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江湖八門
江湖八門 連載中

江湖八門

來源:google 作者:米宇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王十二 米宇 都市小說

6歲被親生父親遺棄,8歲被賣,9歲那年差點就變成了終身殘疾童年悲慘的王十二,最終被猥瑣男劉老狗所救,並教導了他13年,引領他踏上了江湖之路「十二啊,狗咬了你,你不但要咬回去,還要多咬一口」「十二啊,不要接受別人的口頭道歉,要讓那個人和你一樣難受,那樣才算公道」「我是來替你撐腰的,並不是來主持公道的」「強扭的瓜不甜,但扭下來一定會很開心,有木有......」展開

《江湖八門》章節試讀:

在被劉老六從案板上救下來的那一刻,我便暗暗發誓,將來有一天,我一定會回來,將這些年他們帶給我的絕望和傷害原封不動的還給他們。

我叫王牧之,現在叫王十二,父母長什麼樣我已經完全沒有印象了,只知道6歲的時候,我父親突然將我送到了一個阿姨家中,之後便轉身離去。

本以為能夠順順利利的長大,可那阿姨的老公每天酗酒,賭博,後又說我父親被通緝了,所以,有一天趁阿姨不在,便將我偷偷的賣給了人販子。

被賣那年我8歲,可能因為年齡太大,沒辦法轉手,所以我每天會被馮超和鄧輝拉到一處人流量大的地方乞討,稍不聽話便是一頓毒打。

他們用一條手指粗細的鐵鏈將我的腿綁住,再用一件破衣服蓋上,這樣的我每天只能跪在那裡,動也動不了。

有時候忍不住大小便,也只能在褲子里解決。

遙記得9歲那年夏天,早上出門時,馮超拽着我的衣領,指向小九小十他們,惡狠狠的說道:「告訴你小十二,今天你要是要不到100塊錢,晚上回來就變成跟他們一樣。」

聽見這句話的時候,我當場就被嚇哭了,相信看到這裡你們也應該能夠猜到。

小九小十他們如今早就人不人鬼不鬼了,馮超和鄧輝手下的孩子們大多身體殘缺不全,只為了能夠博得路人的同情,能夠多要一點錢。

最慘的就是小九,他那被硫酸潑過的臉早已面目全非,其餘孩子看都不敢多看他一眼,特別嚇人。

當然,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眼前的這個叫馮超的男人做的,所以我也相信他絕不是在嚇唬我,是真的說到做到。

當天,我跪在街上,不斷的磕頭,賣力的祈求着過往的行人,我是真的嚇壞了。

不是沒想過逃跑,也不是沒想過求助過往行人,但以往那些哥哥們的經歷讓我不敢那樣做。

因為他們求救過後,每次第一個等來的並不是**,而是凶神惡煞的馮超和鄧輝,然後回去就會被變成殘疾,或者被弄成面目全非,再次被鎖到大街上乞討。

小十一被弄斷腿時的情形我至今還歷歷在目,當時他那凄慘的嚎叫嚇的我一宿都沒敢睡覺。

直到他叫沒了力氣,逐漸失去了呼吸……

「劉老狗,我cnm,你給我站住……」

正在賣力乞討的我突然被一聲大吼吸引,轉頭看去,只見左側一個身材瘦小的中年男子,正在朝這邊狂奔而來。

那男人長發甩在身後,雙臂快速擺動,張着大嘴,就好像脫了韁的野狗。

而他身後一個中年壯漢,高舉一把菜刀,嘴裏罵罵咧咧的緊追不捨。

過往的行人紛紛避讓,好奇的看着兩人,沒有一人敢上前阻止。

也不知道逃跑男子是有意為之,還是就是那麼巧合,他們正好在我面前跑過。

可前面的人安然無恙的過去了,而後面追逐的人,則是一個不留神,踩在了我面前裝錢的鋁盆之中。

「砰!」

結局可想而知,那手拿菜刀的男子腳下一滑,一個狗嗆屎便摔了出去。

「劉老狗,下次別讓我見到你,不然我他媽一定剁了你……」

趴在地上,那男子還不忘拿着菜刀,對遠去的長毛怒吼,可見他對那人可謂是恨之入骨。

見自己再無追上的希望,拿刀男子悻悻然起身,看了眼已經蹭出血的手肘,齜牙咧嘴的罵了句什麼。

然後抬眼看了下我,又看了看剛剛絆倒他的鋁盆,『當』的一腳將鋁盆踢飛:「草,小要飯的,都他媽因為你。」

說完,便一瘸一拐的向來時的路走去。

「啊……」我見裝錢的盆子被踢飛之後,立馬就哭了起來。

我當時徹底懵了,腦子裡一片漿糊,心中只有一個想法,完了,晚上一定會被馮超弄成殘廢,只是不知道他會砍掉我身體的哪個部位。

過往的一個好心人將我的鋁盆撿了回來,重新放在了我面前,但這又有什麼用,裏面一毛錢也沒有了,我已經沒有心情說謝謝了,腦子裡只有小十一被砍掉雙腿時的慘狀。

不知哭了多久,我耳邊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

「小傢伙,你叫什麼啊?」

「王十二……」我閉着眼,哭着回答。

「是真名么?」

「王牧之……」我用袖子擦了下淚水,聞聲看去,只見身邊蹲了個男人。

這男人40左右的年紀,小圓臉,梳着分頭,身材瘦小,笑起來滿臉褶子,特別是他那一口的黃牙,中間還缺了一顆,像極了西方過萬聖節時的恐怖南瓜。

「啊……」看清了男人的長相,我再次加大聲音哭了起來:「都怪你……啊……我的錢沒了,晚上一定會被剁掉手腳的……啊……」

沒錯,這個人正是剛剛被人追着砍,從我面前逃跑的那個男人。

「行了,別哭了,剛剛你也算間接救過我,我劉老六是江湖兒女,有恩必報,這樣吧,我也幫你一回,說吧,你有什麼要求。」

劉老六雖然在努力裝出值得讓人信任的樣子,但在我的眼裡,他就是特別的面目可憎。

「你能……嗯……給我一百塊錢么……」我止住哭泣,哽咽着和他說道。

「那沒有。」劉老六當即搖頭。

「啊……你還我錢……啊……」聽見他的回復,我馬上又哭了起來。

「哎呀,行了,別哭了。」劉老六有些不耐煩的打斷我:「你先跟我說說為什麼要一百塊錢。」

「啊……超哥說了,我今天要是要不到一百塊錢,他就把我的手腳砍下來……啊……」我閉着眼睛,邊哭邊說。

「嗨!我以為是什麼事呢,放心吧,是馮超和鄧輝拐的你吧,晚上我去救你就是了。」說完,劉老六在我的臉上抹了一把,便起身離去了。

我覺得,只要是正常人,在第一次遇見劉老六的時候,都不會選擇相信他,先不說他長的就不像好人,關鍵是一出場就有人罵他騙子啊。

但當時的我信了,因為那時除了他我根本找不到第二個人幫我,雖然我倆萍水相逢,雖然他長的特別像漢奸,雖然他出場就被人追着砍,但我還是信了。

當然,他也沒有辜負我對他的信任,在我被馮超和鄧輝扒光了綁在案板上即將弄殘的時候,他出現了。

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找到我的,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弄暈一屋子人的,但他就好像救世主一樣準時出現了,雖然是在我嚇尿了以後。

「小子,把衣服穿好,以後你就跟着我吧。」劉老六解開了我身上的繩子,將地上的衣物扔給我。

我穿好衣服,死死盯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馮超和鄧輝,不肯邁動腳步。

我是真想撿起地上的砍刀,當場就給兩人剁了,可因為年紀小,我還沒有那樣的膽量,只能求助似的看向劉老六。

「小子,走吧,我不可能替你殺人,等以後你有能力了,自己回來報仇便是。」

劉老六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對我淡淡的說道。

沒辦法,我只能聽從他的吩咐,跟着他走出了這猶如地獄一般的地方。

誰知道,這一步踏出,我便走進了劉老六口中的八大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