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江寧
江寧 連載中

江寧

來源:外網 作者:重生1988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重生1988

互聯網新貴江寧重回1988,看着要自殺的漂亮老婆,還有可愛的女兒,他有點懵了。在這個跑馬圈地的時代,江寧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贏得妻兒歡心,照顧兄弟姐們,最終成就一番大事。展開

《江寧》章節試讀:

第二天,江寧帶老婆孩子出去玩。
順便弄一下關於批發的事。
批發說起了簡單,可,還要找工人、鋪渠道。
也得一步一步來。
帶老婆孩子玩的時候,剛好遇到從溜冰場出來的張果果一行人。
還有王華。
也就是王廠長的兒子。
現在王華意氣風發,因為自己老爸當了廠長,身邊聚集了一群人,溜須拍馬。
連昔日校花張果果對跟他一起玩。
張果果是姜茹的閨蜜,一直跟姜茹關係不錯。
「小茹,好久不見,最近忙什麼呢?」
張果果上前打招呼。
她穿着喇叭褲、白襯衫,很顯身材。
還花了淡妝,倒是很好看。
「我能忙什麼?帶孩子唄!」
姜茹攏了攏有些凌亂的頭髮。
「小茹,你瞧我的喇叭褲好看嗎?這褲子特別時尚,顯身材。

張果果原地轉圈,展示自己的喇叭褲。
姜茹只看了一眼,就發現這好像是自己賣的喇叭褲。
她看向江寧,眼神驚訝。
賣褲子的時候,也沒看到張果果啊。
「這喇叭褲可是很不好買的,我也是託了好幾個人才搶到的。

張果果是託人買的,她自己可沒去排隊買。
都是姜茹他們不認識的人。
「對了,我還給你買了一條,就放我們家。

「走,跟我一起回家,我給你拿去。

說著,拉着姜茹的手就要走。
江寧也跟在後面。
一直沒瞧江寧的張果果不高興了,道:「你跟來幹什麼?我家不讓你進,爛酒鬼。

「果果,你怎麼說話呢?」
姜茹掙脫張果果的手,首先就不高興了。
「小茹…你怎麼了?」
張果果皺眉,不高興道:「他不是爛酒鬼?又打老婆,又賣小孩的。

「這種人不該罵?」
「我看不僅該罵,還應該早點離婚,跟着他幹嘛?」
對於江寧,張果果意見很大。
雖然大家都是高中同學。
「不管怎麼說,他也是我老公,你說話不能那麼難聽。

姜茹皺眉,很不高興。
「哼!腦子有毛病!」
張果果狠狠罵道:「這種垃圾男人你也叫老公,像傻子一樣。

「以後別說你認識我,丟人。

說完,張果果甩手走了。
理也不理姜茹。
姜茹眉頭皺得更深。
沒想到,高中三年最好的姐妹,幾句話鬧成這樣。
「小茹,這就是你的不對了。

「果果也是為你好。

李軍批評姜茹。
他是班長。
也是張果果的追求者,追了三年,自然向著張果果。
「李軍,你跟他廢話什麼?給我過來。

遠處的張果果大聲喊。
李軍嚇了一跳,趕緊小跑過去伺候了。
被自己尊重的班長指責,姜茹臉色更不好看了。
心裏很難受。
「你沒事吧?」
江寧問。
「江寧,我做錯了嗎?明明是張果果不講禮貌,隨便侮辱人。

姜茹不服氣,道:「為什麼都說我?」
「別管他們。

江寧笑道:「你就當你狗叫。

噗。
姜茹一下子就笑了,罵道:
「你嘴真毒。

不遠處。
王華看着姜茹的美貌,渾身發熱。
又氣又急。
這麼美貌的小娘子,為什麼讓江寧這混蛋給佔了?
真是氣死個人。
王華咬牙切齒,想着什麼時候,把江寧跟弄死,霸佔姜茹。
「江寧,你小子最近忙什麼?」
「牛仔褲賣完了嗎?」
「我可聽說市場上有一個買喇叭褲的。

「很火爆!」
「是不是擠佔了你賣牛仔褲的市場?」
「牛仔褲賣出去幾條了?沒餓死吧?」
王華湊上來,免不了冷嘲熱諷。
「混口飯吃唄!」
江寧打哈哈道:「也沒賣出去幾條。

「你小子傻眼了吧?」
王華嘲笑道:「還想着賣牛仔褲翻身?」
「想多了吧?」
「當初還不如跟你老婆一樣進廠里呢!」
「我這人野慣了,還真不想進廠受人管。

江寧也不在意他的嘲諷,笑道:「有空沒?咱們去喝一口?我請客!」
「你請客?」
這倒是讓王華意外。
「江寧!」
姜茹拉了他一把。
江寧給了她一個眼神。
自己請王華吃飯可是有目的。
這小子是個山炮。
幾口酒下肚,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肯定能套出來點兒話。
「你先跟暖暖回去,我跟王哥喝酒,談點大事。

江寧囑咐一句。
姜茹皺眉,本來不喜歡他喝酒,可,她還是選擇相信江寧。
覺得江寧一定是談大事的。
不是喝閑酒。
「行,你小子請我喝酒,不去白不去。

王華欣然答應。
兩人選了一個小酒館。
剛一坐下,王華就開始了。
「江寧啊,你小子發財了?請我喝酒?誰不知道你小子窮的叮噹響?女兒都要賣了。

喝着江寧的酒,吃着江寧的菜,王華還不忘嘲諷。
江寧心裏暗罵了一句傻逼,陪着笑道:「這不是我哥給錢嗎?」
「可真不是個東西,你哥剛被擼了,你就霍霍他的錢?」
「你大哥也是倒霉呀!廠長沒了就算了,副廠長也沒了。

「副廠長沒了,本來的技術主任,也沒了,混了這麼多年,啥也沒撈到,只有停薪留職四個字。

「真是慘。

連王華都感嘆江寧大哥的命運。
「當然了,也是他自己蠢,害的廠里能受巨大損失,怪不得別人呢!」
「對,我大哥腦子就是一根筋,跟你爸太遠了。

江寧強忍着怒氣。
「別說跟我爸了,你大哥跟我王華都差十萬八千里。

王華冷哼。
江寧不想搭理他。
自己的大哥,那可是一等一的人才,他王華一個街溜子,配嗎?
「對對對,跟你也沒法比,不聊了他,喝酒,咱們喝酒。

江寧端起了酒杯,想着敬江華一杯酒。
結果王華眼神十分不屑的看過來,好像在說,你也配給我敬酒?
江寧微微一笑,倒也不生氣,笑呵呵的一飲而盡。
王華這才滿意,喝了一小口。
不過慢慢的,兩人你來我往,也就喝了起來。
王華沒什麼酒量,跟江寧差遠了。
等一會兒,就喝成了大舌頭,自己親爹長什麼樣都忘了。
江寧趁機問了幾句。
本來他也沒抱太大希望。
他想着,多請這孫子喝幾頓酒,一次不行,再來一次唄!
反正多喝幾頓酒也花不了幾個錢。
結果,讓江寧驚喜的是,只是試探性的問了一句,王華這小子就跟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他老爹的底細全都給揭開了。
「你大哥就是蠢,由他把關採購的那一批相關設備,都是我爹動過手腳的。

「好零件都換成殘次品,一開始還看不出來。

「時間久了,肯定要出問題。

「你爸媽也是倒霉,操作機器,正好機器壞了,才出了事故。

「這一下,父母雙亡,工廠又造成損失。

「你大哥自然就逃不了干係了。

「他廠長的位置肯定是無望。

「最後我爹當了廠長,肯定也不能讓他當副廠長啊,隨便找了個借口,一把擼到底,直接停薪留職。

「跟開除差不多。

王華舌頭很大。
說的斷斷續續。
可基本上沒什麼邏輯硬傷。
應該就是事實了。
江寧臉色難看。
姓王的真是陰險。
竟然真的用陰招。
江寧的大哥,可是對他有提攜恩情。
結果他卻這樣搞。
「具體是怎麼做手腳的?採購設備的事兒,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江寧還想問問詳細。
最好能搞出些證據,弄個鐵證如山,把姓王的拉下馬,讓自己大哥上位。
「我他媽哪知道?」
「這還是我晚上無意中聽我爹說的。

王華吐着個大舌頭,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
「你他媽廢物!」
江寧一巴掌抽到他腦袋上,接着更是拳打腳踢,狠狠的揍了這小子一頓。
反正這傢伙已經喝斷片兒了。
估計第二天醒來,都不知道自己被誰揍的,還得謝謝江寧請他喝酒。
「好漢,別打,別打我。

王華狼狽抱頭。
「我可不是什麼好漢。

江寧怒道:「我是你爹。

《江寧》章節目錄: