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撿個妖王夫君
撿個妖王夫君 連載中

撿個妖王夫君

來源:google 作者:慵懶馬克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沐兮 藍辰

【甜寵】+【微虐】+【玄幻懸疑】她從虛空墜下,卻因無法修鍊靈力被魔尊嫌棄,甚至將她趕出了魔殿直到遇到他,白獅藍辰,兩人相依相偎,一起逃到了人間!直到這時,沐兮才發現,她天生便擁有心眼,能夠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魔尊將她抓回魔殿,挖她的心,刺瞎她的眼……藍辰用命將她救出,沐兮將自己賣給冥王做了地獄使者,只為換取他的一魂一魄……展開

《撿個妖王夫君》章節試讀:

天域大陸

「轟隆隆」

九天之上,一道金光從虛空之中隕落而下,穿過大氣層朝着這片大陸直直墜下,

天空之中,風雲變色,漫天雲彩逐漸變紅,霎時間,紅雲蔽日,覆蓋了整片天域大陸!

天御山,一道身影衝天而起,望着這漫天紅雲,眼眸中露出一抹凝重!

「紅雲蔽日,天生異象,這難道是絕世妖魔即將出世了嗎?」

身影腳踏虛空迎風而立,口中喃喃自語,眼中全是驚疑,凝眸望向魔界方向,陷入了沉思之中!

魔界領地,一片刺眼的金光逐漸消散之後,一顆金光閃閃的蛋靜靜的躺在地上,隨着金光的消散,天空的紅雲也漸漸褪去!

下一瞬,一位身着緋色外袍的男子出現在半空中,深邃的眸子疑惑的看着地上的蛋,低沉的嗓音喃喃的說著「一顆蛋?」

男子手指微動,金色的蛋便緩緩升起,落到男子手中的一瞬間,蛋殼突然龜裂,

一隻粉嘟嘟的小手伸出了蛋殼,在她的左手上,有着一塊黑色的胎記,形似木棍!

十八年後

魔都,一道紫色的身影正疾步奔跑在大街上,她的身後跟着十幾個身着黑衣的壯漢,手持武器,一臉凶煞的喊着「站住,沐兮,你跑不掉的!」

沐兮邊跑邊轉頭,朝着身後的壯漢做了一個鬼臉,嘚瑟的說著「抓不到,抓不到」

哪知剛轉身,迎面便駛來一輛裝滿果子的推車,老頭急眼的大喊着「小心啊,快讓開!」

眼見就要撞上,沐兮腳尖微點,身子輕盈的往上一躍,一個漂亮的前空翻,完美的避開了老頭,繼續往前奔去!

身後的壯漢們緊追不捨,大街上一片狼藉,搞的魔都的百姓們怨聲載道,紛紛聚在了一起,小聲的議論着。

「這沐兮又犯什麼事了?」

「你還不知道呀,聽說沐兮被魔尊趕出魔殿了」

「往日與她有仇的都在追殺她呢!」

「真是活該,沒了魔尊,她就是只過街老鼠!」

身後的議論聲沐兮自然聽到了,自從被趕出魔殿後,只要她一上街便會被人追殺,

想到魔尊,沐兮的心驀然一痛,陪伴魔尊十八年,她盡心儘力的保護着魔尊,替他掃清前路的障礙,

誰知,魔尊竟只因她打破了一盞琉璃帆船,便狠心的將她趕出了魔殿!

出了魔殿她才知道,原來在魔都百姓的眼中,她大膽的求愛,變成了厚顏無恥,

她沒有靈力,便是一個廢物,她衷心的守護,卻連一個妖寵都不如!

現在魔尊不要她了,平時看她不順眼的,跟她有仇的統統都站出來找她算賬了!

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沐兮並未注意到自己跑入了一個死胡同,當反應過來時,前面已經沒路了!

沐兮當即轉身準備往回跑,卻發現後路已經被十幾個壯漢堵死了,

「跑啊,看你往哪跑!」

壯漢們個個氣喘吁吁,怒目圓瞪得看着沐兮,這小妖也太能跑了,追了好幾條街了,好不容易才把她堵在這裡!

沐兮咬咬牙,拼了,一個箭步上前正準備搏命,卻被一道低沉熟悉的男音喝止住了!

「沐兮,我勸你最好別動!」

沐兮抬眼一看,一個身着黑衣的男子,正痞里痞氣的蹲在牆上,臉上一道刀疤異常顯眼,手裡端着射日機弩對準了她,

這射日機弩可是武器大師閑雲老頭的得意之作,速度奇快不說,還能鎖定敵人的氣息,一旦鎖定百步之內無人能逃脫!

沐兮只能無奈的舉起了雙手,滿臉尷尬的打着招呼「這不是宋崇嗎?好久不見!」

宋崇眼神陰翳的看着沐兮,聲音冰冷的說道「托你的福,我可是天天都想着見到你的,給我把她綁回去!」

陰暗潮濕的地牢里,沐兮被結結實實的綁在了一張椅子上,

她的對面宋崇正一臉玩味的晃着一把鋒利的匕首,陰測測的威脅道「沐兮,你說我應該先劃花你的左臉呢?還是右臉呢?」

沐兮看着閃着寒光的匕首,咽了咽口水「宋崇,別激動,有事好商量嘛」

宋崇是魔都出了名的二世祖,他的父親正是魔殿二長老宋毅,而宋崇臉上那道刀疤正是沐兮劃得,

一次宴會上,宋崇藉著酒勁,大着膽子跟魔尊討要沐兮!

哪知魔尊竟大方的將沐兮送給了宋崇,沐兮心中鬱結,當下一刀便劃在了宋崇的臉上,當著眾人的面,打得宋崇連連求饒,這才作罷!

宋崇的父親宋毅平時便忌憚魔尊的實力,只得選擇忍氣吞聲,

宋崇事後也稱是自己酒後失言,對沐兮更是百般的討好,

哪知沐兮剛被趕出魔殿,宋崇便第一個追殺她,天天派人對她圍追堵截!

「商量?沐兮,今天沒得商量,你看看我臉上的疤都是拜你所賜,今天我非得劃回來不可」

宋崇身體前傾,湊近了沐兮,將匕首抵在了她白皙的臉蛋上!

感受到臉上傳來的冰涼,沐兮頭一偏,放軟了語氣說道「宋崇,別衝動,不就是一道疤嘛,你看這樣行不行,為了彌補你,我願意幫你做一件事」

「任何事都可以?」魔崇收回了匕首,眼裡閃過一抹精光,他這裡正好有件事只有沐兮才能做到!

當他得知沐兮被趕出了魔殿,便偷了家裡的射日機弩跟離光珠,想着這次非得好好教訓一下沐兮,

可誰知,離光珠居然被一個小毛賊給偷走了,等他反應過來時,那個小毛賊已經被關進了魔域五層!

魔域五層裏面關押的可都是喪心病狂的重刑犯,他可不敢輕易前去,

可若是讓父親知道離光珠丟了,他身上的這層皮可就不保了!

想到這,魔崇嘴角勾起一抹陰險的笑,手指挑起沐兮的下顎,陰測測的說道「我這正好有件事情需要你去做,做好了,我們的恩怨一筆勾銷!」

魔域五層

沐兮手裡拿着一根木棍,細看之下有點像棒球棍,一邊粗一邊細,

這根木棍自她出生時便有,除了結實一點,沒有其他用處平時都被沐兮拿來當燒火棍用!

沐兮將燒火棍囂張的往肩上一放,大搖大擺的走進了五層入口,不就是撈個人嘛小意思!

到了入口,兩名值守的守衛還沒反應,便被沐兮一棍子敲暈了,沐兮看着眼前的禁制,哀怨的嘆了一口氣!

這五層的禁制正是她所設,她自小便對禁制,陣法有着超高的天賦,

魔尊便讓她試着設計了一種,沒想到卻被魔尊用到了魔域五層!

沐兮揮舞着燒火棍,一棍敲在了禁制的一個點上,擋在沐兮身前的禁制瞬間便破了!

當沐兮跨進魔域五層時,終於明白為什麼宋崇會那麼輕易放過她了!

他奶奶的,這裡關押的可全是她親手送進來的犯人,

有刺殺魔尊的,有對魔尊不敬的,還有禍害百姓的妖獸,皆是被她打趴了之後送進來的!

沒錯,她雖然不能修鍊靈力,但沐兮從來不會放棄,不能修鍊靈力她便轉修武道,

沒日沒夜的鍛煉身體,修習武技,再加上她天生神力,也使得她在武道一途小有成就!

魔域五層的犯人見禁制無故消失了,皆是一臉懵的試探着走出牢房,

當看到沐兮出現在入口時,十幾個犯人像打了雞血一般,瘋狂的朝着沐兮撲了過去!

「沐兮,我要殺了你」

「臭娘們,害得老子被關了那麼久,今天非得弄死你不可!」

沐兮嘴角勾起一抹笑,眼裡閃着瘋狂之色,這幾天憋屈的慌,正想找人好好打一架呢!

沐兮握緊手裡的燒火棍,腳步一踏,微彎的身子宛若一張蓄力的長弓,力量瞬間爆發,速度快如閃電,瞬間便衝到了一人身前。

一記重拳轟在了對方胸膛,「咔嚓」胸骨斷裂,這人慘叫一聲,倒飛出去了幾米遠,直接癱軟在了地上!

「唰」

周圍好幾道氣勁襲來,地面瞬間龜裂,三名壯漢聯手攻擊襲來,

「嘭」

沐兮手中的燒火棍狠狠撞在一名壯漢的腹部上,趁他痛的彎腰之時,

沐兮腳一蹬,踏着壯漢的背,往上一躍,躲過了三名壯漢襲來的氣勁!

沐兮在半空中一個漂亮的翻滾,身軀下落,沐兮單膝跪地,察覺身後傳來一股熱浪,她猛的轉身,雙手握緊燒火棍,往前一揮,

「嘭」

一個巨大的火球撞在了燒火棍上,準確無誤的朝着剛剛噴出火球的妖獸砸去!

「轟」

火球的熱浪瞬間掀翻了站在妖獸身旁的幾個壯漢,當妖獸撐起被砸的暈乎乎的腦袋,沐兮一個漂亮的翻身,便站在了妖獸的頭頂。

「小東西,玩火可是很危險的,小心引火燒身哦!」

燒火棍朝着妖獸頭頂狠狠一砸「嘭」妖獸頓時被砸暈了過去!

沐兮雙手撐在妖獸身上,雙腿一蹬,身軀如猛虎一般,朝着向她飛撲而來的三個壯漢便撲了上去!

數息之後,十幾個壯漢被打倒在地,躺在地上不停的哀嚎着!

沐兮走進一間牢房,神情傲然的拿着燒火棍對準了牢房裡的人,哪知,下一秒,沐兮便瞪圓了雙眼。

「你便是偷離火珠的小賊?」

牢房裡趴着一隻小小的白獅,湛藍的眼珠滴溜溜的轉着,兩隻耳朵忽閃忽閃的,

見到氣勢洶洶衝進來的沐兮,白獅夾緊了尾巴,身子不停的往後縮!

沐兮好奇的向前,抓着白獅的背便將他提溜了起來,白獅撲騰着四肢,不滿的吼叫着「你幹什麼?快放開我!」

「妖族?那就是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