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將門獨寵:重生娘子有點毒
將門獨寵:重生娘子有點毒 連載中

將門獨寵:重生娘子有點毒

來源:google 作者:駱秋雲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燕弘 駱秋雲

她前世痴戀二皇子,為其嫁給太子助其奪位,卻換來他在與親姐妹大婚之夜的一杯毒酒,重生之後她重歸少女,立誓一生無愛,只為復仇保家人安平,然而卻不料還是被捲入這朝堂與後宅的陰私纏鬥之中,無奈只能尋個可靠的大腿太子如何?不行,此乃色胚二皇子如何?不行,此乃千古渣男,且與我有仇那……蕭大將軍?emmm,倒可考慮,雖然是個短命鬼,但長得帥能力強,努力努力也能活得長展開

《將門獨寵:重生娘子有點毒》章節試讀:

  駱老夫人嚴禁駱家人參與黨爭,她大房跟太子也只敢私下往來罷了,這小蹄子是怎麼知道他們大房送去了美人?

  柳氏似是發覺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便立即聰明的止住了話頭,只對孫氏母女淡淡道:「今日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猜嫂嫂也無心再去拜佛,不如就此回府,嫂嫂請先走。」

  孫氏怕駱秋水又說出什麼驚悚的話,便只瞪了她們一眼,摟着女兒先走了一步。

  「幺幺,二皇子又是怎麼回事?」
柳氏低頭問女兒,「你莫不是還想着跟他……」

  「不,母親,我明白過來了,燕弘並不是我的良人。」
駱秋水淡淡道,眼裡無波無瀾。

  柳氏聞言鬆了一口氣,本來還想問太子是怎麼一回事,這會見女兒不想多說便也沒再問,這一趟沒白來,至少女兒不會在像之前那般死心眼了。

  駱秋水卻一直在想劫匪的事情,她心中有幾分肯定那些人跟駱秋雲有關係,但她沒有證據,只能等蕭鳴風那邊能查出什麼來了。

  然而蕭鳴風沒等來,卻等來了二皇子燕弘。

  算起來燕弘跟駱府還有些關係,燕弘的外祖母是駱老夫人的同族姐妹,燕弘這次來不是為了別的,正是為了代表皇家慶賀駱老夫人六十大壽。

  駱秋水坐在位子上,絲毫沒分給上位的男人半分目光,但周圍人卻都在她和燕弘之間等着看好戲。

  這都要源於當年她任性妄為的當著駱家人的面叫囂一定要嫁給二皇子。

  但眾人卻覺得有些失望,因為駱秋水比起平日里似乎改了性子,從始至終都沒說一句話,表情也淡淡的分不出是喜是怒,看上去倒有些柳氏的端莊和矜貴了。

  柳氏看到這樣的女兒卻十分滿意,見她對二皇子無心更是欣喜非常,整場無聊的宴會下來居然心情很是不錯。

  終於等到壽宴結束,駱秋水便領了丫鬟往外走去,然而走到前院的假山處時,卻見前方白袍輕揚,一人堵住了她和丫鬟的去路。

  駱秋水看着眼前這張前世她痴戀多年的臉,只覺得若是能讓他永遠這般溫柔的對自己笑着便可以為他赴湯蹈火拋棄一切,但現在看去,她卻只看到了自己的愚蠢。

  「水兒,你可是在怨我?」
燕弘輕蹙眉頭,一副為情所傷的模樣,「那天我聽見廂房裡有人喊叫便闖了進去,我以為那是你,所以……後來見你大姐姐驚慌失措才不免安慰了幾句,你莫要因此生我的氣。」

  青苗青果正在猶豫要不要阻攔你,卻見駱秋水揮手讓她們退後了幾步,這才對燕弘眨了眨眼,裝作不明白一般問道:「那太子怎會出現在那裡?」

  燕弘愣了愣,神色有些尷尬道:「太子無意中得知我要與你見面,他一直想看看你的容貌,所以才……」

  駱秋水心中冷笑,這個時候還在哄騙她,如果不是因為她死過一遭,怕是真的會相信。

  可惜她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駱秋水了。

  她想了想歪了歪頭,裝作一番很是苦惱的模樣,「大姐姐已經沒事了,但是二殿下,我不能再跟你見面了。」

  燕弘一愣,臉上的焦急之色也不知道是不是裝出來的,「為何?
水兒,即便我跟你解釋清楚,你也還是要怨我?」

  駱秋水搖了搖頭,「並不是,二殿下,大姐姐跟我說她很喜歡你,讓我不要跟她爭搶,你知道的我跟大姐姐的關係一向很好,我不想因為這個讓她傷心,所以,以後我不能再跟你見面了……」

  燕弘一愣,似乎沒想到她會這樣說,半晌竟不知該如何解釋。

  駱秋水暗暗觀察着他的神色,心底冷笑,他當然無法解釋,因為前世的這個時候,他和駱秋雲怕是已經有了肌體之親,這是駱秋雲親口告訴她的。

  燕弘直接伸出手拉住她的雙手,語氣真切道:「水兒,就因為這個,你便要跟我劃清界限?」

  駱秋水笑容淡了淡,臉上擠出一抹委屈,「二殿下,還請你放開我,如果讓大姐姐看見,她會不高興的……」

  燕弘見她真的對自己狠了心,不知為何,本來駱秋水對他而言也不過是利用多於喜歡而已,但見她這般無情,他的心居然有些慌有些疼,但更多的還是憤怒。

  只見燕弘臉上依舊溫柔小意,但眼裡的光漸漸被陰霾取代,「你是因為駱秋雲還是心裏有了別的男人?
水兒,你最好別讓我發現是後者,且這輩子……你都別想逃開我的手掌心。」
說著燕弘便拂袖而去,完全不復剛開始的小意討好。

  青苗青果見此上前,「小姐……」剛才二皇子的表情好可怕,他會不會對小姐不利?

  駱秋水擺了擺手,緊緊捏着的手掌心裏滿是虛汗,這才是燕弘真正的樣子,在前世她也是嫁入太子後才發現他以往的一切都是偽裝,什麼君子如蘭,什麼風度翩翩,實則他有着一顆暴戾無常的心,只要一旦羽翼豐滿,便會變成吃人的惡魔。

  但那時候她陷的太深了,竟沒有發現不正常。

  但今後呢,她該怎麼辦,燕弘的意思竟然還是不願意放過她么?

  駱秋水往前走了兩步,卻似有所感一般往假山後看去,一眼便撞入了一道冷淡的目光之中,蕭鳴風,他怎麼在這裡,剛才的一切,他都……看見了?

  蕭鳴風看着眼前少女一副局促不安的樣子,眼底划過一絲笑意,他本來今天是來向駱家說那幾個劫匪的事情,卻沒想到會看見這一幕。

  「駱二小姐,午好。」

  駱秋水咬了咬唇,為剛才自己演的哪一齣戲感到有些羞恥,半晌才大着膽子問了一句:「剛才,你都聽到了?」

  「沒有,在下剛到。」

  駱秋水捏了捏手指,怒瞪蕭鳴風,騙子,真沒聽到怎麼會回答的這麼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