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塵
劍塵 連載中

劍塵

來源:google 作者:橘子味的雪糕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軒 奇幻玄幻 趙雲流

城市燈火惹人醉,人在江湖確實累;困難重重夢難遂,殘酷現實要面對;生活無聊心疲憊,笑對人生無眼淚;人生難得幾回醉,多多休息別太累!既然原來的世界已經回不去,何不好好活在當下?展開

《劍塵》章節試讀:

當今世界,有髣髴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颻兮若流釋義仙氣凝聚在南海三城廣陵、蘇州、瀛洲,和煦的風吹過八荒,江湖者,自是出自這三城。

「這是不一樣的世界」,

趙流雲忽然想起了些什麼,「我,究竟是誰?」,

在他那模稜兩可的記憶里,總是有個很奇怪的記憶:在現代高樓大廈的都市裡,一個西裝革履的人正死死地單手掐住他的咽喉,把他整個人懸空在樓頂邊緣,也不知道那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居然可以爆發如此恐怖的臂力,直至自己,青筋暴起,漸漸喪失掙扎的能力,而那人猛地一放手,自己就在百丈高樓間穿梭墜落,直至意識模糊……

慢慢地他想起那張臉,那是張鬢若刀裁,眉如墨畫,神色之間有點迷離的臉,既陌生又熟悉,既熟悉又害怕,廟裡的趙流雲經常會在夢裡碰見這些場面,但是他並不害怕,只是因為天天做這些夢,他習慣了。

翌日,趙流雲穿上道袍,依舊想下山去挑水,但剛開門就看到廟裡廟外都是人,便警惕起來,這時,門外走進來一個身材偉岸,膚色潔白,五官深邃卻眼神尖銳的男子,自報家門道:「哥,我叫趙流風,爹叫我來接你回家。」

「你,不用怕,他們都是爹的得力幹將,專門從四十五萬鐵騎中挑選出來的高手。」

趙流雲昨晚在床上打坐了一夜,將這個世界的所有保留的記憶碎片拼和在一起,終於想起現在這個世界的一切,至於為什麼說是現在這個世界上而不是所有世界,那是因為他的身體里可能還住着另外的人,畢竟他有着另一個時代的記憶。

「哥,你住在這麼高的地方不覺得喘不過來氣嗎?」

「而且這裡上來的台階上面都是青苔,上來好難呀,你是怎麼上來的?」

大概在這個十四五歲少年的腦子裡都是這些為什麼,小孩子的世界總是好奇的,趙流雲這樣想到。

「你傳令下去,給我師父立塊碑,鐫刻『武陵山天師』這幾個字。」

「然後,我們就回京都。」

「好!你們趕快去做,別耽誤我和我哥回家。」

趙流風對這個哥哥是言聽計從,因為他一個人在王府快被教書先生的四書五經煩死了,現在多了個可以說話和玩的人,他的小世界,直接會得到前所未有的滿足。但是很明顯趙流雲對這個有這個弟弟並不是很興奮,畢竟昨天他還是一個人無憂無慮地面對全世界,而今天就莫名其妙的多了很多家人,而那座幽暗的趙王府的人又不知道會有多少城府和心機,他真的很想問候別人的家人大罵一句:你大爺的!

彼時,京都趙王府邸,觀湖樓樓頂瓦上有兩人正在下棋。

「算一算時日,十七年前老天師那一卦,今日便要應驗了。」

說話者穿着一身紫色直裰朝服,腰間扎條同色金絲蛛紋帶,黑髮束起以鑲碧鎏金冠固定着,整個人丰神俊朗中又透着與生俱來的高貴。

「王爺,小王爺,已經到家門口了。」樓下一個穿着鎖子黃金甲的將軍向上面大聲的喊道。

「要變天了。」接話者,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曉之花,鳳眼高挑,眼波瀲灧,笑意若妖孽勾魂攝魄,氣質如皎月清冷似仙,此人便是江湖人稱「鬼面千手」的趙飛龍。

只見他左手執棋,一邊說話,一邊用右手變換着自己的臉,旁人見了怕是要被嚇個半死,這也是為什麼他們要在很高的觀湖樓上面下棋的原因。

「哎,我說二弟你就不能,用真實的面貌對我嗎?」

「哥,二十年前的時候我就發誓,一,此生不出觀湖樓;二,此生不再有人記得我的樣子。」

「本王也有責任。」

兩個三米左右的巨型胖子帶着約莫五十人進了趙府,而定睛一看,那兩個胖子的左膀子上都站着人,最前面的是趙流風,後面的是趙流雲。下人們說王爺在觀湖樓,兩人便跳了下來,往觀湖樓走去。

觀湖樓前有一邊長三米的正方形石碑矗立着,趙流雲看到上面有字,不經意間便讀了出來:

樓頭殘影亂燈花,不見當年故人時。

悠悠千里人終去,此生不離觀湖樓。

這幾字皆是用劍氣所刻,字字所用氣力極大,像是超脫世俗,又像是再無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