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江暮雲陸銘
江暮雲陸銘 連載中

江暮雲陸銘

來源:外網 作者:天降萌寶:甜心媽咪不要逃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天降萌寶:甜心媽咪不要逃 都市言情

渣父,繼母,白蓮繼妹,竟然聯手渣男想要坑死她。卻沒想到,自己小時候的一時心軟,竟讓她收穫狼狗一枚,讓她逆風翻盤。就是不知道,這狼狗竟然還是個兩面三刀。在家時,「姐姐,我喜歡你。」在外時,「離我老婆遠點!」虐渣打臉時,狼狗徹底化身藏獒:「你們都想死嗎?」展開

《江暮雲陸銘》章節試讀:

熱。

彷彿熱浪翻滾着沸騰,前赴後繼地灼燒着江暮雲身上的每一寸肌膚。

她泡在浴缸里,冷水漾漾,身上卻像着了三丈火,燒的連視線都模糊不清。

門口,站着一個俊美如神祇的男人,神色不明地盯着這處香艷看了許久,最後邁開步子,到浴缸邊停下,伸手把人撈出。

突然離開冰冷的浴缸,江暮雲身上的熱浪翻滾的更加厲害了,讓她忍不住想要抱緊眼前的男人。

看着懷裡女人孟浪的動作,男人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江姐姐……」

喉結滾動間,低沉暗啞的聲音從男人的口中吐出,他的聲音里充滿了猶豫。

就在這個時候,江暮雲已經勾上了他的脖子,送上熱吻,一雙手好像本能似的,在他身上游弋。

男人腦袋裡的最後一根弦綳斷,密密麻麻的吻落了下來,江暮雲妄圖掙扎,身子卻軟成了一灘肉泥,連手都抬不起來,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第二天醒來時,下身某個難以啟齒的部位傳來撕裂般的疼痛。

江暮云:「……」

白天剛發現自己的未婚夫和繼妹聯手戴綠帽,晚上又跟一個陌生男子春宵一夜,虐文女主都沒她過的精彩。

江暮雲忍着疼痛從地上撿起散落的衣服勉強穿好,門外突然傳來一陣騷亂。

隔着房門,江暮雲能夠清楚地聽到自己未婚夫陸銘的聲音。

「去拿備用鑰匙來!」

聽到這個聲音,江暮雲的喉間泛起一陣噁心。

跟這個男人在一起三年,婚禮前一晚被她發現出軌同父異母的親妹妹,現在竟然還有臉來找自己?

嘭——

伴隨着一聲巨響,房門被人從外面一腳踹開,一片話筒的海洋魚貫而入。

江暮雲才堪堪把衣服穿好,脖頸處遍布的紅痕根本來不及遮擋,就這麼暴露在鏡頭之下。

沒等她開口,話筒就懟在了她的臉上,記者連珠炮似的提問接踵而至。

「江小姐,新婚前夜,作為準新娘在情趣房裡跟其他男人風流快活,難道您和陸少平日里的恩愛都是做戲嗎?」

「江小姐,有小道消息傳,您昨晚的出軌對象是您資助過的人,請正面回應一下好嗎?」

「江小姐,您是否經常和資助過的男生發生性關係?您所有的慈善活動其實都只是幌子……」

三人成虎,上來就給她扣帽子。

江暮雲眉間陰鷙,面若寒霜:「這些不實的消息你們是從哪裡聽來的?」

有幾個沉不住氣的記者偏頭瞥了陸銘一眼,很快又收回視線。

江暮雲自然也注意到了,怒極反笑:「陸銘,賊喊捉賊,你到底還能不要臉到什麼程度?」

陸銘自然不會承認。

「你做出這種醜事還敢說我不要臉?江暮雲,少想用污衊我來洗白你自己!」

眼看着這個男人已經要把無恥進行到底了,江暮雲冷笑一聲,回身從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機,點開裏面保存的視頻。

視頻里,正是陸銘跟蔣汐汐在婚慶公司拐角親熱的場面,新婚前一天,還是在婚慶公司那樣的地方……

周圍一片嘩然,同時也更加興奮了。

豪門狗血劇現實版上演,這要是搶到了報道,絕對是報社頭條!

「江暮雲!」

陸銘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找來記者捉姦,現在卻成了江暮雲的槍。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說的就是他現在。

他幾步衝到江暮雲的面前,想要把她的手機搶下來,江暮雲身體一偏,眸光一掃,黑沉的眸子看的陸銘脊背發涼,不怒自威的氣場更是直接讓現場所有人噤聲。

「陸銘,本來我也不想弄得這麼難看,是你賊喊捉賊,逼得我不得不這樣做。」

站在攝像頭和話筒中間,江暮雲雖然看起來有些狼狽,那高傲的態度卻又讓人覺得高不可攀,倔強之中帶着一點洒脫,像極了一個無堅不摧的戰士。

「現在,請你們立刻出去,要不然,我現在就報警,說你們侵犯隱私!」

這一眼,鋒芒畢露!

在場的每個人都感覺到了一股寒意,從尾椎骨處騰騰升起。

陸銘沒想到江暮雲還有這一手,咬着牙的帶人離開,等到圍觀人群都魚貫而出,江暮雲這才如釋重負。

拖着酸痛的身子回到家裡,客廳里卻沒人。

看看自己身上狼狽的痕迹,不想讓家裡人看見她這副模樣,江暮雲忍住欲墜的眼淚,快步向房間走去。

但沒走多久,就被一陣聲音喝住。

「你還有臉回來!」

這個聲音江暮雲聽了近二十年,自然是熟悉無比,一抬頭,就看到自己的親生父親蔣崇明,身邊站着的是她的繼母李月蘭,繼妹蔣汐汐,還有她原本的未婚夫——陸銘。

兩方對比起來,他們更像是一家人,而自己,則好像一個入侵者一樣。

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自己的親生父親卻要站在自己的對立面,說自己想要害死他們……

「小小年紀鬧出這樣的醜聞,為了維護江氏的利益,你母親的股份,暫時交給我保管。」

看着虛偽的表情從自己的親生父親臉上露出來,江暮雲還有什麼不明白的,所有的一切分明全都在他們的預料之中。

「江氏集團是我公跟母親留給我的,憑什麼交給你?」

「就憑我是你爹!連你的命都是我給的,現在不過是讓你讓出股份,難道這不是你作為女兒應該孝敬我的嗎?」

孝敬?

世界上哪有這樣的孝敬!

蔣汐汐的母親李月蘭當初就從她媽媽身邊搶走了她父親,現在生個女兒又來搶走她的未婚夫,她的父親和陸銘居然還幫忙算計她!

「這事由不得你做主!來人,把她的手機收起來,人暫時關到樓上。」

隨着蔣崇明一聲令下,門口的保鏢立刻衝進來,不由分說的把江暮雲的包搶走,把人鉗制上樓。

江暮雲不知道他們到底是怎麼商量的,只知道,當天晚上,她被強制送上了出國的飛機。

想到去世的母親,江暮雲恨,恨得目眥欲裂!

趁着上飛機前,江暮雲最後回頭看了一眼這個她生活了十九年的地方,如今再看,心裏卻升起一股悲涼。

a城,我一定會回來的!

,co

te

t_

um

《江暮雲陸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