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將軍當婚,小女當嫁
將軍當婚,小女當嫁 連載中

將軍當婚,小女當嫁

來源:google 作者:永遠的沙塵暴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楊憶雪 蕭空明

從小學醫,世人皆知道她是醫術高超的名醫,卻不知道她喜歡的並不是這些只是為了那個並不愛她的男子她努力的向著那高高在上,向著那疏離的男人靠近,換來的卻是他一次次的疏離……新婚之夜,她卻得知,原來,努力走向愛情的,不僅僅是她……他也為了她,努力了很久很久……展開

《將軍當婚,小女當嫁》章節試讀:

又過了三日,楊憶雪正在姑姑秀婉的院子里和堂妹楊惜風聊天說笑呢。就見祖母身邊的嬢嬢走了過來。

「姑娘,老夫人叫你過去一趟。」

楊秀婉還沒來得及說什麼了,一旁的楊惜風就急哄哄地喊道,「我也去,我也去。」

祖母那裡規矩少,而且每次去了,都有好吃的好玩的,故而,楊惜風最喜歡去的地方的就是祖母的院子了。

可是這次,祖母身邊的的陸嬢嬢卻一臉為難道:「三小姐,老夫人只讓請姑娘過去……」

「可是有什麼事嗎?」

楊秀婉開口問道。

「回姑娘,是蕭家老太太來了。老夫人讓你過去見見人,陪着說說話。」陸嬢嬢說道。

原來,是蕭家的老夫人來了……

姑姑楊秀婉離開之後,楊憶雪和楊惜風便各自回自己院子里去了。原本,楊惜風還想拉着楊憶雪去她院子里看蟋蟀的,可是楊憶雪心亂如麻,便找個借口拒絕了。

等她回到清泉院不多時候,就見祖母院子里的手下丫頭們走了進來,手裡還端着幾個禮盒。

「二小姐,這是蕭家老太太帶來的一些女孩家的玩意兒,老夫人立馬就差奴婢給您送過來了。」

丫頭小香一進來,就開口說道。

楊憶雪點點頭:「替我謝過蕭老夫人。」

說罷,身邊的大丫頭無憂便上前接過了英兒手中的東西,放在了一旁的小茶桌上。

「那奴婢就先回去了。」

看着英兒一行人徹底離開了清泉院,向陽立即迫不及待地道:「小姐,是什麼呀?」

「你自己看看去。」

「得了。」

得了小姐的允許,向陽立即興高采烈地走到了茶桌旁邊。一打開盒子,就看到了各種各樣的絨花。

「小姐,這是最近流行的絨花樣子,你看看。」無憂也上前一邊看一邊讚歎。

都是愛美的年紀,兩人拿着眼前的頭飾就愛不釋手了。

「不愧是京城,這絨花樣子都比咱們西江府要流行不少。」無憂一邊比划著,一邊感嘆道。

「你們倆挑幾支自己喜歡的,剩下的讓院子里其他丫頭們分了吧。」

這是蕭家老太太的禮物,留下只會讓楊憶雪時時想起那個此生註定無緣的男人。索性就眼不見心不煩,賞了院子里的丫頭們罷。

她獨自回到了屋內,隨手翻起了手邊的一本《詩經》看了起來,心思卻被院子里丫頭們的聊天聲吸引過去了。

「你說這姑小姐也真有福氣,未來的夫婿是大辛國最有才華和前途的青年才俊!」

「對啊,蕭公子有才有貌,聽說和姑小姐在西江府的時候就認識了!」

「你剛來不清楚,這姑小姐據說在老夫人肚子里的時候,就被指腹為婚給蕭公子了!」另一個一直跟着楊家的小丫頭說道。

……

楊憶雪直接仰面躺在了窗邊的軟塌上,把手中的手帕展開,覆在了面上,閉上雙眼,腦子裡空蕩蕩的,想到了很多久遠的事情。

耳邊丫頭們的嘀咕聲漸漸遠去,燦爛如火的無憂花在她的面前緩緩展開。一個高大的男子對她道:「你不是我要娶的人。」

……

接下來,那人便消失在了紛紛落下的無憂花海中了。

————————————-

大辛國的民風說保守也算不上太保守,女子獲得請帖,是可以互相串門的。白天,獲得長輩的允許,女子也是可以上街的。

因為最近府里客人很多的關係,楊惜風已經被關在家裡好多天了。她本來就是個喜歡熱鬧的女孩子,憋了幾天之後,就一直在楊憶雪耳邊嚷嚷着要去街上逛逛。

此刻,她正坐在楊憶雪的院子里,一邊喋喋不休的盤點着這京城的好玩之處,一邊等着楊憶雪的丫頭給她整理衣衫。

蕭空明今天約好了和楊景誠一起去找崔子安的。結果在城東的茶坊門口等了小半個時辰,也沒見楊景明的影子。躊躇了一會兒,還是選擇騎馬來一趟楊府。

左右不過比等在原地守株待兔要強的多。

看着堂姐一身男主的少年裝扮,楊惜風一邊起身打量,一邊連連讚歎。

「二姐,你要是個男兒郎,那這京城誰還會追着蕭家公子跑呢!」

這蕭家公子,自然指的是蕭空明。當初,他從西江府初來這京城的時候,就因為外貌引起了女子的轟動,從此,便成為了這京城婦孺皆知的美男子之一。

忽然被人把自己和蕭空明放在一起比較,楊憶雪有點不自在的搖搖頭。

「你倒是會說,說的好像是第一次見我的男子裝扮一樣。」

「不管是第幾次見二姐您的男子裝扮,都讓人驚艷。」

「你呀……一身的本事都用在嘴上了。」

「人家說的是實話呀。」楊惜風笑嘻嘻地挽上了楊憶雪的胳膊,然後道:「對了二姐,這蕭公子是個怎樣的男子呢?他當真配的上姑姑嗎?」

「我……不了解。」

楊憶雪搖搖頭道。

「可是,我聽說,以前在西江府的時候,蕭公子不是總去咱們家嗎?你沒見過他嗎?」

楊惜風幼年早早就隨三嬸住到了京城,再加上年紀小。對於西江府的事情,她並不是很清楚。

「蕭公子是外男,就算是經常來咱們家,我也是無緣得見的。」楊憶雪答道。

楊惜風雖然訝異於自己這個離經叛道的堂姐,少時居然是這麼講究的一個人。但是眼下,她急着要去街上玩樂,便顧不得多問了。

「原來是這樣啊。」她隨意的點點頭,拉着楊憶雪走的又快了幾步,「快點吧,去晚了,城東的糖水鋪子就要關門了!」

兩人一出門,就看到了剛好從馬上跳下來的蕭空明。

他穿着一身暗紅色衣衫,一條黑色腰帶系在腰間,一頭長若流水的長髮,高高束起,一雙桃花眼裡,卻滿是冷漠疏離。

他就這麼旁若無人地從兩人的身邊經過,然後朝着大門邁去。

楊惜風激動地戳了戳楊憶雪的胳膊。楊憶雪卻肢體僵硬,目不斜視的盯着門邊的馬車,絕不往邊上看一眼

在踩馬凳的時候,甚至,還差點踩空了,摔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