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道征天
劍道征天 連載中

劍道征天

來源:google 作者:蒼穹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單雲飛 奇幻玄幻 許乾朗

一柄神劍誅盡世間邪祟,一把長刀劈開萬天神途許乾朗刀劍持身,殺的是奸佞、誅的是不公~問這世間哪有公道?我就是公道!展開

《劍道征天》章節試讀:

南岸軍營——泉珉關

自東側開始,一座高約三丈的城牆一直延綿至西側幾百米開外的高山間。

城牆上,每隔五米站着身披銀甲,手握長矛的士兵。

士兵雙目堅毅的望着城牆下每一寸草地,生怕其他生物從眼皮子底下溜走。

由於妖人頻繁經此騷擾,早在十幾年前,鴻明皇帝便命珉州王在此地建立這座城牆,作為珉州城的第一道防線。

老者與許乾朗行至城牆下,其中一名士兵瞅見,喝止道。

「站住,外境人士不可踏進半步!」

老者右手撫須,左手附在身後,悠然道:「麻煩通報一聲,就說逍遙散人賀倉前來拜訪。」

許乾朗一聽,原來這就是師傅的名字,以前從未聽他說過。

逍遙散人,難道是自己給的稱謂嗎?就像是『五柳先生』?

那位士兵朝着旁邊一位士兵俯手說了幾句後,沿着左邊離去,當即消失在城牆上。

良久,見那兩扇大門緩緩打開,忽的聽見一道爽朗的笑聲從城內傳來。

隨後,一名高約八尺,濃眉國字臉,身披銀白色戰袍,約五旬上下的中年人從大門內走了出來。

此人便是珉州王麾下第一猛將——徐風,修為已達三品人王境,早年隨着珉州王征戰沙場,善使一張開天弓,勇猛無比,屢立戰功。

待見到了逍遙散人,徐風那爽朗的笑聲戛然而止。

隨之立在原地,體內元氣翻湧,一股神念衝破軀體,朝着逍遙散人奔去。

對於修神者而言,品級若是達到人王境,便可開天眼,悟神念,相應的元氣同樣也會受到一定程度的耗損。

逍遙散人知道,對方這是在試探自己的功力,也隨着開啟神念。

兩股神念相互衝擊,空氣中氣流驟緩,許乾朗只覺得引力瞬間增加了幾倍。

身體上每一寸肌膚,包括毛髮和衣物都感覺沉重無比,呼吸瞬間變得急促了起來。

待看到城牆上的士兵,緊握兵矛,身體略微顫抖。

沒想到這些士兵不僅訓練有素,實力竟也如此強勁,起碼得凝神境一二品了吧!

此時徐風與逍遙散人似乎又暗加念力,只見城牆上灰土抖落,磚瓦叮噹作響,士兵們開始站立不穩,雙手緊握牆頭。

許乾朗更甚,咬緊牙關直接單膝跪地,心臟狂跳,豆粒大的汗珠從毛囊滲了出來。

「好了,如此下去我徒兒遲早被你害死!」

第一個開口的是逍遙散人,見兩人收了神念,許乾朗這才直挺了身子,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氣。

幸好他們沒使出全部神念,要不然我得暴斃當場。

所謂是故人相見,點到為止。

徐風又開了他那張大嘴,哈哈笑道:「賀兄十多年未見,沒想到還是那麼硬朗啊」

逍遙散人拱手:「沒你硬!」

徐風一聽,更是笑得合不攏嘴,隨後目光落在了許乾朗身上。

「這位小兄弟是……」

逍遙散人道:「這是老夫的徒兒。」

隨即給許乾朗使了個眼色,後者一怔,立馬明白。

許乾朗拱手:「在下許乾朗,見過前輩!」

徐風上前,拍了拍許乾朗的肩膀。

「不錯,儀錶堂堂,氣宇軒昂,日後若是勤加苦練必定是人中豪傑啊!」

接着又道:「走走走,裡邊請!」

跨過大門,一條寬敞的大道印入眼帘,兩列由20人組成的巡邏兵於兩側來回巡遊,除此之外大道旁每隔五米設一明火。

舉頭望去,見後方火光衝天,將士訓練的殺伐之聲不絕於耳。

巡過左拐角,聞到的則是一股濃郁的柴火氣味。

明眸凝望,遠處每一座山腰均列滿了一頂頂營帳,一直排列到跟前十餘米處。

而每一頂營帳分設一盞明火,成百上千盞明火相聚頓時亮如白晝。

不出許乾朗所料的是,每座山頂確有一處哨崗,敵人來襲時可第一時間通知山腰或山腳下的軍士。

其中令許乾朗更加驚訝的是,一頂比周邊其餘約大五倍的營帳坐落在平底營帳正**,由遠一看,恍若無數狼群聚在狼王周邊,甚是壯觀。

在徐風將軍的指引中,許乾朗聽見,左側營帳盡頭處有士兵操練的聲音,想必那裡便是演武台了。

進入那頂巨大的營帳之中,北側**設有虎皮王座,後方牆上則是整個珉州城境內外的地圖。

而牆與王座中間橫擺着一柄背鑲九環,面泛銀光的長刀。

地上鋪的是綉有精美紋路的綢毯,虎皮王座兩側分別擺放着十張木製靠椅。

許乾朗眼神巡遊一周遭,內心處對這徐風將軍愈加讚賞。

「這應該是史上最氣派的將軍了吧!一個字『絕』!」

徐風將軍吩咐逍遙散人和許乾朗分坐右側一二座,各將官分坐其餘位置,隨後拍掌道。

「來人,把羊宰了,今夜全軍休練,只吃肉,不喝酒!」

眾將士一聽,齊頭歡呼了起來,這可是難得的大宴席。

除了打贏勝仗之外,平時都是很難有如此機會的。

至於為何只吃肉,不喝酒,其實軍中早已經有了聲明。

那就是喝酒礙事,若是每個士兵都喝得爛醉酩酊,湊巧敵人來襲時那便只能任人宰割了,所以喝酒一向都是軍中大忌。

自入城門那一刻起,逍遙散人似乎已經發現其中異常,當即道。

「徐兄如此興師動眾,莫非是妖人又來犯了?」

徐風扶椅道:「沒錯,近日來妖人活動比平日更加猖獗,太子殿下便命我駐軍南岸,以防妖人突襲。

此外,太子殿下與張賀將軍分駐北岸,與中岸,於此三點形成一道防線。」

逍遙散人道:「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這幫妖人還在打探着**神劍的下落。」

徐風搖搖頭:「依徐某看來這次似乎並不單單是為了**神劍而來。」

逍遙散人不解:「噢?何以見得?」

徐風深深的吐了一口濁氣,緩緩道:「珉州土壤肥沃,適宜種植莊稼,也正因此珉州成為了大梁的糧倉,年年向各州運送糧草。

加之珉州與妖人境地僅隔一河的距離,若你是妖人首領,想必也會事先攻打珉州城吧!」

逍遙散人道:「此事老夫也曾想過,不過這南岸防線有徐兄二十萬東珉軍駐紮,那些妖人想必也會仔細掂量一下得失的。」

但隨後又道:「依徐老兄如此說來,妖人的算盤似乎就越來越清晰了。

先竭力攻打珉州城,以此割斷大梁的救命糧草。

從種種傳聞上來看,都說**神劍遺落在珉州境內,如果我們做最壞的打算。

若是妖人真的打下了珉州城,並找到了**神劍,那大梁便真是岌岌可危了。」

其中一位軍官說道:「逍遙先生所言非虛,不過這中州有護國殿在。

加上各州大大小小上百個門派,攻下大梁,那類妖人未免也有些痴心妄想了。」

徐風撫須道:「但不論如何也要找出**神劍的下落,決不能讓那些妖人和魔物佔了先機。」

許乾朗疑惑道:「這**神劍到底是什麼寶器,能讓這麼多人忌憚?」

徐風道:「**神劍乃是三千多年前,一位妖人大能用**晶所鑄而成。

而這**晶是一種天地致邪之寶,一般寶器很難傷其一二,加上**晶那瞬間能使執劍者功力暴漲數階,又有吸食人體魂魄的功效。

以致於成劍之後,每一代執劍者心智均被此邪劍所控制,最終成為了只會殺戮的妖邪。」

許乾朗猜測,這位妖人大能之所以鑄出此劍,或許大部分的原因是為了攻打大梁。

但看如今大梁無恙,那些妖人的伎倆想必是未能得逞。

不過這**神劍到底有沒有遺落在珉州境內,其實還未能得知。

要不然這三千年來大梁這麼多高手怎麼還會找不到這把劍的下落呢?但從一方面來看也並無好處,畢竟邪劍一出天下必將大亂。

看着旁邊怔怔入神的徒兒,估計又在胡思亂想,逍遙散人當即拍了拍他的後腦。

「徒兒~」

許乾朗嚇得一激靈,用奇怪的目光看着逍遙散人,但隨後又柔和了些許。

「師父可知蒼梧山位於何處?」

逍遙散人望着許乾朗,疑惑道:「蒼梧山?老夫遊歷世間幾十載倒真沒聽說過蒼梧山這類山名。」

不僅是逍遙散人,在座眾人一聽也是一頭霧水。

難道是那個神秘老者在騙我?不至於啊!

不行,進城之後得找個大勢力打探一下,或許那些地方能有什麼記載。

「師傅,您知道這珉州城有沒有什麼既自由又有錢賺的幫派呀?」

逍遙散人道:「幫派的話倒沒有什麼自由可言,不過靜安司、鎮魔司這類倒是比較自由。」

許乾朗道:「靜安司、鎮魔司?」

徐風道:「靜安司和鎮魔司其實是歸於厲乘安大人所掌管。」

又道:「靜安司主要是負責州城治安以及解決各類案件,鎮魔司主要鎮壓入侵的魔物和外出搜尋神跡。」

「神跡?」許乾朗問道。

「沒錯,在這數萬年歲月之中其實有不少神界境強者隕落,尤其是一萬多年前黎神與牾糜的那一場曠世之戰,更是有不少神魔強者隕落。」徐風道。

許乾朗兩眼放光,如果是這樣的話,或許能從鎮魔司這得到一些消息。

隨後道:「徐將軍,要怎樣才能進入鎮魔司?」

徐風緩緩道:「鎮魔司相比靜安司其實才是最難入選的,它有三個必要條件。

其一、修為必須在人界中期之上。

其二、必須是靜安司的人。

其三、必須做完三個大案五個小案。

為此三種,缺一不可!」

許乾朗眉頭緊鎖,三個大案五個小案?

算了,有機會進了靜安司再問個明白。

不過想要進入鎮魔司就要先從靜安司着手,雖然沒有鎮魔司那麼難入選,但卻也不容小覷。

步步為營吧!許乾朗暗自喃呢。

肥美的羊肉從帳內一直擺到帳外,各類果汁應有盡有。

不過這個世界的人似乎很喜歡吃辣椒,一口羊肉,一口辣椒。

這對於生活在地球二十餘年的許乾朗來說,雖然也是無辣不歡,但這種程度未免也太誇張了吧!

帳中,逍遙散人與徐風等人從上古神祇到如今英豪,但凡能想得到的均聊得不亦樂乎,直到明月悄然落下。

次日~

整個營寨似乎又歸於平靜,許乾朗早早收拾好衣物。

卻發現桌上放着有一精緻盒子和一封簡短的信。

信中如是說:

「徒兒:

為師早已逍遙慣了,這江湖間還有許多值得我踏足的地方,以後可沒有為師為你撐腰了。

這世間很亂,充滿着爾虞我詐,你在這方面上須得處處小心。

此盒中的手鏈實為一暗器,其威力可射殺人王境以下修神者,為師能做的只有這些,以後的路還得你自己走。

勿念,咱們師徒還會再相見的!

逍遙散人」

許乾朗看到結尾這四個字,眼眶兀自濕潤。

在他印象中雖然逍遙散人時常神龍見首不見尾,但從小到大卻是一直在背後默默守護自己。

每次出現危險總能看到那段熟悉的身影,那襲黑色長袍,銀髮飄舞,挺拔的身軀於風中儼然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