去?」

「嗯!奶娘……」蓉靖扶她起來:「你做的山藥糕最好吃了,晚食時做些,我給父皇送去。」

興國皇帝晚膳後會到雲䘵閣東院看一個時辰的書,再回到南院批閱奏摺。

「皇上,三公主蓉靖來了,要見皇上。」

內管太監方德夾着煙鴨嗓子向皇上稟報,兩眼偷掃着皇上臉上的表情。

皇上愣了一小會兒:三公主?哦……是的,自己是還有個三女兒,原來叫蓉靖。

是……是那個舒貴人所生。

三年前舒貴人死後,這個三女兒便以守孝為名,不來前殿請安,倒是差點把她給忘了。

「讓她進來吧!」

皇上放下手中的書,在努力回想蓉靖長什麼樣兒。

連她娘親舒貴人長什麼樣他都忘了,這個三女兒他更記不起來。

「蓉靖見過父皇!父皇龍體康健,朝事順利,萬事如意!」

蓉靖跪下行禮,隔着四五層台階,皇上坐在台階上的案幾裡邊,她看不到皇上的臉。

皇上伸了伸脖子,小小的身子窩在那裡,與三年前他所見的長大了許多。

小小年紀,剛才說的那幾句話倒甚是中聽。

到底是自己親生的女兒,皇上頓時心軟,起身走下台階。

「是蓉靖啊!起來吧!」皇上做了一個虛扶的手勢。

「謝父皇!」蓉靖從地上爬起來,抬頭看向皇上。

這老頭子也不算太老,五十不到吧,面有疲憊之色,雙目卻是犀利有神。

「父皇!」

蓉靖撲進皇上懷裡,開始大哭起來。

皇上一個猝不及防,驚在原地呆住。

自己連死去的五個兒子加起來,十幾個兒女,還沒有一個像這般撲過自己,一雙小手緊緊抱住他的大腿,溫暖又有力。

「父皇啊!蓉靖可見着父皇了嗚嗚嗚,蓉靖想父皇,每日都想。蓉靖沒有娘親了,父皇是蓉靖唯一的親人。哇啊啊,父皇啊,蓉靖終於見到父皇了,嗚嗚嗚……」

俗話說:孩子見了娘,無事哭三場。自己沒娘,只能哭爹,哭總是有效果的。

這樣哭,也不知道這個爹能不能被感動,如果這招不好使,再使用第二招。蓉靖鼻涕眼淚擦了皇上一袍擺。

方德看着這場景,不知所措,心中害怕皇上動怒,又不敢去拉蓉靖,左右為難,只能一臉驚恐無助地看着。

愣怔片刻的皇上,緩緩抬起手,撫在蓉靖烏黑的小腦袋上。

「蓉……靖……父皇也想你啊……來,不哭,讓父皇瞧瞧,都長這麼大了……」

方德輕吁一口氣,拭了拭額頭上的汗珠,低聲吩咐小太監,去拿些點心過來。

小臉掛滿淚,兩眼哭得發紅,憂憐地瞧着自己,小身子還在一抽一抽的,這得有多想自己這個父皇啊。

小模樣兒真是可人!一副機靈樣甚是讓人喜歡,也不知她像不像她娘親。

皇上拉起蓉靖的小手,將她帶到案幾前的錦席上坐下。

別的兒女都有娘,也只有她是沒娘的孩子,自己可不就是她唯一的親人。

「蓉靖長大了,今年幾歲了?」

還真忘了她有幾歲了,三年不見,也沒人提起過,皇上心中頓時有些愧疚。

「父皇,孩兒六歲了!父皇,這是孩兒讓奶娘教孩兒學做的山藥糕,父皇日夜操勞,可一定要注意龍體。父皇嘗嘗,可好吃了!」

這說話的模樣,甜美的笑容,還有像個大人似的語氣和語言,皇上聽着十分受用,比起他記得的那些個兒女要舒服多了。

從大阿哥大公主到最小的阿哥,每每見到他這個父皇,都是低着頭,陰着臉,一臉的惶恐。說話也是吐吐吞吞,戰戰兢兢的,到像他這個父皇是吃人的老虎,看着都煩。

皇上拿起一塊山藥糕咬一小口,點頭:「嗯!好吃!沒想到蓉靖這麼小便會做糕點了,比你那些個阿哥阿姐強多了。」

「蓉靖不比阿哥阿姐們強,他們會認字,蓉靖不會。他們不會做糕點,但可以進學堂識字,可比蓉靖強呢。」

蓉靖說得盡量地天真無邪一些,讓皇上看她表情毫無故意影射之意。

「正是,蓉靖六歲了,是該進學堂了。方德,明日起,三公主與大公主和二公主一同進學堂。還有,以後三公主所有的份例都與大公主和二公主一樣。」

「嗻!」方德應下。

「多謝父皇!」蓉靖起身跪下謝恩,趁機拍一通馬屁:「父皇是大興國最好的皇帝,是天下底最好的父親,蓉靖定好好讀學,不負父皇厚愛。」

「哈哈哈哈,好好,好啊!」

皇上龍心大悅,拉着小蓉靖說了一會兒話,這才讓方德將她送走。

方德回來,皇上指着他罵:「你個老東西!朕忙於國事,差點把玉清宮給忘了,你個老東西也不在朕面前提提,那麼小的孩子,好歹也是朕的親骨肉,看看,多可憐!」

方德嚇得跪在地上不敢出聲,反正皇上沒錯,全是他們下人的錯。

「唉!也不能全怪你。」皇上嘆口氣道:「或是朕老了,老了老了到見不得這些。蓉靖抱着朕哭得那麼傷心,朕……唉!」

「皇上可不能傷了龍體,是奴才的不是,請皇上責罰!」

皇上踱幾步來回,問道:「照顧蓉靖的有哪些人?既是她娘親三年孝滿,便再多安排些人好生伺候着,沒娘親的孩子可憐……」

他小時就是娘親死得早,後來由太后養着,那種沒人疼的滋味他知道。

「回皇上,照顧三公主的只有一個奶娘……」

「什麼?一個奶娘?其他的下人呢?丫鬟嬤嬤呢?」

「回皇上,沒,沒有……」

「咣當!」案几上皇上喝水的青瓷杯落在地上,摔得稀碎。

翌日。

昨晚蓉靖睡得非常好,一覺到天亮不說,連個夢都沒做。

今日起可以去上學了,雖然她只是去混混日子,但總算是可以跟那些個皇子皇女們認識認識了。

昨晚上她剛回來,便有御膳房的人送來不老少的肉食,雞鴨魚牛肉都有,還有幾種補品,還說吃完會再派人送來。

伸伸懶腰,準備起床,聽外面傳來奶娘的驚叫聲。

「哎呀!這,這是做甚!公主!公主——快,快出來,快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