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鑒寶天醫
鑒寶天醫 連載中

鑒寶天醫

來源:google 作者:陸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向婉婉 現代言情 陸麒

學成本事下山後的陸麒,立誓完成母親遺願,復仇光耀陸家誰想困難重重敢阻他者遇佛殺佛,遇神殺神!展開

《鑒寶天醫》章節試讀:

現代工藝品?
最廉價?
目光落在展柜上的銘牌,陸麒的眼睛一陣刺痛,十指死死地扣在了玻璃面。
他的指尖一陣泛白。
無力,屈辱,憤怒。
情緒翻滾。
他哆嗦着從兜里摸出了那塊琥珀色的玉佩,隔着一層玻璃對比,竟同展櫃中的玉佩能合為一體!
只不過展櫃中的玉佩顏色暗淡,似是覆了一層赤紅色的包漿。
一旁嗤之以鼻的孫濤,神情微微一愣,隨即神情恍然,暢快大笑。
「我倒是想起來了。」
「當年你媽不就是拿一對玉佩作為定情信物,看來這就是向家手裡的另外一半了。」
「當年陸家好說也是個一流家族,拿出來的東西竟然連個屁都不是的工藝品。」
「向家也是看這玩意還能看,所以放這裡供人觀賞。」
耳邊似有一隻蒼蠅嗡嗡作響,陸麒強壓下了心頭的憤怒,雙目猩紅。
「這不是普通的玉佩!」
一看陸麒惱羞成怒,孫濤更為地得意,再度鄙夷出聲:「當然不是普通的玉佩。」
「普通的玉佩好歹能賣個好價錢,這麼塊破東西送人要都沒人要。」
「虧你還想靠信物認親,看看向家把這門親事當一回事嗎?」
「也是,向大小姐跟我們家蕭少才是一對,整個京城都知道。」
「得虧你們陸家沒了,我爸投靠了蕭家,我才會有這麼一天。」
不!
不會的!
向叔叔他們不會這樣對我的!
可是……
那為什麼要將兩家的信物放在這裡展覽,進行了明碼標價……
怔怔地看着展櫃中的銘牌,陸麒的牙齒被咬的咯咯作響,心口就像豁出了一道口子。
疼地他快要窒息。
昔日高高在上的陸家大少,這般失魂落魄,這般狼狽的模樣,看的孫濤暗爽至極。
孫濤嘆了一口氣,故作大方地拍拍胸脯:「行了,咱們好歹也是熟人。」
「既然你投靠向家不成,我也不介意收納你。」
「正好我家小區門口還缺個看門狗,明天你就去保安大隊報到。」
對於孫濤的話,陸麒恍若未聞,他的目光堅定萬分,既然向家不珍視信物。
那他一定要拿回來!
「暴殄天物。」
「陸家信物價值連城,絕不能放在這,讓你們這些俗人評頭論足!」
孫濤捧腹大笑:「你還當你是陸家大少呢?」
「這麼一塊破東西……」
終於忍無可忍,陸麒目光唰地驟然冰冷,周身氣勢陡然攀升!
「閉嘴!」
「可笑至極!」
「秦朝玉壁卻被當成現代工藝品在這展覽,虧向家還是古董世家,這親事不合也罷!」
怎麼回事?
這廢物突然變得這麼認真,倒有些讓孫濤猝不及防,隨即他回過神來。
牛什麼牛!
現在這廢物再怎麼牛,終究還是一個窮的叮噹響的鄉巴佬!
「放什麼狗屁!」
「你是不是瞎了?沒看到這裡的鑒定證書嗎?專家都鑒定了這是假的。」
「趙文堂,那可是古玩界的傳說,京城古董行會的會長,他親自鑒定還能有假?」
「這就是一塊大廠里粗製濫造的工藝品!」
粗製濫造……
聽到這個詞眼,陸麒微眯了眯眼,極其可笑:「秦朝的羊脂白玉,你敢說這是工藝品?」
「展櫃中的玉佩只有半枚,但是這半枚延邊外圈至內圈都帶有紋帶,繩索紋分隔中間。」
「內圈採用的紋飾為陰刻谷紋,而外圈飾四組龍體為曲線雙身、尾端捲曲的夔龍紋。」
「但是很顯然能夠看出,這枚玉佩原身是秦朝的蒲渦紋玉璧,經過加工一分為二以後,成為了玉璜。」
「後世將玉器配飾之用,便成了玉佩。」
「這塊玉佩並不是你們說的工藝品,價值連城,而且絕無僅有!」
而另外一半玉佩,就在陸麒的手中。
如若不是在山上這些年,老頭的竹屋裡擺滿了玉器,還有各種瓶瓶罐罐。
陸麒還不一定能了解這些。
更加不會知道這一對玉佩的價值。
陸家情深意重!
但是向家卻竟然明碼標價,這樣對待信物……
因為陸麒言辭鑿鑿,孫濤頓時舌頭就像打了結一樣,愣是半天說不出半句話來。
周圍的賓客聽着言語,也漸漸朝着這方展櫃靠攏而來,一個個臉上滿是震驚。
「不會吧?經過趙老鑒定的古玩從來沒有出錯過,他的眼睛比機器還毒辣。」
「這玉佩真是秦朝的?銘牌上的成交價竟然只要三位數……」
「可這小子說的挺有依據,這玉佩明顯像是秦朝的玉壁圖樣。」
「……」
聽着眾人議論紛紛,孫濤內心也動搖了,不是吧,這玩意真是秦代的?
「胡言亂語!」
門口突然傳來一道冷喝聲。
只見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站在門口,拄着拐杖走了進來,威嚴萬分。
他朝着陸麒打量了一眼,鼻中冷哼,似乎壓根沒把陸麒放在眼裡。
「秦朝玉壁的圖案,我還是能分的清的。」
「展櫃中的玉佩這就是現代的工藝品,它仿製秦朝式樣特點,雖模仿的唯妙唯俏。」
「但那又能怎麼樣?」
「這玉佩上的包漿恰好暴露了它的特性。」
「若真是你說的秦代舊物,包漿就應該是沉厚細膩,但是這玉佩上的包漿,就是採用的現代而有的工藝包漿!」
從老人出現的那一刻,全場驟然嘩然,到老人說完那番話,所有人恍然大悟。
「不愧是趙老!目光毒辣!」
「這毛頭小兒也不知道哪來的底氣跟趙老爭執!」
「看他穿那樣,估計是從鄉下來的山炮,怎麼能到咱們這裡來了,沒工作人員攔着的嗎?」
聽到動靜的蘇美琪也過來了,暗恨瞪了孫濤一眼:「你看你做的好事,怎麼把人帶進來了。」
孫濤不以為然,得意極了,就差沒蹦起來直呼叫好:「聽到沒,陸麒。」
「我就說趙老鑒定的古玩就沒打眼過,在場這麼多內行人可是有目共睹。」
直接無視了孫濤,陸麒無所畏懼,直面注視着眼前的老人,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
「趙老是吧?」
「古玩界的泰斗?」
「敢跟我打一個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